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葉婉兮,你好大的膽子,有膽算計本王,沒膽承受後果,嗯?」
葉婉兮迷迷糊糊間,聽到一個陌生男子暴虐的怒吼聲,腦瓜子嗡嗡直響。
她努力的將眼睛睜開一條縫,模模糊糊看到一個男人正惡狠狠地盯着自己,活像借了他錢沒還似的。
「你誰呀?」
「呵呵,你還有臉問本王是誰?算計了這麼久,今日你終於得償所願,你以為,從此你就穩坐楚王妃的位置了嗎?哼,你休想。」
葉婉兮聽着這道聲音,同時,眼睛四下看去。
古色古香的房子,裡頭擺放着各種古董似的傢具。
紅鸞花燭,芙蓉暖賬。鴛鴦對枕,鳳冠霞帔……
天,這是哪兒?
目光移回到眼前這個長發披散的男子身上,對上他因憤怒而猩紅的眼睛,燭光下,隱約可見他額間暴起的青筋。齜牙咧嘴的樣子,活像個來索命的千年厲鬼。
「啊……」房間傳出一聲見鬼似的尖叫,而後,一切歸於平靜。
……
葉婉兮稀里糊塗的交代在這兒,感覺做夢一般,不知何時暈了過去。
等她再次醒來時,天已經大亮,她的腦子裡出現了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
她穿越了,這是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世界。
這時候的女子,並沒有後世記憶中那麼卑微。她們可以經商,可以通過自己的才能得到入朝為官的機會,甚至還能上戰場。
夫家若是對她們不好,還能提出和離。當然,真正和離的人是極少極少的。
她的這具身體也叫葉婉兮,是涼國公府上的嫡出大小姐,而昨日與她成親的人叫李夜璟,那是三年前已故寵妃的兒子。
去年弱冠之時他被封為一字楚王,才貌雙全的他,一躍成為皇室之中炙手可熱的人物。
兩人的親事是自小定的,因為葉婉兮的娘在十年前救了楚王李夜璟的母妃,且是一命換一命,所以才定下了這門親事。
葉婉兮是個空有美貌,胸大無腦的艷俗憨貨,仗着與李夜璟的婚約,從小就對他百般騷擾,出盡了洋相,也丟盡了皇家與葉家的臉。
好在貴妃一直感念葉婉兮娘的救命之恩,即便是快斷氣的時候,都還惦記着這門親事。
君上記着愛妃的臨終遺言,李夜璟的孝期一滿,立刻讓他們成親。
李夜璟早就放出豪言,絕對不會碰她,要讓她守着楚王妃的虛名守一輩子活寡,成為天下最大的笑話。
原本原主正愁此事怎麼辦呢,被不被人笑話她無所謂,關鍵是不能圓房就不能生孩子,她本人特別想給李夜璟生個孩子。
卻不想,昨晚那殺千刀的李夜璟不知被誰設計,自己控制不住自己,還怪她設計,狗東西!
不成,這鍋她不能背。
葉婉兮忍受着身體的不適,叫了她的貼身丫鬟。
「雀兒。」
沒有人回應。
「雀兒?」
這時,門開了,走來兩個她不認識的婢女。
葉婉兮面色一沉,「我的婢女雀兒呢?」
兩個婢女搖頭。
葉婉兮深吸一口氣,不耐煩的道:「算了算了,趕緊給我拿套乾淨的衣服來。」
葉婉兮這廂剛換上乾淨的衣服出門,就被李夜璟身邊的心腹藍煒帶着一幫人圍住。
見狀,她板起臉做足了架勢,冷哼一聲道:「藍煒,你這是什麼意思?莫非你帶這麼多人來是拿本王妃的?」
藍煒面無表情,拱手道:「奉王爺之命,帶王妃去一個安全的地方,王妃,請吧。」
葉婉兮大驚,這樣的台詞怎麼像黑幫大哥的得力手下在干殺人滅口的活?
「我不去。」她顧不得什麼架子了,立刻抱住屋檐下的樑柱,將它當成一根粗壯的救命稻草。
「李夜璟呢?我要見李夜璟。」
藍煒冰冷的回答,「王爺今早已經請旨出征,見不了。王妃,得罪。」
藍煒不顧她的掙扎,生生將她從樑柱上扒拉下來,連人帶物打包帶走。
……
四年後。
牽着一匹黑馬的藍煒,吃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卷着褲腿,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手裡還拿着一把鋤頭,這妥妥的一個下地勞作的農婦啊,這是楚王妃?
「藍煒?」女子出了聲,同樣一臉驚愕,「你怎麼會在這兒?你不是跟你家王爺去邊關打仗了嗎?」
藍煒一個激靈,確定了眼前的這個女人,真的是王妃。
唉,可憐哦。
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安分守己不好嗎?何必非要肖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看吧,好好的葉家大小姐做不成,楚王妃也做不成,還將自己弄得這麼狼狽。
「王妃,唉,對不住。」
葉婉兮看他一臉死了親人的表情,再想想這句台詞後的深意。
通常有人犧牲時,那戰友見到人家妻子的台詞便是『嫂子,對不起,哥已經……殉國啦。』
葉婉兮眼前一亮,先前就聽說楚王急功近利,狂追敵寇時中了人家的圈套被俘,因此那急報一封封的送往京城,好些人都猜測他不能活着回京,莫非是真的?
莫非那個男人死了?
要是這樣可就太好了,她就可以帶著兒子繼承他的家產了。
此時藍煒拿出一個捲軸來。
葉婉兮暗想,這東西一定就是前方戰報,寫着那個男人的死訊。
她激動萬分,覺得此時的她應該,應該……
葉婉兮瞬間入了戲,嗷一嗓子喊出來。
「哎呀,王爺,你讓妾身怎麼活啊?」
「自王爺出征起,妾身苦等寒舍四載,卻不想,等來,等來……嗚嗚嗚……」
藍煒拿着他家王爺寫好的和離書來,看她哭得如此凄慘,一時有些不忍。
但王爺的命令不可違抗,況且走到這一步完全就是她自找的。
王爺給她的是和離書,而不是休書,已經對她夠仁慈了。
「王妃,您別難過,往後的日子就你一個人了,雖說孤單些,但好死不如賴活着,該過的日子還得過。」
藍煒剛說完,就看見前方跑來一個小男孩,他的表情僵在臉上。
男孩兒邊跑邊喊,「娘,你看我抓到一條魚,今晚我們燉魚湯吃好不好?」
一聽男孩兒喊王妃娘,藍煒剛要出口的話,噎在喉嚨里。
「這……」哪來的孩子?
只見眼前的孩子挽着褲腿,披着小蓑衣,手裡提着一條魚,這身裝扮與王妃一樣。
藍煒驚訝道:「王妃,這孩子是?」
葉婉兮摟着小孩子,擺正了他的小臉給藍煒看,「當然是你家王爺的種啦,你看看這小臉,是不是跟你家王爺長得一樣?」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