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因為揍了狗,被狗送穿越
因為揍了狗,被狗送穿越 連載中

因為揍了狗,被狗送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漫步得雪糕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峰 漫步得雪糕

林峰,因為從小吃百家飯長大,從小被人欺負,所以性格比較暴躁,經常打架鬥毆,就算路邊的狗,林峰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上去甩它兩個耳光村裏面的狗都被林峰揍的見到林峰都躲得遠遠的,就算是村裡連主人都咬的惡犬,見到林峰後都躲得遠遠的這天,林峰再次揍完村裡的狗後,在水庫邊釣魚,因為無聊打起了吃雞遊戲,因為玩的太入迷,沒有注意身後,被尾隨而來的狗子一個飛撲,林峰一頭栽進了水裡,因為水庫底下淤泥較多,水也很深,林峰再也沒有起來等林峰再次睜開眼的時候,林峰已經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展開

《因為揍了狗,被狗送穿越》章節試讀:

周旭東的幾個朋友剛想解釋什麼,可是被林峰直接打斷,林峰看着躺在地上猶如死狗的周旭東,踹了踹周旭東的身體說道:

「死了沒有,沒死就起來,裝什麼委屈呢。」

而周旭東躺在地上默默的流着眼淚。

林峰叫來兩個護衛一左一右,把周旭東從胳膊上拎了起來,扔在了車裡。

周欣怡指着周旭東的那些朋友說道:

「別以為你們躲在人群里這件事就這樣能過去……」

就在周欣怡要繼續罵周旭峰的那些朋友的時候,林峰一把拉住周欣怡說道: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咱們先送你哥去醫院。」

林峰說著話就拉着周欣怡進了自己的車裡,讓司機先去醫院給周旭東看病。

到了醫院做完檢查後,周旭東沒有受什麼傷害,就小臂骨裂,手腕骨折,肋骨被林峰踩裂了幾根,臉被扇成了豬頭,不能說話,主要說話也沒人能聽懂,林峰的手也有點發腫。

周旭東在做完手術,打完石膏,吊完點滴,天色已經亮了起來。

昨晚來醫院的時候,周欣怡就把電話打給了自己的老爹和老媽,當周欣怡的老爹和老媽趕到醫院的時候,還有點心疼,可是得知了前因後果之後,如果不是林峰和周欣怡兩人拉的快,周旭東絕對又會體驗一下什麼叫做來自「父母的關愛」。

林峰和自己的未來岳父兩人在病房內聊了一個小時後,見周旭東哭累了,睡著了之後,周欣怡的爹娘兩人這才離開。

原本林峰讓周欣怡先回去,可是周欣怡卻怎麼也不走,一直看到了天亮,林峰只能讓周欣怡在隔壁的床上先睡着,自己看着周旭東。

林峰見周欣怡也睡著了之後,這才拿起電話來到隔壁病房給自己的三哥和老爹打去了電話。

人雖然是林峰打的,但是周家的面子也得要,不是誰都能坑周家公子的,這個事情不可能就這樣算完。

既然林峰不會有事,周旭東已經住院,但是這件事必須有人要背鍋,不然以後誰都來忽悠周旭東,雖然周旭東喝完酒腦子就不好使了,但也不是誰都能來忽悠的,做錯了事情必須要負責。

外面風雨欲來,病房內安靜無比。今天林峰把所有的事情都推掉,就在醫院獃著。小胖也一直在陪着林峰,忙前忙後。

到了中午,林峰的電話響了起來,林峰看也沒看便接通了電話。

電話對面說道:

「小四,我是你三哥,有人跑來說話了,願意拿出醫藥費來賠償周公子,讓這件事就此打住。」

林峰:

「這事和你有什麼關係,他們不應該去求周伯伯嗎?怎麼求到你跟前了。

「周伯伯這不是不願搭理他們嗎?所以就託人求到我這裡了,他們也在周伯伯那裡疏通,你放心,絕對真心實意的。」

「到現在也沒有哪個人跑來看一下周旭東,就這樣的真心實意,你在逗傻子呢?

那些人連個單都買不起的人,還有錢能掏醫藥費?

還有就是你告訴他們,當狗就要有當狗的覺悟,我最討厭兩面三刀的人。」

林峰說完後,也不帶自己的三個說話,便掛斷了電話。

林峰接完電話後,轉身走進病房,發現周旭東和周欣怡已經醒了,林峰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詢問了一下周欣怡感覺怎麼樣?周欣怡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林峰見周欣怡沒事後,周旭東的臉已經消腫,可以說話了,就是胳膊還吊在胸前,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恢復。

林峰看着窩囊的周旭東說道:

