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逍遙醫少
逍遙醫少 連載中

逍遙醫少

來源:google 作者:逍遙醫少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然 齊悠

醫術精湛的山村少年進入都市,本想了卻師傅生前的心愿,但一不小心……展開

《逍遙醫少》章節試讀:

女子彎腰撿起來帽子,雪白的脖頸清晰可見,齊悠眼中閃過一絲驚艷,但隨即禮貌的收回了目光。

「沒關係,下次注意點就好了」,女子撿起帽子露出甜蜜的笑容說道。

這時賀蘭山從後面追了出來,女子看到賀蘭山臉上連忙喊道:「爸爸」

齊悠微微一愣,「難道她就是賀梓桐?」

賀蘭山伸出手把賀梓桐的帽子整理了一下。

「正好你們都在這,這是齊悠,別看着小夥子年輕,但也是深得中醫真傳啊,你們日後可以交流一下醫術」

賀梓桐對着齊悠笑着點了點頭,「沒有看出來他這麼厲害啊,那以後我要向你多討教討教了」

齊悠微微點頭笑了笑,說道:「好。」

「這個你拿着,剛才實在是我對不起你,這當做是我的一點歉意吧」,賀蘭山掏出一張新的銀行卡遞給了齊悠。

「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不勞而獲的東西我是不會收下的,我們改日再會!」說完齊悠留下一個背影離開了。

「原來她就是賀梓桐啊,看樣子這個婚約好像也不壞。」不過轉念一想,齊悠又將這點兒心拋到了一邊。

因為他翻了翻自己口袋裏面的錢,仔細數了數,除了火車票剩下的錢,還有十塊八毛。

「不行啊,這到公募還有一段距離,這點錢怎麼夠。」

說完齊悠從地上撿了一塊磚頭,在一面白牆下工工整整寫下幾個字,「專業中醫藥方,對症下藥,絕對管用」

他就這麼蹲在這個牆跟前足足蹲了三個小時。

眼見天色快到了晚上,依然沒有一比收入,齊悠已經無聊到快要睡了過去。

這時候緩緩走來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他站在齊悠的面前駐足仔細的觀看上面的字。

「大爺,您有什麼病?」

「誰有病?你才有病呢!」老者推了推眼睛,「雖然你這中醫不是很專業,但是你這字看起來挺好看的啊」

齊悠嘴角露出一絲笑容,練字是他師父從小教給他的,為了就是磨鍊他的心性。

從醫者心性最為重要,醫者不能自醫,心性亂了的話,那醫心也就亂了。

「怎麼大爺,你到底有病沒病啊,沒病別打擾我做生意」

「我看你這小子會不會說話,真的是一點禮貌都沒有,我身體好着呢」,老者憤憤不平的說道。

忽然齊悠的肚子發出一陣『咕咕』的叫聲,他從村子裏出來到現在還沒有吃過飯呢。

已經餓了一天的他感覺到渾身沒有力氣。

「小夥子,我看你的字確實不錯,要不這樣吧,今天晚上你來我家,我筆墨紙硯都有,讓我好好看看你的書法怎麼樣?我們稍微交流下」

聽到老者這麼一說,齊悠連忙從地上站了起來,不管怎麼說,先過了今晚再講。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兩人坐上一輛的士,來到一個比較高檔的小區樓下。

齊悠看着周圍裝飾的如此精緻的環境,這是他在村裡從來沒有見過的場面。

走進家門,一個溫柔的女生聲音響起:「爺爺您回來啦,飯做好了,快來吃!」

說著一個系著圍裙的短髮女孩出現在齊悠的面前,手中端着一盤剛做好的雞腿。

「然然,這個小夥子是我在大街上遇到的,見他字寫的不錯,所以今天帶他來我們家一起吃飯」

少女伸出手說道:「你好,我叫劉然。」

「沒有想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是一個書法家,我爺爺對書法的要求是很高的,能夠得到爺爺的稱讚確實是不容易啊。」少女伸出手說道。

齊悠木訥的伸出手僵硬的和她握了握手,長這麼大以來是他第一次接觸到女孩的手。

之前在村子裏,沒有出嫁的黃花大閨女是不能讓他這種青年直接接觸的。

「我不是什麼書法家,其實我是一個醫生..」齊悠迅速的抽回自己的手,咽了咽口水說道。

「什麼書法家還是醫生,甭管他什麼家,這個點了都要餓,來來來,我們先吃,然後再說,嘿嘿」老者坐到椅子上說道。

三人一同坐下,餓了一天的他早就已經忍不住大快朵頤起來。

吃着吃着,他忽然注意到劉然的胳膊上有一道烏青。

如果不是在自己曾經看過不下千個病人的眼力,一般人根本沒有辦法注意到。

「劉然,你最近是不是晚上很難睡着?」齊悠放下筷子說道。

劉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齊悠,眉頭慢慢的皺在一起。

「對,對啊,最近一個月,我雖然困,但是睡着以後都到十二點以後了,是不是我臉上的氣色很差啊」

齊悠搖搖頭。

「你的氣色其實呈現的是體虛的狀態,不過好在你的皮膚比較白,從外觀上看不出來,請把手伸出來!」

劉然將自己雪白纖細的手臂伸出,齊悠雙指按了上去,眼睛裏面露出一絲驚慌的神色。

「整個脈象穩中帶着雜亂,力道不一,有強有弱,這是大病的前兆!」

此話一出劉然和那老者大吃一驚,「小夥子,話可不能亂說啊,我孫女現在健健康康好得很,怎麼會有大病呢?」

齊悠斬釘截鐵的說道:「老爺子,劉然的後背定有一處皮膚已經變黑,不相信的話劉然你給爺爺看一下,我迴避!」

劉然聽了大吃一驚,自己可從來不知道自己背後怎麼會發黑。

此時齊悠已經站起身子朝着衛生間走去,剩下她和爺爺二人。

「爺爺,要不您幫我看看?」劉然穿着一身睡衣扭過身子將後背露出來。

爺爺一看果然在她脖頸下方有一個巴掌大小像是胎記一樣的黑斑。

「真神了!竟然真的有!」老者驚訝的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此時劉然將睡衣整理好,着急的說道:「這怎麼回事啊,我什麼時候成這樣,爺爺你可不要嚇我嗚嗚嗚!」

劉然說著說著哭了出來,此時齊悠從衛生間走了出來,臉色淡定的看着她,「怎樣,我說的沒錯吧!」

「你可真是個神醫!小友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孫女這樣究竟是患了什麼病?」老者面色凝重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