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連載中

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

來源:google 作者:楓橋漁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楠 現代言情 程海

安楠是一棵外星小樹苗因為家園遭受蟲族破壞,於是帶着生命樹的種子流落到了地球,紮根在大佬家的院子里,只有主人不在時她才敢出來溜達某天,她不小心被逮了程海,盛榮集團太子爺,絕對的單身黃金漢,但他不近女色連個小情人都沒有,結果天降了一個小女賊到家裡他橫眉冷對:「要麼自己打電話聯繫家人,要麼我送你去警局,自己選」然而不久後,朋友和公司下屬都發現他變了老總不愛加班就算了還喜歡早退???程大少不愛去夜店就算了連朋友聚會都不參加了???滿城謠言四起,向來不喜歡女人的程大少戀愛了,對象是當紅女星,兩人出雙入對同住酒店,家裡已經安排即日訂婚但真實情況是這樣的程大少單膝跪在自家的花圃邊,對着某棵小樹苗一個勁兒認錯「楠楠,你誤會了,我沒和別人戀愛,真的,我去酒店是替朋友轉交東西,那女人的對象不是我」「楠楠,家裡沒給我安排訂婚,我只喜歡你」「楠楠,寶貝楠楠,求你變回來好不好?」小樹苗在風中微微擺動:「昨天我看了回家的誘惑,覺得你像洪世賢」「........」這還怎麼哄???展開

《小樹精每天在大佬懷裡惹火》章節試讀:

在盡量不超速的前提下,程海用了能用的最快速度,眼看前面路口跳了黃燈,再閃幾下就該紅燈了。

他一腳油門踩下,可惜剛抵達,黃燈轉變成了紅燈。

於是緊急剎車。

人在慣性下往前沖。

一名老奶奶由老伴牽着慢吞吞從車頭前經過,絲毫沒有慌張,因為倆老人眯着眼,看起來眼神不太好,完全沒意識到如果有人不剎車,他們此刻已經飛出去了。

程海也鬆了口氣。

幸好開車和自己做事一樣有原則。

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叩在方向盤上,他靜等着紅燈時間過去,腦子裡回想起家裡那個小丫頭,不由自主看了眼手臂。

猛然間怔住。

手臂被劃傷的皮膚原本快成黑色,可現在短短的功夫,顏色淺了很多,真的是小丫頭的葯起了作用?

思緒在腦子裡炸開。

紅燈過,綠燈行。

後面排隊的車輛摁起喇叭催促,恨不得程海的車在跳起綠燈那一刻直接飛出去。

程海回神,換擋踩油門,在前面的路口調轉了方向。

不管是不是小丫頭的葯起了作用,還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他得把安楠接上一起去醫院,任何一絲希望哪怕很離譜也不能放過,但接上安楠就得給她帶身衣服。

五分鐘後,程海步入了商場。

一家女性服裝店。

作為一直忙於事業的黃金單身漢,他沒交過女朋友,但顏值、身份擺在那兒,喜歡他的女人不少,更有大膽主動追求的者,只是他沒那份心思,一心全撲在了遊戲開發上。

所以對女人的東西一點兒不了解。

程海板着面孔,擰起眉頭掃過一排排貨架。

「先生您好,」女店員面帶微笑異常熱情,「您是要給女朋友買衣服嗎?我們家今年新款很多,需不需要我幫您介紹幾款?」

程海道:「不是女朋友,家裡小孩兒。」

女店員仍舊保持着微笑,但眼裡是失望的,沒想到對方年紀輕輕長得又高又帥,竟然連孩子都有了。

她笑笑道:「先生,您小孩兒多大,如果是大童的話我們家最小尺寸的尺碼也是合適的。」

「你挑幾款,簡單點。」

「好的,您稍等。」

女店員去挑款式。

程海在其他貨架上看了看,這家店不僅出售女裝,還出售女性內衣,省得他再跑專門的內衣店,他一大男人進女性內衣店想想就臉黑,面色不由得沉了又沉。

此時江少宇打來電話:「喂,阿海,你那邊怎麼樣,你說的教授聯繫上了沒有?」

「我聯繫上了威爾,他會幫我聯繫他祖父,應該很快會回電話。」

程海邊講着電話,邊用一根手指挑起一件內衣看尺碼。

女人內衣尺碼是怎麼看的?

