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蟲入侵
異蟲入侵 連載中

異蟲入侵

來源:google 作者:玖月星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何遠 奇幻玄幻 玖月星河

2030年一場百年未遇的武英座特大流星雨吸引了整個藍星的目光流星划過天空墜入森林大海以及城市,末日的序幕悄然拉開伴隨着隕石的碎片,一種被人類名命為「派瑞斯」的寄生體在鮮血與殺戮中蔓延全球何遠在這末世下苦苦掙扎7年,卻依舊逃不過豬玀的命運,意識陷入黑暗,死亡卻並未來臨再睜眼,7年前的老師同學們都看着自己,何遠囈語「我重生了?這次我一定要踏上頂峰,不再做那如血食的豬玀」展開

《異蟲入侵》章節試讀:

「終於出來了」何遠回頭看向山峰連綿的麓山區不由感嘆一聲,隨後取出手機一看有數條父親發來的訊息及10多個未接來電。

「小遠,行動順利么?」

「小遠,行動順利么?」

「小遠,爸爸在家等你。」

每條信息都很簡單卻透露着一個父親的擔憂,何遠舉起手機撥通了何恩慶的號碼。

「嘟嘟」

「小遠,你有沒有事」電話那頭傳來何恩慶焦急的聲音,試問哪個父親知道自己兒子進入深山失聯一整天后能平心靜氣呢。

「爸,我沒事,我已經出了麓山區了馬上就回來,你在據點裏等着我」何遠聽着父親焦急的話語趕忙出聲安慰。

「好,好,我在據點等你」

掛斷電話何遠騎上放在山腳的摩托開始返程,在經歷半個小時的騎乘後何遠回到了村裡的老房前,還未走上後山竹林便見父親的聲音出現在了面前。

「爸我不是說了讓你在據點等我么」何遠不滿的說道,寄生體的出現方式是什麼他不知道,但躲在一個與外界隔絕的山洞內大概率是不會感染的。

何恩慶被兒子一說顯得很不好意思憨笑着說道「我聽到了摩托聲,想着應該是你回來了就下來看看」

何遠見狀也是無可奈何只能說道「爸,去據點我給你帶了好東西」

「什麼好東西?」何恩慶好奇問道,何遠卻是故作神秘的不說話蒙頭往據點走去,何恩慶只好趕忙跟上。

來到據點內何遠從背包內取出一個玻璃瓶放在了何恩慶面前,自己隨手拿了點吃的開始補充體力。

何恩慶舉起瓶子觀察一番後開口問道「雖然你爸我沒什麼見識,但是一隻小蟲子算是什麼好東西?」

何遠咽下口中的食物接着又灌了一口水總算感覺肚子飽了後才開口說道「你兒子冒着生命危險進入山區為的就是它,你說它是不是好東西」

何恩慶聽到何遠得話捧着玻璃瓶的手不由的微微用力,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失手給它摔了「這小蟲子這麼重要啊」

何遠點點頭開始解釋「爸,這小蟲子叫『因特斯』與我同你說的寄生體相反它是共生體,能夠賦予我們人類一些獨特的能力來對抗寄生體,數量上十分稀少你說重不重要。」

何遠話音落下就見自己父親極其小心的將玻璃瓶放在桌面上,那種感覺就像是捧着一個新生嬰兒一般。

「這麼重要的東西,小遠你還是自己留着吧」何恩慶緩緩開口道「你爸已經老了用着浪費。」

「這個本就是為你準備的,我有更好的並且已經完成了共生」何遠拉開衣領露出胸口的蝴蝶形紋身解釋道「你看,只要有這個標記的便是共生者」

何恩慶看了看眉頭微微皺起反而說道「你什麼時候紋身的?紋身不好」

「……」

「老古董」何遠心中暗自吐槽一句但也不得不繼續解釋道「與『因特斯』建立共生後這個紋身是自然顯現的」

「哦」何恩慶狐疑的應了一聲,惹得何遠心煩心中暗道「這都跑題跑到哪了,懶得解釋了直接一步到位吧」

何遠直接從玻璃瓶內取出那隻乳白色的『因特斯』,看着其在手上緩慢的爬行對着何恩慶說道「爸,共生的建立根據『因特斯』所處位置分為兩種,一種是心臟共生,一種是腦域共生。」