「既然已經恢復的不錯了,那咱們就出院,旭東,不是我說你,你看你交的那些朋友到現在了還沒有誰來醫院看你的死活。

等出院了你就把你那些朋友能踹多遠踹多遠,別再帶出來丟人現眼了。」

周旭東只是低着個腦袋沒有說話。

小胖把東西收拾了一下,也就是周旭東換下的臟衣服,小胖去辦理了出院手續,把臟衣服全部扔進了垃圾桶。

就在幾人向著外面走去的時候,一個女孩瘋瘋癲癲的跑了進來,看見已經走到大廳的周旭東,急忙上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旭東,詢問周旭東有沒有事,周旭東搖了搖頭。

女孩見周旭東沒事後便開口說道:

「旭東,既然你沒事了,你能不能讓叔叔別再追究小言那幾個人的麻煩了,他們的公司被查封不說,父母也受到了牽連。」

林峰一聽女孩的話差點腳底一滑,摔倒在地上,還好小東一把扶住了林峰,林峰看着女孩開口說道:

「你是誰啊?」

女孩看着林峰說道:

「我是周旭東的女朋友,怎麼了?」

林峰站穩後說道:

「他們給了你多少好處能讓你說出這樣的話?」

「你是誰?」

「我是林峰。」

「你就是林峰,把我們家旭東打成了這樣?」

「你別管我,我就問你,他們給了你多少好處,讓你能說出這樣的話。」

林峰說完後,女孩指着林峰說道:

「你在這裡狂什麼呢?你覺得你打了旭東,還能做得了周家的女婿。」

林峰一聽這話便氣笑了,看着周旭東說道:

「你都交了些什麼朋友啊?就連個女朋友都這樣二逼。」

而周欣怡看着女孩說道:

「滾。」

女孩看着周欣怡開口道:

「你又是誰?敢讓我滾。」

女孩說著話就擋在周旭東的前面開口說道:

「旭東,你說話啊,你看什麼人都敢欺負我,你還是不是男人了?」

周旭東低着腦袋沒有說話,女孩見周旭東沒有說話,便跺了跺腳說道:

「旭東,你還管不管了,就你這樣還想讓我嫁給你?

你看看,林峰欺負我,連這個賤人也欺負我,你連個屁都不敢放一下。」

女孩剛指着周欣怡說完,就被林峰上前一個耳光抽翻在地。指着女孩陰沉着臉說道:

「賤人,你罵誰呢?嘴巴放乾淨一下,這位是旭東的妹妹,我的未婚妻,既然你覺得活的太滋潤了,那我就幫你。」

林峰說著話擺了擺手,兩名護衛上前抓住女子的兩根胳膊,將女人架了起來,女子掙扎了幾下,見掙扎不動,便大聲怒道:

「林峰你要幹什麼?你打了人你還有理了,周旭東,你就讓你妹妹和你妹夫這樣欺負我嗎?」

周旭東抬起頭剛想要說什麼?可是看見林峰那凌厲的眼神,瞬間閉嘴低下了腦袋。

女子見自己掙扎不開,開始便大聲喊道:

「殺人啦,林峰要殺人啦……」

林峰看着女子說道:

「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 你和周旭東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你敢罵我未婚妻,你覺得自己很厲害還是你老爹很厲害。

林峰說完後對着身後的護衛說道:

「我把她的手給剁了,舌頭拔了,腳筋挑了,看她老爹能把我怎麼樣?」

林峰說完後便帶着周欣怡轉身離開了大廳。周旭東看了一眼林峰,打了一個冷顫後急忙跟了上去。後面的事情由護衛來解決。

圍觀的人群也在指指點點,卻沒人敢出來阻止,女子也被護衛帶離了醫院。

林峰帶着周欣怡回到周家後,周欣怡的娘在客廳裏面坐着。而周父還在外面沒有回來。

周母皺着眉頭坐在沙發上面讓下人給林峰倒了杯茶。周欣怡在旁邊陪着,周旭東在對面坐着, 低着個腦袋不敢抬頭,小胖在把林峰送到周欣怡的家後,便起身去了公司。

周母的大哥大一直響個不停,可是周母卻當做沒有聽見。

一群人沉默了十分鐘之後 周母看着周旭東說道:

「你那個女朋友是怎麼回事?」

周旭東低聲說道:

「我們交往半年了,開始她說她們家在鄉下,只有一個老娘,後來她來南京,說她爹是南京**局的局長。」

周母聽到後一拍茶几怒聲罵道:

「**局長的私生女是吧,居然敢跑到家裡來威脅我,誰給她的膽子?這就是你找的女朋友?」

林峰看着憤怒的周母問怎麼回事?周母道:

「還沒有嫁入咱們家就敢威脅我了是嗎?一個戲子養下的賤人,誰給她的膽子,你讓她問她爹敢不敢威脅我?」

林峰一聽也大致知道了什麼情況,開口說道:

「周嬸,別生氣了,我們出院的時候見過那個女孩了,因為罵了欣怡,被我拔舌挑筋了。」

林母一聽,這才轉變了臉色,看着林峰說道:

