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皇上給的到底是齊宥的面子,還是姜家的面子? 若因為齊宥的緣故駕臨,那大可以在齊宥以後娶正妃的時候到。 所以,眾人都覺得皇帝是因為姜家的緣故才來的。 「看來在皇上心裏,姜家小姐雖然只是側妃,卻也比得上正妃了。」宋氏笑着說道。 李夫人之前聽聞的時候心裏本來就特別的生氣,聽宋是這麼說,更覺得怒火中燒。 她家女兒才是正妃呀,皇上為什麼現在駕臨? 因為要給姜家面子嗎? 那他們李家算什麼? 「若等到靖王殿下娶正妃的時候,皇上駕臨也就罷了,若皇上到時候沒有來觀禮,那……」宋氏說到此突然抿嘴一笑,沒有繼續多言了。 坐在她對面的李夫人聽了之後,狠狠的瞪了宋氏一眼。 這個女人,今日是故意往她的心口捅刀子嗎?實在太可惡了。 不過,更可惡的是姜家,是皇帝。 「喝茶,這茶真不錯。」宋氏對身邊其他幾位夫人笑眯眯說道。 她們是女眷,不用去前頭觀禮,一直在在院子里等着開宴即可。 沒過多久,前廳開始拜天地了。 因為今日迎進門的是側妃,所以省了夫妻交拜這一禮,改為姜如錦下跪朝着齊宥磕頭。 大禮一成,姜如錦便被人簇擁着回了新房。 齊宥這個新郎官兒則留在了大殿這邊陪自家父皇和母妃。 沒過多久,一家三口便進了齊宥的寢殿。 「父皇,您說的那個人呢?」齊宥湊到了皇帝跟前兒,壓低聲音問道。 「已經帶來了,朕讓顧書林把他扮作了一個小太監,等會兒會把人交給四喜。」皇帝瞥了齊宥一眼,低聲道。 「宥兒,逢場作戲而已,別把戲做得太多,傷害到了珍珍,她如今腹中可有你的孩子,若珍珍和孩子有事兒,母妃可饒不了你。」宸貴妃看着齊宥,壓低聲音說道。 「母妃放心,兒子知道怎麼做。」齊宥連忙頷首。 「父皇,人已經迎進門了,父皇之前答應兒子的,可千萬別忘了。」齊宥看着皇帝,笑嘻嘻說道。 「什麼?」皇帝皺眉問道。 齊宥見了之後有些無語。 什麼意思? 自家父皇可是九五之尊呀,難道還要賴賬嗎? 「養着她,一個月一千兩銀子,父皇答應過的。」齊宥輕咳一聲道。 既然父皇莊作不知道,那他就提醒一聲吧。 「你這臭小子,欠揍。」皇帝忍不住低聲道。 宸貴妃聽了之後一臉狐疑的望着他們。 這父子二人肯定有什麼破事兒瞞着她? 「愛妃,時辰不早了,大禮已成,咱們這就回宮去吧。」皇帝懶得搭理齊宥這個不孝子了,轉過頭對宸貴妃笑道。 他怕自己再留下去,會忍不住想揍齊宥。 有這麼和自家父皇斤斤計較的嗎? 別的皇子,對他都是畏懼的,唯獨齊宥,好像根本不怕他這個老子。 皇帝此時甚至覺得有些挫敗。 「好。」宸貴妃點了點頭。 她本來不想和皇帝一塊回宮,可以自己的身份,留在這兒也不合適。 「宥兒,母妃先回宮了。」宸貴妃說到此望著兒子:「別有了新人忘舊人,知道了嗎?」 皇帝和齊宥之間的勾當,她還是知道不少的,不過,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看看皇帝和那些皇子們就知道了。 宸貴妃以前雖然覺得兒子不錯,卻怕兒子被帶壞呀。 「是。」齊宥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擺駕回宮。」皇帝說完之後,大步往外走去。 「恭送父皇、恭送母妃。」齊宥連忙行禮,將他們送到了府門口,目送一行人浩浩蕩蕩離去後,才又重新回到了府邸。 他是今日這場大婚的主角,府里那場大宴還等着他露臉呢。 齊宥到的時候,一大院子的賓客神色各異。 「老五,今日可是你的大喜日子,快過來喝酒。」邕王齊新衝著齊宥招了招手,笑着說道。 「大哥已經有些醉了?」齊宥笑着走了過去,看着臉色有些不正常的齊新,笑道。 「你一直不來,咱們兄弟幾個就先喝了幾杯,你來晚了,當罰。」齊新說完之後,親自遞了一杯酒給齊宥。 齊宥也不多言,接過來一飲而盡,笑道:「多謝大哥、三哥和七弟前來赴宴。」 「連父皇都親自駕臨了,這可是天大的恩寵和臉面,咱們兄弟幾個自然是要來賀喜的。」老三齊澈笑道。 不過,齊宥卻從其話中聽到了一絲酸意。 看來,對於父皇今日親自駕臨,他這些兄弟不高興了。 倘若是從前,齊鈺肯定會說自家父皇偏心,可這會兒倒是不敢亂開口了,怕給自家五哥拉仇恨。 「五哥,喝酒,喝酒。」齊鈺打着哈哈道。 齊宥坐下陪着他們喝了幾杯,然後才去別處了。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讓齊宥敬酒的。 畢竟這一大院子的人,坐了好幾十桌,都要喝的話,他早就醉了。 他現在要去的是幾位長輩那邊。 比如他家四叔襄王,八叔桂王等。 原本按照規矩,他是要先去長輩那邊敬酒的,只是方才兄弟們叫他,他便先過來了。 襄王、桂王等人正圍在一起說著話,見齊宥過來後,紛紛出言道賀。 「小五,你這小子有能耐呀,娶姜家的嫡女做了側妃,可你看看人家這派頭,那比正妃還氣派呢,那麼多嫁妝,京城裡的人看的都眼紅了,皇兄還親自駕臨為你主婚,這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事兒。」襄王大笑着說道。 「是啊小五,還是你小子厲害。」桂王也笑道。 「二位皇叔見笑了。」齊宥笑道。 「四叔聽說,是姜家這位姑娘硬要倒貼你,非你不嫁,可你已經和李太傅家的女兒定了親,只能娶姜家的姑娘做側妃了,這可是姜家的姑娘呀,居然願意給你做側妃,你小子比四叔厲害。」襄王說完之後,又笑了起來。 齊宥聞言淡笑不語。 桂王又拉着齊宥說了會兒話後,才放他離開了。 「這小子,越來越厲害了。」襄王看着齊宥的背影,忍不住感嘆道。 桂王見他話裡有話,笑道:「管他以後這天怎麼變,咱們始終是皇叔,是長輩。」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不管以後登基繼位的是哪位侄兒,他們這些叔叔的日子也不會太差。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