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原神:不要為難我小蘿莉
原神:不要為難我小蘿莉 連載中

原神:不要為難我小蘿莉

來源:google 作者:鳳朝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鳳朝 鳳淵 遊戲動漫

俗話說得好,人不斷更枉少年但如果再給鳳淵給一次機會,他再也不會斷更了不就是斷更嗎,為什麼人會穿越!穿越也就算了,竟然穿越成了白毛小蘿莉,還差點被胡桃當成殭屍埋了!鳳淵只想開擺,但自己的穿越好像並不簡單不知道誰讓她小心天理,可她只是個沒有神之眼的普通小蘿莉,怎麼會和天理有什麼矛盾為什麼巴巴托斯說好久不見,為什麼摩拉克斯叫她老友,為什麼雷電影會罵她這個小蘿莉負心漢!鳳淵:????我難道不是只是個純真可愛的小蘿莉?!更奇怪的是,為什麼每個人都送她神之眼,還在支持她去杠天理???你在為難我小蘿莉當一個人的願望足夠強烈,頭上就會出現一個藍色的感嘆號,然後就會有一個金髮的旅行者來幫你旅行者啊,這裡有40原石,請你直面天理!展開

《原神:不要為難我小蘿莉》章節試讀:

胡桃把千岩軍的人給揍了。

鳳淵找到空之後才想起來這件在劇情里只是一筆帶過的事。

派蒙撓撓自己的腦瓜子:「你說鍾離先生啊,剛剛我們打聽到了一點消息,聽說有官兵找上了往生堂,他就回往生堂了。」

往生堂發生什麼事和空無關,空一直都只把自己當成一個旁觀者:「回來的路上鍾離說你想去黃金屋,現在我們要去黃金屋找公子,你要一起去嗎?」

鍾離回往生堂了啊……

鳳淵這才想起,在原劇情里鍾離也是沒去黃金屋的。那他幹嘛答應的那麼麻溜,說他進黃金屋的時候會叫上自己啊!

在回往生堂之前,鳳淵摸出琉璃百合遞給空:「這個你拿着。」

「琉璃百合?這個給我做什麼?」

空很奇怪,他們分明已經收集到琉璃百合了,為什麼鳳淵還要給他們琉璃百合。

「在荻花洲收集到的琉璃百合應該是空你在保管着吧?這是人工培育的琉璃百合,鍾離要的時候你把這個給他,我就不信他能認出來和野生的有什麼區別。」

鳳淵就是喜歡在一些小事上杠,他想證明自己以前做的很多任務其實都毫無意義。

空沒有接:「這樣不好吧。」

派蒙比空沒底線的多:「說的沒錯,我們怎麼能這麼戲弄那位博學多才,一直都在幫助我們的鐘離先生!

不過如果你願意請派蒙吃馬鈴薯餅的話,派蒙可以考慮一下。」

空瞪了眼派蒙:「派蒙!」

他是喂不飽這個小傢伙么,老是想着去騙別人的東西吃。

鳳淵拋了拋琉璃百合:「如果我有你妹妹的消息呢?你的妹妹叫熒,有着和你一樣的金髮……」

空瞳孔一縮。

他似乎還沒有在璃月說過他有妹妹。

「成交!」

空雖然不喜歡騙人……但這分明是對鍾離先生的考驗,怎麼能說是騙人呢。

空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多謝,我就先回往生堂了。」

回往生堂?

空誒了一聲:「你不是要去黃金屋嗎?」

鳳淵已經跑遠了,聽到空的問話,她擺了擺手:「我是想去黃金屋沒錯,但如果鍾離不在的話,一切都將毫無意義。」

空轉向派蒙:「什麼意思?」

派蒙一副過來人的模樣:「哎呀,你這都不懂,鳳淵小姐一定是喜歡鐘離先生沒錯,小說里都是這樣寫的。」

「白毛冷艷大小姐和活潑的往生堂客卿,派蒙磕到了呢。」

空默默退遠了一步,總覺得派蒙不正常。活潑……在說鍾離?冷艷和活潑形容的一個都不對。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去黃金屋找公子,以防他對仙祖法蛻動什麼手腳。」

「畢竟他不管怎麼說都是愚人眾的執行官。」

空眯了眯眼,他其實一直都不相信這位執行官。

或許曾經也相信過他,但人以類聚,只要想想女士是什麼樣的人,很難不懷疑公子吧。

鳳淵剛到往生堂門口,正好撞上一個從往生堂跑出來的千岩軍。

撞上之後他也來不及道歉,歪了歪身子朝屋裡喊了聲:「往生堂實在做的太過分了,總務司不會放過你們的。」繼續逃跑。

敢威脅她胡桃姐?

