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醫品傲妻
醫品傲妻 連載中

醫品傲妻

來源:google 作者:樂千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樂千雪 張嬤嬤 現代言情

她,是唐門世家的天才家主,絕色,狂妄,慵懶,毒辣他,是天隆王朝的瘸子戰王,傾城,面癱,腹黑,狡詐痴傻嫡女一朝翻身,本是無人肯要的紈絝嫡女,卻一夜之間成為搶手貨,連太子都親自上門求親!一個計謀,京中盛傳將軍府大小姐跟戰王爺生米煮成熟飯!某女:「我守宮砂還在!我什麼時候懷上了!你好意思散播那些謠言出去嗎?!」某人:「你是介意本王沒有將你生米煮成熟飯?不要緊,現在來也不遲」某女:「喂喂喂戰王爺,君子動口不動手啊……」展開

《醫品傲妻》章節試讀:

皇后就說:「德妃,這謀害戰王可是大罪!就算是你,本宮也絕對不會手軟。現在樂千雪還出手傷人,就算她是公主,本宮也不會縱容!」 皇后轉頭,對着樂千雪繼續說:「樂千雪,要是你認罪,本宮可網開一面!」 樂千雪淡淡一笑,說:「臣女並沒有做過,這要怎麼認罪?」 只要羽林衛敢來捉她,她就敢在這皇宮中和羽林衛大打一場。 她不可能就這樣被誣陷了而不出手,要知道,她好不容易才多活一世啊! 德妃還是維護着樂千雪,「是啊,皇后娘娘,如果是那宮女自己下毒誣陷樂千雪的,那也是有可能的呀,這為什麼就一定說是樂千雪下毒的呢?皇后娘娘是年紀大了,腦子不好使了吧?」 皇后的手指骨泛白,說道:「德妃,別以為皇上寵愛你,你就不知分寸!」 德妃無奈的聳聳肩,說:「這說實話也是有錯啊?那宮女呢?押她上來問個清楚,可不能隨便污衊了樂千雪啊。」 樂千雪這就對德妃有點好感,德妃雖然說話尖銳,可明顯是向著她的。 也在此時,一個太監匆匆從外面進來,跪下來就說:「皇后娘娘!那叫小翠的宮女方才在天牢裡邊被人殺了!」 德妃聽了,嘴角的笑意還未斂去,說:「哎喲,這皇宮裡頭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是誰所殺的?」 樂千雪看了看皇后的神色,皇后分明也是有點驚訝,看來這宮女被人殺了,不是皇后安排的。 太監支支吾吾的說道:「是……是……戰王身邊的婢女皓月。」 皇后和幾個妃子都是一驚,那皓月居然在宮裡殺人? 樂千雪也是一驚。 這天隆王朝,外姓王爺只有三個,戰王爺是其中一個,不過為人心狠手辣至極,他親自指揮的戰爭,沒有不能贏的。 她的父親也只不過是有十萬兵權,但是戰王戰連璟比樂永城厲害,他是手握三十萬兵權!連皇上都要對他禮讓三分!皇上都對他有七分的顧忌,最近還一直想要削了戰王的權。 不過,戰王倒是一點都不害怕,皇上也奈何他不了。 所以,戰連璟身邊的婢女敢在宮裡殺人,這一點都不稀奇! 現在她倒是想着,皓月下一個會不會就來殺她呢? 皇后這時候就冷笑一聲了,「樂千雪!難道你沒聽說過有一句話叫做寧殺錯勿放過嗎?皓月可能等會就來殺你了。那宮女指證你,你雖然大呼冤枉,不過也難以力證清白,本宮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謀害太子的人!來人!將樂千雪押下去立即砍了!」 樂千雪握緊了拳頭,這皓月武功高強,她可不是對手啊。 現在皇后已經是迫不及待想要將她砍了,真是麻煩!早知道她就不來這賞花宴了,真是惹了一堆的麻煩! 一直沒說話的賢妃就拍馬屁說了一句:「皇后姐姐說得對,這事兒要殺一儆百!」 羽林衛一動,快要靠近她了。 她眯了眯眼睛,正想出手的時候,那殿外就響起了一聲唱喏。 「戰王爺駕到!」 這鳳凰殿上的人,都是一下子驚訝起來,戰王中了毒,太醫都說無藥可救了呀! 皇后在安慰自己,這一定是太監通傳錯了,戰王那個瘸子怎麼會來了。 可門口那兒,偏偏就有一個男子坐着輪椅進殿,他如雲煙似的墨黑長發披灑在肩,一身玄色的衣衫,臉色出奇的白,不過模樣卻能夠讓一個女人都為之妒忌。 最好看的莫過於是他的眼睛,淡淡的棕色,總是帶着一絲的冷漠之感。 樂千雪也是一時愣住,她以前遠遠的見過戰連璟幾次,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着,發現他還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可惜,容貌如此精緻的他卻是個瘸子。 戰連璟進了鳳凰殿,身後是婢女皓月推着他的輪椅,戰連璟沒有行禮,他連皇帝都不用行禮,何況是皇后和一眾妃嬪? 