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我的重生女友
原神:我的重生女友 連載中

原神:我的重生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五月初六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五月初六 遊戲動漫 顧行

穿越到提瓦特大陸的顧行只想找個普通女人度過自己的一生但不知道為什麼,聚集在他身邊的女生越來越多,並且似乎都和他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往先是說是要按照契約和我結為夫妻,不然就讓我受食岩之罰的鐘璃大小姐又是叫着你是霸王,我是虞姬,即便是那烏江奈何也無法阻隔你我的雲堇小姐還有拿喊着三年之期已至,師兄,好久不見的申鶴仙人不單單是這樣,最讓顧行頭疼的,便是叫着人類,你很有趣自稱天理的女人展開

《原神:我的重生女友》章節試讀:

「咔嚓!」

清脆的瓷器破碎聲讓顧行暫時無暇去理會那名突然闖入的少女。

他聞聲看去,發出咔嚓聲音的源頭正是坐在椅子之上的鐘璃,而碎裂的正是自己先前所遞給她的茶杯。

茶杯的碎片碎落在地,溫熱的茶水順着鍾璃的指尖一點點的滴落在地面之上。

即便是滴落到地面之上,但茶水還是不斷向上湧起熱氣。

難不成是茶杯的質量太差碎了?

這是哪家劣質廠商出售的商品?

等下,這好像就是我家的。

顧行一邊想着,一邊快步從自己的座位上離開,拿出自己常用的手巾向著像是被茶杯突然破碎而嚇傻的少女走去。

若是因為自家商品的質量關係而讓少女的手留下疤痕,那可不行。

先不說要是真出了什麼差錯,一看就是出自於名門世家的對方父親會不會一怒之下來找他麻煩。

就算對方的父親不來,如果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讓人對方這雙美麗的手收到損壞,他自己也會感覺於心不忍。

雖說他不是吉良吉影,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癖好,但保護美的東西是每個人的天性,他也不例外。

至於茶杯是不是被眼前的少女所捏碎的,顧行則是半點這種想法都沒有。

開什麼玩笑,要是鍾璃這個看起來文文弱弱的大小姐能夠徒手捏碎這個茶杯,他就把這個茶杯的碎片吃下去。

他走到鍾璃的面前,半蹲下來拿出自己慣用的手巾輕輕擦拭着對方雙手之上的茶水。

不知是因為茶水的溫度,還是對方原本手上就有的溫度,即便是隔着手巾,他也能感覺到一股溫熱感。

待到將對方手上茶水全部擦凈後,顧行才看着沒有留下任何痕迹的,依舊如同白玉般的雙手鬆了口氣。

直到此刻,他才回想起那股如同白玉般細膩的感覺,以及自己究竟做了有多麼過分的事情。

「那個……鍾璃小姐?」

迎着鍾璃所投來的視線,顧行微微抬起了頭。

雖說這個世界中並不會出現什麼你摸了我的手就必須娶我的荒誕事情。

但不管怎麼樣,擅自摸上了對方的手都是一件極為不禮貌的事情。

而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算不上是多好,頂多也就是會一起喝茶並且探討璃月趣事的朋友而已。

好在,他並沒有在鍾璃的眼神之中沒有任何的責備之意,這倒是讓顧行長長的鬆了口氣。

「無事,不過是我自己一時間失手了而已。」

「倒是我要陪你這茶杯的價錢了。」

感受着自己雙手之上所覆蓋著的溫度,鍾璃一時間有些恍惚。

這個溫度,自己有多久沒有感受到了。

幾年?幾十年?

