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閻王殿
閻王殿 連載中

閻王殿

來源:google 作者:閻王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方肖 韓慶

八年前,他懦弱,被迫和妻子分散,八年後,他成了令世人顫抖的閻王戰神王者歸來,守護妻子女兒一方平安!人擋殺人,佛擋殺佛想給她們臉色看,先過了我這一關展開

《閻王殿》章節試讀:

秦麗指手畫腳的「咯咯」笑着,絲毫不顧蕭雯此時的臉色變化,繼續嗔笑道:「只可惜那個小東西,才不過幾歲而已,估計連一條鯊魚都喂不飽,好在還有那個該死的老婆子,黃泉路上,他們不孤單。」

「你們,你們,你們這群混蛋。」

蕭雯癱坐在地上,神情無所適從,悲傷瞬間從心底溢出,聲嘶力竭的哭喊道:「囡囡才八歲啊,你們怎麼能這樣?你們簡直就是沒有人性的畜生,王八蛋。你為什麼要這麼惡毒,你這個瘋女人,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

蕭雯的哭罵非但沒有讓秦麗有一絲慚愧,反而得意的說道:「死?如果真想死就快點,像你這樣的廢物早死早托生,反正活着也是累贅,還不如死了好。」

秦麗說完,轉身就要離開,但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對了,這婚你結不結都無所謂,反正我兒子身邊的女人多得是,不缺你一個,只是我要警告你,如果十分鐘後我在樓下沒有看到你,以後你就永遠呆在這個屋子裡不用出去了。」

秦麗像是勝利者一樣冷哼了一聲,眼神中滿是不屑,用力將門關上,走了出去。

「方方,我對不起你,我對不起你,我害了我們的女兒,都是因為我,她們才會死的。」

蕭雯的哭喊聲讓人動容,她用力的捶打着地面,茫然四顧:「我現在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她的眼睛在屋子裏面來迴轉,最後定格在一把剪刀上……

韓家莊園的大廳內,此時人來人往,高朋滿座,紅色的綵綢光鮮亮麗,盡顯祥瑞。

韓家家主韓不悔,也就是韓慶的父親正在人群中來往穿梭,招呼賓客,神情惺惺作態,盡顯主家本色。

「韓慶哪兒去了,怎麼到現在還不回來,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還耍少爺脾氣。」

秦麗剛剛走出來,韓不悔便有些不悅的嗔怪一聲。

「我已經讓人去打電話了,估計快回來了吧,你放心,慶慶還是識大體的。」

秦麗扭動着發福的腰肢,一邊和眾賓客假意微笑,一邊回答韓不悔。

「識個屁,都是你慣出來的好兒子。」

韓不悔冷哼了一聲,他現在還不知道韓慶去做什麼,如果知道的話,或許還能拯救韓家。

秦麗白了一眼,對韓不悔的態度不以為然,反正這婚還不知道能不能結呢,急什麼?

「要我說,二弟就是太着急了,什麼人都招,一個便宜的二手貨而已,也值得這麼鋪張浪費。」

說話的是韓不悔的大兒子,韓龍,也是韓不悔和已去世的第一個妻子的兒子,和韓慶一樣,驕橫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這兩個兒子沒有一個省心,韓不悔為他們兩個人操碎了心,這幾年連番勞累,韓不悔對韓家的生意已經越來越力不從心,無奈之下,宣布了一個決定,那就是兩個兒子誰先生下孫子,誰就能坐上韓家家主的位置,自己則要退居二線,垂簾聽政。

本來韓龍已經結婚,這個決定對他來說是非常有利的,只可惜妻子不爭氣,到現在只生下個女兒,這就給了韓慶機會。

這也是韓慶為什麼鋌而走險,綁架囡囡和蘭姨,威逼蕭雯結婚的原因之一。

「我兒子的事和你有什麼關係,你結婚的時候,整個江北都知道了,那就不鋪張浪費了嘛?再說了,慶慶這麼大排場,還不是想讓韓家不丟面子嘛。」

秦麗對韓龍沒有一點好印象,自己是繼母,一旦被韓龍坐上家主的位置,到時候自己和韓慶在韓家那就是受不完的委屈,所以他們之間矛盾重重,也是韓不悔非常頭疼的一件事。

「我看沒那麼簡單吧。韓慶這麼著急結婚,還不是想早點坐上家主的位置。」

韓龍針鋒相對,一點面子都不留。

「那又怎麼樣,怪就怪某些人沒能力,到現在都生不出個帶把的。」

秦麗冷笑一聲,故意戳韓龍的脊梁骨。

「你……」

「好了,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候,還有臉在這裡較這個勁兒,你去招呼客人。」

韓龍氣急敗壞,話未說完就被韓不悔從中打斷,只能悻悻離開。

「韓大少,怎麼看起來這麼不開心啊,二少爺結婚,你不應該苦着臉吧。」

「聽說那蕭雯出身名門,如花似玉,傾國傾城,韓大少沒動心嗎?」

「.…..」

外人對韓家內部的矛盾知之甚少,加上這群人又是一些狐朋狗友,說起話來自然沒有那麼多忌諱。

韓龍趁風點火,覺得正是羞辱韓慶的好機會,所以馬上說道:「女人嘛,不過是玩物罷了,我玩過了,他接着玩,反正那小子也不挑食。」

言下之意,當然是說蕭雯已經被他征服過,現在韓慶不過是第三手了。

「韓大少高明啊,看來韓慶這頂本家帽子戴的還是挺穩的嘛。」

「就是,所以嘛,說來說去,我還是覺得韓大少有能力,韓家家主的位置非你莫屬,以後還要多多罩着我們才是啊。」

「……」

眾人對韓龍一陣吹捧,差點就要他飄飄然,殊不知,這些人不過是在看笑話而已。

正說著話,韓龍突然看到滿臉淚痕,狼狽不堪的蕭雯快步從外面走了進來,本來看到這場景,他置之不理,反而會讓韓慶丟盡連面,只可惜剛才吹過牛,如果現在不說點什麼的話,肯定會讓眼前這些人笑話自己。

「賤貨,也不看看什麼情況,搞成這個樣子還敢出來見人,這不是給我韓家丟人嗎?趕緊滾回去穿上婚紗,打扮的好一點再出來,否則的話,你知道後果。」

韓龍當然知道韓慶做的那些勾當,所以馬上出言威脅。

「王八蛋,你們還想騙我,去死吧,我要殺了你們,為我女兒報仇。」

蕭雯不管不顧,現在她已經認定囡囡和蘭姨死在韓家人手上,哪還會聽韓龍的屁話,舉起手中的剪刀對着韓龍刺了下去。

「刺啦」

韓龍見勢不對,下意識側身躲避,雖然沒被傷到,但是衣服卻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

「臭女人,你找死。」

韓龍氣急敗壞,對着蕭雯就是狠狠的一腳,直接踹在了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