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醫品戰王歸來
醫品戰王歸來 連載中

醫品戰王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戰神李全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屠天王 鍾曼玉

陸歸遠本是人人敬仰的屠天王,在戰場上,他可謂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可就是這樣一個猶展開

《醫品戰王歸來》章節試讀:

鐘聲晚的心砰砰狂跳,幾乎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陸歸遠冰冷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笑意:「以後,就讓我為你撐起一片天!」
雖是簡單情話,卻讓鐘聲晚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自從毀容後,她就從未感受過「安全感」了。
她本能的握緊陸歸遠的手,彷彿握住了餘生。
噗!
鍾曼玉笑了:「一個手腳筋盡斷的廢人,一個全城皆知的醜女,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人群也鬨笑。
「正所謂那啥配狗,天長地久嘛。」
「真是好奇這兩個廢物能生出什麼玩意兒來。」
「咱們的新婚賀禮可不能少,鄉親們,送上咱們的臭雞蛋爛菜葉啊。」
又是一通狂轟亂炸。
陸歸遠怒了。
欺負他可以,但欺負她的女人,不行。
他想出手保護鐘聲晚。
不過最終,他還是強忍下了怒意:現在時機未成熟,還不能暴露!
鐘聲晚用身子護住陸歸遠,道:「走,我帶你回家。」
家…… 陸歸遠的心微微一顫。
陸歸遠以前是有家的,京城陸家。
陸家本是小家族,不過自陸歸遠打拚出屠天王稱號後, 陸家地位也水漲船高,成為名門望族。
一直以來,陸歸遠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 不就為了捍衛大夏,支撐陸家嗎?
可沒想到到頭來, 陸家竟夥同弟弟陸未央陷害自己,奪走自己的所有, 甚至置自己於死地。
以前,我為陸家而活, 以後,我只為這個小家而活!
忽然,不遠處一陣勁蹄聲傳來。
一支馬隊緩緩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這支隊伍足足百匹駿馬,各個高大威猛,背上端坐盛裝將士。
尤其是領頭之人,腰掛佩刀,肩扛國徽,霸氣外露。
這才叫鮮衣怒馬,這才叫奢侈豪華!
隊伍中有人喊道:「新屠天王駕到,速速下跪迎接。」
新屠天王!
眾人大驚,紛紛下跪。
包括鍾家諸人。
陸歸遠抬眼,正和「新屠天王」四目相對。
這所謂的「新屠天王」,正是此事的罪魁禍首,陸歸遠的親兄弟,陸未央。
他本是陸歸遠的副將,陸歸遠視他為親信心腹, 卻不曾想他竟設計陷害自己通敵叛國。
就是他挑斷自己手腳筋,丟到鍾家門口,慘遭「退婚」羞辱。
仇人相見,格外眼紅。
「新屠天王」陸未央冷冷的瞪着陸歸遠:「我陸家花費大資源和心血,把你培養成屠天王,本意是要你保家衛國,造福民眾。」
「可萬沒想到你竟通敵叛國,敗壞我陸家門風。」
「我傳陸家家主之令,即日起你被逐出陸家,我陸家以後與你無半點瓜葛!」
「你,也不再是我陸未央的哥哥!」
好!
人群拍手叫好。
「這關係斷的好,這叛國賊沒資格與新屠天王做兄弟。」
「逐出陸家還不算,應當把他逐出大夏!」
陸歸遠慘淡笑笑,此刻他腦海里只有一個詞語:賊喊捉賊!
陸未央給手下副官一個眼神示意。
副官立即高喝:「新屠天王,親來鍾家,向鍾曼玉小姐提親。」
「彩禮已備好,望鍾曼玉小姐接納。」
什麼!
