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螢燈
螢燈 連載中

螢燈

來源:google 作者:避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螢 現代言情 顧桉

姜螢看了一本書,書里的男二童年凄慘,長大功成名就後卻患上抑鬱症自殺了一氣之下,姜螢跑去評論區洋洋洒洒地罵了一頓作者出氣沒想到,一睜眼卻見到了坐在教室角落裡的小可憐顧桉踽踽獨行了很多年,未曾想到,自己也會迎來屬於自己的那盞螢燈展開

《螢燈》章節試讀:

終於趕在上課鈴打響的前一秒,姜螢拿着葯跑回了教室,她把葯給顧桉遞了過去,坐在座位上大口喘着氣,「本來醫生都不給我,說什麼必須讓你也過去,我好說歹說才讓她給我拿了點感冒藥,不過她說下節課課間你得過去讓她看一看」,顧桉從姜螢手上接過葯,「好,我知道了,謝謝」,顧桉看着姜螢認真地說道。「我們倆之間還說什麼謝謝啊,快轉過去別說話了,老師來了」,姜螢揮了揮手,連忙拿出了課本。

下了課,顧桉被姜螢趕去了醫務室,林小果湊了過來,坐在顧桉的位子上和姜螢聊着天,「小螢,明天就考試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林小果滿臉的憂愁,「上學期期末考試我沒考好,我媽說我這次要是再考不好就要趕我去上補習班了,難道我大好的休息時間都要拿來補課了嗎?」 她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倒在了姜螢身上,「我感覺複習的差不多了,就是還沒考過江城一中的試卷不知道難度怎麼樣」,姜螢推了推肩膀上放着的腦袋,「唉,希望這次我不要考的太慘」,林小果晃晃悠悠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沒一會兒,顧桉也回來了,「怎麼樣?醫生怎麼說?」姜螢看着顧桉着急地問着,「沒什麼大事,多休息就好」,顧桉一本正經地說著謊,「那就好,要是你生病了,我得愧疚死,記得按時吃藥啊,別把自己的身體不當回事」,聽着姜螢念念叨叨不停地聲音,顧桉笑了笑,「知道了,怎麼開始變得啰嗦了?」姜螢聽見顧桉這麼說,一瞬間瞪大了雙眼,「我這是關心你」,顧桉看見姜螢像炸毛的貓一樣,沒忍住又笑了出聲,「好,我錯了,快看書吧,不是擔心明天的考試嘛」,姜螢哼了哼,也沒再說什麼,前排兩個女生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笑盈盈的眼裡品出了吃瓜群眾的意思。

第二天,期中考試如約而至,姜螢早上一到教室,看見顧桉,就合著手掌,朝顧桉拜了拜,「你這是幹什麼?」顧桉奇怪地望着姜螢,「拜你,求你保佑我」,姜螢一本正經地告訴顧桉,「騙人的東西你也信」,顧桉哭笑不得地說,「你不懂,這是考試前必備的儀式」 姜螢高深地瞅了一眼顧桉,轉了過去,不再理他,繼續看着書。

時間差不多了,同學們三三兩兩離開了教室找自己的考場,姜螢也連忙收拾好桌上的課本往外走去,「別緊張」 顧桉在旁邊安慰着身邊的女孩,「我才不緊張,你快走,我就在這考試」,顧桉看了一眼,二十九考場,也離開了,他在二十六考場,隔的倒也不遠。

考試鈴正式打響,試卷一張張發下來,第一堂考的是語文,姜螢大概看了一眼,和以往做的試卷難度差不多,姜螢這才徹底放下心來,安心寫起題來。終於考完,姜螢自我感覺還不錯,開心地往門口走去,打算先去吃飯,一出門竟然就看見了站在過道上的顧桉,「咦,你怎麼在這啊?」姜螢蹦到顧桉身邊,笑着問道,「前面樓道上的人太多了,我在這等一下」,顧桉偏過頭看着姜螢,「考的怎麼樣?」 「感覺還不錯,沒有特別難」 姜螢往前面看了看,樓道上已經沒什麼人了,「你要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飯嗎?」 顧桉點了點頭,和姜螢一起向樓下食堂走去。

