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醫武戰神
醫武戰神 連載中

醫武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醫武戰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雲天 陳心蕊

四年前蘇雲天母親被迫跳樓,而他被蘇家驅逐四年後蘇雲天功法大成,強勢歸來,為母報仇從今天開始,從者生,逆者死!展開

《醫武戰神》章節試讀:

聽到和大師的話,眾人頓時心驚!

最關鍵的是何大師看向蘇雲天的目光竟然還帶着絲絲的……驚恐!

「何大師,您……您認識這個廢物?」

陳天風一臉茫然的問道。

可何大師卻玩去沒有理會陳天風的話,依舊緊張的望着蘇雲天,似乎等待着他發話一般!

「去給他看看吧。」蘇雲天平淡開口,可那語氣卻如同命令一般。

「你這個廢物,怎麼跟何大師說話呢!」

陳天爭憤怒,對着蘇雲天便是一聲怒喝。

「閉嘴!」一聲歷喝響起,陳天爭一愣,愕然的發現這句話竟然是何大師說出來的!

「何大師……」

陳天爭迷茫的開口,可下一幕,卻徹底讓他目瞪口呆!

只見何大師直接恭敬的對着蘇雲天稍微鞠躬,臉上也滿是敬畏和恭敬的表情:「是,我這就去這就去。」

所有人瞬間瞠目結舌!

這什麼情況?何大師竟然對這個廢物這麼恭敬?

等走到陳老爺子的身旁的時候,眉頭當即皺了起來,不過還是沒有說什麼。

醫學一脈有望聞問切,一般而言,但凡醫術高深一些的看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具體的毛病。

不過很顯然,何大師的本事並未到家,所以靠近陳老爺子也沒有看出來陳老爺子的狀況,還需要進一步的診斷。

蘇雲天搖了搖頭,他和何大師接觸過,自然清楚何大師醫術在什麼水準,想要將陳老爺子救活,簡直是痴人說夢!

果真,當何大師對陳老爺子進一步進行診斷開始,始終皺起眉頭,半天沒有說一句話,似乎壓根無法確定病因在何。

「這……有些奇怪啊!」

何大師若有所思的呢喃道。

「到底怎麼了,您倒是給個話啊!」

有陳家小輩按奈不住,忍不住開口呵斥道。

陳天爭聽到心中頓時一緊:「閉嘴!怎麼跟何大師說話呢!」

何大師抬眼望去,他雖然敬重蘇雲天,但是對於陳家人可沒有那麼敬重!

身為本州有名的醫師,大把陳家這樣的家族想要邀請他而去,如果不是因為在陳家的底盤呆了許久,陳家的大人物主動相邀,他哪裡會來這所謂的陳家。

陳隆老爺子倒下了,此時的陳天風自然是在場所有人當中最具有威嚴的,陳天風一瞪眼,頓時間無一人敢言語。

「哼!」何大師冷哼一聲。

「何大師,這,看了半天可看出來什麼毛病沒有?」

陳天風臉上舔着笑容走到何大師的身旁客客氣氣的開口求問道。

何大師卻並未理會陳天風,抬頭看向蘇雲天。

「蘇先生一同來診斷一下陳老爺子的病情如何?」

只見何大師主動相邀,邀請蘇雲天。

不少人吃了一驚,有些不明所以。

「邀請蘇雲天這個什麼都不懂的窩囊廢幹嘛?」

「這,何大師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少人面露疑惑,開始暗暗討論了起來。

卻見蘇雲天淡笑了一聲,沒有給何大師面子。

「我看還是何大師獨自診斷好。」

蘇雲天看了陳家人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何大師見狀也不多說,在邀請的話,反而會惹得蘇雲天厭煩。

只見何大師拿出一根銀針插入陳老爺子的脈中,頓時間青筋暴起,一絲絲鮮血被抽了出來。

何大師見狀又拿出幾樣藥材,磨成粉和那幾滴血共同融入水中,沒等片刻何大師臉上露出明悟的表情。

「陳老爺子這是常年病情激發,加上服用了一種刺激性的藥物導致的狀況啊!」

何大師嘆息一聲,卻依然時不時的將目光看向蘇雲天。

蘇雲天卻彷彿沒有看見何大師的眼神一般,不予理會,淡然的看向陳老爺子。

「這,老爺子倒是從沒喝過刺激性的藥物,不過曾經有柳大師出手配過這種藥酒讓老爺子常年服用,說能夠抑制老爺子身上所有的病情,增加老爺子的壽命。」

「常年以來,老爺子經常服用這藥酒,效果明顯,這一次發生這樣狀況之前一連喝了三口藥酒不知道是不是和這有關!」

陳天霸拿出一瓶藥酒出來,緩緩開口不斷為何大師解釋着。

何大師皺了皺眉頭,接過藥酒,緊接着便聞了聞。

「這,這藥酒確實是好東西,也並不是刺激性藥物,和這無關,應該還有是和你們平時沒有注意到的一些細節有關。」

何大師緩緩開口說道,頓時間陳家不少人目光詭異的看向蘇雲天。

要知道,之前蘇雲天可是信誓旦旦的說是因為這藥酒所以老爺子才會出現毛病的啊。

但是現在何大師主動開口否認,並不是因為藥酒!

不少人看向蘇雲天,這番蘇雲天可謂是臉面被何大師狠狠的丟在地上踩了啊。

瞧見這樣的狀況,何大師目光也同時轉向蘇雲天,不過他更多的還是好奇。

蘇雲天接過藥酒平淡道:「何大師,看來你醫術還是不到家啊!」

瞬間,整片空間都寂靜了一般,沒有一個人說話,陳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蘇雲天,蘇雲天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居然侮辱何大師!

說何大師的醫術不到家,這可謂是沒有給何大師一絲一毫的面子啊。

卻見何大師並沒有生氣,反而主動站起身對蘇雲天拱手。

「蘇先生,還請賜教!」

所有人目光都匯聚到了蘇雲天身上。

蘇雲天坐到何大師剛剛讓開的位置上,平淡開口道:「我說你醫術不到家並非是沒有理由,第一點,望聞問切你還沒有到家,恐怕如果沒有將陳老爺子的血抽出來,你都不能夠確診陳老爺子究竟為何會如此吧!」

「第二點,這瓶藥酒確實是導致陳老爺子如此的主要兇器,因為其中有一味藥材是烏頭!」

「烏頭本身雖不是刺激性藥材,但是和有冠心病的病人服用就會變成致命的刺激性藥物,這種事情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蘇雲天淡然開口,目光看向何大師,何大師臉瞬間便紅了,這件事情他確實並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