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娛樂:從海豚音開始到全能巨星
娛樂:從海豚音開始到全能巨星 連載中

娛樂:從海豚音開始到全能巨星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弧度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浩 穿越重生 鄧子琪

【多女角,單女主】白浩穿越文娛匱乏的平行世界,作為吃瓜群眾被天后邀請演唱,白浩開局用海豚音驚艷世人,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逐漸成為全能巨星西尼歌劇院:白浩拒絕我們演出邀請?他知道能在這裡演出意味着什麼嗎?戛納國際電影節:白浩竟然拒絕我們的頒獎?理由是有獲獎影片是眯眯眼?若貝爾醫學獎:白浩不來領獎,暈機?他放屁!好萊塢小李子:我拒絕接受這個獎,它不公正展開

《娛樂:從海豚音開始到全能巨星》章節試讀:

白浩看着二人爭吵,算是聽明白了這個大概。

這凌珊珊本以為釣到胖子這個富二代,沒想到是個假貨,這是特意找來了兩人撐場面找胖子出氣來了。

張天宇從一開始說了一句話就沒再開口。

一副勝利者的姿態俯視胖子。眼神里有嘲諷,有不屑。

事實上也是如此,凌珊珊早就看見黃胖子三人進了這家店,他特意叫上趙天宇和鹿一凡來嘲諷胖子。

不為別的,她氣啊!

她當初跟胖子在一起就是衝著他「富二代」的身份去的。

結果一到大四實習了,發現這個富二代是個假貨。

她感覺自己大學幾年的時間都白白浪費了,在她眼裡大學時間就是一份投資。她投資到黃石身上,結果崩盤了。

能不氣嗎。

分手的時候就大吵了一架,很不解氣。趁着這機會再來一波嘲諷。

張天宇也是冷眼看着這一切,在學校時他就注意到凌珊珊了。人長的很清純的外表,骨子裡就是一個綠茶。

不過他趙天宇不在乎,大家各取所需。黃胖子在學校的時候表現的挺有實力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得罪了某個大人物被封殺了。

有這樣的一個機會居高臨下的俯視曾經「人才」,他自然是樂意的。

虛榮心每個人都有。

白浩沒有開口幫助胖子還擊什麼。沒有那個必要。這種爭吵太過於低級,沒有意義。

兩人對罵還引來了一些人圍觀。

白浩伸手從電腦版手裡取過借過吉他。

又花了一些聲望從系統中兌換了一首歌曲《有人》。旁若無人的彈唱起來:

