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恆之神
永恆之神 連載中

永恆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清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蒼天 秦向天

一本神典引發了背叛與殺戮,或許是命不該絕,秦向天轉世重生,重活一世,帶着復仇的執念,勢必斬盡一切背叛、謀害之人!這一世他準備活出自己,紅顏知己,快意恩仇;經歷了諸多磨難,大徹大悟之後,他終於明白,究其根源是命運不公,天道無情,視眾生為螻蟻,那就捅破這天,逆了這命…展開

《永恆之神》章節試讀:

想着想着,忽然想起了那個老前輩,秦向天打開神典,輕輕呼喚着:「前輩,前輩,你還在嗎?」

等了半天,也沒有半點回應,秦向天正要從神典世界走出之時。

「小子,找老夫幹嘛?」老前輩不慌不忙的從遠處走來。

「前輩,你怎麼會生活在神典世界裏?」

「老夫想在哪活着就在哪活着,你管的着嗎?」老前輩一臉鄙視。

秦向天不敢再說其他的,怕惹惱了他,這個老傢伙,脾氣古怪,一直牛氣哄哄的,給人一種我老大,天老二的感覺。

「前輩,晚輩感覺你見識超群,知識淵博,修為更是深不可測,想必您之前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秦向天把好聽的話全說了,沒有人能拒絕拍馬屁,尤其是對方還是一臉真誠,一本正經的在拍你馬屁。

「你小子,雖然實力不行,天賦也一般,但是腦子還不錯。」老傢伙,聽了秦向天一本正經的稱讚,很受用,不覺間,感覺這小子還不錯,還算是個可造之材。

「前輩,晚輩最近修鍊遇到了瓶頸,希望前輩能指點一下。」秦向天拱手向老前輩行禮。

「沒空,憑什麼教你。」老前輩,一臉懶散,靠在石碑上迷糊了起來。

秦向天也沒說啥,拿出儲存的鮮肉,架起支架,用火烤了起來,肉香味飄起,秦向天又取出幾瓶美酒,放在岩石上,吧唧嘴吃喝着。

「爽,真是香,肉也香,酒也香,酒肉穿腸過,人生須盡歡。」秦向天自顧自吃喝着,時不時抬頭向老前輩瞅瞅。

「咕嚕,咕嚕。」老前輩雖然眯着眼,但是肚子卻不給力。

秦向天看向這個老傢伙:「前輩要不要來點?」

「嗯,不錯,有好東西還能想起老夫。」老傢伙一點不帶客氣的,拿起酒,暢飲了起來,好酒好酒,好久沒有喝過這麼美味的酒了。

「前輩,您若想喝,晚輩以後多拿點過來孝敬您老人家。」秦向天笑着看向老傢伙。

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酒足飯飽後,老傢伙讓秦向天演練一遍所學的功法武技,秦向天認真的從頭到尾練了一遍,說白了,秦向天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學過正兒八經的武技。旁邊的老傢伙,不斷的搖頭嘆氣。

「就這些?你這學的都是些啥玩意?學了這麼高深的功法卻無法展現出來,廢,太廢了。」老傢伙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前輩,晚輩目前就學習了陰陽大法,武技什麼的還沒學過。」秦向天露出委屈的神色。

「也罷,也罷,看在這頓酒的份上,老夫就勉為其難的收一個記名弟子。」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秦向天大喜,有這麼一個師父,以後還不得橫着走。

老傢伙看出了他的想法,說道:「你雖然是我的弟子,但是以後遇到困難別想着麻煩老夫,凡事都要自己解決,想成為強者,首先得有不屈服於人的心,再者還能吃的苦中苦才行。」

「我現在傳你一部速度類功法,給你一周時間,練給我看。」一道意識傳入秦向天腦海,太虛步,品階不詳,修鍊至大成,可遨遊虛空,一步跨度十萬九千里,共有五重。

第一重,腳下生風,瞬息之間,可達百米之外;第二重,身形如燕,只見虛影不見其身,一步可跨百里;第三重,身有虛翼,可短暫懸空飛行,清風拂過,人已達千里之外;第四重,虛翼凝實,凌空飛行,神翼展翅,鵬飛萬里;第五重,橫渡虛空,一步十萬九千里,意念所想,行之所至,海闊天空,任君遨遊。