食堂人很多,鬧哄哄的,姜螢排了很久的隊才打到飯,又找了半天的座位,「終於吃上飯了,考了一早上,餓死我了」,姜螢拿起筷子就吃起來,「你慢點吃,別噎着了」,顧桉話音還沒落下,姜螢就捂着嘴彎下腰劇烈咳嗽起來,顧桉立馬把桌上的湯遞了過去,姜螢喝了幾口才慢慢緩過來,一張臉憋的紅透了,她尷尬地看了看顧桉,「好了好了,你也快吃吧」,說完,自己才放慢速度吃起來。

吃完飯,姜螢和顧桉一塊回了教室,「我要睡一會兒,你等會喊一下我」,姜螢脫下身上的外套蓋在身上,趴在桌上,看向還在寫題的顧桉,「好」,顧桉看了一眼姜螢點了點頭。

空調呼呼地工作着,教室里不多的幾個同學也在安靜地複習,身旁的女孩漸漸沉入了夢鄉,呼吸越發均勻起來。顧桉輕輕放下手中的筆,悄悄看着姜螢,她睡着的時候嘴巴有點撅起來,顯得十分可愛,窗外的陽光透過樹枝間的縫隙照在女孩白皙的臉上,長長的睫毛也在眼下投出陰影,顧桉心裏湧上一股股暖流,好想時間就停在這一刻。

牆上掛着的鐘錶上指針一點一點走着,顧桉也喊醒了姜螢,「起來了,該去考試了」,姜螢從桌上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伸了個懶腰,「桌子上睡着真不舒服」,姜螢嫌棄地敲了敲課桌。「走吧,又要去考試了」,姜螢穿好外套,和顧桉一起往考場走去。

下午的數學對姜螢來說更沒有什麼難度,姜螢考完一天心情都很好。出了考場門,又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顧桉,突然姜螢就像是想通了什麼,躥到顧桉身邊,「你是不是在等我?」姜螢認認真真地盯着顧桉的眼睛,顧桉笑了起來,「嗯,等你」,猛然間看見顧桉的笑容,姜螢還是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雙手捂住了臉,「顧桉,美人計對我沒有用」,姜螢往前走去,顧桉馬上跟上來,「什麼美人計」,姜螢越走越快,「沒什麼」,手下傳出的聲音悶悶的,顧桉卻突然明白了過來,眼裡的笑意更明顯了,大步跟上了姜螢,「抬頭看路,別摔了」,聽見耳邊顧桉帶着笑意的聲音,姜螢連耳朵尖都紅透了,又不是沒見顧桉笑過,待了這麼久了看見他笑還能害羞,真沒出息,姜螢在心底唾棄着被美**惑的自己。

下午姜螢跟着顧桉去了李哥的燒烤店,「李哥,我來了」,剛走到店門口,姜螢就喊着店裡的李哥,「螢丫頭來啦,今天想吃啥,李哥給你做」,姜螢幾步走到李哥身邊,眼珠子轉了轉,假裝低頭想了想,「李哥,我想吃顧桉做的」,姜螢立馬補充道,「我可以幫他給你打下手,我絕對比他做得好」,說完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行了行了,就等着我問你這句呢吧,小桉那你就去拿點菜給她做吧。你呀,也別在這擋着我幹活了,去外面等着吧」,姜螢湊過去,「李哥,你真好」,拍馬屁的話不要錢的往外冒,「顧桉也特別好」說完,還轉頭對着顧桉喊了一句,也沒出去,幫着李哥串着烤串。前段時間,她跟着顧桉學過,開始顧桉還不讓她弄,還是李哥幫着她說話,不過她做的也不多,勉強能串出個樣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