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眼龍衛
醫眼龍衛 連載中

醫眼龍衛

來源:google 作者:王龍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媚 王龍宇

金眼一開,黃金萬兩!敗家子偶得黃金眼系統,從此風雲化龍,各類古董盡入囊中,撿漏淘玉,品寶鑒美!一貧如洗的敗家小子從此開啟精彩人生!展開

《醫眼龍衛》章節試讀:

咦!怎麼透視不了!本以為只要進入自已一米之內的距離,透視就會自動開啟,卻沒想柳媚還是柳媚,沒任何透視效果。
難道要命令開啟才行?不死心的王大少心中默念着開啟透視四字,腦中呼的蹦出一條信息。
「是否開啟透視功能!」
尼瑪還得命令開啟才行,想到一會可看見柳媚衣服包裹下的內容,王大少激動的咕咚一聲吞下口水。
一直無視王大少的老頭好像擁有心靈感應似的,賊笑着打量王大少一眼,桌下的手指微微一彈。
只聽啪的一聲,王大少驚叫着竄起,雙手在自已的身上胡亂拍打起來。
尼瑪哪來的螞蟻啊,癢死本少爺了!好不容易從領口中抓出一隻黑色的大螞蟻,王大少才舒坦的呼了口氣。
「媚兒,以後得離某些人遠一點,萬一被人偷看了什麼的,可不好喲!」將手中的御茶收回錫罐,怪老頭才拍拍手,有意無意的對正專心泡茶的柳媚叮囑道。
聽到老頭的話,王大少頓時明白,破壞自已好事的正是自已捉摸不透的怪老頭,頓是氣呼呼的坐回石桌旁。
雙手支着下巴不再作怪,面對如此怪異的老頭,王大少只能暗自嘆氣。
「放心吧師傅,要是有些人真看了不該看到的內容,徒弟一定把他的眼珠子挖出來給您當下酒菜!」柳媚豈能不知師傅的話意,玉臉微怒,沖王大少豎起兩根玉指。
看到柳媚示威的晃了晃玉指,王大少渾身冰涼,尼瑪,不帶這麼狠的吧,就算是偷看又能怎麼的,大不了本少爺看過之後負責到底,全盤接收好了!像本少如此玉樹臨風,才貌雙全的翩翩少年可是天下少有。
等本少爺擁有了充足的資本,早晚將你這妖精壓在身下,永世不得翻身。
收回壞心思的王大少想像着收服柳媚後的各種情景,心中火氣噌噌的上升着,雙眼之中不知不覺的出現一抹紅色。
正想柳媚有一搭無一搭聊着的怪老頭無意間瞄到王大少雙眼中的那抹異樣紅色,心中一驚,輕喝一聲,伸手一把握住正處於胡思亂想中的王大少手掌,一道溫潤的勁氣飛速鑽入他的體內。
「胡想什麼呢,真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這樣的生性如何成就大事!」半響後,怪異老頭才衝著已重歸清明恢復神志的王大少低聲吼道。
知道自已心中所想再次被怪老頭看破,王大少不由苦笑。
正想低頭當乖孩子時,正好看到老頭的手進入自已的一米範圍內。
「姓名:唐峰,性別:男,年齡:119,其他不詳!」
草!其他不詳,這怎麼可能,此時王大少真正無語了!難道這破異能在面對特別人物時,無法獲得詳細信息?左岸如此,而現在的唐峰也是如此,難道今天不是黃道吉日,不易出門嗎!自從有了異能之後,強大的功能讓王大少頓感天下無敵,唯我縱橫,可今天自從見到這左岸和唐峰開始,強大的異能簡直變得不堪一用,特別是見到這唐峰的怪老頭更是處處受制。
回想着怪老頭的處處奇怪之處,王大少只能覺得擁有的異能定是在面對特別人物時,會受到限制。
看到王大少低頭咬唇沉思,唐峰搖搖頭嘆氣道:「有些事情並不是你能知道的,你身上發生的那些變化,老朽雖知道一些,但具體是什麼,老朽也不知,更是無法告訴你其他任何內容,只得你自深悟體會,並且老朽也是受師傅遺令,將佛珠托於有緣人,現此間事了,不日老朽將起身離開。

