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葉珍珍齊宥
葉珍珍齊宥 連載中

葉珍珍齊宥

來源:外網 作者:王爺獨寵俏丫頭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王爺獨寵俏丫頭

葉珍珍成了靖王齊宥的通房丫頭,所有人都說她出身太低,王爺早晚會膩了她。 某小廝:珍珍別怕,等王爺膩了你,就把你賞給我做媳婦! 某侍衛:珍珍,等王爺不要你,我想養你一輩子! 珍珍翻了翻白眼:她有的是銀子,等王爺膩了她,她就自己贖身,出去買鋪子當包租婆,才不要嫁人呢。 三年後,她的小金庫都裝滿了,齊宥似乎還沒有膩的跡象……。 再過三年,看着手裡被封為正妃的聖旨,葉珍珍一臉懵逼,說好的會膩呢?展開

《葉珍珍齊宥》章節試讀:

雲彩萱被救起來後,人便暈了過去,至於是真暈還是覺得太丟人,故意裝暈,旁人便不得而知了。 「彩萱,彩萱……」錢氏抱着女兒,一邊喊,一邊抹眼淚:「你別嚇母親啊,彩萱。」 「夫人,小姐這是嗆了水又驚嚇過度,才暈過去的,咱們還是快些回府去請大夫吧,小姐身子弱,得儘快換更衣才是,可千萬不能因此染上風寒啊。」伺候在一旁的嬤嬤連忙勸說道。 錢氏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女兒渾身上下都濕漉漉的,這個時候,必須得儘快更換乾淨的衣裳才妥當。 可她家女兒的清白怎麼辦? 若不討個說法,等今日之事傳遍京城,他們雲家的臉都被丟盡了。 「武安侯夫人快帶着六小姐回去吧,好生照料着,我大哥最憐香惜玉了,此番和你們家六小姐雙雙落水,自然是要負責的,夫人且放寬心。」齊宥輕咳一聲,笑着說道。 錢氏聽了之後對齊宥愈發的憎恨了。 她又不瞎,怎麼會看不出來今日之事是這位王爺命人布的局呢? 之前在宸貴妃那兒,靖王對她們不屑一顧,此時卻一副很關心的樣子,完全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不……他就是故意埋汰人的。 「我略懂醫術,比如讓我替六小姐瞧瞧吧,女兒家身子嬌弱,她又落了水,吹了冷風,若不早些用藥,容易高熱,此地離京城較遠,等武安侯夫人帶着六小姐回京再找大夫,恐怕遲了。」葉珍珍一邊說著,一邊拿出裝了銀針的小盒子,緩緩上前。 「別……」錢氏連忙出言阻止,卻感覺到一道寒光襲來,她下意識抬頭望去,便見齊宥正盯着她,眼神如刀。 那意思再明顯不過了,葉珍珍是他的側妃,是他罩着的人,誰敢在葉珍珍面前放肆,便是找死。 葉珍珍不過落了一針下去,原本「暈」了的雲彩萱便痛呼一聲睜開了眼睛。 她有些憎恨的瞪了葉珍珍一眼。 出了這樣的事兒,她又不願意嫁給聲名狼藉的邕王做側妃,自然得先裝暈,回府之後再做計較。 沒想到,葉珍珍卻一針把她給刺「醒」了。 那種鑽心的痛,深入骨髓,容不得她繼續裝下去了。 「看來,還是本王的王妃妙手回春,不過一針,就把人給救醒了。」齊宥笑着說道。 「王爺謬讚了,是雲家六小姐身體底子好,所以之前落水,對她來說並不大礙,否則,一時半會我也把人救不醒的。」葉珍珍說著,望着錢氏和雲彩萱,一臉關切道:「六小姐雖然已經醒了,可還是得趕緊把身上這衣裳換下來才是,否則容易着涼的,六小姐乃大家閨秀,出門時馬車上應該帶着箱籠,裝了衣裳的,六小姐還是快些去更衣吧。」 葉珍珍說完後,又笑着補充了一句:「若是沒有帶衣裳,我讓人去取一身新的來。」 錢氏和雲彩萱聽了之後,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她們何嘗聽不出來,葉珍珍說這些話都是故意的,故意不想讓她們母女早些離開此地。 果然,就在雲彩萱上馬車換衣裳時,宸貴妃和惜妃雙雙駕臨了。 跟着她們一塊來的,還有邕王妃唐氏以及齊鈺和蔣嬋。 此時的唐氏,臉色有些難看。 倒不是因為齊新和雲彩萱方才那點破事。 而是因為這個男人實在太不要臉了。 他可是皇帝的兒子呀,居然這般不要臉皮,追來十里荷塘不說,竟然還砸門逼她出來。 若不是怕嚇到了兩個女兒,唐氏早就忍不住要出來和他大幹一場了。 皇子又如何? 是齊新有錯在先,自己哪怕和他動了手,父皇也不可能處置她一個。 所以,唐氏其實並不怕他。 但是,兩個女兒還在梧桐院里住着呢,方才已經有些嚇到了,所以唐氏只能去安慰兩個孩子。 卻沒想到,她家這位王爺這兒,居然又出了幺蛾子。 「母妃來的正好,剛才大哥掉到了荷塘里,武安侯府的六小姐也掉進去了,大哥不小心抱了人家姑娘,還扯了人家的衣裳,母妃看這件事該如何處置才好?」齊宥笑着說道。 宸貴妃聽了之後微微皺眉,再看看自家兒子那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額頭上青筋都出來了。 她家兒子以前明明不是這樣子的。 她兒子以前多正直呀。 如今怎麼變成這樣了? 竟然敢算計他的兄弟。 不過,算計的可真好啊,宸貴妃真的很想拍手叫好。 「姑娘家冰清玉潔的,與男人一塊落了水,還在水裡拉拉扯扯的,這以後還怎麼嫁人?」宸貴妃說著看向錢氏:「這事兒若是傳了出去,誰還敢娶你家的丫頭?」 「娘娘,求娘娘垂憐,下個封口令,讓此事煙消雲散吧。」錢氏一邊磕頭,一邊哀求道。 這可是她嫡出的女兒,是雲家未來的指望,決不能毀在了齊新手裡。 「這世上可沒有不透風的牆,等你家六小姐以後嫁了人,她的夫家聽聞了此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宸貴妃說著,輕輕嘆息了一聲:「此是還是邕王自個做主吧。」 渾身濕漉漉的齊新聽了之後,忍不住冷笑起來。 事已至此,除了把這個女人娶回去,還有別的法子善後嗎? 可他冷眼瞧着,這位武安和夫人和小姐都是瞧不上他的。 否則也不會想着將此事就此揭過了。 要知道,女兒家吃了這樣的大虧,肯定會吵着鬧着讓男人負責的。 結果人家卻百般推辭,生怕和他齊新有什麼瓜葛似的。 齊新想着便覺得生氣。 他堂堂親王,難道還配不上這麼個賤蹄子嗎? 「本王既然碰了這位小姐的身子,自然要對她負責的,等本王回去之後會請父皇賜婚,將她賜本王做側妃。」齊新冷哼一聲道。 可這個女人竟然敢瞧不上他。 他偏偏要讓她嫁到王府里來,到時候,他非得讓她跪地求饒不可。 錢氏和雲彩萱聽了之後面色都十分蒼白。 她們此行的目標是齊宥,盯着的是齊宥的正妃之位。 沒想到居然落入了齊宥的圈套中,不得不嫁給邕王齊新做側妃。 一個是正妃,一個是側妃,一位是炙手可熱的王爺,一位是聲名狼藉的混蛋,這差別也太大了。

《葉珍珍齊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