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西遊:我!天命大反派
西遊:我!天命大反派 連載中

西遊:我!天命大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女孩辣么可愛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徐長卿 豬剛鬣

在西遊世界當反派是什麼體驗?我徐長卿來告訴你火燒四師徒把孫悟空的金箍棒折彎讓沙僧和師徒三人產生矛盾教會所有妖怪念緊箍咒帶着變形金剛和奧特曼打入佛門和天庭讓聖人跪在自己面前我!徐長卿,是西遊大反派!展開

《西遊:我!天命大反派》章節試讀:

高老莊,高府。

一名人形豬相貌的怪物坐在板凳上,嘴中喘着粗氣,豬鼻中冒着白煙,面色鐵青。

高員外和他的妻子則站在一旁瑟瑟發抖,後背的衣衫都被汗水打濕。

「老丈人,老豬忍耐是有限度的,今天見不到翠蘭,老豬就拆了高老莊,」豬剛鬣氣憤道。

高員外為了阻止自己和高翠蘭結婚,都不知道耍了多少次花樣了,這一次竟然說高翠蘭被一個白衣道士給擄走了。

真以為他是豬腦子。

「剛鬣,老丈我這一次真的沒有騙你,昨天的確有一個叫徐長卿的道士,將翠蘭帶到蜀山去了,」高員外將昨天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哼!老豬倒要看看是何人敢搶翠蘭做丫鬟。」

豬剛鬣怒氣騰升,猛然一拍桌子,整個人順勢而起,腳下升起一團雲霧,破開房梁,直奔蜀山方向而去。

除了那隻猴子,他怕過誰?

————————————————————

蜀山之巔。

一名身穿道袍的青年男子正坐在巨石上遙望天空。

他身材勻稱,五官端正,白衣飄然,氣質脫俗,宛如嫡仙降臨。

只不過他那英俊的臉頰在此刻卻刻滿惆悵。

「唉!早晚被這狗比系統坑死,難受。」

許久之後青年男子才嘆息一聲,他心真的累。

他徐長卿原本是一名藍星的撲街作者,就在他以為日更過萬就能吊打五白時,意外猝死。

在死亡的過程中他莫名其妙的綁定了天命大反派系統。

身為一名合格的撲街作家,他自是知曉什麼是反派系統。

無非就是將他當成反派炮灰,去和氣運之子對着干,然後去搶奪他們的氣運,化為己用。

然後每一次完成任務後,他都會獲得大量的修鍊機緣,讓他修為增強。

於是乎,徐長卿便被系統帶着穿越了一個又一個混亂的世界,去搶奪主角的氣運。

唯一讓他心生不滿的是,每一次的任務都是強制性的,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不了系統將會抹殺宿主。

這一點也勉強能夠接受,主要是副本難度簡直是地獄級別。

像是搶奪炎帝消炎的異火。

把證道成帝荒天帝的至尊骨再次挖出來。

將,軍逍遙的荒古聖體再拷上一百層枷鎖。

這整個過程真的是危險又刺激。

然而就在他的實力提升到大羅金仙境後,系統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出現了。

這讓徐長卿一度以為系統已經消失。

自己能夠過上安逸的生活後。

狗系統再次出現,並把他帶到了這個西遊世界讓他掠奪豬八戒和高翠蘭的氣運。

這就讓他覺得又蛋疼又刺激。

他覺得蛋疼的是豬八戒是佛道相爭的工具人,如果他一旦出事很有可能會引來佛道兩家的針對。

他覺得刺激的是這次的任務終於能搶別人老婆了。

以往的任務可不許自己這樣做啊!

只允許自己在岸邊旱死。

【叮咚!

檢測到強大氣運者豬八戒靠近,是否查看來歷。】

就在徐長卿思考之時,機械的運轉聲突然在他腦海中響起。

徐長卿聞言,連忙點開豬八戒的詳細資料。

【姓名;豬八戒

修為;大羅金仙。

武器;九齒釘耙。

氣運值;六萬。】

六萬的氣運值,不愧是天蓬元帥。

修為也高的可怕。

徐長卿被震驚到了,就算是蕭炎和君逍遙幾人的氣運也不過幾千。

不過一切倒在掌控範圍內。

「徐長卿,你給老豬滾出來。」

遠處的天空傳來一聲怒吼。

徐長卿向天空遙望而去。

看見一頭滋着獠牙的野豬,正怒氣騰騰的像自己衝來。

豬八戒不應該是家豬嗎?

徐長卿正想御劍,卻看清豬八戒的樣貌後,直接愣在原地。

他也瞬間明白高翠蘭為何情願給自己當一輩子的丫鬟了。

太丑了。

「你就是徐長卿?」

眨眼之間,豬剛鬣便來到徐長卿面前。

「正是在下。」

徐長卿溫婉儒雅。

「少說廢話,將翠蘭交出來,老豬還可以饒你不死,」豬剛鬣怒道。

「翠蘭已經是我的人了,想要她,打敗我,」徐長卿當慣了反派,所以絲毫不慌。

豬剛鬣如同遭受雷擊,他忍不住倒退幾步,目光再次看向徐長卿時,殺意迸發。

「你竟然敢玷污翠蘭,俺老豬非殺了你。」

豬剛鬣大手一揮,九齒釘耙浮現手中。

他周身法力如同潮水一般奔涌而出,盡數灌入九齒釘耙之中。

豬剛鬣猛然一踏,腳下的空間瞬間崩裂,九齒釘耙揮動,直攻徐長卿。

看着豬剛鬣暴怒的模樣,站在巨石上的徐長卿卻微微一笑,他緩緩抬起右手,向空中點去。

「禁錮。」

伴隨着徐長卿手指點出,豬剛鬣感覺自己全身的法力都被禁錮,

直接從半空摔向地面。

咣當!

澎!

豬剛鬣與九齒釘耙同時墜落在巨岩上。 豬剛鬣還未發出慘叫,徐長卿便一腳踩在他的豬頭上。

「老婆被我搶了,打又打不過我,豬剛鬣你氣不氣?」

「你……!」

豬剛鬣被徐長卿羞辱,內心憋屈到極致,他想要放狠話,但是奈何自己胸膛被徐長卿死死踩住,讓他呼吸都困難,更別說說話了。

【檢測到豬八戒道心受損,氣運之流失三千,氣運將反哺給宿主。】

卧槽,這麼多氣運值,聽到系統的運轉聲,徐長卿被震驚到了。

這是他覺醒系統那麼長時間,還是第一次一次性掠奪三千氣運值。

他記得當初掠奪過一次最多的氣運也不過二百。

「好機會!」

豬剛鬣感覺周圍法力禁錮鬆懈,他立刻施展三十六天罡變,消失在原地。

當他的身影再次出現之時,已經遠在千里之外。

「徐長卿,今日老豬身體不適,被你僥倖獲勝,待到明日老豬休息好了,我便來取你性命。」

話音落下,豬剛鬣便消失不見。

「豬八戒,我不着急的,你和高翠蘭的氣運值,要一點一點的收割,才有意思。」

徐長卿雙手負立,目光望向遠處天空時,嘴角浮現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彷彿看到了一顆綠油油的韭菜在向自己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