「你應該把她扔江里餵魚。」

「周嬸,把她餵魚豈不是便宜她了,把她扔到乞丐窩,讓她好好的飛揚跋扈,那些乞丐肯定會好好招待她的,怎麼說也是個大美女不是。

不過周嬸,你說她是**局長的私生女?怎麼沒有帶回家嗎?」

「**局長靠着自己的老婆上位,肯定不敢讓自己的老婆知道,而且現在他老婆給他生了一個大胖小子。」

林峰想了想,陰笑的對着周母說道:

「周嬸,你說如果給你**局長的正牌夫人打過去一個電話,就說她老公的女兒跑你家裡來威脅你,還跑去醫院罵欣怡,你說會怎麼樣?」

林峰說完後嘿嘿嘿的笑了起來,周母聽完後也露出了一臉的陰笑,隨手拿起大哥大便撥了過去。

「妹子,幹什麼呢?」

「怎麼了,姐,我準備去你家呢,我聽說你家公子被你家女婿送進了醫院,我過來看看。」

「哎,小兔崽子不讓人省心,被揍那是活該,有什麼好看的。」

「姐姐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要不我馬上過來了,等我到了咱們再說。」

「妹子,不用,真的不用了,那臭小子已經回家了,讓他好好反思幾天,看什麼啊,挨揍還有理了。

就是我想給你說個事,不知道這事怎麼開口。」

「姐姐,有什麼事就說唄,咱們姐妹有什麼不能說的。」

「哎,妹妹吶,我命苦啊,臭小子昨晚不是去喝酒被人忽悠着去找林家那小子的事情嘛,結果被林林峰那小子給揍了。

我今天早上準備出門去醫院看看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誰知道來了一個女孩,讓我別再為難那幾個孩子了,你也知道我不管事,再說了小孩子打架,只要人沒事,過去就過去了,我就給姑娘說我不管事,那姑娘以為我在推脫,就直接開口威脅我說她是你們家閨女,我還以為是你們家認的干閨女,也沒當回事,畢竟都是自家孩子,就讓她去醫院找旭東。」

「姐姐你等會兒,我們家閨女,我們家哪來的閨女,再說了我們家也沒有認過閨女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就一個孩子,還才十二歲。」

周母嘆了一聲說道:

「所以我說這事不知道該給你怎麼說呢?那姑娘去醫院當著小林的面, 把欣怡指着鼻子給罵了。

你也知道小林這孩子脾氣大,就讓自己的保鏢把姑娘給收拾了,剛剛到家閨女給我說了這事,我開始孩還在尋思那女孩是不是打着你們家的名號在外面招搖撞騙呢,可是我家那不爭氣的臭小子卻說和那個女孩有過一面之緣,那女孩給誰都說她老爹就是你家男人,她老媽是個唱戲的。

我才急忙給你打電話,問問你是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

「什麼,那姑娘的娘是個唱戲的?是不是叫小月梅?」

「那女人我聽我那兒子說叫肖月,姑娘叫肖思辰。」

「肖思陳,好啊,還思陳,我們家的老陳真的是出息了,外面都有孩子了,這是老情人藕斷絲連啊,姐姐,你告訴林少爺,就算弄死都沒事,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是我說的。

姐姐不好意思啊,我可能去不了你家了,妹妹我這邊還有點事兒就先掛了。」

「既然妹妹有事要忙,那我就不打擾妹妹了。」

周母說完後便掛斷了電話。周母把大哥大扔在了旁邊的茶几上,一臉陰險的看着林峰說道:

「根據我對陳局長媳婦的了解,和陳媳婦娘家的強勢,這件事就沒有我們什麼事了?咱們在旁邊看着就行了。」

林峰對着周母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而在周母通電話的時候周父就已經回到家裡,聽到電話內容後,周父虎視眈眈的盯着周旭東。

等電話掛斷後,周父看着周母問道:

「今天有人跑來威脅你了?還跑去罵閨女了?」

周母:

「你兒子的女朋友,不過已經被林峰收拾了。」

周父看了一眼周旭東後,又看了看林峰和周欣怡,開口說道:

「閨女,你不是說你不會開林峰給你的車嗎?現在林峰在家呢,你去讓林峰教你怎麼開他那個車。」

周欣怡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又看了看林峰,然後點了點頭就拉着林峰走了出去。

現在外面售賣的只需要插鑰匙。放下手剎就可以開走了。

而林峰給周欣怡的車是一鍵啟動,而且還是電子手剎駐車,帶有安全報警器,所以周欣怡找了幾個閨蜜都沒有弄開林峰給她的車,而周欣怡又不好意思去找林峰,所以只能將車放在家裡。

周欣怡帶了林峰剛來到院子,林父就把客廳的所有門窗反鎖,從腰間抽出了自己的皮帶。

隨後屋內便傳出了一陣陣的慘叫,林峰縮了縮腦袋,本想去拉架,可是又想想周伯伯今天肚子裏面肯定窩了很多的氣,發泄發泄也好,別憋出病了,便當作什麼也沒有聽見。

而此時周欣怡在林峰的指揮下,開着五菱mini帶着林峰離開了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