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星河遙望
星河遙望 連載中

星河遙望

來源:google 作者:暮月白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仁之 奇幻玄幻 榕月

這是人類文明的黑夜,也是人類進化的曙光;這是星河遨遊的時代,也是獸靈萬千的時代;這裡有對怪獸的抗爭,也有思鄉之愁於地球為了在文明的黑夜中活下去,為了追憶祖先留下的瑰寶,為了人類的未來……唐仁之親手接過父母的烈士獎章,親眼見到了朋友的生離死別,親眼見證了怪獸的殘暴;卻也收到了先祖跨越千年的囑託,收穫了生死與共的友情,結下了海誓山盟的愛情……英雄的後裔,鎮岳撼海的巨龍,傳奇的詩篇將由他們續寫展開

《星河遙望》章節試讀:

宸狄也意念一動,一座座巍峨的高山拔地而起。

唐仁之從山腳下,一眼望不到山頂。

在半山腰就開始飄搖的雪花,再往上一些就開始出現轟鳴的雷電,讓唐仁之感受到了一陣陣窒息感。

「這是蒼空巨龍的母星——魄辰星的景象。」

「只有這樣極端的環境,誕生的智慧物種才會無比強大。」

說到這裡,宸狄的語氣不禁有了些自豪。

「等你到了衛星級,我帶你去那裡。只有在那裡鍛煉,才能激發出現在沉睡在你體內的蒼空巨龍基因。」宸狄並不打算讓唐仁之現在就去魄辰星。

那無異於找死。

唐仁之看向宸狄:

「宸狄,在星域里可以磨練我們的戰鬥能力。我要熟悉蒼空巨龍的能力,同樣,你也要熟悉使用科技武裝。」

宸狄點了點頭:

「那先從你開始吧。」

說著,宸狄背後摺疊起來的巨大龍翼張開,只是開翼,就捲起了一陣大風,讓唐仁之險些站不穩。

宸狄見唐仁之這個狀態,不禁搖了搖頭,收起了翅膀:

「不行,你的身體素質太弱了,儘管蒼空巨龍基因強化了你的體魄,但還是不足以讓你承受動能強化帶來的壓力。」

唐仁之無奈地擺了擺手:

「你這可是相當於完全獸化的力量,人類在同級之下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

宸狄拋過去一個鄙夷的眼神:

「你的格局太小了,人類社會根本沒有普及獸靈基因的強大之處。」

「等你可以完全發揮蒼空巨龍基因的能力時,不需要我,你自己就可以正面抗擊絕大多數獸靈。」

唐仁之嘆了口氣:

「行吧,需要什麼?我去準備。」

宸狄在山腳找了處舒服的地方躺了下來:

「不急,那些東西估計人類也是有價無市的,你先把你的機甲這些科技武裝準備一下,提升一下個人實力。」

「那些東西可能需要你自己去找,但是生物階的東西對現在的你還是有點危險,我們種族的幼獸是在長輩的保護下行動的,在你這裡,科技武裝倒也能應付。」

唐仁之甩了甩手臂,活動了一下筋骨: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去匹配一場機甲戰吧。」

唐仁之的父母分別是機甲師和核心製造師,唐仁之八歲之前一直在家庭的耳濡目染下,也表現出了相當不錯的機甲天賦。

同時,也在父母留下的知識的幫助下,唐仁之在機甲一行的造詣已經遠超同齡人,機甲對戰更是在模擬器上已經登峰造極,為生物階而開發的AI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如今,唐仁之也只是需要一個同齡人來讓他找到和生物對戰的感覺。

那是萬事都能面面俱到的AI所無法比擬的。

宸狄看着唐仁之,自然知道了他早有準備,也就回到了識海,等待唐仁之匹配對手。他對那機甲,也是非常好奇的。

「一會兒我駕駛的,就是我的機甲,目前放在我的工作室里,等我們出發找激發基因的東西前,我再去把它帶出來。」唐仁之說道。

還沒等宸狄回話,他們眼前的場景又一次變幻,唐仁之出現在了一個面積非常大的擂台。

而唐仁之已經坐在了他的機甲里。

這是一台高十五米,通體海棠紅色,雙肩背有兩門重型激光炮的重型火力機甲。

「您好,唐仁之,星域沒有登記您的機甲,請為您的機甲命名。」智腦的聲音響起。

唐仁之思考了一會兒,,開口道:

「塵夏龍吟。」

塵夏,是他所傳承的一支血脈在古時所屬的民族。

龍吟,代表了宸狄。

「好的,塵夏龍吟,請您做好準備,戰鬥將在三十秒後開始。」

唐仁之的目光看向了擂台的另一側,那裡站着一台通體金色的機甲,外部沒有任何武器裝置。

現在機甲的武器裝置幾乎都安置在機甲師本人的識海中,除非與機甲直接鏈接,不然在非戰鬥狀態是不會出現在外面的。

唐仁之只看得出這台金色機甲高度大約十三米,機身強度和推進裝置都是重型的,可能也是一台火力機甲。

只是這台機甲不是市面上的型號,應該是定製的機型,唐仁之沒辦法不知道這台機甲具體的能力,因此也就多了一些謹慎。

而在那台機甲中,一名扎着金色短辮子的英俊少年也緊盯着塵夏龍吟,不敢有絲毫大意。

塵夏龍吟的機型和核心是唐仁之的母親留下的「夢幻」系列的作品,自然不是那少年能認得的。

三十秒很快就結束了。

「夢幻·塵夏龍吟,對戰,聖光·聖裁之槍。」

塵夏龍吟在智腦聲音落下的一瞬間,就開啟了身上60%的推進器,以極快的速度斜向地向聖裁之槍逼近。

唐仁之聽到「聖光」二字,就知道此戰必須速戰速決了。

在聯邦中,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勢力。

他們可能有自己的宗旨,執行着自己的理念;也有可能信奉着某些古神,傳播着自己的教義,當然,古神對人類的態度各有不同。

聖光,就是信仰聖十字上神的「聖十字教」的一個機型,以極高的爆發力著稱。

號稱「一擊誅邪,萬世太平」。

雖然唐仁之對他們的「正義」的教義不太感興趣,但是對「聖光」的威力還是很佩服的。

聯邦有着聖光機甲兩槍擊毀同級戰艦的記錄。

雖然那名機甲師本身的實力也很強大,但機甲的威力才是真正不可忽視的力量。

聖裁之槍的駕駛技術雖然比不過塵夏龍吟,但也很快反應了過來。

只見聖裁之槍雙手中光芒一閃,一把有他那般高的重狙就被他握在了手中。

「碰!」聖裁之槍的機甲師明顯也是訓練有素,預判着塵夏龍吟的移動路徑就打響了這場戰鬥的第一槍!

這把重狙發射的是特製的穿甲彈,畢竟激光武器雖然飛行速度極快,但容易被波動類的護盾針對。

聖光的武器泛用性極廣,沒有什麼護盾可以針對它。

當然,聖十字教的人可能知道些什麼,只是外界尚沒有消息。

塵夏龍吟沒有停下,只是控制右肩的激光炮,一炮射出!

「轟!」激光與子彈碰撞,產生了劇烈的爆炸。

金髮少年的機甲精神鏈接都被嚇得一哆嗦,險些斷開鏈接!

好快!好快的反應速度!

這真的是一名低級的機甲師嗎!?

金髮少年一咬牙,聖裁之槍的周身立刻出現八柄金色的長劍。

長劍的劍刃還在中間留出了一條縫隙,劍身還看得見很多能量傳輸的線路,在那些線路上,有許多金色能量流轉。

聖裁之槍的機甲核心正在高負荷運轉着,機甲中,還不停響起警報:

「警報!浮游聖劍若八劍齊發,機甲能量將在一分鐘內耗盡,請問是否發射?」

金髮少年咬了咬牙:

「發射!」

他算是看出來了,塵夏龍吟是一台非常強大的火力機甲,機甲師的能力更是超越了自己。

他在靠近,只是怕距離過遠,與聖裁之槍對轟贏面不大罷了。

可如果被塵夏龍吟近身,聖裁之槍再怎麼重型,那也只是個沒穿鎧甲的武士,開護盾也擋不住一台重型火力機甲的轟炸啊!

所以,金髮少年當即決定,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嘖,早就說說星域應該推出一個團戰模式了,哪有讓刺客和戰士硬碰硬的!?」金髮少年此時正在機甲中無能狂怒。

而此刻,浮游聖劍已經蓄能完畢,八道能量化作流光直奔塵夏龍吟而去。

這些激光並沒有全部朝着塵夏龍吟飛去,反而是有五道射向別處,意圖封鎖塵夏龍吟的所有躲避路徑!

「加大功率,我要一擊秒了他!」金髮少年可不打算給唐仁之機會。

給對手機會,就是不給自己機會。況且在星域不會真的死亡,他只管狠,其他的不由他管。

就在激光準備擊中塵夏龍吟時,金髮少年只看見塵夏龍吟的機身表面迅速覆蓋上了一層海棠紅色的光盾。

那些激光在落在光盾上之後,都詭異地被偏轉了方向,根本沒有對塵夏龍吟造成一點點傷害!