但有着自己打算的鐘璃雖然貪戀這份溫度,但還是將自己的手強行的收了回來。

如今兩人之間的關係還不熟,若是自己表現得太過於明顯與主動,遲早會被顧行發現不對之處。

她可沒忘記,顧行總是會注意到常人所沒有注意到的事情這一點。

若是因此而導致顧行覺得自己的不好,影響了後續兩人之間的關係發展,那可真就是得不償失了。

她鍾璃,可是什麼都懂的摩拉克斯。

「賠償就不用了,這杯子碎在我的店鋪中,自然是因為我的緣故。」

「鍾璃小姐不怪罪我,就已經算是寬容了。」

看到少女沒有怪罪自己的想法,顧行鬆了口氣。

平心而論,他還暫時不想失去這樣一個能和自己喝茶並且知曉璃月趣事的朋友。

更別說是因為這樣的事情了。

處理完這件事後,他才看向先前闖入店鋪之中的少女。

「你啊,說了多少次要注意一點,萬一嚇到客人怎麼辦?」

「就算沒有嚇到客人,嚇到我怎麼辦?」

顧行看着眼前光着兩條白花花大腿,腰間掛着火紅色掛墜的小姑娘,一副如同長輩模樣訓斥着對方,但語氣之中卻沒有半分的責備之意。

「哎嘿?」

「這不是習慣了嗎?」

「再說了,你這店鋪里哪有客人?」

紫色頭髮的少女俏皮的吐出舌頭,用自己小拳頭歪曲着敲擊了下自己的腦袋。

自打她從顧行這裡學到這個動作,不管自己犯了什麼樣的錯誤,對方都會原諒自己。

今天也並不例外。

「算了,下次記得注意點。」

看到少女所露出的表情,顧行還是嘆了口氣不再責怪對方。

誰叫對方是陪伴着自己長大的青梅竹馬呢?

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的老爹老媽究竟有什麼本事,能與璃月頗為有名的萬民堂如此的交好。

以至於他從小就和萬名堂老闆的女兒,也就是眼前的香菱相識並且成為了朋友。

而比香菱要大一些的他,幾乎就在對方的童年之中充當哥哥的角色。

包括陪伴着對方去野外摘松茸,掏鳥蛋,去抓捕史萊姆等種種危險並且作死的行為。

因為這些事情,他也沒少被自己死去的父母所責怪過。

而先前香菱所做出的動作,就是從自己那裡學去的。

只不過,每當自己使用這個動作試圖避免爹媽的責怪,都完全沒有的效果,反倒是被責怪的更加嚴厲。

但香菱一旦在卯師傅面前做出這個動作,就多半沒有任何的問題了。

只能說,人與人之間各有區別了。

「哎,顧行,你今天竟然有客人!」

「這不是鍾璃小姐嗎?」

直到此刻,香菱才注意到了坐在椅子之上的鐘璃。

她驚奇的叫出了聲,不僅是因為顧行今天有了客人,更是因為這名客人她認識。

畢竟,出門吃飯不帶錢的客人相當少見的。

更別說對方那幾乎看過就不會忘記的相貌了。

即便自己與對方同為女生,香菱也會感覺有股挫敗感。

不過她並不是會因為這種事情而煩惱的人。

對她來說,與其考慮別人的相貌,還不如研究下新的菜品。

「你們認識嗎?」

看着一臉驚奇的香菱,顧行挑了挑眉頭。

他有客人這一點,就那麼讓人難以接受嗎?

雖說自家的店鋪賣的東西是奇怪了點,但對懂行的人來說,可是很受歡迎的。

好歹每隔半個月都還會有幾個客人來的!

而更加讓他好奇的,就是香菱認識鍾璃這一點了,他怎麼從來沒聽對方說過這件事情。

「鍾璃小姐可是我們萬民堂的老顧客了。」

雖然對自家的老客人會出現在顧行這家店鋪之中這件事情有些好奇,但香菱並沒有因此而好奇太久。

她可沒有忘記,自己今天來這裡的主要任務是什麼。

「不說這個了,我爹叫你去吃飯。」

「他說有必要和你商討下以後的事情。」

「他讓你把這家店鋪關了,和我一起去經營萬民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