「有人浪跡江湖 有人寒窗苦讀、」

「有人阿諛奉承 有人早已麻木、」

「有人嫌貧愛富 有人唯利是圖、」

「有人精打細算 有人滿不在乎、」

「他們 豎起了耳朵猜喜怒、」

「咧開了笑臉躲城府、」

……

這首歌並不是吉他伴唱,此時找不到其它樂器,白浩只能用吉他彈唱。

「有人猙獰面目卻還裝得衣冠楚楚。」

「有人愛的盲目 有人有眼無珠。」

「有人付之全部 有人一文不出。」

白浩順着歌詞,時而看向凌珊珊,時而看向張天宇。

在聲臨其境的作用下,二人被白浩看的一陣發毛,一股羞愧的感覺不可抑制的從心底升起來。

有人嫌貧愛富,有人唯利是圖,說的不就是凌珊珊自己嗎。

有人猙獰面目卻還裝得衣冠楚楚唱的正是趙天宇。

聲臨其境的效果能讓人共情到演唱者的情緒,白浩唱的越認真,二人越是感到羞愧不已。

凌珊珊想起這些年黃胖子待她是真的不錯。

初見時。

在一場班級聯誼上,黃石還不是一個胖子,講各種段子逗自己開心。

相約時,

校園的林蔭小道和愛心湖畔的邊緣都留下他們漫步的足跡。

感冒了,

他會深夜送來退燒藥物。

嘴饞了。

暴雨天也會買來自己想吃的零食。

大二那年母親生病要做手術,黃胖子知道後立馬給她轉了2萬塊錢。

弟弟暑假去燕城遊玩,全程都是黃石一手安排。

慢慢的,人都會變的,閨蜜們找的男朋友一個比一個有錢。

黃石也成了黃胖子,不再帥氣。

到了實習階段,黃石突然跟自己說,他沒錢了。

閨蜜都勸她,趁年輕的資本還在趕緊重新找個有錢的靠山。

她信了,她不覺得自己是嫌貧愛富。

她只是想過更好的生活而已。

人追求更好的生活有什麼錯?

她沒錯!她堅定的對自己說。自己沒有錯。

可以選擇更好的生活,為什麼還要將就。

白浩的歌聲還在繼續:

「有人強求幸福 有人慶幸孤獨。」

「有人撞破頭顱 有人原地踟躕。」

「我們 瞪大了眼睛猜世故。」

「磨尖了牙齒學談吐」

……

「有人真心付出,換來不屑一顧。」

「有人關懷備至,卻被視若無睹。」

「有人家財萬貫卻是為富不仁。」

「有人身無分文依舊樂善好施。」

張天宇的臉色極其難看。

歌,很常見。

唱歌也很常見。

但眼前這個人唱歌竟然會有一種直擊靈魂的感覺。讓他極其不適應。

白浩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激進。唱的投入他不自覺的改變了一些歌詞。

改變了原作的唱法。讓歌曲更具有攻擊性。

「有人爬上高樓大廈一躍而死,」

「只為讓虧欠他的人吃場人命官司,」

「落下時才看見樓里多少難以啟齒」

唱到這一段趙天宇腦海中轟的一聲差點沒噴出一口血來。

凌珊珊的記憶一遍又一遍沖刷着她的大腦,她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

沒有錯,她只是想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已。

「多年後老人看着來時路。」

「有人悔不當初 有人難得糊塗。」

「有人感慨萬千。」

「說你我 不過一把土。」

隨着最後音符落下。

凌珊珊就要忍不住哭出來,連忙掩面轉身逃離,嘴裏還嘟囔着,「我沒錯,我沒錯。「」

趙天宇和鹿一凡一聲不吭灰溜溜的走了。

一場前任之間的鄙視爭吵就這樣被白浩一首歌終結。

「你……我……」黃胖子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

停頓了一會終究是說道:「等你公司註冊好了聯繫我。」說完也邁步離開。

張若雪亦是滿臉震驚。

這首歌算不上多麼出色。

卻被白浩唱出了不一樣的感覺。而且白浩唱歌似乎有一種奇怪的魔力一樣,

昨天晚上直播時候她只當是現場氛圍烘托導致。今天這首有人,讓她感受的更加真切。

店老闆此刻有點懷疑人生,他感覺自己年輕時候學演唱都白學了。

白浩此時便不好受。

唱這首歌的時候彷彿要牽動某種記憶,讓他不自覺的變換語調唱腔。

其實已經完全便宜了原唱的曲譜。

聲臨其境的效果似乎也對精神力消耗巨大。

一頓晚餐下來,說了太多話,又唱了一首歌,對白浩此時的身體來說是一種巨大的消耗。

此時白浩靠着牆壁閉目養神,要恢復一些精氣神。

癌症晚期的身體實在是沒辦法做太多的消耗,哪怕這些消耗在正常人眼中明明是微不足道。

張若雪發現了白浩的異常,關切的問道:「白浩,你怎麼樣。身體不舒服?」

白浩擺了擺手沒有睜眼:「沒事,我休息一下。你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先行離開。」

張若雪只當白浩是身體虛弱不夠強壯也沒有多想。在等了一會之後見白浩確實沒什麼大礙,便先行離開。

說起來昨晚不算的話,兩人真正認識也才幾個小時。

【叮,以歌為劍,唱不平事。獎勵宿主鋼琴精通】

《娛樂:從海豚音開始到全能巨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