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星星之火!
星星之火! 連載中

星星之火!

來源:google 作者:趙新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寒蟬 程忻 都市小說

我還記得你你持着你最愛的劍,感嘆黑暗不會自己褪去,於是傾盡所有,一劍蕩平十九州;我還記得你你戴上那面如火的面具,從此世間少了一位女武神,多了一位焚天火神,你要把黑夜焚成白晝;我還記得你你咬着那桿你一直吹噓的畫筆,沒想到,它真的能畫出一個盛世我還記得你你我理念不同,但卻是摯友,我不能完成你宏偉的遺願,但是我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我還記得你你是我見過的最好的醫生,你的醫術真的很好,你醫好了人心我還記得你你說你是富二代,是官二代,犯不着這麼拼但是你卻甘願和我們一起,打碎這無邊的黑暗我還記得我自己是一個少年,腳踏萬里山河,以時光作劍,以自身為餌,在黑暗中化身為一點星火我知道,黑暗撲不滅我星星之火,終將燎原展開

《星星之火!》章節試讀:

高考,是一代人的青春。

它只是一個過程,並非是一個結果。

高考的魅力在於,在你考完落筆的一剎那,無論結果好壞,便開啟了不同以往的嶄新人生。

所以高考不論成敗,只求問心無愧。

高考對於程忻而言,更像是對自己這十幾年的一個交代。

考試結束後,程忻回到了自己20元北疆幣一晚的旅館,看着自己的成績單。

是的,北疆的出分系統就是這麼快!

當考完最後一門的三十分鐘後,嶄新的成績單就會到達每一位考生的手上。

每個省的前幾千人,有學上;其餘的,體檢結果好的,抓去參軍,體檢結果一般的,可以考慮去**求職,也可以去商會。體檢結果不好的,就只能自謀出路了。

程忻看着眼前成績單上的排名,09名,再看一眼策論論文得分,0/60。

0分的策論論文。

程忻懂了。

看來自己寫策論論文的時候,還是稍微奔放了一些。

但是第九名,也勉強夠用了!

「凡爾賽成就已達成!」萬里山河圖的聲音忽然響起。「目前積攢兩個成就禮包,是否開啟?」

「開開開,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花樣。」

「熱血青年成就禮包已開啟。獲得戰鬥狀態下「蓋亞!」語音包。使用該語音包會在戰鬥時不但發出「蓋亞」的吶喊對自己進行激勵!是否開啟。」

「否。」程忻一臉黑線。

「凡爾賽成就禮包已開啟。獲得「你看我牛逼不」語音包。當使用者凡爾賽時,會自動發出「你看我牛逼不」的語音。是否開啟?」

「否!」程忻已經逐漸適應了這個不靠譜的系統。

「為什麼一個系統,能這麼,這麼……」程忻頭都大了,「講道理系統不該這樣啊!會不會有些方向我想錯了?」

「比如,這些語音包,可以用在別人身上?」程忻忽然靈光一閃!

「圖哥,這語音包可以用在別人身上嗎?」程忻衝著萬里山河圖問道。

「可以。」

「終於是有點用了!」程忻有一種媳婦熬成婆的感覺!

「先不管了,有時間實踐一下!」

程忻沒有再去管那些語音包,拿起成績單繼續向下看去。

北疆高武大學,狀態:已錄取。(請於7月1日前入學報到。)

通常,高武大學對比普通大學會有一個為期兩個月的考察集訓。因此入學報到也要提前兩個月。

程忻不打算在齊城多逗留,自己的行李也沒有什麼,也就是大學學費,媽媽留給自己的盒子,簡單的換洗衣物。

簡單收拾了一下,程忻背着包到火車站買了今晚去春城的火車票。

這趟列車,將載着滿懷夢想與激情的少年,通往他的嶄新人生。

……

饒是程忻見到了很多「大場面」,也在北疆高武的校門前感到震驚。

一把千米長、百米寬的巨劍斜插在眼前,巨劍中間有一條巨大的裂縫,而那個裂縫就是北疆高屋的校門。

程忻忍不住掏出了手機,和校門合了個影。

心滿意足。

門衛室。

「你好,我是22級新生,請問報到處怎麼走?」程忻問道。

「錄取通知書。」門衛頭都沒抬的說道,「給我。」

程忻將錄取通知遞了過去,門衛簡單掃了一眼,眼睛向上一挑。

「克水縣的?」

門衛驚訝了一下但沒有再多說什麼,拿出一個機器掃了一下錄取通知。

「沒問題。」隨後門衛隨手從抽屜里拿了張卡片甩給了程忻,「卡片上的地址,帶著錄取通知去報到。」

程忻道了聲感謝便離開了門衛室。

「春水街,138號。」簡潔的卡片上潦草的寫着一個簡潔的地址。

出發!

過了四十分鐘,程忻站在春水街門口,聞着從春水街傳來的香水味,看着這條街街邊站着的穿着暴露的小姐姐們,對卡片上的地址產生了懷疑。

「呀,這是誰家的小弟弟呀!多大啦?來玩玩呀!」一個濃妝艷抹穿着暴露的阿姨走過來挽住了程忻的手臂。

阿姨的身體在說話時還有意無意地蹭着程忻。

「不不不,不不不,我沒多大,沒多大,不、不玩了!不玩了!」程忻化身復讀機,慌忙地抽出了手臂,頭也不回地跑了。

身後傳來了阿姨咯咯的笑聲。

程忻坐在春水街的街口,靜靜地思考着人生。

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問題是:我他媽無法突破阿姨的防線啊!

忽然,遠處傳來的聲音打斷了程忻的思考,程忻下意識抬頭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只見一個大概四五十歲的胖大媽,拽着一個精瘦的小年輕。

「哎呀,這小夥子你怕啥,大媽可有經驗了!你放心!很便宜的!很快的!」大媽一邊說著一邊把那精瘦的小夥子往房間裏面拖。

那小夥子完全不是大媽的對手,拖進房看起來只是時間問題了。

大媽滿嘴什麼舒服,很快之類的。

小夥子淚流滿面,一邊大喊着「我還年輕啊!」一邊一點一點被拖進了房門。

「砰!」門關了。

程忻愣了一會,隨後猛地打了一個冷顫,頭也不回地向著學校走去。

「我還年輕啊!」程忻發出了像小夥子一樣的感嘆,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

「同學對不住啊!」門衛臉上堆滿了熱情洋溢的笑容。

「同學常來玩啊!」門衛激情衝著程忻揮手。

「同學有任何問題來找我哈!」門衛貓着腰目送着程忻漸行漸遠。

「同學一定記得來找我啊,包滿意!」門衛看程忻也不回話,焦急地喊道。

「同學記得千萬不要說出去啊!」門衛看着即將消失的背影,伸出右手絕望的喊了一句。

「……」程忻手裡拿着一張嶄新的卡片,對這個門衛,程忻真的無言以對。

這件事告訴我們,不要讓生活影響我們的工作(bushi)。

看着手中的卡片,「北疆高武大學街111號–辦事處。」

「終於靠點譜了!」程忻感慨道。在黃昏時分程忻終於辦好了入住手續,在沒有**的前提下。

程忻站在宿舍樓門前,想起那條春水街,竟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程忻正準備走進宿舍樓,身後忽然傳來陣陣金屬摩擦地面的聲音。

「是血腥味!」程忻自從離開乘風塔後,對血腥味極度敏感。

程忻猛地轉過頭。

夕陽下,一桿長矛。

鮮血正順着長矛流下。

一個身影,扛着一個血跡斑斑的「屍體」。

「林小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