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下山後,我靠環保人設爆紅了?
下山後,我靠環保人設爆紅了? 連載中

下山後,我靠環保人設爆紅了?

來源:google 作者:年公子的新玩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玉禮 長青

[神靈+養成系頂流+霸總+暗戀+團寵+甜寵爽文]神靈下山後,憑一張臉在娛樂圈殺瘋了!成為熱搜VIP,影視歌三棲全能,還是京大學霸,學工商管理,還是個女霸總?還讓不讓人活了???白玉禮:我主推環保,次推自己女n想抱大腿,「這是女主嗎?我知道男主為啥心系白月光了」,想翻身,「你敢動她?」女n:不敢動不敢動十年後,「亂砍亂伐不要,環保產品推推」「啊啊啊啊!姐姐說什麼我都聽」跟在她身後的小蛇從溫柔體貼,莫名變成黏人小醋缸「為什麼找他不找我」失落ing「因為他……」「因為他比我重要對嗎?」委屈ing「不是,因為他……」「因為你們一起出生的是嗎?」撅嘴ing白玉禮選擇直接親住前期搞事業為主!展開

《下山後,我靠環保人設爆紅了?》章節試讀:

白玉禮和朱廷羽迎着這些目光向著目的地走去。

為了迎合人類的習慣,就算知道教室在哪裡。

白玉禮還是在半途中,向一個女生問了路,直把人問得臉紅結巴。

白玉禮又道了聲謝,帶着朱廷羽裝模作樣的找了一下,向著一個正在朝他們招手的女老師走了過去。

孟老師一看就是個很和藹的老師,她帶的6班是海大附中的尖子班之一。

她和韓校長的教育理念類似,她的班級同學們都很努力,學習的能力也很突出,所以她會在指導他們學習的空餘時間,把握他們的一些心態變化,從中調節。

孟老師認為,這兩個學生學習上,即便是得到韓校長認定,但是只要還沒過明路,那就有待商榷,但是起碼問題不大。

他們如果和傳言一樣,有望成為狀元種子,那隻要保證成績,上課倒是次要。

她也跟校長了解過,同學們沒有生活上的困難,校長的要求也是不要過多約束。

白玉禮和朱廷羽走近,孟老師笑着說,「我本來想一會去接你們的,沒想到還沒到早自習時間,你們就到了,還好順利找到教室了。」

朱廷羽不說,白玉禮對孟老師的印象比王主任就好上許多。孟老師周身的溫和,讓她想起了王秀娟,就是那個…在白玉禮最弱小的時候,收留她的,那位妻子。

白玉禮內心有些沉重的墜痛,她對着孟老師略一彎身,「老師好,我叫白玉禮。」

朱廷羽看着白玉禮,有些彆扭,只是點了下頭,「老師好,我是朱廷羽。」

孟老師笑着看着他們,「好好好,我姓孟,是你們的班主任,你們可以叫我孟老師,以後你們學習或是生活上,有什麼問題都都可以來找我。」

「白同學,朱同學,你們就坐後面兩個位置吧。等同學們人來齊了做一個簡短的自我介紹就好。」

孟老師把他們的座位安排到了最後,這樣他們就算不來上課,也不會對其他同學造成太大的影響。

白玉禮和朱廷羽分別走向了最後兩排,是前後桌的位置,白玉禮坐在了前面。

班級里來了不到一半的同學,原本都在埋頭看書。從他們二人進來開始,出現短暫的靜謐後,討論聲一瞬間爆發出來。

雖說是討論,但是因為夾雜着不少驚嘆,所以動靜不小。

「是明星嗎?」「好像不是,沒有見過。」「直接就進6班了?牛逼啊!」「他們是一對嗎?我還有機會嗎?」「他們是一半你都沒機會了,醒醒吧。」「下輩子預定一張這樣的臉。」……

孟老師只是敲了敲桌子,示意聲音小點,也沒有阻止,畢竟現在阻止,後面他們想必也要用更多的時間去討論。

白玉禮聽着這樣的聲音,也只靜靜坐着,閉目養神。

朱廷羽就更誇張了,直接把臉埋下,趴着睡覺。

6班不愧是學霸班,議論聲很快就止住了。

同學們紛紛進來,不久桌子已經幾近坐滿,除了白玉禮旁邊的位置,還空着外,看來是都來了。

孟老師也沒有管那個空着的座位,讓白玉禮和朱廷羽分別上來做自我介紹。

白玉禮提前擰醒了朱廷羽,然後自己落落大方地走上去,用粉筆寫下了自己的名字,轉身笑了笑,「大家好,我叫白玉禮,希望和大家共同學習,共同進步,謝謝!」。

台下掌聲一片,尤其是幾個愛鬧的男生,手都拍紅了。

朱廷羽半睡不睡的,明顯耐心不足,單手插兜走上講台,在白玉禮的名字旁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是朱廷羽,謝謝!」。然後瀟洒下台,惹得一眾女孩驚叫捂嘴。

