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一曲魂生
一曲魂生 連載中

一曲魂生

來源:google 作者:本君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本君子 李銘 都市小說

「一吹嗩吶姑娘嫁,二吹嗩吶能去煞,三吹嗩吶魂自炸,四吹嗩吶神驚訝,五吹嗩吶分天下」「喂,老兄,有沒有你說的那麼神」「呵,神嗎?,你可知道百般神器,嗩吶為王,不是成仙,就是滅亡」展開

《一曲魂生》章節試讀:

十月風涼,吹落一地枯黃,帶來了一場又一場秋雨,然而今年的十月卻格外炎熱。

正當午時,一輪刺眼的太陽高高掛起,像火球一樣的灼燒着大地,連柏油馬路似乎都有點粘腳,但在圖雙城的盛陽路上此時人來人往,似乎一點也不感覺熱,因為這條路上正有一家大型超市鑫大。

就在這時一位撐着太陽傘的美麗婦人拉着一位小女孩經過超市門前的廣場旁,突然小女孩指向廣場角落用一口流利的方言說道;

「媽媽,哪裡有個討口的大哥哥」

嗯?

美婦低頭看向小女孩說道:

「你以後少跟秦天陽那混小子在一起玩,你看你說話都快跟他一個樣了」

小女孩卻不以為然,她反正覺得這邊的話語很好玩,回去後可以跟他父親說一兩句,想到父親聽不懂她說什麼,一臉懵逼的樣子,她就很來勁,以後還要跟天陽哥哥好好學習學習。

這時美婦抬頭順着小女孩指的方向看向了廣場角落,只見一個少年抱着一把吉他正低着頭纏繞那斷了的一根琴弦,而在少年面前擺放着一個綉着青花的小碗。

她拉着小女孩已經來到了少年面前,而少年也察覺到了面前兩人,抬頭看向他們,一個扎着小馬尾的小女孩,大概10歲左右,一雙卡姿蘭大眼睛卻透着古靈精怪顯得可愛至極,而旁邊站着一位打扮的十分成熟的美婦,顯得風韻十足,不過看起來年齡不大。

「你好,你們要聽歌嗎?」

話音剛落,小女孩已經向小碗內扔了一百元。

「你還能唱歌嗎,哇塞,現在討口子都這麼多才多藝嗎」

小女孩說道

嗯?討口子,合著你往碗里扔星幣是認為我在乞討,我特么,好吧。

少年看了看自己一身布衣,面前還放了一個小碗,也難怪小女孩會認為自己是乞丐,不過他這樣穿只不過是覺得涼快而已,最主要的還是窮,乞丐就乞丐吧,只要能把今天的開銷掙回來,也不介意你怎麼說。

這時旁邊的美婦瞪了小女孩一眼尷尬的說道:

「不好意思啊小兄弟,我們是來聽曲的,你能給我彈唱一曲嗎?」

接着就要向包里摸去。

少年微笑:「不用了,這位小妹妹已經給過了,不過彈唱一曲不行,到可以彈一曲,那麼你們想聽什麼曲」

小女孩回答道:「我要聽大約在冬季,還有童年,這是我們老師剛教我們的」

少年點了點頭。

隨即曲聲響起,街邊的行人有些許也被吸引了過來,慢慢的圍繞成了一個圈,形成了一個半包圍。

過了一會曲落,或許是因為少年的曲好聽,又有幾人點了幾曲,當然少年也樂此不疲,畢竟錢還是要掙的,而且也不累。

而當少年彈完過後發現那美婦和小女孩已不見蹤影。

到了下午六點,少年也準備回家了,而在這時「輕輕的我將離開你,請將眼角的淚拭去,前方的……..」

沒錯少年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也是小女孩聽得那首歌,少年接通了電話。

「喂,李銘同學,回來了記得給我買無骨雞爪,我要山楂味的」電話對面出現一個很夾子音的說道

「李一一,你要再這樣說話,那我可就掛電話了哈」少年回答道

沒錯,這少年叫李銘,而對面的夾子的音就是李銘的妹妹,李唯一,但李銘就喜歡喊她李一一,因為很小的時候她只會乘法一一得一。

這時對面聲音已經回歸了正常的聲音說道:

