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連載中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

來源:外網 作者: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神醫娘親她特會講理 都市言情

她來自中醫世家,穿越在成親夜,次日就被他丟去深山老林。 四年里她生下孩子,成了江南首富,神秘神醫。 四年里他出征在外,聲名鵲起,卻帶回一個女子。 四年後,他讓人送她一張和離書。 「和離書給她,讓她不用回來了。」 不想她攜子歸來,找他分家產。 他說:「讓出正妃之位,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和離。」 「不稀罕,我只要家產」 「我不立側妃不納妾。」 她說:「和離吧,記得多分我家產」 他大怒:「你閉嘴,我們之間只有死離,沒有和離。」展開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試讀:


「什麼?」君上面色大變,急道:「擺駕承興殿。」
王公公等人急忙跟上。
算算日子,孩子還不足七月,這會兒要生下來焉能養活?
白紫鳶肚子疼得厲害,她的孩子還不足七月,可是太醫卻說她要生了。
現在生下來怎麼活?
君上匆匆趕來,被外頭的人攔住,其中就有皇后趙氏。
「君上,您不能進去,賢妃妹妹此時正在生產呢。」
君上看了看趙皇后,逐漸平復激動的心情。
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淡淡道:「那朕就和你們一起在這裡等。」
「是。」
此時,宮裡的幾個接生的嬤嬤都在賢妃宮裡,一個大大的屏風外,還有專門負責產婦的太醫許太醫。
他手中勾着一根絲線,而絲線的另一頭,就綁在白紫鳶的手腕上。
此時,他正一邊把脈,一邊有條不紊的安排着對賢妃的接生諸事,像是對這種事已經十分熟悉了一般。
何姑守在白紫鳶身邊,聽着她大聲的慘叫,看着她面色越來越蒼白,心中越發的擔憂。
片刻後,她來到隔着屏風的外間。
「許太醫,不知賢妃如何了?」
許太醫道:「何姑姑放心,賢妃娘娘正生着暫時來說沒有生命危險。」
「那孩子呢?」
「孩子……唉!」
許太醫嘆了口氣說:「孩子太小了,能不能平安活下來,誰也不敢保證。」
「什麼?不敢保證你在這裡不急不緩的坐着?該開什麼葯就趕緊開,定要保證賢妃母子平安。」
許太醫放下懸絲,道:「何姑姑可就太為難在下了,賢妃娘娘原本就身體不好,才導致皇嗣早產。皇嗣這麼小,哪怕是華佗在世,也不能保證其一定能存活,何況在下只是是個普通太醫。」
「你以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何姑氣道:「我們娘娘的身子一直在你在照顧,你以前說,只要她按照你的方法好好食補,就一定能平安生下皇嗣。」
許太醫這時卻不承認了,「在下何時說過賢妃娘娘按照在下的食譜進食,就一定能平安生下皇嗣?」
何姑愣住,「你什麼意思?」
許太醫淡淡說:「沒有哪個大夫敢對病人保證一定能病好,大夫的葯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結果如何,受多種原因影響。」
「你……」何姑揚起手,險些忍不住就要對這個太醫動手。
白紫鳶體弱,懷個孩子比常人辛苦,她們能理解。
可明明是他說的,只要按照他的方法好好養胎,就能母子平安。
現在卻說這種話出來。
若是他早這麼說,那她們就不會嚴格按照他的辦法來,早就多請幾個太醫,然後選擇一個最穩妥的辦法養胎了。
現在來說,一切都晚了。
「啊……何姑……」
屏風裡的白紫鳶痛呼着,「何姑,我快不行了,你快想想辦法。」
何姑急忙走到屏風裡邊去。
白紫鳶與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們的希望,一定不容有失。
「你再忍耐一下,我去找太醫。」
何姑急忙又走到屏風外,盯着許太醫道:「無論如何,賢妃與皇嗣的安全你必需保證。」
許太醫拱手道:「何姑姑放心,在下定當儘力。」
「我說的不是要你儘力,而是必需要做到。」
「這就可為難在下了,即便是君上在這裡,將刀架在在下的脖子上,在下也只能說儘力而為。」
何姑看到許太醫臉上那一閃而逝的奸笑,心中咯噔一聲。
她明白了,他們是上當了,一開始就上當了。
這個太醫,根本不是來幫助她們的,而是有人故意安插過來害他們的。
賢妃的早產,一定與他們脫不了干係。
何姑轉頭看向正在給賢妃接生的幾個嬤嬤,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覺得這裡的每個人,似乎臉上都帶着嘲諷的笑。
不能讓他們接生了,否則,搞不到大人孩子一個都保不住。
何姑面色突變,立刻對眾人說道:「出去,都給我出去。」
大伙兒覺得她瘋了。
「何姑姑,我們是皇后娘娘安排過來給賢妃娘娘接生的人,不能出去。」
皇后娘娘?呵呵,皇后娘娘安排過來的人就對了。
就因為她們是皇后安排來的人,才有大問題。
「賢妃不需要你們接生,出去。」
何姑不管不顧的,直接將她們全都趕了出去。
不光是接生的嬤嬤,包括屏風外的許太醫,一併被何姑趕出去。
外面,皇后見狀立刻站起身。
「怎麼回來?」
君上也向他們看過來。
幾個嬤嬤跪下告狀。
「君上,娘娘,何姑姑不知怎麼的,說不讓我們給賢妃娘娘接生了,將我們全都趕了出來。」
「什麼?那許太醫你?」
許太醫一副受了極大侮辱的樣子,長嘆一口氣道:「回娘娘,微臣也被何姑姑趕出來了。」
趙皇后氣道:「大膽,這南蠻女子什麼意思?莫不是她信不過我們東池國的接生嬤嬤和太醫?」
趙皇后身邊的李嬤嬤還在幫腔,「聽說他們南黎那們生病都不請大夫的,他們信什麼巫神,沒準兒那何姑姑見到賢妃娘娘早產心急,便將咱們的太醫和接生嬤嬤全趕出來,自個兒守着賢妃娘娘求他們的巫神去了。」
趙皇后踉蹌一步,「你的意思是,他們生孩子不信大夫穩婆,信奉跪地求神?」
「大概是這個意思。」
趙皇后心中樂開了花兒,面上卻是十分生氣的說:「這不是胡鬧嘛,求神拜佛有用,那還要太醫做什麼?」
說罷,她忙對一旁坐着的君上說:「君上您看看這鬧得,要是賢妃妹妹和皇嗣有個三長兩短的,這可怎麼得了?」
「那你的意思?」
「應該立刻將那南蠻女子抓出來,趕緊讓許太醫和接生嬤嬤們進去啊。」
君上其實心裏什麼都清楚,他心中冷笑,倒是有些好奇,想看看這南黎女子又如何與趙氏相鬥。
「皇后說得有道理啊,不過,這南黎人既然向來都由巫神做主,人家也靠着拜巫神繁衍生息了這麼多年,想來,自有他們的道理。不如大家就別管了,隨他們去吧?」
「啊?這怎麼成呢?」
「如何不成?」
「這……」趙皇后腦子一轉,說:「可是他們巫神在南黎啊,也不曉得跟沒跟來。」

《葉婉兮李夜?最新章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