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御賜小鬼差
御賜小鬼差 連載中

御賜小鬼差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魚的老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午世空 印北 懸疑驚悚

世間分陰陽,有天就有地,有風就有火,有仙......就有鬼,生人一世,死後長眠,但卻有那麼一些東西,明明死了,卻還「活着」,就潛藏在你我身邊......展開

《御賜小鬼差》章節試讀:

蹬蹬蹬!

印北連退了三步,頭皮有些發麻,這時他感覺手上有些黏膩,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爬一樣,往下一看自己剛才拿着的外賣居然變成了一條拳頭大的蝮蛇,此刻正盤在自己手上斯斯的吐信!

「什麼東西!」

印北一下把手上的蛇甩開,那蛇啪的摔在牆壁上,落地之後一點事沒有,昂着頭目露凶光的盯着印北。

「桀桀桀~閻王要你三更死,」

外賣員手裡的頭一張一合的說完,然後慢慢的飄向空中,還不斷滴答滴答的滴着血。

「為什麼殺我?」

頭顱沒有回答,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貪婪的打量着印北,好像餓急了的狼見到了兔子,隨後頭顱上的頭髮像不要錢似的瘋長起來,瞬間就把門口堵死!

印北緩緩的後退,他想退到茶几那裡,手機在那上面,然而頭顱並沒有給他機會,幾串長發纏繞成錐子形狀同時從幾個方向向他刺來!

印北不敢猶豫,抄起身旁的板凳使勁砸去!

嘭的一聲,那些頭髮錐子直接把木材板凳扎個粉碎,去勢不減向他直刺而來!

篤、篤、篤

好在印北在最後關頭成功躲過,幾道錐子直接扎在木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音,印北咽了口唾沫,手指悄無聲息的摸到後面成功取到了手機,然後背着手盲打110。

雖然現在不能通話,但印北知道撥完3分鐘之後接警中心就會自動定位他的手機,這裡是幹警住宅區,不超過2分鐘就會有增援趕到,面對這種詭異的局面,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然而當印北播完把手機拿到握到身前的時候,濃濃的絕望襲上心頭,手機沒有信號,他記得之前還打電話叫了外賣,肯定不是電話的問題,

卧槽,這些鬼難道還能操控基站不成??!

來不及多想,那些頭髮錐子又扎了過來,這次比之前多了十幾道!饒是印北已經竭盡所能的躲避,還是有一道掛到了右臂,鮮血直流,可是印北此刻卻沒有時間處理傷口,剛才的幾道錐子直接扎進沙發,趁着棉花絮亂飛的空檔他退到了電視櫃前。

還來!

印北在錐子擊中的剎那快速趴倒在地,一陣嘭啪的聲音響起,電視機和牆壁直接被擊穿!不過印北也趁此抓到了一絲機會,快速的從電視櫃中取出一瓶老村長向人頭砸去!

那是他之前給他老豆買的,不過老頭一直沒捨得喝。

—砰、砰、砰......!

六七瓶扔出去的白酒直接被刺爆,玻璃碴子和白酒灑落一地。

「烤羊拷雞烤鴨老子見過不少,今天試試拷鬼!」

印北手上的ZIPP早已打着,他直接扔在了人頭的下面,那裡灑落的白酒最多,人頭一開始還不明所以,直到火苗藉助酒精「騰」的一下直串半米多高,一下子把它包裹在內!它想調動頭髮把火撲滅,卻忘了頭髮上也沾染了不少白酒,一瞬間火勢更勝!

—啊!!!

—嘶啊

人頭髮出凄厲刺耳的尖叫聲,如百鬼哀嚎,此刻的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大火球,四處亂撞,整個房間一時間四處都被點燃,處處皆火場!

忍受着玻璃碴割入腳掌的痛苦,印北扶着牆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窗邊,之前那口啤酒酸爽得讓他都沒顧得上穿鞋,此刻還是光着腳,不過他一刻都不敢耽擱,因為火勢正在向廚房蔓延!

胳膊傳來火辣辣的疼,那是剛才被頭髮錐子劃傷的,印北雙手抓住窗沿,然後慢慢的將身體移動到外,最後用力一蹬,成功將整個人懸空在陽台上,這樣是堅持不到救援趕到的,他的想法很簡單,鬆手後再下降到下一層的一瞬間雙手攀住下層的窗沿!

雖然驚險,但他有信心,因為警校學霸畢業的他這種訓練做過不知道多少次,如果不是手臂有傷,他甚至可以藉此回到地面!

然而,就在印北鬆手之後,還沒有落到下一層,一道血色的長髮直接透窗而出一下子捲住他的身體!

呦!

就在他被卷中的剎那,它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順着牆面向他衝來,然而就在身影即將趕到的時候,一道不知道從哪裡冒出的黑光直接擊中了它,把它打落地面。

隨後,印北身體就被那道灰色頭髮快速的向火場中拽去!

「不!」

......

