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連載中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醉卧沙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偉 水盈盈

我不喜歡裝逼,但是你們天天這麼多人跪在我門口求我裝逼,我很難做的好吧!我就是個農民的兒子,不是裝逼王!趕緊起來,要不然我放我家旺財咬你,信不信!展開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章節試讀:

「父親,成叔叔樣子有點怪啊,跟腎虛一樣,汗水都透過衣服往下流了。」

張天勝聽到兒子給自己說,這才發覺。

成鴻寶已然中招,看樣子是中了幻境。

看着陷入幻境的成鴻寶,水天勝上去一大嘴巴子,想着能把成鴻寶打回現實。

但是他小看了這個幻境的威力。

看着已經呼吸不過來的成鴻寶。

水天勝顧不得太多,左右開弓,打臉的聲音不絕於耳。

在院子里躺椅上小憩的張偉聽到這節奏輕快,且規律的聲音,感嘆人心不古,光天化日之下……。

看着被瘋狂打耳光卻不見清醒的成鴻寶,水天勝知道這肯定是前輩聽到剛才成鴻寶言語冒犯才略施懲戒。

為今之計是只有前輩原諒了他。

他今天才可以活。

想着給水天正使了眼色讓水天正敲響了院子的門。

「咚咚咚」

「來了來了,輕點敲,再敲門就壞了!這條死狗,有人敲門也沒見咬過。」

張偉打開院門,看到兩個人和一個人身豬臉的妖怪,嚇得一支棱。

奇怪的是張偉一出來,剛才還在幻境中水火兩重天的成豬頭,直接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成鴻寶,看着剛剛打開門的張偉。

嚇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而在張偉的視野里豬頭人身的傢伙,眼睛一下子睜得特別特別大。

對面三人獃獃的看着張偉,這一刻他們本來的懷疑煙消雲散。

在他們眼裡,以張偉為中心,天地間到處充斥着氤氳之息,一股股驚人的法則氣息撲面而來。

天穹之上,更是有古老的威勢瀰漫,猶如潮水,波濤洶湧,壓向四方天地。

三人被這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來。

出於下意識,三人趕緊朝張偉拱手,腰恨不得按到地上,手都舉變形了。

恭謹的喊道:「拜見,前輩。」

張偉看到三人對自己行如此大禮,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回應一下,但是又想到自己老胳膊老腿的。

他們做的動作,難度實在是有點高。

要是自己模仿一下子,肯定要在床上躺上大半年。

還是簡單的回一下禮得了。

「嗯,起來吧,前輩不敢當,我只是個平凡得農民兒子。敢問兩位為欺負着一個老人家,並且在我門口打大打出手?」

聽到張偉的詢問,豬頭人身的人……。

不對。

是成鴻寶直接心疼的從空間戒指里拿出一顆像黃橙橙葫蘆似的,除了有點水分流失,其他都還好的靈果。

「前輩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珍藏,在我這裡很久了,一直捨不得吃,今天就當做孝敬您的、剛才我確實懷疑過您,看在晚輩下場已經如此可憐的份上,放過晚輩吧!」

成鴻寶嗓子嘶啞道。

張偉看着眼前這個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再看看他手上的大鴨梨,心裏想着是不是被打壞了腦袋?

不然也不會整個人看起來都不正常。

看了看旁邊一副乖寶寶的另外兩人。

張偉想着看來要詐一詐他們,以前喊我前輩的只有小丫頭一個人。

今天又來一群喊我前輩的,不得不防。

「你們是從水盈盈那裡知道我的?」

本來還在失神的水家父子二人,聽到這句話立馬清醒了過來,前輩看在盈盈的份上應該不會為難他們。

想通了這個關節,水天勝整了整衣服,恭敬的說道:「老朽,水天勝,盈盈是我孫女,我旁邊這位是我兒子,水天正。這個被我打成豬頭的是盈盈的舅爺爺成鴻寶。」

原來他們是一家人,想來也是修仙者了。

至於他們為什麼會打起來,這是他們的家事,我摻合不得。

既然小丫頭的大腿沒有抱上,他家人的應該沒問題的。

只要馬屁拍的好,何愁自己沒大佬。

我想要大佬!

