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方巨頭
一方巨頭 連載中

一方巨頭

來源:google 作者:十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十巨 盧象 奇幻玄幻

無敵太過寂寞,巨頭已然不錯此生叫盧象,開局凡武巔峰,後,步步為營,求仙問道,掃滅群敵,終成一方巨頭!展開

《一方巨頭》章節試讀:

府城還有一家鏢局,名:樂平號。

實力不強,只做府城周邊的生意。

盧凌鏢局打出的宣傳語,便是:只要出得起價錢,大昭境內,任何地方皆可去。

最重要一點:若是失鏢,會以五倍代價賠償。物賠物、人賠人,全憑僱主要求。

張放跟連雲寨的好手,足夠應付一般的業務。

生意、信譽是要一點點做出來的,盧象不急,他還年輕,有的是時間積蓄實力。

白天,去府學做做樣子,晚上回鏢局,教鏢師們練武。

他的要求異常嚴格,每次,關鍵點只說一遍。懂就懂,不懂就自行揣摩。

鏢師們對他是又敬又畏。

要形成一種習慣,讓手底下的鏢師對他唯命是從,算是在培養死忠。

這一日,有人找上鏢局,許典應付不下,帶來人見了盧象。

許典耳語一番,講明:對方是來找茬的。

「你就是這家鏢局的主人?」對方的年歲,可能都不如盧象大,暫時還算客氣。

「你有什麼事?」盧象與之對視道。

「聽說,你這鏢局,哪裡都能去得?」對方準備下套道。

「嗯,你要托鏢?」盧象雲淡風輕。

「送一口棺材,去雷風寨,到寨主雷傲面前。」對方逼視過來。

「可以。」盧象回。

「你知不知道雷傲是誰?」對方不可思議地問。

「不知道。」盧象繼續回著。

「也沒聽過雷風寨的名頭?」

「知道一點。」

「額…要多少鏢費?」

「白銀九千兩。」

「你可真會張口!」「為什麼不是一萬兩?」

「怕你給不起。」

「你!!!」

對方惱怒,後,飛快冷靜下來,又換上笑臉:「好,我給,先付三成定金。」

「你要說到做到,不然…哼哼!」對方又言語威脅道。

「跟他立書約。」盧象朝身旁的許典吩咐一句。

「好的!」許典笑容滿面地下去準備。

在許典看來:盧象既能憑一己之力拿下連雲寨,自然也能對付得了雷風寨。

雷風寨本來就是接下來對付的目標,等於是白送錢。

在約書上,對方簽下了真名,叫:雲震。

約書立成後,對方爽快付定。

走前,雲震不放心,說上一句:「可別糊弄我,不然,要你們好看!」

二千七百兩,可不是個小數目。

「客人放心,鏢必送到。」許典笑回。

雲震搖了搖頭,覺得這鏢局全是孤陋寡聞之輩。

雷雲寨,那是好惹的?

八百上馬匪只是其主要戰力,寨內,少說有兩千匪眾。

大當家雷傲、二當家風絕,都是中州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個人武力值出眾。

送給雷傲一口棺材,跟找死,有什麼區別?

雲震是鳴馬府城出了名的富家子,很有頭腦,在樂平號入了一股。

見盧凌鏢局開業不過兩個月,就搶走了樂平號不少生意,其人自然坐不住,過來找麻煩。

其本不打算趕盡殺絕,只是想讓盧象知難而退。言語爭鋒下,才導致現在這個局面。

來前,打聽到一些底細,知道盧象在府城的身份以及平城所置的產業,才敢付三成定金。

不可能自損利益,雲震隔天就將棺材送來。

盧象向教諭告了假,親自帶隊,趕往雷風寨。

為了驗證真偽,雲震帶了十幾個人,跟去。

雷風寨沒有天險,就在平原上,四面八方都暢通。

當年,鳴馬府軍傾城出動,一萬對兩千,都未佔到什麼便宜。

八百上馬匪的騎戰確實一絕。

沿小路接近雷風寨,還有二里地,雲震就停下了腳步,只讓隨從跟去。

其自然是怕死。

棺材就放在板車上,盧象領頭,只帶上張放、宋缺等四名好手,外加雲震的兩個隨從。

「少爺,還真有不怕死的?」心腹護衛忍不住出聲。

「未必,我怎麼看都是藝高膽大!」雲震有股子感覺。

路上,其可是詳細描述了雷風寨的實力以及過往戰績,盧象始終是雲淡風輕。

那是明晃晃的自信。

「再強,還能以一敵千?」護衛實在無法理解。

以一敵千,盧象自然做不到,除非,面對的是一群老弱婦孺。

以一敵百,也得看情況,要對方全都不會武藝,或者,只是粗通拳腳。

但,以一殺十、殺二十,他還是能夠做到的。哪怕,對方是習武多年的高手。

他有足夠自信脫身。

張放、宋缺、連城、嚴立本四人,身手也不弱,關鍵時候,能為他阻敵。

「什麼人?」上馬匪發現了他們,打開寨門,圍堵過來。

「有人托本鏢號送來一口棺材。」盧象實話實說。

「送棺材?我看你們是想找死!」小頭目脾氣火爆,從馬背上,直接揮刀劈下。

盧象未動,是張放,從板車上抽出長槍。一槍,將小頭目挑落馬下。

小頭目未死,槍尖在咽喉處停住。

在別人的地盤,未見到正主前,不宜濫殺。

「帶我去見你們大當家。」盧象說道。

「好,都退開!」小頭目有些地位,斥退了手下。

將人控制着,推板車,進入寨中。

雲震的兩個隨從,嚇得全身發顫。

七人被圍在中間,緩緩移動,聚集的賊匪越來越多。

「都退下,幾個人,緊張成這鳥樣?」應該是寨內的某位當家,出面,呵斥眾匪道。

讓出了空間,被帶入大廳。

廳上,放置着八把交椅,坐着五個人。

居中一人,冷麵寒霜,應該是二當家風絕。

「雷傲呢?」盧象問話。

給人的感覺:他彷彿才是此間的主人。

「他不在,有什麼事,跟我說。」風絕抬手阻止想動手的兄弟,似乎有些欣賞盧象的膽氣。

「我來,是要收服雷風寨,在座幾位可有異議?」盧象略囂張道。

「呵,好膽色,你憑什麼?」風絕嘴角一彎。

「憑什麼?自然是憑武力。」說著,盧象聚力於手掌,以掌代刀,揮出一記。

罡風襲至,將三名當家連同木椅,擊倒。

剩下三位,包括風絕在內,眼神陡然一變。

門口匪眾反應了幾息,準備提刀沖入。

自有張放、宋缺、連城、嚴立本四人抵擋。

「你們錯就錯在:放我進來。」盧象負手一言。

風絕沒有再多話,提劍刺來。

背後手掌一握,罡氣罩成,對方劍尖難進分毫。

僵持片刻,罡氣罩散,氣流噴發,將劍身震碎。

風絕同樣被震飛出去。

強弱懸殊,兩名身體完好的當家,依舊選擇向盧象攻來。

一掌,便讓他們吐血倒地。

風絕站起身,眼神中,毫無畏懼。

「高看了你們,連方天龍都不如。」盧象打擊道。

風絕沒有受話語影響,真氣全部聚於右手兩指,使出自己得意一招。

指化劍,向盧象奔來。

也是個執着、不怕死的人物,盧象不想殺掉,使出五成力,揮掌迎擊。

指尖對掌心。

兩股內力衝撞,爆開。

盧象退了三步,風絕倒飛出去四丈。

指力侵入手上經脈,盧象的手掌有些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