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仰望之下
仰望之下 連載中

仰望之下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巨無霸糰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條巨無霸糰子 夏越 奇幻玄幻

目睹過繁榮,目睹過衰敗,目睹過屠戮,目睹過救贖,盛世之下,皆是暗藏禍心的宵小之輩"想當年我在帝都之時,也是春風得意,搶親公主、青樓甩金,我以為一切皆在我仰望之下……"虛偽盛世,春秋霸業,只有仰望之下,才可窺視全貌展開

《仰望之下》章節試讀:

夏悠悠氣的身體上下發抖,一襲紫色的宮廷裙下是一雙引人注目的長腿。

或許是因為天香樓燈光過於絢爛,夏越看夏悠悠腿的時候竟然被反光照了一下眼睛。

"怎麼了!怎麼了? "

劉歌唱一身酒氣的從樓上的包間走了下來,兩隻眼眯着睜不開,左右臉蛋上都布滿了紅暈,甚至脖子上都有幾個艷紅的紅唇印。

劉歌唱被兩個女子扶着走下了樓,夏悠悠握緊了拳頭,一拳重重打在劉歌唱鼻子上,沒等劉歌唱回過神來,就又是一腳正中人體中部。

"哎呦,我艹,小娘們,下手還挺重,什麼來頭啊,我可是駙馬爺,帝國第一駙馬爺劉歌唱,你聽沒聽過! "

夏悠悠這身打扮顯然是精心準備的,本想着這第二天再和劉歌唱膩歪一下,誰知洞房剛過,自己剛換完衣服準備去找劉歌唱,就聽說劉歌唱來了天香樓。

"劉歌唱,你真不是個東西,剛剛完婚,你就出去招花惹草! "

劉歌唱聽見這熟悉的聲音也是瞬間醒酒。

看着一群圍觀的吃瓜群眾和面前的夏悠悠,劉歌唱也不顧什麼尊嚴和面子了,灰溜溜的小跑到夏悠悠面前跪下。

"悠悠啊,我錯了,我鬼迷心竅啊,都怪那個夏越,我剛來到京都就是他老纏着我來這天香樓啊,你也知道,這男人一迷上這個,實在是控制不住啊! "

聽着劉歌唱這番話,夏越也是氣沖沖站了起來,似曾相識的一巴掌扇在劉歌唱臉上。

"媽的,爺就說你這玩意不是什麼好東西,悠悠嫁給你真是糟踐了,你把爺整進大牢不說,還敢污衊爺,爺打死你! "

夏越上下齊動,巴掌和腿一起用力,**的大巴掌聲聲響脆,就在夏越想一腳踩在劉歌唱臉上的時候,夏悠悠竟上前抱住了劉歌唱,用身體捂住他。

"悠悠你這是什麼意思?快起來!讓爺打死這個不知好歹的玩意! "

夏悠悠眼淚嘩嘩流下來。

"越越,咱倆有緣無分,即便是劉歌唱混蛋,他畢竟是我的丈夫,是我的男人,是我的依靠,我求求你別打了,他要真是污衊你,我替他賠罪好嗎? "

夏越懸空的手突然不知放在何處,他深知帝國傳統就是夫為妻綱,多少男人在家辱罵妻兒、外面尋花問柳,作為女人卻無可奈何。

因為在大烈帝國這個以軍隊聞名的國家,男人,特別是壯年,擁有着高高在上的地位。

"你也這麼想嗎? "

夏越有些心疼的看着夏悠悠,雖然夏越找過的女人無數,但卻無一例外對他們都很好,自己也曾真正追求過夏悠悠,內心深處也一直認為只有夏悠悠這種女人才能配上自己的身份。

他和夏悠悠也互有愛慕,即便夏越是個花心大蘿蔔,即便他不學無術,即便他們接觸不長,但夏悠悠還是愛上了他,可現在,夏悠悠卻保護着一個欺負她的男人。

"越越,我們倆個有緣無分,我愛過你,我也承認你想娶我也是出於一些目的,這些我們暫且不談,你可曾想過你打了他又怎樣,在這帝國之下,在我父親的仰望之下,你我,皆是玩偶罷了。 "