「嗡!」一道耀眼的海棠紅光亮起,塵夏龍吟的位置發生了變化,竟直接出現在了聖裁之槍面前!

「瞬移!?開什麼玩笑!?怎麼用得出這麼耗能的空間能力的!?低級機甲怎麼可能搭載這麼大容量的能源的!?」金髮少年的衣服都被冷汗浸**,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一台低級機甲可以有這樣的能力。

任他想破頭也想不出,唐仁之已經很好的將蒼空巨龍星能泵的能力運用到了補充機甲能量中。

現在的塵夏龍吟,在低級中就是不可戰勝的。

他一個人滿負荷的火力,就是一個小隊的火力。

「警報!機甲能源僅剩10%!機甲能源僅剩10%!」聖裁之槍中不斷發出警報。

金髮少年碧藍的眼眸中,開始緩緩流轉起金色的光芒。

「拼了!」少年體內的星能傾瀉而出,一頭金羽獅鷲的虛影出現在了聖裁之槍身後。

一股極致光明的氣息在整個擂台上蔓延開來,聖裁之槍的機身也好似化作了一柄裁決的聖劍,鋒銳的氣息大有勢不可擋的氣勢。

唐仁之只感覺自己被一道銳利的目光鎖定了,全身動彈不得!

但行霸者之道的人,遇到越強大的壓力,所產生的反彈力量也就越大。

即使唐仁之現在並沒有真正踏上這條道路,但面對那金髮少年的力量,已經足夠了。

「哼!聖光獅鷲王,伊萊斯!」宸狄的聲音突兀地出現。

唐仁之只覺得宸狄在識海中傳達了異常憤怒的情緒,顯然是對方的獸靈所引起的。

不過唐仁之不難猜出來為什麼。

蒼空巨龍和聖光獅鷲都是制霸天空的強者,可是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是兩座山頭的虎王!

「小子,動能強化,碾碎這四不像!」宸狄對那伊萊斯明顯沒有什麼好態度,以前估計沒少與其爭鬥。

不過,既然他們融入了人類社會,肯定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爭鬥,也就打算在星域中,把過往的舊帳一併算了。

這次機甲戰,誰打贏了,那麼這幾千年,就是誰打贏了!

唐仁之的星能如同九天銀河一般傾泄而出,金髮少年的星能量和唐仁之的星能量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唐仁之的星能簡單粗暴地覆蓋在塵夏龍吟上,甚至迅速包裹出了一個蔚藍色的球體,朝着聖裁之槍衝去,速度越來越快。

很快,球體從蔚藍色,在夢幻核心的轉化下,化作海棠紅色的球體,後方還拖出了長長的拖尾,如同一道流星一般。

本來唐仁之的身體是扛不住這樣的動能強化的,但塵夏龍吟是重型機甲,這種強化程度,塵夏龍吟完全可以保護好唐仁之。

「蒼空巨龍王,宸狄!」伊萊斯的聲音也在金髮少年腦中響起。

金髮少年打了個寒顫:

「大哥,這是蒼空巨龍!?那個莽夫種族!?我們正面硬剛不太妥吧?你不怕他把我創死啊?而且你們一前的恩怨,讓我和對面的兄弟來算不好吧?」

伊萊斯冷哼一聲:

「你知道被那蠢龍按在星球表面一遍遍犁地的感覺嗎!?恆星都被我犁爆了兩顆!那時我才一千歲!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

「而且你也死不了。估計這傢伙也跟我一個想法,這是我們的最後一戰,既分高下,自然要拿出全力!」

金髮少年咽了下唾沫:

「死不了是死不了,但星域的痛覺是一比一的啊······」

感受到伊萊斯無邊的戰意,金髮少年立刻把嘴閉上,裝作有些悲壯地說道:

「想不到我泰格·泰勒的首戰居然如此慘烈······」

伊萊斯都有些無語了:

「你小子,怕什麼?我很弱嗎?最差也能讓你無痛!」

泰格這下更無語了。

你們兩位王者,差距這麼大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過,泰格也只在心裏說著,他還是引動了全身的星能,將聖裁之槍化作一道金色的劍刃流光,朝塵夏龍吟飛射而去!

原本強度足以抵抗中級機甲轟炸的擂台地面,此時竟然產生了絲絲皸裂,有些抵擋不住二人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