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小生獵個神
小生獵個神 連載中

小生獵個神

來源:google 作者:永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希默 舒夜 都市小說

舒夜只是一個普通大學生,卻因為一場意外接觸到了世界的本源——世界演變的奧秘,源於「退化」,而非「進化」人類是背負着神血的退化者,也是埋葬了神話時代的變革者但神明的反擊從未停止,而人類中也不乏一些出現「返祖」現象的傢伙他們自稱送葬者,將以凡人之軀,硬撼神明!展開

《小生獵個神》章節試讀:

「舒夜...」

黑暗中,一個聲音輕輕地呢喃着。

「舒夜...」

真煩...

「舒夜...」

「夠了!」

受不了呢喃聲的男孩睜開眼睛,看向了面前一望無際的荒漠。

沒有人,那個聲音自空中傳來,飄渺,卻又那麼清晰。

舒夜搖了搖頭,起身。

「要回家了嗎?」

虛無縹緲的聲音再度響起,問題問的不着四六。

舒夜搖搖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進入這片荒漠了,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尋找些什麼,可是每一次他都義無反顧地在荒漠中前行着...

直至死去。

「你真的想要看到世界的另一面嗎?」

舒夜並不答話,只是自顧自地攀爬着沙丘,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時間,而這一次,是他距離頂峰最近的一次。

鬆軟的沙丘上,男孩倔強地前行,在手終於接觸到頂峰的一刻,他惴惴不安的呼出一口氣,隨後發力,讓自己的身體得以登上頂峰,窺見另一側的面貌。

下一瞬,他愣在了原地。熾烈的光刺得他雙目生疼,但並非日光,而是衝天的火光。一座看起來並不怎麼宏偉的城市出現在沙丘的另一側,它被包裹在烈焰中,無數穿着灰色長袍的人在城市中奔走哀嚎,也有數倍於他們的武士跟在他們身後。

一名身材瘦削的灰袍人不慎摔倒,身後的武士快步而上。他對灰袍人的哀嚎無動於衷,手中的長刀精準地划過對方的脖頸。

收刀回手的瞬間,他彷彿感應到了什麼一般回頭望向身後,正好與舒夜雙目相交。

舒夜愣愣的看着那個人,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湧上心頭。

那名武士打扮的人,赫然跟他長得一模一樣。

「哎,哎,醒醒!包夜時間到了。」

「啊!」

舒夜被網管叫醒的瞬間便發出了一聲大叫,嚇得網管連忙收手,疑惑地看着他。

舒夜則是驚魂未定地喘着粗氣,左右看了看,在看到身邊熟睡的舍友之後,他才安心地鬆了口氣。

「又是這個夢...」他喃喃自語道。

「有病...」

網管低聲咒罵了一句,隨即向著另一排電腦走去。

舒夜搖了搖頭,隨即推了身邊的舍友一把。

「老大老二老三老五,溜了溜了。」

一排爺們此刻悠悠然轉醒,動作十分整齊地看了一眼時間,又翻了一眼戰績,隨後輕嘆着起身。

「誰還有煙啊,來一根提提神。」

「水呢?誰偷喝了我的水!我明明記着還有半瓶的!」

「我草老大你就不能忍一會啊,馬上出去了,你擱這嘬煙屁股幹啥。」

...

幾名虛弱不堪的熬夜青年在一句句親切友好的彼此問候中緩緩離開了網吧,但只有舒夜,此時依舊沉浸在那個夢境當中不發一語。

清晨的陽光雖然充滿着朝氣,但對於這些個網癮少年而言卻無異於一種折磨,眾人痛苦地眯着眼睛前行,煙癮最大的老大更是走的飛起,去一旁的小賣部補充了一波彈藥。

「老大,問你個事。」

接過老大遞來的香煙之後,舒夜緩緩開口。

「啥事?」老大一邊點煙,一邊輕快地開口。

「你不是研究過星座解夢之類的問題嗎,幫我解個夢。」

「你不會真信這玩意吧?」老大詫異地看了舒夜一眼,「我那是為了哄小姑娘才學的,要我哄男人得加錢。」

「你說一個人總夢到沙漠,總是被困在沙漠中是為啥?」舒夜沒有理會大哥的吐槽,只是自顧自地開口,「還夢到沙漠里有一座城市着火了,其中有一個殺人放火的壞蛋就是我自己。」