孟老師及時阻止,「好了!高考倒計時多少天,我不反對你們放鬆,早讀注意紀律。兩位新同學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可以找大家幫忙,也可以來找我。好了,早讀繼續。」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讀結束,按耐不住好奇的女同學們把看起來很友善的白玉禮圍了個水泄不通,只在朱廷羽周圍出現一塊小小的真空帶。

青春期的男生自然不會過來,但是他們也會好奇的豎著耳朵聽着。

女孩們嘰嘰喳喳地說著她們的好奇,也怪氛圍太過緊張,兩個新生,男俊女靚,多少沖淡了沉悶的氛圍。

「你們怎麼現在轉學過來?」「你們從哪個學校來的?」「你們是情侶嗎?還是兄妹?」「你們直接就轉來6班了,成績應該很好吧!」

「家裡的工作調動」「昆市一高哦」「我們是姐弟,只是分別隨了父母姓氏」「成績還可以,希望大家互相幫助」,白玉禮耐心的一一作答。

下課的時間就那麼一點,直到上課鈴響,眾人才意猶未盡的回到各自的座位。

白玉禮倒是不討厭這種氛圍,書香陣陣,認真讀書的人兒們,可愛又天真,或許和曾經王秀娟口中的天空,也會有一點點重合吧。

白玉禮雖然沒有像朱廷羽一樣睡覺,但是她也在出神。

各科老師里,只有一個數學老師,性格就跟剛,看着他倆一個睡覺,一個神遊天外,沒有砸粉筆頭,就是對校長最大的交代。

一堂課上下來已是氣憤不已,好在最後喊他們起來回答問題,都答上來了,那個男娃還提供了多一種的解法,倒是讓他另眼相看。

中午的時候,白玉禮跟幾個女生一起去了食堂,她推了推朱廷羽,讓他起來吃飯,朱廷羽推脫道一會會起來。

看着等着她的幾個女生,白玉禮也休了跟朱廷羽爭辯的想法,說了聲他身體不舒服不想吃東西,就跟女生們往食堂走去,食堂很大很乾凈,飯菜說不上合口,但是營養均衡,種類繁多。

下午全校都去參加了一個短暫的開學儀式,大考在前,學校也不會浪費學生們的寶貴時間。

這次典禮卻讓6班兩個新生的美貌廣為傳播,尖子班只有兩個,普通班卻有10個。

一下課,門前擠滿了人,另一個尖子班9班的學生也有來門前躲着看的,更別提另外十個班了。

老師們也很苦惱,勸阻不得。結果這樣的困境只出現了一個下午,破局的人竟是白玉禮自己,起初,她自己也很無奈,她只好趴着睡,他們還看。她只好把倒計時的日曆擋在自己身前,好在雙重攻擊下,眾人節節敗退。

老師通知了一個禮拜後的開學測試,白玉禮跟孟老師請了一個禮拜的假,說好一個禮拜之後會準時來參加摸底考試。

終於等到了放學,有的同學們剛想約白玉禮他們一塊兒走,轉頭髮現兩個座位已經空了,只好遺憾地跟好朋友們一塊回家了。

白玉禮剛聽到下課鈴響,就扯着朱廷羽一起走了。

剛剛從夢中驚醒的朱廷羽,甚至不知道今天一天都發生了什麼。

白玉禮一邊疾走,一邊吐槽道,「你知道嗎?你睡了一天,這是不合理的。」。

朱廷羽癟癟嘴,邁着長腿在後面跟着,「為什麼不合理?青春期的人類就是有很多覺啊。」。

白玉禮回頭瞪了他一眼,「但是你一次廁所都沒去上!一次水都沒喝!我叫你起來吃飯你也沒起來!這是不合理的!你要是下次這樣!就別來學校了!」。

朱廷羽還是挺喜歡學校的,雖然他在睡覺,但是也在感知,他喜歡被人誇獎崇拜,喜歡被人仰視,而學校就是人最密集的地方,單純的學生們不會吝嗇自己的誇讚。

「我知道了,以後會注意的」,朱廷羽悶悶地說。

他們走得很早,一路上人並不多,司機已經等在那裡,於是他們直接上車回去了。

白玉禮在茶室找到了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