秦向天已在神典世界修鍊起來,只見他邁出玄妙的步伐,橫穿直撞,時而沉思,時而大笑。

老傢伙瞥了一眼,嘆道:「悟性還不錯,兩天時間,已經修鍊至第一重入門,應該與他所修鍊的永恆混沌神功有關,隨着神功修鍊的深入,體質、精神力、天賦都會有質的飛越。」

五天已過,秦向天向前一步,再回頭已是百米開外,秦向天甚是開心。施展太虛步尋找老傢伙,邊跑邊叫:「師父,師父,太虛步我已修鍊至第一重大成,請您老檢查。」

「喊什麼喊,比我想像中還要慢,你這也僅僅算是第一重小成,你沒發現,你每邁出一步,都需要停留好幾秒嗎?這如果是對敵,你還未邁出第二步,已經被敵人打廢了,太虛步第一重大成,意念所想,行之所向,都是瞬間完成。」

其實老傢伙心裏已經被秦向天的修鍊天賦震撼到了,當初自己修鍊的時候,一個月才到達秦向天目前修鍊的境界,一年時間才修鍊至第一重圓滿,他這徒弟僅僅用了五天時間已經堪比他修鍊一個月了,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可怕了嗎?

「看來我距離師父的標準還有很大距離,以後還要再努力些才行。」秦向天心裏想着。神典世界裏的環境太安逸了,沒有危險就激發不出潛能,秦向天向著老傢伙抱拳道:「師父,我要去外面歷練一番。」

「去吧,為師也要沉睡一段時間,沒有重要的事就別來打擾我了。」老傢伙往神典世界深處走去,眨眼功夫消失在黑暗盡頭。

秦向天出了神典世界,收起了神典,走出洞口,月黑風高,正是修鍊奪寶的好時機。

修成太虛步後,秦向天對自身實力有了極大的自信,雖然境界還是初黃境六重天,但是如果現在對上玄黃鏡二重天,即使打不過,也能保住性命。運行身法,只見一道道殘影穿梭於林間。

「洛凝溪,交出神劍,我們饒你不死。」五名黑衣人此刻站在四周,圍着一個面容絕美的白衣女子,女子已經負傷,劍尖鮮血滴落,不知是敵人的還是自己的。

白衣女子臉色冷漠的看向黑衣人:「笑話,自古以來,神劍都是有能者得之,怎麼就變成是你們的了。」

「不知死活。」黑衣人率先出手,一刀劈出,金色的刀光刺破了黑夜,一條黃金神龍在空中盤旋,浩浩蕩蕩的沖向那名女子。

只見白衣女子冷哼一聲,伸出玉手,輕輕往前一推,鳳鳴聲四起,天空忽明忽暗,似乎周圍空間全部和這股氣勢融合到了一起,冰鳳凜冽霸氣,帶着摧枯拉朽的氣勢撞向神龍,神龍消散,黑衣人倒飛而出,撞向百米外的大山,已沒了動靜。

「不能給她機會,我們一起出手。」剩下的四名黑衣人紛紛出手,和白衣女子戰到了一起。

「怎麼會是她?」秦向天回憶着,那白衣女子正是後山那個湖中女子。

戰鬥異常激烈,白衣女子提起神劍一人獨擋四人,戰的有來有回。已經大戰了數百個回合,未分勝負,秦向天深深的壓制住了想去幫忙的衝動,對面那群人,不是地動境,也是玄黃境巔峰,一個不留神,自己就會沒命。還是再等等,尋找合適時機再出手。