鳳淵下意識的就把人抓住擒進了往生堂。

往生堂里也倒着一群人,看身上有被火元素灼燒過的痕迹,應該是胡桃動的手。

「到底出什麼事了。」

胡桃剛解決完最後一個千岩軍,利落的落地,收起護摩之杖長嘆了口氣:「應該是總務司覺得我往生堂的生意利潤太大,想動我的蛋糕吧。」

「哎呀,感覺今天的胡桃格外的能打,忍不住想作詩一首呢。」

「往生堂,龍不吟虎不嘯,小小千岩軍,可笑可笑。」

喪葬行業的確暴利,璃月港也曾有人想要模仿往生堂的生意,但無一例外的倒閉。

往生堂是「特殊」的,有些事情只能往生堂來做。

鍾離不動聲色的撤走了胡桃身上的盾,蹙眉道:「你太過衝動了。」

不由分說就打暈了所有的千岩軍,得罪了總務司。

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千岩軍聽不進去他的勸誡,鍾離只好由着胡桃先把事情控制下來。

戰鬥結束,躲藏在角落裡的往生堂員工紛紛走了出來。

說句很難聽的話,往生堂基本上所有人都相信帝君,他們尊敬從前的千岩軍,但沒把現在的總務司和千岩軍當回事。

胡桃洒然一笑,對鍾離的話不屑一顧:「嗨呀,難道要眼睜睜的看着他們搜我的往生堂嗎。」

開店的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鍾離也意識到了往生堂的秘密,不再多言。

鳳淵抓進來的那個千岩軍是全部千岩軍里唯一還醒着的,胡桃嘴上對總務司不屑一顧,實則還是對璃月七星有幾分忌憚。

她對那個千岩軍道:「帶着你們千岩軍的人滾,別說什麼奉七星的命令,除非拿着手諭或者七星親自前來,否則別想搜我的往生堂。」

七星來了,胡桃還能倒打一耙說他們手續不全。

唯一清醒的千岩軍有些心虛,但還在放着狠話:「七星不會放過你們的。」

「胡桃姐,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七星根本就沒有下這個命令,只是他們自作主張想立點什麼功來升職。」

鳳淵越看越覺得奇怪,口口聲聲七星七星 卻不說是哪一顆星。

很可疑啊。

那個千岩軍的臉色立即就變了:「你,你怎麼知道。」

千岩軍偌大,現在又是和平時期,很難出頭,有一兩個動了歪心思的倒也不足為奇。

鍾離緊蹙的眉頭展開:「既然如此,教訓他們一頓也不為過。」

都已經被拆穿了,千岩軍哪裡還有臉繼續裝下去。

往生堂繼續開業,唯一清醒着的千岩軍一趟趟的把昏迷不醒的同事搬出去。

胡桃很感激鳳淵在她往生堂遇到事情的時候能夠第一時間來幫忙,雖然什麼忙也沒幫上,但她心領了。

「謝謝你啦鳳淵,姐姐沒白疼你這個妹妹。」

反觀鍾離,哼。

「不像某些人——一回來就跟柱子似得站在那裡不動。」

胡桃看著鐘離直接明示,鍾離攤手微笑。胡堂主能夠解決的事情她也沒必要動手。

「看什麼看,看見你就生氣。」胡桃攬着鳳淵的肩膀,「聽說香菱回來了,我們一起去嘗嘗香菱的手藝。」

那個怎麼澀也澀不起來的香菱?

——

昨晚夢到鍾離了,夢裡的我怎麼能傻成那個樣子嗚嗚嗚,等我把下一章碼出來再告訴你們我夢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