至於他們給我叫前輩,可能是修仙者腦子都有病,也可能是他們家先天基因缺陷。

畢竟憨憨會傳染。

「以後叫我張先生即可,前輩是萬萬使不得的。大家不用這麼拘謹來到這裡就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來來來,快進來。」

水天勝想了想上前說道:「張先生,我突然想起來,家裡的被子沒有收,太陽快下山了,我要趕緊回家,收拾一下,我和我兒子就不陪張先生,還望恕罪。」

說完拉着自己的孩子就向張偉告別了。

水天正很疑惑,為什麼大好的機會不珍惜,反而要打道回府呢?

直到看到父親看了一眼成鴻寶,又看一眼先生。

他才突然明白過來,自己老爹慫了!

成鴻寶得罪了前輩,他也怕受牽連。

道行越深越怕死,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看着自己的小夥伴丟下自己跑路,成鴻寶內心很慌,心臟「突突突突」的,血壓都要上來了。

「前輩,請你一定收下我的天靈果,不然我心不安。」

看着實在推脫不了,張偉就收下這一顆普普通通的皺巴巴的鴨梨。

都皺成梨乾了,還不捨得扔,看來修仙者也是窮的的一逼。

雖然自己在家做些小本買賣,即使不用刻意交好,但是也不能招惹麻煩。

想着張偉把他領進院子里,倒上茶水。

「你嗓子啞了,先喝點茶,我去熬一些冰糖雪梨,給你潤潤嗓子,院子有些破舊,你不介意的話可以隨便走走。」

看着走進廚房的張偉,成鴻寶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前輩給的壓力太大了,看着前輩和顏悅色的,但是氣場把自壓得死死的。

好怕先生一個眼神把自己送入輪迴。

這是危險同時也是機緣,有道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是龍是蟲全看現在,成鴻寶暗自給自己打過氣以後,反而鎮定了起來。

本來以為這一次只是小打小鬧的機緣,哪成想這一次的大腿這麼粗壯,這麼堅挺。等我和前輩打好關係,前輩指甲縫裡隨便漏一點東西。

我就能吊打我家臭婆娘。

以後農奴翻身把歌唱,愛又突然間把我包圍了。

這讓他想起了年少時在田野里自由奔跑的感覺。原來自己已經離自由這麼近。沒想到我成鴻寶還有重振雄風的時候。

只見成鴻寶剛剛穩住腳步,突然一聲強橫且霸道的聲音在他的神識中爆開。

「喂,新來的小子。看什麼看,你就乖乖的在凳子上坐着,收起你那點小心思。有我狗爺在,你不要得寸進尺。乖乖的把桌子上的悟道茶喝掉,趕緊走人!我家先生不喜歡大開殺戒,所以我沒有解決你,但是若你再冒犯我先生,上天入地,必殺之!」

這裡除了前輩還有其他人?掃視一圈,除了看到一條狗盯着自己以外,沒有發現有人在場。

等等!

狗爺?莫非?都說閻王好過,小鬼難纏。

這條狗想攔我機緣。絕對不行。

來不及思考,他又發現眼前的景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尊撼天動地的巨大身影俯身而下,身高不知多少萬里,一眼望不到盡頭。

目之所及,只看到天空換了顏色,兩個黑洞一樣的大窟窿,把陽光都吞噬的無影無蹤。

身體周邊法則環繞,道韻相隨。

這是一頭成遠遠比之前見過的凡間界任何大妖都強大無數倍。

這是一頭成鴻寶無法想像的大妖。

「撲通」一聲。

成鴻寶直接被法則壓得跪在地板上,身上冷汗直流。

「旺財別亂叫,剛才門口有人你不叫,現在我把人領到院子里了。你在狂吠什麼?趕緊給我消停會!」

《玄幻:我的前輩身份瞞不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