白衣女子漸漸體力不支,其中一位黑衣人抓住機會,向她扔出一枚珠子,另外一人舉起法杖,召喚出一抹巨大的神雷擊向她。

珠子炸裂,粉色的煙霧飄向四周,「不好,是六欲珠。」白衣女子屏住呼吸,拼力抵擋,終究還是沒能擋住四人聯手一擊,倒飛向草叢深處。秦向天一個箭步飛奔至白衣女子身邊,來不及多說什麼,抱起她,往森林深處逃去。

白衣女子虛弱的看着他道:「是你?放開我,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

「洛姑娘,都這個時候了,我們都是習武之人,沒那麼繁文縟節,還是保命要緊。」秦向天已經連續跑了十幾里了,額頭的汗珠不斷的滴落着,秦向天畢竟境界太低,連續施展太虛步,身體還是有點吃不消。

「小子多管閑事,找死。」隔着數百米遠黑衣人一拳轟來,秦向天明知很難抵擋,運起神功,把所有真氣匯聚到背部,再把神典運轉到背部位置,只能硬抗這一下。

「噗」一口鮮血噴的霸氣側漏,但藉著這股拳勢,秦向天和黑衣人的距離又拉遠了些。

黑衣人感覺到被耍了,頓時怒意大增,加快了速度向他追去。

「放開我,否則我倆誰也走脫不了。」白衣女子艱難的說道。

「你說什麼傻話呢,我堂堂七尺男兒今天如果棄你獨自逃生,那我還有何臉面活在這世上。」秦向天冷喝一聲,把白衣女子嚇了一大跳。

白衣女子抬頭望着秦向天英俊的側臉,心裏閃過一絲漣漪,她自己也不明白這是一種什麼感覺。

鮮血染紅了二人的衣裳。秦向天靠着那股不服輸的狠勁,艱難的撐着,行至山頂,山後是深不見底的深淵,這是秦向天第二次遇到這種絕境了。

後有惡人追擊,前方又是懸崖峭壁,有的時候,老天壓根就不給你選擇的機會。

「小子跑啊,繼續跑啊。」黑衣人戲虐的看了他倆一眼。

「怕不怕死。」秦向天平靜的看着懷中絕美的女子。白衣女子對他微微一笑,搖了搖頭,本就絕美的容顏此刻更加的冷艷動人。

秦向天看着眼前的四名黑衣人,大喝道「你們這群廢物,老子若不死,將來必定親手斬你們。」,說完轉身跳下懸崖。

下方寒流襲來,秦向天抱緊了女子,白衣女子感受到了秦向天溫暖的胸懷,不覺間心反而平靜下來,享受着片刻的安定。

其實秦向天並不甘心就這樣死去,畢竟還有大仇未報,還有很多事未做。

所以即使在下墜的過程中,他也在尋找一線生機,他運轉太虛步,藉助氣流,意念一動,向著下方藤蔓抓去,嘭的一聲撞擊在了岩石上,他一手抓着藤蔓,一手抱着白衣女子,看到峭壁上有一處洞穴,使出全身力氣,揮動着藤蔓往洞穴出移動,皇天不負有心人,終究他二人墜落至洞穴中。

或許是受傷太重,身體太過勞累,二人暈了過去,不知過了多久,秦向天醒了。抬頭看了看四周,坐起身,發現白衣女子已經在旁邊運功了。

秦向天感到身體狀態不好,應該是剛才吸了那枚六欲珠毒煙了,秦向天立即運轉功法,嘗試着想把毒逼出。

一陣香風襲來,白衣女子來到他的身邊。天漸漸的亮了起來,二人的臉色稍微平靜了些,秦向天望着身邊的仙女,又吻了下去。不覺間又過了好多天,陽光刺進洞中,秦向天睜開了眼,洞中只剩他一人,白衣女子已經離去,只有身下的一抹紅色印記,見證了曾經所發生的一切並不是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