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許傾城傅靖霆小說大結局
許傾城傅靖霆小說大結局 連載中

許傾城傅靖霆小說大結局

來源:外網 作者:傅太太請把握好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傅太太請把握好 都市言情

許傾城煞費苦心設計嫁給了傅靖霆。她以為婚後的生活註定水深火熱。卻發現,是另一種火熱水深。傅靖霆勾着她下巴笑的很賤:傅太太,歡迎持證上崗。許傾城評價:傅靖霆這人又sao又賤。傅靖霆評價:我太太漂亮端莊出得廳堂入得……咳咳……廚房。她以為他是她的絕路,後來才知也是她的歸處。畢竟,這世界,妖孽也成雙。展開

《許傾城傅靖霆小說大結局》章節試讀:

宋行止開門見山,「你跟許傾城在一起?」
「對啊,怎麼了?」
「在哪兒了,這麼晚還不回家?」宋行止問的不動聲色,想着傅靖霆方才電話里的冷笑。
「在傾城家裡呢,伯母喜歡吃我做的竹林雞,我做好了讓傾城明天帶過去,伯母就能吃了。」許家的事情很複雜,宋行止明白的告訴許傾城,他不能雪中送炭,但絕對不會落井下石。
每個家族都有自己的利益體,牽一髮而動全身。
她理解。
所以這不妨礙宋暢跟她的閨蜜情,許傾城其實心裏很明白,宋暢過來只是想陪陪她,其他都是借口。
「真乖,早點回家。」宋行止掛電話前,加一句,「讓許傾城自求多福。」
「這才幾點就催着你回去。」許傾城托着臉,用牙籤插着宋暢切好的水果。
「誰知道。」
門鈴響起。
許傾城起身要去開門。
宋暢隔着廚房的玻璃推拉門問許傾城,「傾城,小哥最後說讓你自求多福,什麼意思啊?」
許傾城已經打開門,她覺得她要被這對兄妹搞死了。
為什麼不早說呢?
傅靖霆看向站在門內的女人,嗤笑,「出差了?」
許傾城,「……」
她穿一件酒紅色真絲睡裙,熨帖的面料將身材勾勒的極好,一雙腿修長筆直,從裙擺下端露出來。
傅靖霆只看一眼,眼睛裏就帶了血色,骨頭被纏軟的滋味兒蜂湧上來。
他手指將襯衣領口的紐扣又解開一顆,踏進來,毫不客氣的將女人搡到牆上,抬起她的下頜直接吻了上去。
他力氣大,許傾城推不開也不敢推。
只是身上的睡衣被他推到腰上,他手掌托着她往他身上掛。
許傾城着急,偏頭躲開,「別——」
話沒說完,又被他掰回臉去。
他的吻強勢,直接,長驅直入。
許傾城缺氧,手指拚命的掰着他的手企圖阻止。
可惜,沒有成效。
宋暢看着眼前這激烈的一幕,乍舌,「要不,我走了,你們再繼續。」
傅靖霆偏頭,看過去。
男人眼底像是染了墨,又黑又沉。
身體繃著,每一寸肌膚似乎都透着力量,衣袖上卷露出一段結實的手臂,古銅色的與女人白皙的大腿交纏在一起。
視覺衝突很強。
這男人,又欲又性感。
許傾城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她兩條腿從他身上下來,匆忙整了下裙擺。
宋暢嘖嘖兩聲,拿了包問她,「跟我一起走嗎?」
許傾城:「……」走得了嗎?
走得了。
人被他拖進了車裡。
許傾城說她換身衣服再出來。
傅靖霆說,「不用,反正還要脫掉。」
段恆看到傅靖霆往後排座里塞進個紅衣女人,他自覺的將擋板升了上去。
「開車。」
……
景山壹號。
翌日。
許傾城沖了澡出來,整個人像是被重新拆裝了一遍。
她累的幾乎醒不過來,眼睛腫了,嘴巴腫了。
