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異界入侵,我等當馬革裹屍
異界入侵,我等當馬革裹屍 連載中

異界入侵,我等當馬革裹屍

來源:google 作者:閃耀的五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正 李源 都市小說

這書超級甜,充滿了愛情、親情、信仰與家國情懷等等!!!老師:「我沒有辜負諸位家長之所託!」消防員:「只要有哪怕一絲的希望,我等都會去嘗試!」警察:「我們是人民的守護者,我們不沖在前面,誰在前面!」軍人:「吾等當上陣殺敵,以報效祖國為己任,馬革裹屍皆是我等之歸宿!」普通人:「沒有一味的付出,皆是以相互依存,我們不能拖國家的後腿!」展開

《異界入侵,我等當馬革裹屍》章節試讀:

「跑啊!」

不知誰喊了一句,周圍的人開始四散而逃,整個街道開始混亂了起來。

這一幕,被那些盔甲士兵們注意到了,其中,一個領頭的盔甲士兵對着手下說了一句後,他們就向著遊樂場所在的方向殺了過去。

「找我們幹嘛?」

張武林正準備帶着自家的孩子和媳婦跑路,結果就看到那群人居然向著他們衝過來了。

張武林觀察了一下四周,心裏飛速地盤算了一番,他們就算是逃,能夠逃走嗎?

這群穿着盔甲的人,目標現場已經變成他們了,在這些人的眼裡,可沒有半絲的憐憫。

如果他們只是一味地逃跑,估計就是待宰的羔羊,最主要的是,對方還有着三個騎兵。

「他們的目標是我們,我們得有人擋住他們,不然誰也跑不掉。」

張武林對着周圍的人說道,他們不能夠就這麼亂跑,你兩條腿,怎麼跑得贏四條腿。

「男人都給我留下,其他人帶着孩子走。」

張武林將女兒塞到了自己妻子的懷裡,他掃視了一番四周,拾起了地上的一個膠質玩具,拿在手中掂了掂。

「還是用這個吧。」

這時,一個孩子的爸爸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從花壇上硬生生地摳了兩塊磚下來。

「額,好的。」

張武林看到這板磚後,果斷地將手裡的膠質玩具扔了。

「老公,我……」

「快帶着孩子走,快……」張武林看着自己的妻子,吼道。

「嗯!」張武林的妻子,看着張武林那決絕的神色,又看了看衝來的那些盔甲士兵,無法,只能淚眼婆娑地帶着孩子一路狂奔。

「我也來幫忙。」

「我也來。」

周圍的一些家長,此刻都紛紛站了出來,他們又不是傻子,在這種時候,只知道逃跑的話,你得看看那三個騎兵答應不答應了。

「劉老師,我的孩子就交給你了。」一名家長將自己的孩子交託給了劉珍。

「我的也是,劉老師,交給你了。」又一名家長說道。

「我……」

「你們都快走。」張武林這會大吼道。

劉珍呆了呆,看着這些家長,想要說出口的言語又被憋了回去。

「許軒,走!」

許軒見狀,抱起劉珍身旁的一個還在哭的小男孩,扛在肩膀上就開始跑。

路過一個還在發矇的小女孩時,再次抱起,夾在了咯吱窩。

那三個騎兵看到這一幕,馬鞭一揮,縱馬向著逃跑的許軒等人衝去。

「休想從這過。」

張武林拿着板磚,神色激動地怒吼一聲。

「來啊!弄不死你們。」

其他人也發聲。

「攔住他們!」

張武林一聲怒吼,看着第一個衝來的盔甲騎兵,隻身向前,將自己手中的板磚扔出。

那騎兵見此,一個低身閃躲,躲開了飛來的板磚,而後抽刀揮砍。

「噗嗤!」

張武林的胸膛被騎兵一刀划過,一道如裂谷般的傷口出現。

「休想從這過去……」

張武林雙手死死握住騎兵的長刀,不讓其能夠抽刀繼續砍向其他人。

「打他的戰馬。」一名男子說道。

周圍人聽此,猶如囫圇灌頂,就算再怎麼樣,也不能讓這幾匹戰馬活着。

經過這一提醒,其中三人,沖向了張武林限制的那個騎兵,他們仨也不管其他,對着這騎兵的戰馬就是一頓輸出。

插馬眼,用石塊拍馬頭,甚至是一拳打向戰馬的老二,他們三,無所不用其極。

戰馬嘶吼了一聲,轟然倒地,看來,這些招式,對所有生物都有用。

摔下戰馬的騎兵,翻身而起,強行掙脫幾人的束縛,持刀對着周圍的三人就是一頓揮砍,將幾人砍翻在地。

「撲哧!」

一刀捅進了一男子的胸膛。

男子低頭看了看,就在這騎兵準備抽刀的時候,男子迎着刀鋒,發狠,整個身體直接透過刀鋒,到了刀柄處。

「wqnmd」

男子用盡最後的力量,一口咬向了騎兵的鼻子,,硬生生地將騎兵的鼻子撕咬了下來。

「啊……」

騎兵捂着鼻子倒地哀嚎,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樣,也低估了眾人的那以死相拼的決心。

周圍的其他人的操作與張武林他們大致相同,都是以攻擊戰馬為主。

他們九人分成兩組,對着後面衝來的兩個騎兵開始攻擊。

兩人攻擊馬匹,兩人攻擊騎兵。

「那我幹嘛?」

剩下的孫堯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這其他八人都分配好了,他咋辦。

他左不是,右也不是。

他看了看四周,跑向了一家乾貨店。

「喵的,東西呢,應該有的。」

「找到了,就算弄不死你們,也不讓你們舒服。」

十多秒後,孫堯左右手各擰着一大袋辣椒面和胡椒粉就沖了出來。

當他從乾貨店出來時,發現戰鬥已然結束。

那三名騎兵,除了張武林對付的那個受了些傷外,其他兩人都沒什麼太重的傷。

甚至就連那兩匹戰馬,好像也只是受了些輕傷,看着那樣子,應該還能再次使用。

「你們都是吃激素長大的嗎?身體素質這麼好,四個打一個都打不贏你們?」

孫堯笑罵了一句,提着辣椒面和胡椒粉就沖了過去。

後面那二十多盔甲士兵到了,他們將三名騎兵護在身後,其中5人,手持長刀,向著孫堯殺了過去。

「我可去你們的。」

孫堯將辣椒面和胡椒面向著三個騎兵的方向,奮力一甩。

「刺啦!」

幾名保護着騎兵的盔甲士兵,對着飛來的袋子就是幾刀。

紅色的辣椒面和褐色的胡椒面,在盔甲士兵他們的上方散落而下,兩者交錯之下,彷彿是在撒料一樣,有着一種別樣的美感。

然後……

場面混亂了起來。

首當其衝的就是那受了傷的三名騎兵,開始不斷的哀嚎。

那剩下的兩匹戰馬,因為孫堯的主要目標就是它們,直接被辣椒面和胡椒粉淋了一馬臉,此時正在不斷地嘶吼。

一騎兵見自己的戰馬開始不斷的躁動,甚至是出現了攻擊他們的情況,直接對着旁邊盔甲士兵下令。

那幾名盔甲士兵聽到後,顧不上咳嗽和有些睜不開的雙眼,提刀就刺向了戰馬。

「看來目的達到了。」

孫堯看着衝到他面前的這5名盔甲士兵,索性也放棄了掙扎。

「我可去你m的,你們都不得好死。」

孫堯比划了個國際手勢,這是他最後的倔強。

現場,慢慢恢復過來的盔甲士兵,向著劉珍等人的方向追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