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睜眼,頂流她被病嬌大佬寵上天
一睜眼,頂流她被病嬌大佬寵上天 連載中

一睜眼,頂流她被病嬌大佬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竹百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以舟 沈知顏 現代言情

【娛樂圈、重生、瘋批美人、甜寵、爽文】前世,沈知顏當足了窩囊舔狗,舔到最後,把命都賠了進去重生後,她一改憋屈,斗渣爹渣母,虐賤男綠茶,一路開掛,逆襲成娛樂圈TOP級的影后八卦狗仔深挖她的黑歷史身世,卻發現這位新晉影后,竟然是全球頂級富豪的親孫女大哥是呼風喚雨的金融圈大鱷,二哥是退隱的傳奇歌手,三哥是頂級情報組織的創立者三個哥哥追着認親,搶着要寵狗仔鍥而不捨追着挖她的黑歷史感情,大肆報道:沈知顏處心積慮攀豪門,哭着喊着倒貼大佬某病嬌大佬立刻發博:此報道不實,是我倒貼她展開

《一睜眼,頂流她被病嬌大佬寵上天》章節試讀:

沈知顏低頭看了一眼那條藍寶石項鏈,又抬頭看向傅以舟。

「你……確定?」

傅以舟定定地看了她兩秒,點了點頭。

沈知顏沉默了片刻。

這男人到底在搞什麼……

調查出她住哪兒,然後特意上門送項鏈?

該不會被她把腦子打壞了吧?

一旁的沈薔眼神一亮,伸手就想搶。

「姐,這項鏈真漂亮,借我戴戴吧!」

沈福一把拍掉沈薔的手。

「你長那麼丑,才不配,這項鏈送我女友正好,沈知顏,你也用不上,這項鏈給我吧!」

沈知顏回過神來,擋在錦盒面前,冷冷地看着兩兄妹。

「想都不要想。」

兩人紛紛轉頭看向李英和沈勇。

「爸!媽!你看她。」

李英打量了男人幾眼,試探道:「你是誰?是不是來騙錢的?又帥又有錢的,怎麼看得上這丫頭……」

沈知顏臉色蒼白了幾分。

在李英心目中,她就如此不堪嗎?

哪知下一刻,傅以舟伸手,自然地攬住了她的肩。

「伯母,見笑了,我是知顏的男友。」

沈知顏一愣。

他……是怎麼看出自己的窘迫的?

不過此時此刻,顯然她只有順着演下去,才不會繼續難堪。

她也挽住傅以舟的胳膊,對屋裡的人露出笑容。

「沒錯,他是我男友,來接我的。」

屋裡的人交換了下眼色,眼神頓時都變了。

李英頓時露出了笑容。

「這樣啊,正好,來來,一起吃飯。」

她一邊說著,一邊盯着傅以舟手中的項鏈。

「知顏啊,既然都是一家人了,人家送你項鏈,就是你的,你給你弟弟借一下,又不是什麼大事。」

傅以舟看向沈知顏,「你想借嗎?」

沈知顏乾脆地搖頭。

「那隻能抱歉了,伯母,這條項鏈,只屬於知顏。」

傅以舟拿出項鏈,直接戴在了沈知顏的脖子上。

李英臉色一僵。

這臭丫頭是專門帶人來治她的么?

之前明明老老實實的,她只要說一,這丫頭絕不敢說二,今天怎麼跟變了個人似的。

也罷,反正她已經拿捏了二十多年,重新拿捏這丫頭只是早晚的事。

沈薔看到項鏈在沈知顏的脖子上閃閃發光,眼神中的嫉妒快要漫出來。

沈知顏肯定是通過不正當手段才把這個帥哥搞到手的!

娛樂圈真是好,沈知顏這樣的都能有人送禮,她清清白白的,一定會更受歡迎的!