「這兩種共生方式決定了共生後雙方的主導地位,心臟共生下人為主蟲為輔,腦域共生下則是蟲為主人為輔,這種共生下『因特斯』能夠干擾共生體的行為為其自身謀取利益」

此話一出何恩慶再看這隻帶着羽翅的毛蟲時就不覺得可愛了,反倒是擔憂的沖何遠說道「要不你爸就算了,反正我就呆在這也不出去」

何遠臉色平靜的搖搖頭說道「爸,末世下一切都將重洗,我不可能窩在這個小地方的,也不可能擁有照顧你,你需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這樣我在外面才不會有牽掛」

父子倆對視良久,何恩慶長出一口氣笑了起來「我兒子長大了,哈哈,來吧你爸也不是慫貨。」

「很痛的」何遠提醒的說了一句,就見何恩慶大手一揮豪氣的說道「你爸什麼沒見識過,我要是喊一聲我是你兒子」

「……」

何遠無語的看着這個意氣風發的中年男人,上一世父子倆的關係到最終也沒和解,何遠是真沒想到每次見面憋不出幾個屁的老爸實際是這麼個馬大哈。

懶得廢話何遠直接鬆開了手,沒了禁錮的『因特斯』拍打着羽翅緩緩飛離了手掌,在空中轉了一圈後向著何恩慶飛去。

「伸出手臂,把手掌打開」何遠大聲說道,一旁的何恩慶趕忙伸出手臂隨便便見空中的『因特斯』一個加速便落在了何恩慶手掌中,下一秒便咬破皮膚鑽入體內。

強烈的痛感讓何恩慶忍不住想要痛呼出聲,但是瞥見一臉笑意等着看戲的何遠後還是強行忍住了,一張老臉憋的通紅。

「死也不會給你小子看戲的」

隨着手掌的鼓包沿着手臂一路向上疼痛也在加劇,當鼓包來到手臂處時何遠再次開口「老爸,用你的左手虎口擋住它」

何恩慶此時痛的已經有些意識鬆動了但依然能夠第一時間聽從何遠的指示,前路被擋『因特斯』開始暴躁的騷動起來。

肌肉頸膜被撕裂,那種劇痛確實非人何恩慶當即痛苦嘶吼起來。這樣的嘶吼持續了近10秒,眼見何恩慶似乎要昏厥過去何遠再次大聲喝道「爸,堅持住,你要是堅持不住以後你就得管我叫爸了」

「艹,死小子我是你爸就一直是你爸,想做夢下輩子吧,啊。」何恩慶全身青筋暴起,說完這句話後隨手從旁拿上東西就往嘴裏塞,塞完便死死咬住。

好在這樣的疼痛只持續了20多秒,暴躁的『因特斯』便安靜了下來。何遠趕忙提醒「爸,可以了,左手換位置輕輕掐住脖頸。」

何遠死死盯着鼓包直到對方鑽入心臟才長出一口氣,當蝴蝶紋身開始浮現何遠知道共生已經建立,接下去便是進食而山洞內最不缺的便是食物。

「前期能做的都做了,終於可以好好看看我自己共生後的能力了。」

何遠緩步離開來到洞外隨意找了處平地盤膝坐下,對於自身的共生賦予的能力何遠大致還是有所猜測的,幾乎可以肯定是一種異能,只是具體的就需要操控後才能確認。

運用上一世人類摸索出來的控制法開始操控自身的『因特斯』,瞬間無數的窸窣聲,樹葉的晃動聲被何遠清晰捕捉,

在他的視線里世界前所未有的清晰順着窸窣聲何遠望去,視線竟然開始拉近,那是一隻竹蟲在爬行,何遠目測了雙方的距離起碼有5米之遙但只要自己凝神望去卻如近在眼前。

突然何遠感覺腦袋突突的疼,下一秒視線便開始模糊耳邊各種細微的窸窣聲也消失不見。何遠撫着額頭強忍着頭顱的疼痛,直到數分鐘後才有所緩解。

「看來我的異能是精神方面的,除了剛剛那種狀態外是否還有別的作用就得靠我自己慢慢摸索了」何遠晃了晃腦袋「這頭痛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不過剛剛忘記準確記錄自己異能的持續時間了,休息休息還得極限使用一次」

