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的人生是假的
玄幻,我的人生是假的 連載中

玄幻,我的人生是假的

來源:google 作者:小黑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黑鯉 秦靈犀

大世即將來臨,位面融合之前,一批異界先行者應時而出他們會以另一個身份「編入」嶄新世界秦靈犀同樣獲得感召,匹配了新的自我,成為妖族九尾天狐,走入了一個名為天元界的修仙世界這裡有一劍開天的劍仙,一張符籙鎮壓山河的符修,還有那妙筆生花的儒仙,俯瞰終生的天神,不可一世的大魔,普渡世間的佛陀,陰險詭詐的幽鬼人神妖魔仙鬼,劍道、符籙、陣法、丹書等等,常人說貪多嚼不爛,秦靈犀則認為不然,藝多不壓身,靈犀一點,造化自來本書又名《靈犀不是人》《腦子不清江湖人》《山下攪屎棍》《世人皆知我,卻不知誰是我》《大道在我》展開

《玄幻,我的人生是假的》章節試讀:

那青袍男子和白衣女子兩人聞言,互望一眼,然後那白衣女子點點頭,隨後兩人同時朝相反方向離去,期間半點沒搭理秦靈犀。

秦靈犀趴在畫舫欄杆上,伸了伸手,「哎……繼續啊,真的就看看。」

見兩人不理會自己,秦靈犀頹然的放下手……還挺謹慎,難道是我出現的突兀?明明我都收斂氣息了啊!

從秦靈犀發現二人開始到現在,不過片刻功夫,兩人已經發出數種道法,攻擊絲毫不留情。

至於道法威能,也很可觀,但秦靈犀在對比過自己的風刃後,卻感覺那兩人差了些許,也不知他們在故意示敵以弱,還是真的差了點。

看不成鬥法,秦靈犀無奈只好駕馭天涯畫舫離開,不過這次卻是有目的的飛行。

出來一個月,也是時候去辦一下師父交代的任務了。

途中要是再能碰上一兩場鬥法最後,這樣更能體會出大部分積海境修士的實力。

按照地圖所示,畫舫在空中疾馳掠過,直奔一座城池。

很快畫舫就來到了那處城池,城門上方龍飛鳳舞寫着「天水」兩字。

此刻不停地有修士降落在城門處,踏步走入其中。

秦靈犀站在畫舫上,微微皺起眉頭,暗自道:「這座城的修士數量是不是有些多了?」

思索一番後,他驅動靈犀法袍改變了下容貌,樣子是以在途中見到的幾個山野村夫為模板,再微調下。

靈犀法袍的樣式也變化了些許,變為一襲白衣。

身形幻化完成後,秦靈犀才撤掉畫舫的禁制,跳到地面,收起畫舫,邁步進入城中。

天水城內房屋的古樸樣式,街邊攤販的叫賣聲,讓秦靈犀這樣一個現代人大感新奇,忍不住想多看兩眼,但轉瞬間他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那個古怪的殺戮契約模式,雖然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提示,但最好還是謹慎一些。

這個模式是晉陞積海境後才會開啟,檢查先行者的功能也只會檢測積海境以上的先行者。

若是城中有那練氣境的先行者,並且發現了秦靈犀的新奇目光,那他無疑被人惦記上。

雖說練氣修為,秦靈犀不需在意,但也要防着對方的隱瞞算計。

想到這裡,秦靈犀驅使靈氣御風飛起。

天元界是凡俗和仙神一道共存的世界,修士御風飛行不避諱凡人,而在凡人眼中遠是早已見怪不怪了,也就偶有一些人露出一絲希冀嚮往神色。

不多時,秦靈犀降落在一家名為「醉仙樓」的酒樓門前,走入其中,與酒樓掌柜出示合歡宗的身份玉牌後,便被對方恭敬地引到後院一間會客廳堂中。

這座酒樓是合歡宗的產業,用來收集外界信息和供給合歡宗修士落腳的地方。

那掌柜命人上了茶水後就告退離去,片刻後又有一男子走入屋內,對着站在居中位置白衣秦靈犀抱拳行禮道:「蒲行見過大師兄。」

秦靈犀是掌門親傳弟子,不管進門早晚,對於一般弟子來說,他都是大師兄。

白衣秦靈犀打量了下對方,發現是積海境修士,於是笑道:「師弟客氣,坐下說。」

兩人落座後,蒲行開門見山,問道:「師兄,此來是為林晨一事?」

秦靈犀見他直接問起,就點頭:「嗯,可曾有他消息?」

蒲行回道:「林晨此人殺害同門師兄後,心中必然敗露,所以一刻沒有停留,朝西南方向逃離。」

秦靈犀問道:「西南?現在他在何處,可派人跟蹤?」

蒲行說道:「原來是有人跟蹤的,但是那廝很是謹慎,期間七拐八拐,將跟蹤之人甩開了,不過,不知為何他明明已經逃走了,近一個月他有悄悄出現在這附近了。」

秦靈犀有些意外,「竟有此事?」然後又想起那異於平常數量的進城修士,問道,「最近附近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嗎?」