在印北家對面的大樓樓頂,有三道黑影此時正在遙望他家的窗戶,領頭的一人身穿黑色禮服,梳着大背頭,有點像瘦了的「賭神」,風度翩翩,如果不是他此刻正啃着一根燒焦的手臂骨,一定會有女生衝上前來跟他要微信號。

「大人,我等真不插手嗎?」後方一人向前一步,彎腰詢問道,顯得極為恭敬。

「天變了,由他們去吧。」

男子搖了搖頭說道,隨後猶豫了一會,繼續開口:

「找找那隻狐狸,找到後把屍體給那位送去,大小也是個人情,」

「是」

男子在樓頂望了一會,將手中的手臂隨意一撇,那手臂竟然燃起黑色的火焰,沒一會便沒了蹤影,隨後男子指尖一滑,只見一道刻着猛鬼的門戶憑空出現,那門戶周圍燃滿了黑色的火焰,裏面像是黑洞一樣看起來是黑色的,可是一望進去好像目光都能被吸收。

男子緩緩轉身走到剛才說話的人面前,食指拖住那人的下頜輕輕抬起,居然是一個絕美的容顏,只不過雙眼閃動着恐懼的神色。

「讓小的們安分些,現在可不像以前,惹到不該惹的老子拿他點天燈,」

「屬下領命。」

男子說完,空氣中好像有看不見的階梯在他腳下,只見他抬腳緩緩的步入鬼門,直到消失不見,身後三人皆跪伏在地。

....

然而這一切印北都看不到了,他被卷回房間之後,預想中的「拷自己」並未出現,只聽見「嘭」的一聲,然後便失去了知覺。

沒有人注意的是,桌上的綠色葉子此刻正在微微泛着淡黃色的光芒。

等到印北再有知覺時,只看到自己手腳都被拷上了黑色的鎖鏈,而身前身後都站着一排同樣拷着鎖鏈、身穿白色單服的人,每個人都臉色麻木的朝前走着,而前方,一座巨大的關卡映入眼帘,三個彷彿能刺瞎靈魂的血色大字映入眼帘:

鬼!門!關!

我這是死了嗎?印北喃喃自語,是了,自己被那個鬼卷了回去,然後聽到了爆炸聲,應該是煤氣罐爆炸了,自己要麼被炸死,要麼就是被燒死了,唯一讓他欣慰的是並沒有什麼痛苦。

嘁,想想真是可憐,自己才二十多歲,本該大肆揮灑青春的時候卻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前幾代人還都是烈士呢,自己死的卻這麼...憋屈,早知道還不如早點就答應許大媽先把婚結了,大胖黑丫頭也能生娃是不...到死也沒留個後,不知道老豆、老豆的老豆們會不會死不瞑目....

正當印北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肩膀被人撞了一下。

「喂,兄弟,你是咋死的。」

身後傳來一個男性的聲音,印北回頭,只見一個年輕小伙,不,年輕小鬼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印北沒有說話,一個是死得..不太體面,二是還沒完全適應,總感覺跟人討論自己的死因怪怪的。

不過那男子卻頗有些自來熟,見印北沒說話只當他怕生,自顧自的繼續說道:「俺是當兵的,剛入伍沒多久就碰到地震,救險的時候不小心被落石砸死了」。

「你不怕嗎?」

這人好像不覺得「死」是多大的事似的,不禁讓印北有些詫異,忍不住問道。

「怕啥,早死晚死不都是死,何況俺還救了幾十號人呢,這輩子俺不虧。」

印北肅然起敬,樸實的道理人人都懂,但能做到的又有幾個,就像那些倒台的大老虎哪個不是名校畢業。

「都老實點,別拖後腿!」

前面一個身穿官服的人手裡揮着一根長鞭喝道,那人衣服前後都有一個圈,圈裏面寫着個「鬼」字,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鬼差了吧。

「冤枉啊,青天大老爺!」

這時前方一個老婦人突然衝出隊伍,對着鬼差拜了下去,嘴裏不斷喊着自己的冤屈,頓時前方隊伍出現了一陣騷動,似乎也躍躍欲試。

—啪!

鬼差手裡的皮鞭直接向老婦甩去,沒見使多大力氣卻把老婦鞭得翻了好幾個跟頭,連「身體」都暗淡了幾分。

「是非曲直到了閻王那自有公斷,再有影響秩序者小心魂飛魄散!」鬼差喊道,不遠處還有幾個鬼差只是淡漠的望了一眼,顯然對這些事情早已習以為常。

印北不再敢多話,對着身後的青年打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便默默的跟隨着隊伍前進,等到過了鬼門關,身上的鎖鏈竟然都消失了,印北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好多,鬼門關他還是第一次進,不禁對裏面有些好奇。

首先看到的是路邊一個石碑,上面寫着「黃泉路」三個字,同樣的血字,不過倒沒有前面關卡那種刺目的感覺。

在路的兩邊,是大片大片的火紅色的花,遠遠看上去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這就是傳說中的彼岸花了吧,印北心裏暗暗道。

彼岸花叢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只看見不時刮過陣陣陰風,無數美女輕紗漫舞的身影若隱若現,似乎能勾人心魄,印北努了努嘴,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覺得那裡有什麼好事。

不過身後的小哥卻出了問題,只見他雙目桃花、嘴角留着口水就要脫離隊伍向外走去,印北見狀,在他抬腳的時候伸腿拌了他一下。

只聽見「撲通」一聲,小哥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他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有些茫然的四下張望,這時不遠處一個中年男人大笑着跑入岸邊的花叢,然後下一秒就像融化的雪糕一樣直接化成了液體,沒多久就被地面吸收得毫無痕迹,小哥嚇得一個激靈,對着印北露出了感激的微笑。

印北沒有多說什麼,他對這小哥印象還不錯,不過舉手之勞而已。

只是他剛才的動作雖然做的隱蔽,卻依然被有心人發現,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身邊的鬼差以鞭代指指着印北喝道:

你,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