哪種算最小?

「那就好,那你在回來的路上了?」

「我在店裡買點東西。」

「哦,那你順便幫我帶….」

江少宇那邊正在說話,這邊另一位女店員見程海挑東西舉棋不定,便走上前來介紹道:「先生,這款內衣採用的是我們最新研發的面料,加入竹炭纖維在吸水性和舒適度上都很受女孩子喜歡。」

江少宇話頭一頓,陡然間拔高音調:「你在給女人買內衣???」

不可思議的驚呼穿透手機,堪比開了擴音器。

程海將手機拿遠。

緊接着又傳來一連串驚嘆:「阿海啊阿海,秦佑現在還在生命線上掙扎,你竟然有心情去給女人買內衣?」

「你有意見?」

「沒,我怎麼敢對您意見,誒不是啊,你也沒談戀愛啊,哪來的女人?」江少宇的八卦之魂熊熊燃起。

「你管我戀不戀愛。」

「難道是情人?」

「滾。」

說完程海掛了電話,眉心一跳一跳。

女店員在一旁很尷尬。

程海吩咐道:「挑幾套最小的直接裝起來」

「好的先生,馬上。」

加上店員幫忙選的新款,程海直接刷卡拿衣服走人,然後在隔壁店裡買了鞋,以最快的速度趕回自己住處。

安楠早沒了困意,穿着大拖鞋在廚房裡找東西吃,聽見汽車引擎,飛快地跑了出去,她和程海已經見過面,也答應可以收留她,所以她不用再躲躲藏藏了,腳丫子蹦蹦跳跳奔向越野。

腦袋直懟到程海胸口。

「你這麼快回來了?買好吃的了嗎?」

「我是這麼快回來了,但我沒買好吃的,」程海遞上衣服,「進屋裡穿上,然後陪我去一趟醫院。」

沒有吃的安楠很失望,撇撇嘴問道:「去醫院幹什麼?」

她知道人類的醫院是治療各種傷病的地方,有點像他們星球上的年老植物療養基地,當生命走到盡頭時總要掙扎一番。

不同的是,人類的醫院可以進了出,出了進。

而他們的植物療養基地是進去後會陪着年老的植物星人慢慢消亡,最終重入泥土。

程海簡單說明:「我有個朋友,小腿被蟲子咬了,和我手臂上的毒素一樣,如果真的是你的東西有用,你得幫我去看看。」

「當然是我的葯有用,不然你胳膊顏色怎麼會變淺。」

安楠早注意到了。

程海嘆氣,相信小姑娘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催促道:「你趕緊去換。」

安楠杵着沒動,笑眯眯看着程海。

程海:「?」

安楠道:「如果我能治好你朋友,你可以給我錢嗎?」

「你很缺錢?」

安楠瘋狂點頭,她知道鑽石需要人類的金錢來購買,靠給別人治療賺錢是她現在唯一的渠道,無論如何她都要賺很多很多錢來購買鑽石,以滋養生命樹。

錢對程海來說只是小意思,也只是個數字而已。

「可以,如果你能治好我朋友,哪怕起到一點緩解作用,我都可以付你錢。」

「一言為定!蓋章!」

安楠高興地跳起來,雙臂抱住程海脖子,腳尖踮得高高的,迅速在男人臉上親了口。

這是她在程海上幼兒園的記憶里找到的,小程海被班裡小姑娘拉着玩過家家,然後親了他一口作為結婚的蓋章。

程海一愣。

安楠已經拿起購物袋跑回房間換衣服。

他摸了把臉,一時間無言以對。

小小年紀哪裡學來的蓋章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