「兩斤泡椒雞爪加一斤山楂片」

李銘頓時臉都黑了:「你吃得了?我掙一天的錢都不夠你吃雞爪的,你知道現在雞爪有多貴嗎?還要兩斤,兩隻差不多」

「那我不管,必須得買,不然我就把你喜歡我們班主任這件事告訴她」

說完就掛了電話。

李銘當時就急了,你告訴去啊,誰怕誰,但想一想還是算了,以後還要見面,難免到時候尷尬,李銘也只得一臉苦逼樣的向超市走去,摸了摸兜里今天賺來的一百六十元,嘆了口氣,造孽啊。

來到一小店面前,李銘喊道:

「老闆,來兩斤雞爪,要泡椒的」

老闆看了一眼李銘:

「不好意思啊,小兄弟,今天只剩下一斤了」

李銘看了看好像只剩下大概一斤的樣子:「行吧那就一斤」

李一一這不是你哥我不給你買兩斤,而是壓根沒有那麼多了,也怪不了我,還順便照了一張,作為證據,免得誣陷我不給買,嘿嘿,今天又節約了一半。

李銘想到這裡。

老闆也已經裝好了一斤遞給了李銘:「七十五」

納尼!

「老闆搶錢也不帶你這麼搶的啊,前幾天還三十一斤,今天就七十五,老闆你是不是今天偷看我賺錢了想敲詐我」

不知李銘是故意的還是很氣憤,聲音都放大了好幾倍的吼道。

頓時周圍人的目光都向這邊看了過來。

「咳」

「咳」

老闆尷尬的咳嗽的兩聲說道:「小兄弟你這就誤會我了,你不知道最近兩天全城的雞都死了一大半,好像是因為鬧雞瘟,而且聽小道消息說這是人為的,所以傳播速度極其之快,而從其他地方運送過來也需要時間導致我們市這段時間雞肉都成了有價無市了,真是離譜」

李銘此時也懵了,人為?誰這麼可惡,連雞都不放過,但是雞肉都能有價無市嗎?還真特么離譜!不過想想也是,如果真是這樣別人做生意的進價也應該高得離譜,也許這人就是為了抬高價格。

但是李銘這時卻一臉像你在騙我的表情看着老闆,似乎在說你當我傻嗎?全城的雞能兩天內死一大半?還是人為,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負?

老闆卻急了:「你這什麼表情,我像壞人?我有必要騙你嗎?我以後不做生意了?你不信問問周圍的人」

然而周圍的人似乎投來了老闆沒騙你的目光

李銘卻沒在意,此時卻盯着鋪面上還剩餘的兩個雞爪:「

「老闆,那兩個雞爪送我了唄」

老闆一臉無語的表情看着李銘,合著你是想着我那兩個雞爪,有必要擺那樣的表情嗎?什麼人啊。

「給你,給你,拿着快走」老闆催促道

李銘迅速的拿起一個雞爪放在袋子中,另一個含在口中,扔了一張五十一張二十一張五塊,慢悠悠的離開了。

啃着雞爪,哼着歌,回想起今天老闆說的話,李銘總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不可能這麼快時間全市的雞死得這麼快,瘟疫也不可能有這傳染的速度,那麼只有那些人了。

想到這裡,記憶浮現。

自己其實是一個穿越者,前世是地球的一員,但地球也過得並不好,父母早早雙亡,後被大伯照顧,又因為大伯家有兩個孩子,再加上自己讀大學學費昂貴就形成了供養困難,導致大伯與大姨經常吵架,李銘感覺得到是自己的原因,所以只有在外打工供養自己,可算是吃盡了苦口,好不容易成為了音樂系的天才,卻因為班組織的旅遊意外發生了車禍導致客車墜落下了山崖。

而當意識恢復,睜眼時,屬實把李銘嚇得夠嗆,因為遍地全是屍體,而自己正躺在其中,正當自己要起身查看周圍情況的時候,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在腦海里響起:

「別起身,我待會把他們全部引走,這把小劍謹慎收好,別暴露了,如果我沒死的話,我會來找你,還有去雙小幼兒園找你妹妹李唯一,我虧欠她太多,希望你能好好照顧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