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攜寶歸來虐渣渣
攜寶歸來虐渣渣 連載中

攜寶歸來虐渣渣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肉的四月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泠希 秦楓 霸道總裁

泠希的人生在一夕之間被改變!她在泠家生活了二十幾年,可是突然有一天她發現自己並非展開

《攜寶歸來虐渣渣》章節試讀:

A城,帝豪酒店。
昏暗的酒店走廊里,一抹高挑纖細的身影跌跌撞撞地闖入一間套房。
她顧不上整理衣服,渾身熱得她頭腦發懵。
「好熱......」 她伸手在周圍亂摸,直到一處冰涼的觸感傳來,立即貼了上去。
「滾下去。」
黑暗中響起一道冰冷的聲音。
泠希只當沒聽見男人的抗拒。
床上的男人掙扎了幾下,無奈被人算計根本動彈不得,只能任由女人胡亂的輕薄。
該死!
男人墨黑的眼睛裏迸發出怒火和殺意,長居上位者的他從沒被這樣對待過,當然也沒人有膽子這樣對他。
就在男人在腦海里設想了殺掉女人的一百種方式時,撕拉一聲,他的上衣被撕了!
意識模糊的泠希此刻全憑藉著本能在做。
她按住亂動的男人,惡狠狠的威脅他,「再動我就讓你變成太監!」
枕頭下,男人墨黑的深色瞳孔迸發出要吃人的怒火來!
這女人!
找死!
一夜瘋狂。
清晨,泠希從夢中醒來,身體彷彿被碾壓過似的疼。
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琥珀色的眼眸,頭頂耀目的水晶燈映入眼帘,渾身一震!
昨夜的記憶剎那間湧入腦海。
媽媽約她來酒店談事,等她抵達包廂後沒多久就進來了一個老男人!
她意識到不對勁後從那兒逃出來,闖入了男人的房間,然後...... 泠希僵硬地轉過臉,一張帥得慘絕人寰的臉映入眼底。
男人細長的脖頸上布滿了紅痕,還有身上...... 天。
母胎單身二十年的泠希此刻心情極度得複雜。
她看了眼身旁的美男,一咬牙從包里抽出僅有的兩百元大鈔放到了桌上,「抱歉了,帥哥。
以後有機會我再補償你。」
泠希說完,胡亂地套上裙子溜出了包間,狂奔回家。
...... 泠家門口。
泠希剛想開口就聽到裏面傳出母親張婉玉的聲音。
「泠希一晚沒回來,看樣子葯是奏效了!
老公,你可得多給那個老男人封口費,讓他咬死了是泠希!
知道嗎?
這件事一定要辦妥,這樣陸家就會放棄認泠希,我們的女兒才能安穩地做陸家的掌上明珠!」
轟!
泠希感覺到渾身的力氣一下子被抽空,看着母親張婉玉那放鬆的神情,突然間想起,昨晚赴約前,張婉玉破天荒地給她做了雞湯,讓她補一補身體。
所以是她算計了自己!
「你真覺得陸家會因此放棄認泠希嗎?
要知道她才是陸家的親生女兒,陸家萬一認血緣,那咱們的子晴可怎麼辦?」
父親的聲音緊跟着響起。
「你怕什麼?
咱們子晴那麼優秀,年紀輕輕就是留洋海歸雙學位碩士!
那泠希算個什麼?
初中輟學,英文更是一竅不通,沒才藝,空有一副皮囊有什麼用?
現在她又被人給糟踐了,陸家那樣的高知家庭會看得上她嗎?」
泠無為聞言鬆了口氣,「你說的有道理,幸虧當初你下狠心把兩個孩子換了,否則子晴跟着我們只有吃苦的份!
現在子晴如此出色多虧了你!
晚點你約上子晴,咱們一家人好好去慶祝一下!」
好惡毒的一家人!
泠希渾身的血液都衝到了頭頂,她直接踹開門,走了進去。
「你們的心思也太惡毒了,虧我還一直把你們當我的親生父母!」
張婉玉和泠無為聽到聲音看去,兩人的神情瞬間變了變。
「泠希,你看看你一夜未歸,現在是個什麼樣子!」
泠無為冷聲開口道。
「呵呵,我什麼樣子?
剛才我在門口聽得清清楚楚,你和張婉玉是怎麼算計我的,在雞湯里給我下迷、葯是吧?
信不信我現在就報警,讓你們到牢裡頭慶祝啊?」
張婉玉見狀立馬掩面痛哭,「孩子啊,你說這話可傷死爸媽的心了!
雖然你不是我們的親女兒,我們也把你撫養這麼大,怎麼呢?」
「少在這裡假惺惺了,從小到大,你們一直對我冷言冷語,動輒打罵,我還對你們百般體諒,原來我根本就不是你們的孩子!」
「還有,我初中因為打架,被關進去一周也是你們設計好的吧,就是為了讓我聲名狼藉!」
「泠希,事已至此,你好好地跟我們生活在一起,不去認親,那你還是我們的乖女兒,我們也不會少了你的吃穿。」
張婉玉突然變了態度說道。
「呵,不可能!
你們想讓我受委屈,讓你們的女兒享受豪門生活,想都不要想。
我會讓你們得到應有的報應,不會讓你們逍遙法外的!」
泠希說完就要離開。
張婉玉眯起眼睛,「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們了,老泠!」
泠希背後感覺到一股涼氣,猛地回頭,泠無為就揮舞着一根木棍狠狠朝她砸了過來!
咚的一聲。
泠希倒在地上,她感覺到頭上有熱乎乎的東西在不停地往外冒,跟着她就看到了好多的血。
...... 隔天下午,飛往J城的飛機上,男人緊緊捏着手裡的兩張百元大鈔,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意。
兩百塊,那該死的女人把他當成了什麼?
站在他身側的助理不自覺得屏住呼吸,低頭不敢去看他。
「找到了嗎?」
男人開口,聲音冷徹入骨。
「回,回薄爺,她的家人報了失蹤,警方在她房間里搜到了一封遺書,已經當作自殺處理了。」
男人眸底聚起濃濃的殺意,一字一頓道:「找!
出!
她!
的!
屍!
體!
鞭!
屍!
一!
萬!
次!」
「是......!」
...... 五年後,首都機場。
一道靚麗的身影穿梭在航站樓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女人和她懷裡抱着的小孩身上。
路人發出一聲聲讚歎。
「我的天,那是明星吧?
好漂亮!」
「何止啊!
她懷裡的小女孩精緻得像個瓷娃娃哎!
她們是姐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