沈家人各懷心思,沈知顏不想再跟他們繼續糾纏下去,直接拉着傅以舟,轉身就走。

直到出了小區,她才鬆了口氣,轉身看向傅以舟。

「剛才謝謝你幫我解圍,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那會兒打了你一巴掌,確實是個誤會。」

「如果你是因為咽不下這口氣專門追上門算賬,那你打我一巴掌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閉上了眼睛,等了兩秒,沒等到落下來的巴掌。

她偷偷睜眼,看到傅以舟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似笑非笑。

「光打你一巴掌,這賬可清不了。」

沈知顏有些泄氣,「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我可沒錢。」

傅以舟眯了眯眼。

「以後你就知道了。」

這句話聽着多少帶了一點言外之意,但沈知顏內心毫無波瀾。

現在的她一心只想搞錢,這輩子靠自己好好活下去,並不想跟這人扯上什麼關係。

「我沒興趣,你現在不打我,那就當我們兩清了。」

她一邊說著,一邊就要去解脖子上的項鏈。

這項鏈肯定是個假貨,沒準是他準備帶上門順帶着坑她錢的玩意兒,她得趕緊弄下來。

但不論她如何擺弄,都解不開那條項鏈。

完了,他會不會叫她買下來。她果然被碰瓷了吧!

下一刻,傅以舟微微俯身,朝她伸出了手。

她警惕地後退一步,厲聲道:「你要幹什麼?」

傅以舟動作未停,距離太近,沈知顏能看到他長長的睫毛,像極了振翅的黑天鵝,優雅又神秘。

他的聲音淡淡的,「殺你,你信嗎?」

沈知顏的汗毛頓時倒豎,正準備鉚足勁踢他小腿時,卻感覺到脖頸一松,項鏈取了下來。

傅以舟的手托着項鏈,笑容帶着一絲危險。

「怎麼?你打算再打我一次?」

「誤會,誤會。」

她得趕緊走。

說不定這廝正在醞釀著新的碰瓷招數,她可不想又被騙了。

「那個,謝謝你幫我解圍,但我還有點事,就、就先走了。」

沈知顏撂下這句話後,連忙加速離開。

傅以舟沒有追上去,只是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逐漸變冷。

片刻後,馮助理慢慢走到他的身邊。

「老闆,沈小姐真的是您要找的那個人嗎?」

傅以舟「嗯」了一聲,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藍寶石項鏈,眼神掠過一絲陰翳。

「但是她竟然不認得這條項鏈。」

「畢竟那件事發生時,沈小姐並不知情。」

馮助理低頭掃了眼信息,又壓低聲音道:「老闆,剛才公司發來消息,說一切都布置好了,後天會有一個校園慈善晚宴,傅二爺也會出席。」

傅以舟揚唇,笑容帶着一絲森冷。

「正好,魚該上鉤了。」

是夜。

沈知顏剛回到自己租的小屋,就接到了經紀人王炎打來的電話。

「後天有個晚宴,程香香不想去,你去頂一下,記得穿性感一點,多結識幾個老闆,自己拉點資源,省得每次都要我給你費心安排。」

沈知顏皺眉。

「王姐,你每次給我安排的工作,都是程香香她們不要的,談不上什麼費心安排吧?」

電話那頭的王炎愣了一下。

雖然她平時確實只有工作沒人干又推不掉時,才會想起沈知顏,但被這臭丫頭直接懟回來還是第一次。

之前不是都唯唯諾諾的么,怎麼突然牙尖嘴利了起來,難道吃錯藥了?

王炎輕咳了一聲,不耐煩地問道:「你有本事自己去掙通告啊,這慈善晚宴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就找別人了。」

慈善晚宴?

沈知顏下意識地看了眼日曆,心中一顫。

上一世,她的閨蜜藍芝芝就是在這個慈善晚宴上意外去世的。

當時的她被周浩微信的甜言蜜語轟炸,拒絕了出席。

如果她這次參加,是不是就能救下藍芝芝?

「你到底去不去?」

「王姐,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