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仙無限頓悟不是很合理嗎
修仙無限頓悟不是很合理嗎 連載中

修仙無限頓悟不是很合理嗎

來源:google 作者:百無壹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三 百無壹用

天生被測無靈根,一直以為自己很菜直到神尊稱我為大佬,萬神匍匐唱征服,我才發現我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都說無敵最寂寞,其實那是你不懂得扮豬吃老虎的樂趣展開

《修仙無限頓悟不是很合理嗎》章節試讀:

喻冬青被拉回了現實,他強忍着不讓自己笑出來。

裝作很鎮定的樣子清了清嗓子:「師弟呀,你也知道,修鍊這東西,必須得穩紮穩打,一步一步來。今天師兄先教你一個…呃…基礎一點的陣法。因為太難的我也怕你學不會,畢竟你才修鍊一個月。」

張三認認真真地聽着,不住地點頭,生怕錯過了一個字。

畢竟自己的天賦自己知道,要不是門主好心收留,自己可是個沒人要的廢物,所以他哪敢大意。

喻冬青有些心虛,故意把臉轉向側面,繼續說道:「這個陣法名為聚靈陣,也就是這個。」

喻冬青指了指地上陣法,又繼續道:「聚靈陣你也使用過了,相信不用多說你也知道。它是用來修鍊的,有了它,再配合上我教你的口訣,就能吸收天地靈氣,進而轉化為靈力。如果你學會布置這個陣法之後,那你就可以在任意時間,任意地點布陣進行修鍊,懂了嗎?」

張三聽得眼睛都瞪大了:「原來還可以這樣,這也太帥了吧!」

喻冬青看了看激動的張三,輕咳兩聲:「這聚靈陣共分三等,初級,中級和高級。等級越高,吸收的靈氣越多越精純。地上這個是門主所布置的高級聚靈陣,所以在裏面修鍊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只要在陣法範圍內,沒有人數限制,可以多人同時使用陣法。」

張三聽的非常入神,對修鍊這條路也越陷越深了。

廢話說完,喻冬青開始進入了正題:「布置陣法需要用到靈石,再用神念將靈力演變成符籙的形式注入靈石當中。並將靈石以對應的五行八卦依次布置,便可形成陣法。」

「五行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我們必須合理運用。乾為天、坤為地、震為雷、巽為風、坎為水、離為火、艮為山、兌為澤這是八卦。陣法配合五行八卦之後,就可將威力最大化。」

這一課,喻冬青說得特別多,但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就是想讓張三學不會,不然自己以後這大師兄的身份恐怕不保。

他足足說了兩個時辰,總算把所有的詳細方法都說完了。

他並不擔心自己透露太多,但他覺得,說得越詳細,張三學不會的可能性就越大。

所以他簡而化繁,甚至有些添油加醋地說了很多。

「師弟,聽明白了嗎?」

喻冬青有些得意,他就想看看張三那一臉懵*的樣子,可是等了兩個呼吸後,並沒有聽到張三回答他。

喻冬青轉過身,看見張三正盤腿坐在地上,緊閉雙眼眉頭緊皺,似乎在認真思考着什麼。

喻冬青並沒有生氣,臉上露出一絲得意之色,轉身悄然出了門。

張在腦海中飛速回想着喻冬青剛才話。

似乎他的腦海中有千千萬萬個喻冬青在說話,一遍遍地重複着。

而他也在快速的消化着每一句話,每明白一句之後,那句話便不會再出現。

張三眉頭時而緊鎖,時而舒展,就這樣,他一坐就是七天。

清晨,第一縷陽光剛好照射在神隱門三個大字上,張三眉頭一展,猛地睜開眼,臉上有着數不盡的喜悅。

他隨即起身,快步來到擺放在練功房上的幾塊靈石前。

靈石是一種集天地靈氣而生的石頭,形狀大小不一,通體呈紫色,還會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紫色光芒。

張三一把抓起石頭出了練功房,拿出一塊靈石,口中念念有詞,同時用手一指,便看到一股白光沒入了靈石之中。

此時,靈石似乎有了生命一般竟可直接漂浮在空中了。

仔細看去,還能看到幾行由靈力化成的小字在靈石之中打着圈。

張三如法炮製,將其餘幾塊石頭也全部操作了一遍。

「去!」

張三手一揮,幾塊靈石分別飄到了不同的位置,然後穩穩落在地上。

一瞬間,地上肉眼可見的出現了一條白色線條,來回在幾塊靈石間跑動,將幾塊靈石用一堆繁雜的線條連在了一起。

呼吸之間,那些線條又消失不見了,地上卻仍然能看到一些線條的紋路。

「哈哈,成了。」

張三激動的一笑,縱身跳入陣中,盤腿坐下,運行煉化訣…

瞬間,無數淡白色像霧氣一般的靈氣從四面八方往張三飛來,又被他快速吸入體內。

張三能感覺到,這聚靈陣吸收的靈氣相比練功房那個,還是稍微差了一些。不過應該至少可以算是中等聚靈陣吧!

