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玄學郡主下山後名滿天下
玄學郡主下山後名滿天下 連載中

玄學郡主下山後名滿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臨度 李照

李照十歲上山,跟着清明觀的女冠瑤池仙姑學了幾年道法,十五歲下山,日常憑着畫符轟動京城,成了坊間津津樂道的小女冠有人問:「郡主,此世間可真有神鬼精怪?」李照答:「沒有」隨着她掏出一張符紙:「不過,我觀你印堂發黑,恐有禍事,此為平安符,你且隨身戴着」又豎起一根纖纖素指:「卦費,一個銅板」死氣主死,黑氣主冤,紫氣主貴因解決一件又一件冤案錯案而名滿天下之後,李照表示她其實只會算卦畫符、觀氣解禍而已,沒坊間傳的那般神道莫測可再厲害,那也確實是神神道道一時間,李照的親事成了順王府的一道難題就在坊間猜測堂堂初陽郡主得孤獨終老之際,素有看殺衛玠之美貌、當代包青天之美名的大理寺左少卿上門求娶!展開

《玄學郡主下山後名滿天下》章節試讀:

石嶺就站在輪椅後面,周臨度避過一劫,箭矢直接插入他的左下腹處,隨着他一聲慘叫,箭速太快,帶着他往後撲出足有兩三步,方落地倒下,中箭的腹部迅速滲出鮮血。

周臨度大起大落,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如同旋風般的心跳尚未穩下來,只覺額角鈍疼之際,耳邊一聲慘叫,即時讓他回過神兒,尋聲回頭,映入眼帘的是石嶺袍服上刺目的一片紅。

「石嶺!」

「大哥!」

「表哥!」

周臨度喊了石嶺一聲,隨着庶妹周瑟瑟,表弟杜凌波、表妹杜湄清紛紛跑了過來,一人一句地喊他,見他沒事兒,中箭的是石嶺,三人又紛紛鬆了口氣兒。

「爺!」剛剛回府的隨從關山也在此時跑了過來,看到中箭的石嶺已經疼得昏了過去,他蹲下身驚呼,「石嶺!」

「快去請大夫!」周臨度臉色陰沉,對關山令道。

關山應諾,起身趕緊往府外跑。

聽到這邊出了事兒,汪管家連忙丟下手中的活計,三步並作倆地趕往聽雨軒,跑到出事兒的青石路上,恰好與關山擦肩而過,他是知道關山被大爺派出去辦事兒剛回來的,這會兒滿面焦色地又往外跑,可見是真出大事兒了!

遠遠看到周臨度好好地坐在輪椅上,他先鬆了口氣兒,跑近幾步,才看到石嶺渾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身上插着一支箭矢,小姐和表家公子小姐都圍在大爺身邊,面無血色,他心裏一咯噔,冷汗頓出。

「大爺!」汪管家跑到近前也是氣喘如牛,今日下晌表公子表小姐來訪,小姐帶着他們 在聽雨軒玩兒射箭,他是知道的,所需一應物什還是他安排人備齊的,眼下出了事兒,他的臉色瞬間也青白起來。

「把石嶺抱回弘澤院,小心點兒。」周臨度看得出來汪管家顫顫兢兢的,石嶺關山都是他身邊的人,他又是祖父寄以厚望的下一代周家家主,府里上下皆曉得他們是他的心腹,自來高看他們,也處處奉承,現在石嶺中箭危在旦兮,慌是肯定的。

即使周臨度沒有怪罪之意,冷洌的聲音還是讓汪管家聽得手抖得不停,招來一名高大壯實的護院,小心翼翼地抱起石嶺回弘澤院,他是半步不敢離地跟在周臨度左右,等候吩咐。

出了這樣的事兒,單就只是石嶺中箭倒也還好,可無論是周瑟瑟,還是杜凌波杜湄清,他們三人可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箭矢分明是衝著周臨度來的,周臨度幸而躲過,只擦傷了額角斷了幾縷發,結果石嶺被誤傷了。

目標在他,一箭不中,馬上就跑了。

石嶺被護院抱回屋,周臨度沒心情理會妹妹和表弟表妹,隨後就讓汪管家讓周府護院戒嚴,來了個全府搜尋,可惜到最後,並沒有找到可疑人物,也沒有找到蛛絲馬跡。

日暮時分,石嶺的傷勢已經穩定下來,只是失血過多,需好好靜養一段時日。

被關山急匆匆從醫館裏拎進周府的坐堂大夫給開了藥方,囑咐傷處上藥換藥的注意事項,負責照顧石嶺的小丫鬟記下之後,關山又把坐堂大夫送回醫館,順道照着方子拿了九包葯。

一回來,就交給小丫鬟去煮,他則來到弘澤院的書房。

「爺,此次箭襲……」關山剛問,就被周臨度抬起的手止住接下去的話。

「今日之事,怪不得瑟瑟和凌波湄清他們,他們射箭只是玩兒,也沒想到會被人鑽了空子,繼而混進來襲擊我。」周臨度也是沒想到他手上重案的真正幕後竟是如此囂張,都敢把殺手直接往他周府里指派了。

不過一擊不成,應該不會有第二擊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

「是。」關山應道。

「你去大興縣,可讓仵作重新驗了屍?」周臨度問起他讓關山前往大興縣的正事兒,「可有查到旁的線索?」

「大興縣衙的仵作堅持原來的驗屍結果,小的便想法子另外找了懂驗屍的人,幾番周折找到一個退下來的老仵作,趁着縣衙的人還未反應過來,小的連夜讓老仵作幫忙驗了屍。」關山在外給周臨度辦事兒辦熟了,坊間的彎彎繞繞都懂,官衙的七彎八拐也懂,可謂是機智得很,「結果果真大不一樣!」

周臨度坐在輪椅里,好整以暇地捋了捋右邊的袖口,盯着桌面的一小撮黑灰道:「死者中了四刀,三刀從後背插入,一刀從前胸插入,致命傷乃是後背的三刀,而非在死者死後,兇手往死者前胸補的那一刀?」

「是,爺如何曉得?」關山震驚了,他還沒稟報,爺居然就說得和老仵作驗出來的結果一字不差!

周臨度沉默不語,他看着眼前的黑灰,這是在緊要關頭自燃救了他一命的平安符,真正的驗屍結果也正如李照所言,林有良是被兇手從後背連插三刀致死,死後被補一刀在前胸,爾後放火毀屍滅跡。

此案果然疑點重重,林有良不過是個替死鬼!

而下晌他險些被冷箭要了性命,顯然此案涉及的人很是位高權重,連闖入他家來殺他的事兒都做得出來,可見也是被他逼狠了狗急跳牆!

周首輔周森和周林堂下衙聽聞周臨度險些被箭殺,父子倆連晚膳都沒吃,就聯袂來到弘澤院,問周臨度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姚氏一看到石嶺腹部的紗布都纏紅了不知多少,她便後怕不已。

周臨度可以瞞着姚氏,卻絕不能瞞着祖父和父親,大概說了所有情況之後,他思量再三,還是把李照卜的卦象和一個銅板買的平安符也照實說了。

周森聽後沉吟許久,道:「讓你娘下個帖子,備上厚禮去順王府。」

「對!該要好好多謝初陽郡主!」周林堂不聽不知道,一聽才知道今日獨子險些就去見了閻王,幸而有李照給的平安符護着,必得好好感謝!

周臨度應諾。

「至於案子……」周森畢竟是內閣首輔,經的風浪要比周臨度多得多,他想得更深一層,「你好好查,按着自己的方向查,切莫受了旁人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