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爺你家小撩精野性難馴小說
爺你家小撩精野性難馴小說 連載中

爺你家小撩精野性難馴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寧半夏江景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寧半夏江景爵 都市言情

天價藥費、百萬賭債,逼的她不得不接受收買,冒名頂替嫁給了傳說中那個神秘帝王。 眾人皆以為她婚後會謹小慎微,凄慘落魄,卻意外聽聞…… 「江家新娶的少奶奶,說翻臉就翻臉,說走人就走人。」 情敵甲:「江少,這樣的女人,你怎麼還不休掉?」 情敵乙:「江少,我知書達理,你選我,選我……」 霸道江少:「都滾開!我就是要將她寵的無法無天,讓別人不敢肖想!」展開

《爺你家小撩精野性難馴小說》章節試讀:

江一依然恭敬客氣地說道:「難怪看着蔣小姐比照片上清瘦了不少,原來是病了。蔣少請放心,我們江家有世界上最好的醫療團隊,一定會還您一個健健康康的大小姐。我們董事長近來身體不是很好,一直眼巴巴地盼着大少奶奶早點進門。想必早日見到大少奶奶,董事長的病也能好幾分呢!」
蔣北辰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了。
「蔣小姐,您說呢?」江一看向寧半夏。
「我不――」寧半夏剛要拒絕,一抬頭,就看見站在江一後面的蔣北辰刷的撕下來一張支票,上面寫着一百萬!
寧半夏順勢改口:「我不能因為想跟爸媽多相處兩天,就不顧江董事長的身體。爸媽,哥――」
寧半夏拿出了畢生最佳演技,一下子挽住了佘曼湘的手臂,撒嬌說道:「那我就去住兩天?」
佘曼湘差點沒維持住貴婦的姿態,生硬地笑了兩聲:「是是,就這麼辦。」
蔣北辰趕緊開口:「江特助,您請稍等,我妹妹要收拾一下慣用的行李。」
「好的。」江一從善如流地站到了一邊。
蔣北辰拉着寧半夏進了房間,不等寧半夏發飆,馬上開口說道:「我知道我知道,這不在我們的協議範圍里!這一百萬,是給你的補償,事成之後,我再給你一百萬!」
寧半夏笑眯眯伸出手:「合作愉快。」
蔣北辰一頓,知道自己上當了。
寧半夏沒有半分不願意。
剛剛只是故意的。
蔣北辰看着眼前這個狡黠的小狐狸,沒忍住,抬手彈了她的腦門。
這個動作,有點親昵,一般只有親人之間才會這麼做。
蔣北辰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才想起來,眼前這個人是寧半夏,不是蔣依依。
「我……我去幫你收拾東西。」蔣北辰落荒而逃。
寧半夏笑眯眯的看着蔣北辰的背影。
這麼純情啊!
寧半夏在蔣家還沒呆夠二十四小時,就被江一帶到了江家老宅。
比起蔣家充滿設計感的別墅,江家的建築風格,彷彿回到了古代的宅院。
「這是江家的老宅。第一任主人,是明朝萬曆年間的太傅,後來幾經輾轉,幾次擴修,有了現在的風格。」江一一邊走一邊給寧半夏介紹:「現在只有我們董事長住在這邊,總裁和先生夫人都住在外面。」
寧半夏大學的時候,曾經去拙政園遊玩過,當時就被拙政園的精緻迷了眼。
而眼前的這座宅院,絲毫不比拙政園差。
反而因為有了生活的氣息,而顯得生機勃勃,美輪美奐。
這個時候江一的電話響了起來,寧半夏見他似乎有點焦急,頓時說道:「你有事情就先忙。」
江一猶豫了一下。
迎接蔣小姐重要,可總裁也很重要。
權衡一下,江一咬牙決定了:「蔣小姐,真是抱歉,我不能親自陪您過去了。我這就安排管家帶您過去。」
「沒關係。」寧半夏揮揮手,一點不介意。
這麼美的宅院,一個人欣賞,更有韻味。
江一急匆匆走了,寧半夏站在原地一邊欣賞院子里的百年樟樹一邊等人接。
隱隱約約的,好像聽到不遠處有人在哭泣。
寧半夏伸長脖子一看,就見對面湖心亭里有個穿着制服的女孩在抹眼淚。
寧半夏見不得漂亮姑娘受委屈,跑過去遞了個手帕:「哭什麼呢?」
女孩子沒想到這裡會有人,嚇得打了個嗝,淚水止住了:「你是誰?」
「我,我就是來做客的。」寧半夏回答:「你哭什麼呢?」
「嗚嗚嗚,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他說,他家裡接受不了未來的兒媳婦是伺候過人的。」女孩委屈極了:「可是這裡是江南江家,能在這裡工作的人,哪個不是過五關斬六將才考進來的?我一個月的工資兩萬起,年底獎金六位數。他們憑什麼看不起我?」
行行行,姐姐,我知道了,你這不是在跟我訴苦,你是在跟我炫富!
我辛辛苦苦幹一年,都沒有你一半多!
「那你男朋友家裡是哪裡的?他一個月多少錢?」
女孩一頓:「他是N省山裡的,他現在一個月三千塊。」
寧半夏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我的姐姐啊!就他這條件,還嫌棄你?你幹嘛非得在垃圾箱找男朋友?我跟你說,他跟你分手,你得感謝他!」
「啊?」
「感謝他不娶之恩啊!」寧半夏調整姿勢:「我跟你說,男人就是條狗,推着不走打着走。你越對他好,他就越蹬鼻子上臉!你越是不理他,虐待他,他越對你死心塌地!」
「那你談過戀愛嗎?」
「啊……這……那個……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永遠不要對一個男人付出真心!你要讓他愛上你,死心塌地非你不可,然後你還不愛他,往死了虐他。你就瞧好吧!這輩子他都離不開你了!他的錢都是你的!他的心也是你的!你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你讓他攆狗他不敢抓雞!」
一牆之隔的走廊上,江景爵跟江一靜靜地站在窗下,聽着寧半夏教育那個小女傭。
江景爵威脅的目光,掃過江一。
這就是爺爺給自己定的未婚妻?
嗯?
男人是條狗?
要往死了虐?
江一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他哪裡知道,蔣依依這麼牛?
試問天下,誰敢掌控自家總裁?
這不是老壽星嫌命長?
江景爵轉身就走。
這種未婚妻,誰愛要誰要去!
江一有苦難言,顧不得亭子里的寧半夏,趕緊跟了上去:「總裁,這說不定是誤會。」
「誤會?」江景爵冷笑一聲:「我耳朵沒聾!你覺得,爺爺身邊有這麼一個人,能有什麼好?送回去!」
江一嘴巴發苦:「可是,董事長那邊……」
「就說是我的命令!」

《爺你家小撩精野性難馴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