蒲行點頭,說道:「有,三百里外有一座無名小山,在兩個月前突然靈氣激蕩,威勢不小,在天水城內都能感知的十分清晰,事後查知,那裡憑空出現了一座仙家洞府,據說是一位逝世的元嬰前輩生前居所。只是……」

秦靈犀見他欲言又止,笑道:「師弟,同門師兄弟,有話直說。」

蒲行笑笑了笑,說道:「宗門鐵律,同門相殘,死罪。而且此地雖然不知宗門範圍,但也不算太遠,若我是那林晨絕不會在此露面的,就算有機緣。」

秦靈犀皺眉思索,問道:「你的意思他有所依仗?」

蒲行說道:「這我也不知。」

秦靈犀摸着下巴想了想,然後說道:「嗯,辛苦了。那無名洞府現在如何了?」

蒲行回道:「眼下只是洞府的隱匿陣法失效,真正的防禦大陣還在運行,內里情況一概不知,不過據悉有人通過洞府外露契機推測出,洞府原主人是千年前符籙一道天才伏玄真人,而且洞府隱匿陣法也並不是因為陣眼靈氣耗盡而失效的,是設置的時限到了。」

秦靈犀喝了口茶,笑道:「嗯,明白了。」

蒲行見他沒有下文,又繼續道:「師兄若也想去碰碰運氣,我們結伴一起?」

秦靈犀拒絕道:「不了,我此次出門有任務在身,若那林晨也去那伏玄真人洞府,見到我和你一起,肯定會刻意留意,我獨自一人,也方便暗中行事。」

蒲行聞言也覺得是這麼個理兒,於是點頭同意,他在這醉仙樓呆得時日不短,與那林晨雖然不熟,但也見過幾面,他若出現旁人,必會讓其升起警惕之心。

正事說完,兩人就閑聊起來,其實多是蒲行問些宗內的人和事,他久未歸宗門,想了解一下宗內情況,但秦靈犀哪知道啊,他才來天元界沒幾個月,宗門更是沒有機會逛,就被攆出來了,所以他只能推脫說最近一直閉關修鍊,沒有太上心。

蒲行也不疑有他,畢竟合歡宗身份玉牌在那放着呢。

身份玉牌這種東西一般情況假冒不了,若是被旁人奪了去,原主人也可遠遠的遙控其自毀,人死了,玉牌也會變得暗淡無光,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兩人的閑聊,雖然蒲行沒有得到什麼消息,但是秦靈犀從他那裡側面查缺補漏了不少八卦消息。

比如,秦靈犀要送信的書山黃金樓和合歡宗是親家宗門,彼此之間好似一家一樣,還有某個師姐喜歡上了一個閑散野修,跟着人家浪跡天涯,從不回宗門。

還有那在同一洲的燚焱宗和合歡宗之間就是仇敵,當初乘風師祖和燚焱宗的火陽道人更是大道之爭的死敵,最後雖然乘風師祖將那火陽道人打死,但也受了火陽道人一記蘊含畢生修為的火煞掌,煞氣入體,至此消失無蹤。若非如此,若乘風師祖還在,那合歡宗肯定就是一流宗門了,就是成為頂級宗門也未嘗不可。

還有那個凌野師叔也是,深愛一位玄陰體女修,一往情深。

可惜終究錯付了,明明什麼都沒做,卻落了個聲名狼藉。

又有什麼原本雙宿雙飛的樂謠師姐,大難臨頭之際被道侶獨自丟下,雖然最後拚死一搏,逃出升天,但最後因情傷而傷了大道根本,神智渾噩。

聞聽這些宗門八卦,秦靈犀唏噓不已,同時眼中也閃過一絲落寞,不過很快就被他遮掩下去,隨即他又想到什麼煞氣入體,玄陰之類的總覺得在哪裡聽過。

該不會蒲行說的這些人,都在斷情獄裏面吧……

秦靈犀嘆道:「友情、親情、愛情這三種感情,唯有愛情最蠻橫,最不講理,也不需要講理。」

蒲行也是一陣唏噓,「誰說不是呢,不然我們合歡宗為什麼那麼多因愛而毀掉一生的。她就像夜空中一顆璀璨的星辰,照亮了的你前路,當她墜落時,不止會讓你步入溝壑,還要濺得你滿身塵土,擊穿你的身體,千瘡百孔。」

秦靈犀神色詫異道:「看來師弟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蒲行輕笑道:「呵呵,什麼故事不故事的,自怨自艾罷了,不過話說回來,若不是因為這點破事,境界出現瓶頸,沒準大師兄就該喊我師叔了。」

秦靈犀眯眼笑道:「說說?說破無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