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消失的我
消失的我 連載中

消失的我

來源:google 作者:林翰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K君 杜墨初 現代言情

一個內心鬱鬱寡歡的女孩,在藥物的作用下,頭腦幻化出了一個和她有着同樣經歷的男孩,她將藉由這個男孩完成自我的救贖,在女孩徹底走出心理陰影的時候,男孩就消失了展開

《消失的我》章節試讀:

不知過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醒來,而K君此刻正溫柔的看着我並用手拍打着我的背,當我睡眼惺忪的看向他時,他臉紅了。

我有些慌張和不知所措,可是更多的是回蕩在耳邊的那句話:「你想醒來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此刻應該為自己莫名的舉動而感到羞恥,可是那句彷彿在夢裡的話卻如此清晰地回蕩在我的耳邊,彷彿像是在提醒着我什麼。

「要吃點東西嗎?」K君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

「嗯,幾點啦?」

「11:00吧,你算是睡了個回籠覺了。」

「噢,是嘛,好像是哦。」我撇了一眼他的衣服,有着淡淡的粉底的黃色粉底痕迹,如果不是他這件衣服本身也是土黃色的話就真有些尷尬了,不過所幸他並沒有注意到。

可是我依偎着他,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K君於是也開始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

「我感覺不開心。」我說到。

K君低頭看着我,溫柔的問道「為什麼不開心呢?」

「我不知道。」

「不妨說說,或許說出來會決定好受些。」

「我每次想說就會頭痛欲裂。」

「你害怕嗎?」

「害怕什麼?」

「害怕真相?」

「真相?」

「人類創造了語言來聯繫彼此,但人類依舊孤獨,因為其實每個人對詞義的理解都不懂,而我們永遠孤獨的活在自己的對言語的釋義中。」

「我懂你的意思,就像「笨蛋」這個詞一樣,如果你覺得這是在罵你,那你會深受其擾,但是如果你覺得這不過是個昵稱,那你會一笑而過。」

「是的,當你曾經定義了某些事情是不好的,那麼如果往後的人生里你變成了可以用那些詞語形容的人,你會感到非常的痛苦。」

「K君?」

「嗯?「

「為什麼你好像知道我的痛苦一樣?你是不是有過和我相似的經歷,所以總能猜到我在想什麼?」

「大概相似的人總是會在人群中一眼識別出對方的氣味吧。」

「所以我能對你說嗎?我好抑鬱。」

「其實這世上,沒有一件事情值得隱藏,每一件你很在意的事情,都在這個世界上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只是大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沉默,甚至欺凌那些被迫暴露在眾人面前的人,所以你以為自己很特殊罷了。」

「是這麼回事,我好多了,謝謝。」

「你不想繼續講下去嗎?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可是我覺得好羞恥。」

「沒關係,只要能讓你感覺好一點,隨便你做出怎樣的選擇。我是值得信任的,你知道。」

「我的頭好痛。」

「那。。。要不先停下吧。我去給你倒杯水。」

隨後,我也自覺起身,而K君則給我倒了一杯水。

「我能猜猜你經歷了什麼嗎?」

「可以。」

「你很漂亮,可是你的五官有硬傷,但是你很聰明,用化妝讓你成為了第一眼美女,並且放大了你的優勢,讓人細看也覺得很耐看。你活潑開朗,但是你的笑容很假,很僵硬,我能夠感受到你在人群里那一絲微妙的不合群,其實你並不知道別人在笑什麼,你在假裝對別人感興趣,你上次去獻血被告知嚴重貧血了,可見你的身體可能不像看上去那麼健康,你總是會在下班前去茶水間喝水,但是你喝水的樣子,明顯是在吞葯,你可能是在服用精神類藥片。」

「你是偷窺狂嗎?為什麼要這樣觀察我?」

「因為我喜歡你啊,你看不出來嗎?」

「什麼?」我的大腦突然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該回應他什麼,緊張的一瞬間我聽不清他之後說了什麼,就只是低頭,一股熱氣蒸騰着蔓延到了我的耳朵。

「沒什麼的,喜歡別人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嗎?」他看着我,目光沒有任何的猥瑣和不軌,也沒有任何的自卑和害羞,就是這樣鎮定自若地看着我。

我也抬頭看着他,被劉海半遮着的眼睛裏翻出一絲微藍的柔光,他是那麼的淡定自若,絲毫不害怕我接下來的拒絕。我感到奇異,於是我也同樣用一種冷漠理智的目光看着他,那一瞬間,我既不因為自己被喜歡而感到高興,也不因為被別人看不上的男生而喜歡而感到羞恥。

我沒有感覺。

這份看不見的情感,就像我看着實驗室的樣本一樣,它只是存在着,沒有好壞,沒有道德評價,就是存在着,有它特殊的標記而已。

這樣的對視讓我感到治癒,我不忍說出拒絕他的話,可是他卻先開口了:

「你痛苦嗎?」

「嗯?」

「我問你,你痛苦嗎?」

「不痛苦。」

「那這就是答案。」

「什麼答案?」

「你覺得我痛苦嗎?」

「應該也不痛苦。」

「這也是答案。」

「什麼的答案?」

我突然驚醒,卻是在自家的陽台醒來,正午的太陽曬得很是刺眼,窗邊的芍藥有些被曬得枯萎,我忙從椅子上起身,然後把芍藥從窗台上搬回室內,並噴上水。

我回到陽台,看了一眼時間「11:00」,這是錯過K君的約定時間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消失的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