堂堂「新屠天王」,竟親自來鍾家向鍾曼玉提親!
這是祖墳冒青煙的好事兒啊。
這一刻,鍾家眾人的心都狂跳起來。
而陸歸遠則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新屠天王」果然是好算計啊,讓未婚妻當眾「休」了自己還不算,他還要娶了她。
天底下還有比這更羞辱人的事嗎?
好,很好,既然你陸未央做初一,休怪我做十五了。
真以為我手腳筋被廢,丟了「屠天王」的稱號,就真的成廢人了?
大錯特錯!
鍾曼玉欣喜若狂,忙答應:「我願意,我願意嫁給您。」
鍾家老奶奶也欣慰點頭:「能與屠天王聯姻,實乃我鍾家之幸啊。」
陸未央仍未下馬,高高在上道:「副官,奉上彩禮。」
副官抱着錦盒,一路小跑向鍾曼玉:「鍾小姐,請收下彩禮。」
鍾曼玉詢問道:「親愛的,我能打開看看嗎?」
陸未央點頭:「當然可以。」
鍾曼玉小心翼翼打開錦盒, 繼而驚的捂住嘴,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大夏勳章,竟然是大夏勳章!」
「親愛的,你……你對我太好了。」
什麼!
圍觀眾人震驚無比,嚴重懷疑自己聽錯了。
大夏勳章,乃大夏最高榮譽。
自建國後,榮獲此勳章的不超十人!
每一枚大夏勳章,都是鎮宅之寶,傳世之作, 可如今新屠天王竟把它當彩禮,送給鍾曼玉。
鍾家怕是能藉此勳章,一躍成為豪門望族啊!
這彩禮,可比什麼名車豪宅貴重數十倍,數百倍!
鍾家老奶奶更是感激涕零:「多謝屠天王恩賜,多謝屠天王恩賜啊……」 這時,陸未央忽有手下道:「屠天王大人,我聽聞鍾曼玉小姐乃陸歸遠的未婚妻,不知真假……」 陸未央皺眉,望向鍾曼玉。
鍾曼玉忙解釋道:「親愛的,那是過去式了,剛剛我已經把陸歸遠給休了。」
「現在我鍾家與陸歸遠沒半點關係了!」
噗!
陸未央看着陸歸遠,忍俊不禁:「堂堂前屠天王,以前何等威風,意氣風發,沒想到如今竟淪落至此地步,慘遭未婚妻退婚,可悲,可嘆啊。」
「不過,這都是你自找的。
叛變我大夏,你能活着已是大夏對你的恩賜了。」
鐘聲晚不忍陸歸遠受辱,想要背着他離去。
不過鍾曼玉卻上前阻攔,討好的語氣對陸未央道:「對了親愛的,我忘了給你介紹了。」
「這個是我妹妹,鐘聲晚,重城有名的醜女,如今她許配給陸歸遠了。」
「醜女配廢物,是不是天作之合呢?」
是嗎?
陸未央笑道:「那還真是巧呢。」
「陸歸遠,我上門提親送了大夏勳章作彩禮,不知你給鍾家送了什麼彩禮?」
哈哈!
鍾曼玉爽朗大笑,一腳踢翻鐘聲晚的行李箱。
行李箱里的東西滾落出來,幾件破舊衣服,鞋子,水杯等雜物。
鍾曼玉還在衣服上踩了幾腳。
她道:「這就是兩人的全部身家了,他能送得起什麼像樣彩禮呢?」
鐘聲晚低頭默默落淚,一邊收拾行李箱一邊道:「我……我不要彩禮……不要彩禮……」 「求求你們,放我們走吧。」
這一幕,讓陸歸遠心針扎一般的疼。
無人注意到,他廢掉的手臂,慢慢握起拳頭。
鍾家老奶奶為了討好陸未央,也執意要讓陸歸遠出醜。
「陸歸遠,要娶我鍾家女子,沒聘禮怎能行。
今天你必須得拿出聘禮來。」
陸未央這才下馬,走向陸歸遠。
鐘聲晚下意識的護在陸歸遠前面。
陸未央半蹲下身子,獰笑。
「我的好哥哥,給我跪下磕個響頭,這彩禮我幫你出了,如何?」
「否則,我保證你們倆都無法活着離開這。」
鐘聲晚嚇壞了,目光在陸歸遠身上掃了一圈,最後小心翼翼從他衣服上摘下一枚扣子。
「歸遠,能把這枚扣子送給我當聘禮嗎?」
噗!
鍾曼玉笑出聲來:「你這個醜女,估計也就值一枚扣子吧。」
人群鬨笑,鐘聲晚深深的低下頭,用手擋住臉上疤痕。
一直沉默的陸歸遠,終於開口。
「我好歹曾貴為屠天王,送的聘禮豈能如此寒酸?」
「聲晚,我問你,大夏勳章和新屠天王,哪個更權貴?」
鐘聲晚道:「當然是新屠天王。」
眾人聽的莫名其妙,不懂陸歸遠為何有此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