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熒的提瓦特奇妙冒險
原神:熒的提瓦特奇妙冒險 連載中

原神:熒的提瓦特奇妙冒險

來源:google 作者:玉墨狐言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派蒙 遊戲動漫

登上王座的熒重新遊歷提瓦特蒙德的風不再吹動,璃月的磐石終究磨損,稻妻的雷光不再永恆須彌的智慧不再封鎖,楓丹的科技傳遍了整個大陸,至冬的生活不再是只有戰鬥與火水回到最初蒙德的沙灘上,手中暗淡無光的王冠訴說著過往日冕的光影變換着......「讓我們再一次,將這個不美好的結局,變成我們所希望的樣子」展開

《原神:熒的提瓦特奇妙冒險》章節試讀:

幾人望向遠處山崖,一個身影一閃而過。

「啊,好巧啊,你們也在這裡?」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本就蓄勢待發的幾人合力向著對方打去。

安博的箭矢,優菈的冰劍,菲謝爾的雷光箭,以及熒的認真一劍

可憐的溫迪被幾人的攻擊釘在了牆上,完美的形成了一個溫迪的輪廓。

「溫迪?你怎麼在這?」

熒有些意外,這傢伙怎麼每次出大事件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

「我就是路過!不打擾了哈!」

小心翼翼的從輪廓中走出,顫顫巍巍的向著一旁走去。

「站住!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眼熟呢?」

安博叫住了溫迪,仔細的打量着面前這個綠色的傢伙。

寶石般的雙眸,清秀的面容,總覺得有那麼一絲眼熟。

溫迪見對方好像認出了自己,也是無奈的擺了擺手,搖了搖頭。

「唉,果然還是藏不住啊……我忠實的信徒們啊!我就是……」

溫迪話還沒說完就見手上被安博用繩子捆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你就是誘拐可莉和加深特瓦林侵蝕的風系深淵法師!」

溫迪和熒等人的頭頂出現了大片的問號。誘拐可莉?那好像是一場誤會。

但是風系深淵法師?那是什麼鬼

「怪不得沒有風深淵法師的情報,原來是變成人形混進蒙德了啊!我就說為什麼那些丘丘人都像有組織有紀律的進攻」

溫迪還沒開口給自己辯解,安博就接着往下說,甚至還安了好幾個奇怪的罪名在他身上。

此刻的溫迪欲哭無淚,啊!偉大的巴巴托斯!請保佑您忠實的信徒吧!

等等,我好像就是巴巴托斯。

想到這裡,溫迪手上的繩結一松,等安博回過神來的時候,溫迪已經站在了不遠處的山崖上。沒人看清是怎麼回事,唯有熒和派蒙。

「熒,你剛剛看見了吧。賣唱的他用風場瞬移走了」

熒點了點頭,這傢伙,絕對沒有那麼簡單。

「幾位!我還有事!先走啦!改天記得來聽我的演奏啊!」

安博磨了磨腳下的雪,看着溫迪離去的方向嘀咕道「真是的,又讓他跑掉了!這個仇我記下了!」

好吧,全員優菈化了。

對此優菈冷峻的臉上泛起微微紅暈,輕輕切了一聲就拉着安博繼續向著忍冬之樹走去。

溫熱的紅寶石在盛開的樹下盤旋着,周圍還有冒險家遺留的書籍和篝火,想必這裡也曾是冒險家駐紮的地方。

熒撫摸着寶石,關於這棵樹的存在貌似和風起地的大樹一樣悠久。隱約能在山崖間看見一些遺迹的殘垣斷壁。

「那些啊,聽說是很久以前雪山上的王國留下的遺迹。來雪山的冒險家們也差不多都是為了尋找王國遺留的寶藏來的」

「寶藏!」

派蒙一聽安博說到寶藏,星辰般的眼睛閃爍着光,這種冒險的路途就是要有惡龍和寶箱才對嘛!

「熒!我們也去找寶箱好不好!好不好!」

派蒙搖晃着熒的手臂,不斷地搖晃着,熒也只是點了點頭。安博也是繼續往下說

「小派蒙,這寶藏可不是那麼好拿的!無數年來許多的冒險家都來探索過雪山,失蹤的更不在少數。有些活下來的還聲稱自己見到了魔神」

「魔神!好可怕!」

派蒙將身子縮在了熒的身後,憂心忡忡的看着四周。果不其然,安博的恐嚇奏效了。

「嘛,畢竟是傳言嘛,就像還有人說奔狼領那邊有奇怪的東西在遊盪,但是誰也沒有見過。」

安博也是攤了攤手,傳聞嘛,誰也不知道真假。

就在幾人聊天的時候,一聲吼叫響徹整個雪山,大片的雪崩從山頂滾落下來。

「魔神來了!」

派蒙將自己塞進了熒腰間的袋子里,瑟瑟發抖着。熒和其他人也是做好了戰鬥準備。

一大坨冰球向自己等人丟來,好在安博從懷裡拿出了可莉給她的蹦蹦炸彈。

冰球在爆炸中化作冰霧四散開來,一個幾人高的巨型丘丘人出現在眾人眼中。

身着冰鎧的丘丘王怒吼着,不斷地捶打自己的胸口然後向熒等人衝來。

「傳說中的巨型生物……是丘丘人?不,不對。這是丘丘王」

常年與丘丘人打交道的優菈率先解釋了對方的信息。

幾人也是分工明確,安博用蹦蹦炸彈和火矢干擾丘丘王,優菈正面抵擋對方的攻擊,菲謝爾與奧茲用雷元素進行短暫的麻痹對方。

那我呢?熒有些不知所措,沒有元素力的自己,即使是曾經的星辰之力都無法使用。

「熒,去吧!我會給你加油的!」

派蒙不知什麼時候到了熒的肩上,隨後變成一團星光散開,然後融入到了熒的體內。

這是?星辰之力?

熟悉的力量遍布整個身體,雖然只有曾經的千分之一不到,但是也勉強能幫上忙。

冰鎧在火與雷的交織下逐漸破碎開來,優菈的大劍不斷的斬擊着它的手臂與雙腿,阻礙着它的進攻與前行。

弱點在腦袋,但是即使是安博的火矢與菲謝爾的雷矢都無法擊穿它的面具。

就在冰丘丘王將優菈震開數米,使用着咆哮將幾人壓的喘不過氣來的時候。

熒從丘丘王的身下划過,無鋒劍容納着細微星辰之力與少量的風元素劃破了它的腳踝。

腳踝被星辰之力侵蝕,丘丘王痛苦的跪了下來。

而熒也是順勢一躍跳上了丘丘王的頭頂、此刻她發現,原本應該是兩個角的它如今只有一個了。

那個斷掉的地方只能隱約看見紋路,想必斷了的時間已經很長了。

無鋒劍刺入它的面具,沒有血液的噴濺而出,只有肉和骨一樣的手感。

面具破碎開來,在丘丘王倒地的最後一刻只有熒聽的一清二楚。

「沙爾……芬德……尼爾……」

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是當無聊的話語一樣拋在腦後。星辰之力融合後的反噬讓熒又是一口鮮血噴出。

隨之而來的是派蒙從身體里剝離出來,搖晃了兩下身子,小小的身軀有些快要支撐不住了。

很顯然,這次融合對兩者傷害都很巨大,不是自己的力量,終究不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