傅靖霆這人,許傾城跟他打交道不深。就算是以前,也沒多少交集,不在一個圈子裡。
她背着他做的事,他肯定是知道了。
這天下就沒有不透風的牆。許傾城瞞不住,她也沒想瞞。
不過是覺得,傅靖霆這樣背景的人,不至於跟她一個女人這般斤斤計較。
更遑論,嚴格來說,他沒有什麼損失?
有那麼一瞬間,她突然覺得自己想的太天真。
許傾城光腳走到客廳,她身上套一件他的襯衣,白色的。
大長腿露出來。
顯得格外純情又誘惑。
傅靖霆在講電話,哼笑,「斷腕求生,還有這種魄力。」
許傾城豎起耳朵聽,他卻把電話掐了。
男人轉過身來,他身上穿一身休閑運動裝,上衣綳在肌膚上,看上去像是剛剛運動完。
許傾城看到他,有些限制級場面跑出來,明明覺得疼到受不了,可身體本能的發軟。
她暗罵,賤。
罵她自己。
傅靖霆上上下下將她打量了一番,眼神就落在她穿着的,他的襯衣上。
男人手指挑開襯衣衣領,然後指尖落下去,一粒一粒將鈕扣全部挑開。
許傾城僵着身體沒動,他眼裡似乎含着笑,但又沒笑。
她裏面沒穿東西,鈕扣被解開,露了一線出來。
傅靖霆手指將她襯衣往兩邊撥開,露出大半。
整個過程,他一根手指頭都沒碰到她,許傾城卻莫名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男人打量着,他重新將她的衣襟收攏,嘖嘖兩聲,「你不穿的時候,沒有穿上好看。」
「……」
許傾城覺得自己彷彿被人一巴掌大力拍到了牆上去,留下一個完整的人形。
他這話,大約就是說,你穿着時別人還有點興趣,你脫了就沒什麼興趣了。
更直白點就是,我吃過玩過了,發現不過就是那麼回事。
他興起時怎麼不說這話?!
拔吊無情。
許傾城冷哼,被個男人這麼赤裸裸的擠兌,她臉有點掛不住。
她把鈕扣繫上,轉身回了卧房。
有一說一,還知道給她準備身衣服。勉強打個一分。
剩下的九十九分都是差評。
許傾城要走,傅靖霆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你那些供應商的戰略協議,簽的倒是挺迅速。」
「難得傅少行方便,我當然要儘快。」許傾城乾笑,她沒什麼羞恥心,她不過就是暗着點了下她跟他的情況。
雖然她有那方面的暗示,但她其實一個字都沒說,傅靖霆會幫盛世。
這筆賬,許傾城自認算不到她頭上。
傅靖霆點點桌面,「利息我收了,感覺不太好,我覺得虧了。」
虧,了?!
許傾城漂亮的眼睛眯起,額角輕輕抽搐,乾脆問出來,「意思是傅少覺得我不值錢唄。」
傅靖霆沒再說話。
許傾城皮笑肉不笑的,「再見。」
……
「梁總,之前你不是說過對盛世的印染業務感興趣,我要價並不高。或者你覺得哪裡不合適我們也可以再談一談。」
許傾城誠意十足,盛世集團其實有幾塊核心業務經營不錯,但是投資太大,涉獵產業太多,反倒被拖累了。
眼下許傾城能想到的就是拆分,把邊緣業務全部賣掉。這是回籠資金最有效的方法。
梁總推開許傾城倒過來的酒,實在不好意思,索性點撥,「我覺得許小姐既然跟傅少有那層關係,讓他出手幫一把,那就是一句話的事。也省的你天天出來應酬。」
末了,又說,「聽說,傅少和葉家的小小姐好事將近。這段時間遇到段恆,也聽他不經意提起過。」
許傾城眸子一眯,她算是明白了。怎麼接二連三的幾個投資人都打了退堂鼓。
傅靖霆這是在給她上教育課呢。

《許傾城傅靖霆小說大結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