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嚶!嬌嬌不哭!反派皆是裙下臣
嚶!嬌嬌不哭!反派皆是裙下臣 連載中

嚶!嬌嬌不哭!反派皆是裙下臣

來源:google 作者:摸窩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安安 蘇銘淵

【穿書+微沙雕爆笑+雙潔+病嬌忠犬】【病嬌質子X嬌軟公主】秦安安,一個夢想混吃等死的鹹魚,某天穿進了海棠文里,成了自帶吸引人光環,歷經苦難死於結局的女主角,還在穿來的第一天,就含淚和終極大BOSS他訂婚了!為了珍愛生命,以及凈化和諧生活,當她懷着得罪全天下所有男人,讓所有男主傷心欲絕的宏偉目標,在作死的路上一路狂奔時,突然發現,結局會折磨死自己的病嬌大佬他……變態了!-說好殺人如麻狂拽酷帥吊炸天,實則每天都在無下限求娘子陪說好清冷孤高無人可摘,實則用盡陰謀求娘子抱說好權傾天下不怒自威,還要抓住女主報當年和親之辱,實則……實則確實不打算放過自家娘子,還要把她帶在身邊,每日貼貼方可作罷看着原本要折磨死自己,現在卻笑容飽含深意,步步緊逼的大反派,縮在牆角的秦安安凌亂了-「安安,夜已深了,快來歇息」「本公主要為國為民,兢兢業業,不能休息!」「嗯?」「唔……」展開

《嚶!嬌嬌不哭!反派皆是裙下臣》章節試讀:

書里簡單描述過,霍衍真名蘇銘煜,是蘇國皇帝最寵愛的妃子里,最出息的一個孩子。

他從小和蘇銘淵關係都很好,但三年前因誤會,和蘇銘淵發生了矛盾後就離開蘇國皇宮,開始遊歷各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才成了女主的師父。

書里的蘇銘淵本質是個小變態就不說了,蘇銘煜其實也是個深藏不露的狠人——只不過他唯獨不對女主狠而已。

俗話說,二虎相爭,必有一傷。

這倆都不是省油的燈,所以傷的一定是她和她的守宮砂!

不行!

絕對不行!

難得穿越,她可還打算活到大結局,然後發家致富培養小白臉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呢!

「我說你們兩個不如坐在一起聊聊,我先去找點吃的,馬上回來。」

說完,秦安安就溜了。

3潑是不可能潑的,他們要是願意,可以自己潑一潑。

爺不伺候了!

秦安安記得,自己看書時,還磕過這兄弟倆的CP。

畢竟蘇銘淵就是因為當年那個神秘的誤會,才變成了小變態。

後來他折磨死女主,也是為了報復霍衍,毀掉霍衍愛的東西。

他倆同處一室,說不定真能擦出什麼火花,這本書的後續情節就不需要什麼女主了!

而只剩下蘇銘淵和霍衍涼涼對視的屋裡,氣壓不斷下降,溫度逐漸變低。

「你到秦國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霍衍看着他,目光深沉,滿是探究。

別人不知道,他卻是清楚,在蘇國一眾皇子中,蘇銘淵看似最弱的一個,實則背後實力深不可測。

「來和親,自是為她。」蘇銘淵給自己續了杯茶,挑釁道。

「你恨我,不該牽扯她。」霍衍蹙眉,強大的氣場擴散開來,在狹小的房間里與蘇銘淵分庭抗禮,「不在蘇國多年,你莫不是忘了,當年你是如何敗在我手下?」

他憤怒的模樣,映在蘇銘淵言漆黑的瞳仁上,竟讓他原本緊繃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次,大哥可以看看,她最後是誰的人。」

霍衍從他的眼中,看到了對自己的仇恨。

氣氛一觸即發。

正在此時,一直瑟縮在門外不敢偷聽的太監,顫巍巍的高喊:「公主殿下親手做了糕點,給兩位吃。」

此時正在小廚房覓食的秦安安,其實真正想給他倆送的,是絕育葯。

絕育多好,從此無欲無求世界和平,她也能好好活到大結局,努力搞錢走上人生巔峰。

「公主殿下手藝真好呢,」小廚房的侍女傻呵呵的笑着,看着自家公主的模樣羨慕不已,「若是誰家廚子能有公主的手藝,只怕這輩子都能吃喝不愁了。不過,方才您做的點心,為何奴婢從未見過?」

看看這麼寶藏的公主殿下,善良溫柔就算了,還香香軟軟嬌滴滴的,好想一口吃掉她啊!

「對啊!」

秦安安一拍大腿,覺得這確實是個好主意。

雖然她在現代只是個普通鹹魚,但不妨礙她同時也是個高級吃貨啊!

這些年為了吃,她可謂是勵精圖治各種搞事,練出了一身好廚藝。

書里女主在蘇銘淵滅了秦國後,和男主們一起逃跑。

可惜卻因為男主太多不夠低調,也沒想到蘇銘淵會害自己,才會被蘇銘淵抓回去搞死的。

但是她不一樣啊!

她只要做個沒有感情的滅絕師太,心狠手辣的賺錢機器。

那不就可以在不引起男主和反派注意的情況下、在秦國被滅時,用女主原來的方法跑出去?

如果從現在起,用公主特權努力攢錢,暗中搞個飯店啥的,秦國被滅後她不就可以自由逍遙了?

天才啊!

「呵,玉清身為公主,還有如此『崇高』的理想嗎?」

那聲音,溫和中夾雜着一絲讓人發抖的寒意,飄轉進了秦安安的耳朵。

她打了個結結實實的寒顫。

回頭看去,蘇銘淵那個大BOSS,正似笑非笑站在門邊,目光灼灼盯着她。

啊這……

「廚房簡陋,只怕會污了皇子的衣袂,您怎麼不在外面等等?」秦安安尬笑,內心瘋狂尖叫。

書里這段,她記得!

女主被霍衍救下,換了衣服找東西吃,結果又被霍衍堵在小房間里。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光天化日**。

霍衍佳人在懷,還說什麼「今日我險些以為要失去你了,安安……為師等不到你及笄了……」

然後就是一段醬醬釀釀的劇情。

秦安安清楚記得,書里霍衍在扒光女主後的描寫——

「她身上的清香、嬌軟的手感,還有橫看成嶺側成峰的曲線,以及果凍般溫軟的唇,都讓霍衍瘋狂。讓他恨不得立刻將懷中女人XXXX。」

秦安安當時看這段時無比熱血沸騰,所以現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遇到了個男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死。

霍衍那種溫柔如清風的人,都能在女主第一次的時候,充分利用起小廚房裡的各種東西當道具。

蘇銘淵可是書里第一大變態啊!

他在這個小廚房裡隨意發揮,那得做出多驚世駭俗的事,秦安安的不敢想!

何況,她現在還是第一次。

書里女主都被男主們調.教成功無所顧忌了,都能被蘇銘淵玩壞,現在可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小純潔!

一定會死的!

「你們,先下去。」蘇銘淵無視秦安安的話,遣退下人,踱步到她面前站定。

他高大的身材,在秦安安面前投下一大片陰影。

強大的壓迫感,隨着下人們逐漸遠去的腳步聲,愈發強大。

「你……你想幹嘛?」秦安安連連後退,試圖拉開兩人距離,「我師父呢?」

蘇銘淵將她逼退到牆角,勾唇俯身,帶來一股薄荷清香,在她耳畔輕聲道:「你我有婚約在身,眼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能幹什麼?」

微微氣泡音在耳廓內響起,聽得秦安安結結實實打了個哆嗦,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嚶!嬌嬌不哭!反派皆是裙下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