夏越收回了手,他沒辦法反抗帝國,也沒辦法改變傳統,和夏悠悠說的一樣,自己也不過是夏通天的玩偶,自己打了劉歌唱又能怎樣,夏悠悠畢竟不屬於他。

"回屋! "王明這時走了出來,一把摟住夏越,夏越是他們五少的頭領,他見不了夏越這種無力感,更見不了夏越竟然為情所困。

"長公主,駙馬爺,你們是帝國的象徵與牌面,這煙花之地,的確不符合你們的身份,還請你們回去吧。 "王明不卑不亢的說道。

夏悠悠神情複雜的看了看王明,沒有回應,只是輕輕摸了摸劉歌唱的臉,招呼侍衛扛起了劉歌唱。

在夏悠悠轉身離開的時候,很恭敬的向王明道, "受教了,王公子。 "

夏悠悠知道王明的意思,要不管住劉歌唱不再來,要不自己不再來,如果自己不來,也永遠不會有人說出去,劉歌唱來過。

夏越半生氣半無奈的坐在屋內的首席,旁邊的妙兒給斟了一杯酒給夏越遞了過去。

"哥哥,生逢帝國,是喜也是悲,忘了悠悠姐吧,不管你真愛還是假愛,你都無法改變了。 "

夏越一口飲盡杯中酒,張三和張四忙又斟上一杯, "對啊,哥,我們還是安安穩穩的,惹事不怕,可千萬別惹上位啊。 "

妙兒靠近夏越,把自己穿的裙子扯大了幾分。

"悠悠姐有腿我也有,這玩意不是看長不長,而是看勾不勾引人,你看我現在是不是也挺有魅力的,你想摸就摸我的,你和小時候一樣,就喜歡找那些不屬於你的東西。 "

夏越看着那認真的嬰兒肥,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大手就放在妙兒那小白腿上,本來還在處理事的王明一進來看着這場景,氣的跳了起來。

"你真是好兄弟啊,夏大王爺,我在外面給你收拾爛攤子,你在這享受起來了! "王明跑過去一巴掌扇掉夏越的手, "手手手!往哪摸呢,挺大個人,不要個臉! "

"呦呦呦,王公子吃醋了,這麼大的酸味,熏死我了。 "張三張四兩兄弟一邊吃着菜一邊打趣道。

"我本來就吃醋了!快起來,剛走一個夏悠悠,那若煙雨就來了,快去找你的御姐去,別搶我的妙兒! "

王明擠走夏越,拿出那一本嶄新的詩歌集, "來來來,妙兒,咱倆還是討論詩歌。 "

妙兒見王明過去了,咯咯笑着,手也很自然的用裙子把腿蓋上。

"得了吧,王哥哥,我還是喜歡越哥哥那樣的浪子,咱們在一起,還是別賣弄這些了。 "

王明看着毫不在乎的夏越真的出門去找若煙雨了,氣不打一處來, "妙兒,你說就夏越這玩意,為什麼那麼多女的上趕着喜歡他啊。 "

"哥哥,你沒聽過長的帥的浪子,比你這種文雅墨客,受歡迎多了嘛,我第一次和你們喝酒時,我喝多就是越哥哥摸我的,我開始也反抗啊,可是比起這種流氓大膽,我更不喜歡你的畏手畏腳,奧不對,運籌帷幄。 "

張三和張四兩兄弟也是上前打圓場, "行了王明,咱們五個玩了這麼多年了,我們倆都有意無意摸過妙兒的手,你這個文雅之士,倒是什麼都沒碰過。 "

王明氣的說出來話來,這夏越是浪子,偏偏這林妙兒也是個女流氓,再配上張三和張四這倆腦子合一塊沒饅頭大的兩兄弟,自己是怎麼和他們當兄弟的啊。

"越公子,這萬萬不可啊,煙雨姑娘可是我們的頭牌啊。 "

"爺說可以就可以! "

" "那您多少再給點啊,這這這。 "

夏越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五萬!就這麼多,你當爺是搖錢樹呢,搖一搖就有錢! "

張三和張四是最愛看熱鬧的,一聽見夏越有動靜,忙下去去看。

一看沒人理自己,這兩兄弟竟直接站在桌子上, "什麼啊,什麼啊,夏大王爺,什麼個情況啊! "

"你倆先死一會,爺找若煙雨喝酒,她不給爺面子,爺今天就要買下她當爺的侍女,這來來往往多少次了,還沒拿下她! "

張三張四兩兄弟相視一笑,這情況算是清楚了,夏王爺受刺激了,要爆發了。

"我要買若煙雨!誰也攔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