說完,唐峰從懷中掏出一串佛珠,細看那佛珠正與王大少當日所得的佛珠一模一樣。
「你身上的諸般變化都緣於此串佛珠,此珠乃受師傅遺令所託尋找有緣之人,你現已開啟佛珠之秘,便是與我同門,媚兒乃我記名弟子,還望師弟好生待她!日後她定會助你一臂之力。
這佛珠師兄做主贈於媚兒,他日師弟若身處兇險之地,有緣人自然通過媚兒手上的佛珠相助於你!離別之前幾句話贈於師弟和媚兒,切記: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哈哈……美人相伴,清茶綠水,師弟好生享受美人情意,保重,師兄去也!」
唐峰將佛珠置於柳媚眼前,眨眼間已是消失不見,只留下一道渾厚的聲音在王大少的耳旁飄蕩。
「師兄名號唐瘋子,師弟可好生記下!」
尼瑪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好亂的情節,還有本少爺怎麼就憑空多出個師兄來了!那些個網絡小說中出現的異能不都是無意中得到的嗎,本少爺怎麼就奇葩的多出個師兄,還多了個師門啊!王大少此時心中一片煩亂,本想着找老頭打聽情況,結果卻整出這麼一出來。
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腦袋,王大少直直的看着面前的柳媚。
好生享受美人情意,難道怪老頭,噢,不對,是怪師兄提前替自已收下的?看着臉如玉,款款情意的柳媚,王大少心中那個激動啊!「那個那個……,媚姐,我師兄腦子有病胡言亂語,你可別怪他!」
雖然按怪師兄的輩份算來,柳媚是自已的師侄,但王大少可不想唐突佳人,不過好像他所說的腦子有病的人是柳媚的師傅,這不是拐着彎的罵人嗎!
獃子!嫵媚的斜了王大少一眼,玉臂輕抬,玉指在王大少的額前彈了幾彈。
「哼,獃子一個,好生品茗,可不許浪費了媚兒的一片心意!雖然師傅將小女子託付於你,但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如若不然,小心本小姐一刀廢了你!」
說完,柳媚還意猶未盡的伸出兩根玉指做個剪刀狀向王大少示威了下。
尼瑪,難怪古人總說最毒婦人心,難道越漂亮的越毒不成!想到下半身的幸福,王大少頓時打了個冷顫,不由將身子向外挪了挪。
美人相伴,雖然擔心下半身的幸福,王大少沒一會就被柳美人泡茶的動作吸引了過去。
紅泥小火爐體積雖小,但火卻很旺,轉眼之間,水已燒開,柳媚拎起小巧的水壺,沖王大少眨眼道。
「獃子,這泡茶所用之水可是取自東山上的天然山泉水,最適泡茶之選。

「噢!」王大少對茶可沒多少研究,不過美人所說,他當用心點頭記下。
提起燒開的水壺,用沸水將紫砂壺身澆透,照柳媚的話來說,此乃溫壺,是在於為壺體加溫。
溫壺過後,柳媚用茶匙將茶葉撥入紫砂壺內,然後向壺中注入沸水,水滿壺口時停下,如玉般的兩根蔥指夾起壺蓋盪去壺口的泡沫,再蓋上壺蓋,用沸水衝去壺頂的泡沫,動作優雅之極,讓王大少看得賞心悅目,恨不得將柳媚藏回家中,天天看着柳大美人泡茶。
千等萬等,終於等到柳媚將注入茶水的紫砂杯端到王大少的手中時,王大少正閉着雙眼,打起了瞌睡。
尼瑪這泡茶也太麻煩了,從燒水到能喝到嘴裏,足足等了差不多半小時,難怪王大少實在撐不住,閉眼打起了瞌睡。
一股香郁的茶香飄入鼻中,王大少精神一震,原有的瞌睡已蕩然無存。
一手緊握着柳媚柔若無骨的玉手,慢慢將那色白如玉,質薄如紙的茶杯端至嘴邊,一口飲盡。
「好滑!**!好白!」
狠狠的將玉手從王大少的手中抽回,玉嘴微噘的柳媚一臉薄怒的瞪着面前這個正一臉陶醉的登徒子。
「好茶,好茶!」搖頭晃腦,王大少裝模作樣的大聲稱讚着。
「呸,獃子,品茗豈是牛飲,如你這般飲茶,如何能品出茶中滋味!」王大少一付裝模作樣,自是引得柳大美人輕啐外加玉指神功待候。
「切,美人泡茶,那還能小口品嘗啊,當然得一口而盡,才顯深愛之心嗎!」茶道一途,王大少雖然不懂,但這哄美人開心的手段,他可是手到擒來,哄得柳大美人低頭輕笑不已,忘了王大少剛才的孟浪之舉。
作為柳氏集團的董事長和東吳周邊五省地下王者,柳方正可謂是天不怕地不怕。
可正在開董事會的他接到保鏢的電話後,卻是亂了方寸,掛斷電話,直接宣布散會後,從辦公室中將本要珍藏的龍井御茶小心放入手提包,馬不停蹄的催促司機向東山公園趕了過來。
一路不知闖了多少個紅燈,踏入東山公園大門時,正好花了半個小時。
看到在公園門口迎接自已的保鏢,匆匆呼了口氣問道。
「阿龍阿虎,唐老和媚兒呢?」
看到自家老闆連額頭上的汗珠都顧不得擦拭,身為保鏢的阿龍阿虎二人深知那老者的利害,忙在前引路。
「老闆,小姐正和唐老在湖邊品茶呢!我們這就帶您過去!」
咦!唐老人呢,那小子是什麼人?轉過林蔭道,柳方正看到與自家女兒打趣的王大少。
頓時怒由心生,瞪着阿龍阿虎二人。
老闆的目光,阿龍阿虎豈能不知何意,當下搖搖頭。
「老闆,我們與小姐過來時,那年輕人就與唐老在一起談論事情了!至於他是何身份,我們還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