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小說宋三喜蘇有容
小說宋三喜蘇有容 連載中

小說宋三喜蘇有容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敗家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敗家子

他贏下百億美金,實時到帳。但是,遭人暗算,游輪爆炸,他死了。屍體火化當天,他的未婚妻,哭的死去活來,數度暈厥。而他,重生了!2010年冬,坐標中海市,老家,一個同樣叫宋三喜的人。展開

《小說宋三喜蘇有容》章節試讀:

第1章

「啊這……這位女士,您是誰?您要幹什麼?請您自重……」

一個白花花的女人爬上床來,宋三喜睜眼大叫。

女人年輕白・皙,漂亮,凹凸・起伏。

表情麻木,平躺下來,把自己擺成了大字。

這造型,驚人。

宋三喜縮了縮身體,扭頭,空中推手:「您別這樣……」

「我不這樣,你不得打死我?上來!」

「我……為什麼要上來?」

「你喝醉了,不是喜歡回家就開燈糟賤人的嗎?今天晚上裝什麼正經啊?」女人凄然可憐,熱淚滾滾。

「胡說!我宋三喜怎麼可能……是那樣的人?」

宋三喜翻下床,胃裡翻騰。

趕緊奔出去,衝進廁所一陣嘔吐,放水狠狠沖洗着臉。

自來水冰冷刺骨,瞬間清醒。

「我這是……」

宋三喜看着鏡子里,陌生的臉。

不修邊福,鬍子拉渣,噴鼻子酒氣,邋遢的醉鬼。

「這不是我……我這是……」

一陣眩暈,記憶慢慢融合……

公海游輪上,一場世界級豪賭,他贏下百億美金,實時到帳。

但是,遭人暗算,游輪爆炸,他死了。

屍體火化當天,他的未婚妻,哭的死去活來,數度暈厥。

而他,重生了!

2010年冬,坐標中海市,老家,一個同樣叫宋三喜的人。

老婆叫蘇有容,女兒甜甜,四歲。

這個宋三喜,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

逢賭必輸。

輸掉幾百萬現金,十套房,一座別墅,三台車,父母留下的家業,徹底敗光。

喝酒必醉,回家就發瘋,摔東西,打老婆打孩子。

還必須開着燈過生活,蘇有容必須像剛才那樣。

要不然,往死里打。

偏偏,這傢伙患有重度亢・奮症,醉酒後長時間不平靜。

蘇有容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生不如死。

嫁給宋三喜,就沒一天安寧日子。

要不是因為女兒甜甜,早跟這個人渣同歸於盡了。

有錢的時候,宋三喜經常不回家,跟些野女人廝混。

後來沒錢了,回家找蘇有容,不給就又打又罵,連女兒也不放過。

前陣子,最後這一套兩居的老房子,也讓宋三喜輸了。

明天,人家說了要來拿房產證,不給也行,玩蘇有容一個月。

這個出了名的大美人,惦記她的人,不要太多。

這傢伙竟然答應了。

反正,妻子跟屍體似的,只要房子留着,抵押貸款還能賭一陣。

賭,像他的毒癮一樣。

兩天不賭,渾身難受。

今天下午,又把蘇有容身上僅有的500塊都搶了,輸了個精光,倒欠人2000塊。

一場大醉後,回家脫光了躺到床上時,他已經醉死了。

「我,宋三喜,怎麼會重生到這種垃圾身上?他,對得起這個名字嗎?」

宋三喜狠掐了一把大腿,出了血,疼!

重生,是真的。

他內心鬱悶,自己可是絕世牌王。

頂流大亨,教父級人物。

人脈、賭技、修養、氣質、身手實力,這具身體的前主人,哪一點趕得上?

想想心愛的未婚妻,自己中海孤兒院出身,她陪着經歷了多少年風雨磨難。

說好了贏最後一把,便帶她榮歸中海,退隱,結婚,生子,安度餘生。

結果,陰陽永隔。

想想外面,那個無辜的女人蘇有容,可憐的女兒甜甜……

宋三喜嘆了口氣,搖搖頭。

「再也回不去了。」

「那一世,小魚兒有百億美金,但願她能幸福吧!」

「這一世,小魚兒應該還在上高中?她在哪裡?」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誰炸的我,回頭再查。至少現在,蘇有容和甜甜不能過的那麼苦吧!」

宋三喜指着鏡子,冷笑道:「人渣,你走運了!」

馬上沖了個冷水澡,刷刷牙,真冷。

家裡,已經欠費停氣了。

回到卧室里,蘇有容躺在那裡,像先前一樣。

沒交錢,斷了暖氣的房間,像冰窖。

她什麼也沒蓋,不敢,還是漂亮的大字。

靜靜的,閉着眼,冷的瑟瑟發抖,這才不像屍體。

宋三喜不敢多看,身體的病症有些痛苦。

可憐的女人,她是別人的妻子。

臉色蒼白,身上紫一塊,青一塊。

宋三喜低頭看了眼,還算修長的雙手。

打女人,打親生女兒,這算什麼男人?

他趕緊轉身,打開衣櫃,翻找起來。

「別找了,家裡沒一分錢了……」蘇有容無助的哭道。

「是的,我知道……」

宋三喜找了些不太像樣的衣物穿上。

光着身子,和女人交流、靠近,這是對他的侮辱。

好衣裳好褲子都輸了,現在只能將就。

白襯衣,黑大衣,黑長褲,勉強過得去。

曾經的這貨,沒個男人樣,勾腰塌肩1米7。現在,挺胸軒昂一米八。

回到床邊上,扯過被子,蓋在蘇有容身上。

「您受苦了。先睡吧。我出去一趟。」宋三喜的聲音,磁性,溫柔。

蘇有容驚呆了。

懷疑是不是聽錯了。

這個人渣,幾時個這樣說過話?

她,睜開眼睛,目瞪口呆。

人渣鬍子颳了,臉色蒼白暗沉,但還是有些好看。

穿這麼齊整,身姿挺拔,氣質都有了。

他要幹什麼去?

落魄成這樣,居然還有情人嗎?

「哪個女人瞎了眼,還會要你?」蘇有容閉上眼,冷冰冰的說。

「除了你,或許沒有人了。」宋三喜語氣有些深情。

「我……我不要的話,怕被打死。」

宋三喜微皺眉:「你腿上和胳膊上的傷化膿了。而且,還有婦科炎症?」

「你才知道啊?我明天打算上醫院的,可是我的錢讓你……」蘇有容內心凄然,酸楚的淚水滾滾。

淡淡的炎症氣息,刺激着宋三喜的嗅覺。

他扯了紙巾,在床邊蹲下來。

擦拭着她的淚,輕輕的,溫柔的,說:「對不起,一切都會好的。為了你和甜甜,我會贏下全世界。」

蘇有容眼淚滾滾,緊閉雙眼,不想看這張人模狗樣的臉。

「你還想去賭……你瘋了!家裡已經沒什麼可以輸的了……」

「是的,我已經一無所有。但,房子、女人、孩子,都不能輸。況且,你這麼美,甜甜那麼漂亮可愛。你等我。」

說完,宋三喜掖了掖被角,轉身離去。

蘇有容躺了半天才回過神,掀翻被子,捶打着床板。

絕望尖叫,撕心裂肺。

「宋三喜,你不是人!你他媽不是人啊!」

「你要把房子,把我娘倆,都拿去輸嗎?」

「甜甜還那麼小啊,你這個人渣……」

悲憤襲腦,蘇有容暈厥了過去……

《小說宋三喜蘇有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