「戰王爺無事了?」德妃率先開口,「這可是謝天謝地啊,有些人的奸計不成,這會兒肯定是痛心無比了。」 說罷,德妃有意無意的瞥了皇后一眼。 戰連璟到了殿中央,所有的羽林衛感受到了戰連璟的震懾力,都退開了。 只有樂千雪,還站在原地,和戰連璟對視了好幾眼。 戰連璟眸光一轉,才點了點頭。 他就是這個性子,對着不喜的人從不多說一句話,就算你是皇后娘娘,也是一樣。 皇后這時候才牽扯出一抹微笑,說:「這就好,本宮剛才差點都暈過去了。戰王爺,這就是謀害你的人,本宮一定會為你主持公道的。」 戰連璟再次轉頭看了樂千雪一眼,樂千雪的胸口一滯,戰連璟那眼神好像是在她的胸口一擊,這男人雖是癱瘓的,不過那眼神好像是利鷹一樣。 這樣的一個男子戰無不勝,她是相信的。 戰連璟卻只說了一句話:「兇手已經被皓月殺了。」 這話的意思是,樂千雪並不是兇手。 樂千雪聽了這話,也是一怔,想不到戰連璟會為她開脫,他們兩人可是從未有過交集啊。 皇后蹙眉,並不甘心,「戰王爺,那宮女也是指證了樂千雪,樂千雪也是有很大的嫌疑。」 但是戰連璟不想多說一句廢話,他身後的皓月就開口朗聲道:「皇后娘娘,王爺已經說了,那宮女就是兇手,皇后娘娘不必冤枉好人。」 皇后的面色一僵,這連一個婢女對她說話也敢這麼的囂張了。 德妃也沒忍住,偷偷一笑。 但是這事兒戰連璟都發話了,她要是再糾纏鬧下去,那一定是吃力不討好了。 她唯有是點點頭,「既然戰王爺查清楚了此事,那就最好了。」 戰連璟略微點頭,離去之際,還多加了一句,「今日之事,也勞煩皇后費了那麼多的心思了。」 皇后的臉色一白,緊握着拳頭,手指都泛白了。 她當初就想着讓樂千雪認了這罪名,然後戰連璟和樂永城一定會反目成仇,那她的娘家就座山觀火,獲取利益。 現在好像是被戰連璟看破了這計謀,她也是覺得渾身乏力。 最後皇后是派了一個宮女送樂千雪出宮,宮女也不敢太過太近樂千雪,畢竟樂千雪剛才在殿上掐斷了張嬤嬤的手腕呢。 出宮的甬道上,前面正好就停着一頂八人大轎,通體黑色,不知是什麼木材打造,堅固無比。 這八人大轎是特製的,可以從後邊打開木板,將輪椅推進轎子中,用這種轎子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戰連璟。 「快!戰王爺暈倒了!快去找太醫!」 轎子裏面傳出叫喊聲,接着就有宮女快步去太醫院請太醫了。 戰連璟暈倒了? 剛才她看見戰連璟的臉色,就知道他是用內力壓住毒性,看來現在是發作了。 樂千雪想起剛才的事情,雖然戰連璟是不想跟將軍府鬧僵,但是怎麼說自己也是因為他去了鳳凰殿才能夠脫身。 所以,她現在是一定要救他的! 樂千雪走了過去,轎子旁邊的侍衛立刻吆喝住她:「你是誰?!趕緊滾開!」 戰連璟的侍衛也是特別的囂張,畢竟主子強大了,做奴才的當然是趾高氣揚了。 「我能救戰王!」樂千雪說了一句。 侍衛嗤笑一聲:「小姑娘你是誰?你能救王爺的話那我也能救了!走走走!」 這身體才是十五歲,還像個小丫頭似的。 不過樂千雪前世可是活了三十年,也研究了二十多年的醫術,雖然是個一直沒嫁人的老姑婆…… 既然人家都拒絕了,樂千雪才不想去貼別人的冷屁股呢。 她轉身想走,不過此時轎子裡頭就探出了一個人頭,正是皓月。 皓月的額頭滿是汗珠,她一掃樂千雪,猶豫了一下。 隨後,皓月就說:「樂姑娘等等!」 樂千雪轉頭一看,又聽見皓月說:「樂姑娘有什麼辦法救王爺?」 她剛才被人輕視了,她現在當然不會那麼容易就湊上去。 「剛才還有,不過現在沒了。」 她向來就是有個性,治人全看自己的心情。 皓月蹙眉,敢情樂千雪是來搗亂的? 她急忙說:「樂姑娘!剛才是我們不懂禮數,請你救一救王爺吧!」 樂千雪肯定是有辦法的,不然她不會說自己能救王爺。 要是樂千雪不能救,皓月也會一劍殺了樂千雪。 樂千雪直接伸出手,說:「可以,不過得先付三千兩診金,剛才戰王算是幫了我,打個折,一千兩即可。」 皓月一愣,這完全就是變相打劫…… 侍衛忍不住了,說:「醫者父母心,你居然還要錢?!」 「第一,我不是大夫,第二,我也是要吃飯的。」樂千雪說,「治就給錢,不治我就走了。」 皓月咬咬牙,拿出一千兩銀票:「治!」 侍衛讓開了路,樂千雪走了過去,接過銀票,數量倒是沒錯。 戰連璟的轎子倒是挺大的,皓月退開一點兒,她再走進去也不算太擠。 只見戰連璟坐在輪椅上,那臉色真的是蒼白得像宣紙一樣,但是唇色卻是非常的烏黑。 他是中毒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