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動
心動 連載中

心動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芳菲 現代言情 陳初

提起陳初,榕城的名媛們無不羨慕,她算是她們這個圈子裡混的最出色的那個昔年,她有傅氏千金做靠山,攀上了溫家太子爺,事業愛情兩手抓而後,傅氏倒台,大家都等着她被溫於掃地出門,陳初卻轉頭就被狗仔拍到跟商界新貴厲止琰一起進出婦產科眾人乍舌,難道厲少要休妻另娶的事是真的?厲止琰馳騁商場十餘載,本以為自己的心早就堅如磐石,可沒想到,一個陳初就讓他俯首稱臣了【女主有點渣,但不是海王】展開

《心動》章節試讀:

  陳初被她們灌了幾杯,臉頰微紅。
她推開傅芳菲就要去找衛生間,陳初走的踉踉蹌蹌,陸翊寒有點擔心,也跟了出去,許婕也跟在陸翊寒的後面。
  陳初從廁所出來的時候,差點滑倒,陸翊寒伸手扶了她一把。
她一身酒味兒,看都沒看來人是誰,只說了聲:「謝謝啊!」
  陸翊寒看了來氣:「陳初,你還欠我個理由!」
  陳初揮開他的手,醉醺醺的問他:「什麼理由?」
  那樣子,好像她真的不記得了,陸翊寒也是服氣,再給她提醒道:「當初你劈腿的理由!」
  「你是陸翊寒啊?」
  他們身後比人形還高的巨大花瓶邊,許婕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陳初又接着道:「多少年前的事了,陸少爺,你要向前看。
現在我們不都過得挺好的嗎?」
  「陳初,你到底有沒有心?」
陸翊寒生氣的拉着她的肩膀搖了她兩下。
  「嘔……走開……」  陳初推開他跑到旁邊的洗臉台旁,吐了起來。
吐完以後,打開水龍頭洗臉、漱口。
  陸翊寒還沒走,陳初有點反感。
  她的眼神看起來清醒了一點,「你想聽什麼?
沒錯,我確實愛上別人了。」
  陸翊寒眼神看起來想要殺人,「是誰?」
  「陸少爺已經這麼優秀了,我都能拋棄,當然是要比陸少爺更優秀的男人了。」
  陸翊寒攥着兩個拳頭,狼狽的走出了酒店。
  厲止琰剛好來洗手間放個水,沒想到還能聽到這麼渣的對話。
唔,看來是個慣犯!
  陳初回到房間,見傅芳菲也喝了挺多,她想叫人把傅芳菲送回去,許婕一見她回來卻氣沖沖的跑過來揪住她的衣領,還用眼神示意王琴琴錄視頻。
  「陳初你這個爛人,剛才我在走廊上聽到了你們的對話,你居然劈腿陸翊寒。
他對你還不夠好嗎?
你為什麼要綠他!」
  陳初酒喝多了,力氣比不過許婕,被她推搡了好一會兒。
一下子腰磕到了椅子的尖角,疼的她齜牙咧嘴。
  「我們分了你不就有機會了嗎,哪來那麼大怨氣?」
  「無可救藥,陸翊寒也不是你能玩弄的人!」
  許婕糾纏不休,一幫人來拉架到後來演變成了混戰。
男生幫陳初,女生幫許婕,像傅芳菲這樣的中立派搗糨糊。
  陳初實在不耐煩了,她使出了全身力氣甩開許婕:「你們都說他對我好,對我好我就一定要喜歡嗎?
你也對他好,他喜歡你了嗎?」
  陳初順手摸到了餐桌上的一杯紅酒,就潑在了許婕頭上。
  「酒醒了嗎?
不夠我再繼續幫你醒!」
  酒店的服務員上來把他們所有人分開,溫於突然出現在包廂門口。
  傅芳菲看到他一喜,「溫於哥,你來了!」
  溫於點點頭,然後去看陳初,陳初沒好到哪裡。
頭髮被許婕扯亂,衣領也在重力拉扯下變形了。
  溫於把陳初摟到懷裡,問:「還好嗎?」
  陳初整理了下頭髮,露出白皙的天鵝頸,頸部還有幾道明顯的抓痕,已經破皮了。
  溫於看到了傷口,目光肅殺,對許婕發飆:「你乾的?」
  許婕知道溫於就是傅芳菲哥哥傅邵華的發小,頓時心虛的不敢說話。
  「陳初是我的人,你跟我作對?」
  「溫少,我不敢。」
  許婕哪知道榕城頂級世家的繼承人溫於竟然也跟陳初有一腿,怪不得傅芳菲一直讓她不要跟陳初作對,傅芳菲一定早就知道。
  也許,溫於和陳初就是她撮合的。

《心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