張三沒有繼續修鍊,他連忙站起身向大殿跑去,他得把這消息告訴大師兄。

「什麼?哎呀我說冬青,你這…唉!你讓我怎麼說你好?你老實回答我,是不是你妒忌張三的天賦,所以故意想要為難於他?」

大殿內傳出了司空興不滿的聲音。

喻冬青則不以為然的一笑,「門主您多慮啦,我怎麼會妒忌師弟的天賦呢?我就是看他天賦卓絕,所以就直接教了他最實用,最需要的東西。您放心,我講得可詳細了,可以說是一字不漏。」

司空興剛想說話,「大師兄!大師兄!」

殿外傳來張三的聲音。

隨即便見張三快步跑進大殿:「見過門主,見過大師兄。」

張三興奮的行了個禮之後,轉向喻冬青道:「大師兄,我成了!」

「成了?」

司空興和喻冬青滿臉都寫着不相信,看向了張三。

張三使勁點了點頭:「恩!多謝大師兄,我那陣法成了,我還親自試驗了一下。只可惜只是個中級聚靈陣。」

張三說得像真的一般,喻冬青和司空興沒有說話,兩人都瞪大了眼看了看對方。

司空興故作平靜:「張三,你說你的陣成了,那陣法現在何處,帶我們前去驗證一下。」

張三指了指練功房的方向:「門主,陣法就在練功房門口呢,當時我一時心急,出門便在門口試驗了一下。」

司空興看了一眼喻冬青,便往練功房去了。

喻冬青臉色有些複雜,也快步往練功房而去。

「張三,這陣法真是你布置的?」司空興驗證完後,有些不敢相信地問。

「確實是弟子剛才布置的,不敢欺瞞門主。哎,大師兄呢?剛才還在這呢?」張三一回頭,發現喻冬青不見了。

司空興沒有說話,也轉身快步離開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張三。

這是怎麼了?

是我的陣法有問題嗎?

還是說我學得太慢,門主和大師兄不高興了?

神隱門旁的石柱上,站着一個人,顯得有些滄桑,有些迷茫。

沒錯,是喻冬青。

這就成了?

我花幾年,你花幾天?

你什麼意思?

還有王法嗎?

還有天理嗎?

而且還是……還是中級聚靈陣!

你讓我以後怎麼見人?雖然這事只有門主一個人知道。但我這大師兄還當不當?

你天賦異稟就算了,為什麼要給我挖那麼大個坑,有意思嗎?

喻冬青表示很不開心,很不服氣。

有天賦了不起嗎?那還不是我教得好,恩,對,就是我教得好。

這樣一想,喻冬青心裏舒服多了。

「大師兄,你在上面幹嘛!」

張三好不容易找到了站在柱子上的喻冬青,仰着頭喊道。

他現在什麼都不會,在修鍊一途完全是個小白。所以在他心中,大師兄和司空興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很多。

喻冬青剛好想明白,見張三找上自己,便飛身下地,將手背在後面,強做鎮定:「你找我有事嗎?」

張三連忙微微低頭,恭敬地說道:「我就是想問一下師兄,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為什麼你和門主都是一句話不說轉身就走,如果我哪裡做得不好。還,還請師兄指點,我定當認真學習,不給咱神隱門丟臉。」

好你個張三,你這是變着戲法來打擊我是吧!

你這要是還不行,那普天之下,還有誰行?

好你個司空興,一句話不說就走,想把這爛攤子甩給我是吧?

行!你們都行!我……

心中不快剛剛得到一點平息的喻冬青聽到張三這話,被氣得不行。

剛想發火…他轉念一想,這張三雖然天賦極高,但他卻是小白沒錯,他來之前鍊氣都不會,所以說明這不是他裝的。

他是真不懂,嘿嘿!那這就好辦了。

我天賦不行,忽悠得本事難道還沒有嗎?就這麼辦!

打定主意後,喻冬青開口了:「也就那樣吧!你雖然陣法已成,但這些陣法過於低級,是專門給新人練手用的,你可不能狂妄自大,知道嗎?」

張三見喻冬青這麼一說,心裏總算鬆了口氣:「是,師兄,我絕不敢自大,更不要說狂妄了。我只是擔心我天賦過低,你們不教我了,這樣我就放心了。」

一聽這話,喻冬青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你可快走吧!別在這兒裝了。

呸!我才不稀罕你那天賦,裝什麼裝。

嘴上卻表現得平靜無比:「下一步,我會教你其它功法,你需要學習的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