站起身來到洞口處何遠側耳傾聽,洞內依舊響徹着「咔嚓」聲,進食還在繼續。何遠索性便在洞外休憩起來。

片刻後感覺恢復差不多的何遠再次觸發異能,那種奇特的視覺與感官再次襲來。「1,2,3……20,21……」何遠感覺到腦袋開始突突的跳心中清楚自己的極限就要到了「59,60」一切開始消退。

「目前極限是1分鐘」何遠喘着粗氣說道「接下去測試戰鬥狀態」

「半分鐘么,看來只能在危急時刻使用,這個狀態提升的應該是我的反應速度,所以看起外界的動態反而變慢了,該為這個狀態取個什麼名字呢,時停,極境,幻視?」

思考片刻後何遠還是根據自身的感受為這個狀態取名叫做極境,只有這個狀態下的自己才是極限。

……

夜色漸漸開始籠罩大地,一滴雨水打在竹葉上發出「噠」的一聲,隨後便是密集的「噠噠」聲。

傾盆的大雨說來便來,雨線組成了一張籠罩世間的帘子。

據點深處何恩慶已經回過神來,看着滿地的食物殘渣頗有些不敢信的詢問何遠道「這些都是我吃的?」

何遠點點頭說道「這是正常的,共生建立的最終就是賦予異能,這點需要耗費極大的能量,人體並沒有這麼巨大的能力提供給『因特斯』所以它會控制人瘋狂進食以滿足能量的消耗」

「爸,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何遠雖然清楚乳白色『因特斯』共生後的情況但還是忍不住詢問了一句。

「嘿嘿,我感覺棒極了就像回到了18歲的時候,全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力氣,現在給我面前放頭老虎我都能打死他」何恩慶說著還空揮了幾下拳頭,打的衣服嘩嘩作響頗有威勢。

何遠直接拆台道「如果真放頭老虎在你面前,十有八九你第二天就成了人家的大便了。」

「臭小子,竟拆你老爸的台難道我不知道嘛,狗沖我衝上來我都怕就更不要說老虎了,我能不腿軟都是不錯的了。不過老爸現在真的感覺很棒,這個不會有副作用吧」何恩慶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會的,你共生的『因特斯』賦予的能力是肉身強化,嚴格來說你現在已經是個初入1星的共生者,力量大約是先前的3倍,所以你會覺得有股用不完的勁。後續你想要提升力量的話就需要去獵殺寄生體獲得暗核」

「暗核是什麼?」此時的何恩慶因為身上發生的變化已經徹底相信了兒子何遠所說的末世之說,心中對此也有些在意聽到這個新的詞語便開始詢問。

「暗核是存在寄生獸腦部的一種晶體,具體形成不明,有可能你獵殺數千隻寄生獸都沒有一顆也有可能你隨手擊殺一隻便存在暗核。它的作用便是餵養體內的『因特斯』反饋到自身來看就是提升異能等級,沒有暗核的話共生者幾乎無法寸進的」

何恩慶聞言摸了摸下巴說道「那倒是蠻重要的,不過依小遠你說的想要得到暗核除了自身能力外還得看運氣了。」

何遠思索了一下說道「也有一些訣竅,我聽人說過一般奇形怪狀的寄生體腦部擁有暗核的概率會大一點,比如八條腿的人,長尾巴的人這種」

「瞎說什麼呢,你真是不忽悠你老爸你不舒服,還能有人八條腿?」何恩慶揮手一巴掌拍在何遠肩膀,巨大的力道讓何遠失去重心踉蹌着往前邁出數步,被打的手臂眨眼間便紅了起來。

面對兒子憤怒的目光何恩慶顯得很不好意思舉着還未落下的手支支吾吾最後蹦出一句「老爸還沒習慣,下次輕點」

「……算了,大人大量我不和你計較」

「咳咳,兒子,你說的末世什麼時候來啊,今天我看擺音還有朋友圈都挺正常的,沒有什麼末日的景象啊。」何恩慶看向何遠問道「要是還得幾天的話我明天去買點食物多儲備儲備。」

何遠搖搖頭腦海中記憶浮現,記憶中那場席捲世界的浩劫便是在一場暴雨之後。

雨水覆蓋了所有不為人所見的地方,一些特別的東西也順着雨水侵入了整個世界。

「這場大雨會持續三天,到時候便是末日的序章,老爸,好好活着吧。」何遠突然的開口讓何恩慶明顯一愣,想要說些什麼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據點外大雨侵襲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