「這夢所顯示的問題很明顯啊。」老大嚴肅地看了舒夜一眼。

「啥問題?」舒夜眼睛一亮。

「下次排位ban沙皇。」

「我特么...」

剛燃起一絲希望的舒夜瞬間被憋住了,看着老大那得意的嘴臉,氣不打一處來的舒夜上去就準備一腳,卻被大哥光速躲開,一旁的幾個兄弟則是瘋狂起鬨,一副恨不得倆人打進醫院的模樣。

幾個人就這樣一路笑鬧地回到了寢室。

「老六,中午回來的時候帶五份飯。」

老大一邊收拾衣服一邊發著語音。

作為全學院最臭名昭著的一個男寢,301的五個擺爛王卻出乎意料的很護着小弟,自打老六開始備戰考研之後,幾個人都轉戰網吧,盡量避免在寢室打遊戲,以防影響到老六的狀態。而六子也是十分感激室友,心甘情願的成了五個人的帶飯工具人。

但今天的工具人並沒有如往昔一般回復老大一句收到,而是急迫地發了條語音過來。

「快來!換老師了,在點名,不到直接掛!」

幾個剛躺下的傢伙瞬間彈起身,驚疑不定地互望了幾眼。

老大是最鎮定的那個,只是拿起手機回復了一句:哥幾個都大四了,啥風浪沒見過?一次點名不到就給掛?嚇唬誰呢?

不過雖然表現的很淡定,但老大身體卻很老實地從床上起身,盯着手機等着老六的回復。

不多時,老六的訊息也到了。

「睡吧,你們已經掛了。」

「靠!」

宿舍眾人異口同聲,隨後立刻從床上彈起來,連忙翻身下床朝着教學樓飛奔而去。

一行人緊趕慢趕,終於是在三分鐘內跑到了教室門前,而當幾個怨氣衝天的傢伙推開門的一瞬間,他們的氣突然就消了。

台上站着一名年紀大約三十齣頭的女性,高跟鞋和牛仔褲這兩個並不怎麼搭的東西被她駕馭的服服帖帖,上半身那件寬鬆的T恤也並未能掩蓋住她姣好的身材,她就那麼俏生生地站在那兒,明媚而又刺眼。

她轉頭看了一眼杵在門口的五個人,笑意略有些收斂,目光在舒夜身上略做停頓。

「進去吧,對了,我姓李,你們以後要叫我李老師。」

幾人臉上顯現出豬哥一般的表情,傻笑着向老六所在的那一排走去。

舒夜跟在幾人最後面,忍不住回頭又看了一眼。

很奇怪的感覺,李老師明媚而又陽光地笑着,眼睛直視向幾人,但舒夜卻感受到了一種高高在上的壓迫感...

她明明在看你,可她眼裡分明沒有你。

回頭的瞬間,舒夜發現李老師也正看着他,他急忙收回眼神,老老實實地坐下。

「好,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李老師亦步亦趨地走到了講桌前,「其實康奈爾大學以前就曾出過一篇論文,裏面提到過關於『通靈實驗』的記錄,著名的心理學教授理乍得·懷斯曼也曾質疑過通靈的真實性...」

「這節課叫啥來着?」老大悄咪咪頂了頂老六的胳膊,壓低聲音詢問道。

「認知心理學啊...」老六有些無語。

「我以為是霍格沃茲學前培訓呢...」

舒夜聽着老大的吐槽,有些想笑,但老師接下來講的東西,卻讓他有些笑不出來了。

「其實後來,對於參加那次通靈實驗的人,也做過一次調查,他們無一例外都在預知的過程中看到了一片沙漠...」

舒夜猛然抬頭,驚疑不定地看着老師,而老師的眼神也若有似無地從他臉上飄過,嘴角的笑容看起來有些戲謔。

...

一節課很快就過去了,對於宿舍其他幾個人來說,在解決了掛科危機之後,美女老師所帶來的驚艷感並不能中和掉熬夜所帶來的疲憊,一個個睡得跟死豬一樣,老六下課之後則是收拾收拾書包跑去自習室了,唯獨舒夜,此時有些愣神地回味着老師講述的故事。

那只是課堂上的一個小插曲,但舒夜總覺得一切過於巧合,這個夢境伴隨了他好多年,但唯有今天這一次,他爬上了沙丘,看到了另一側的景象,結果一回來就遇到新來的老師答疑解惑...

他看了一眼收拾好講台準備離開的老師,猶豫片刻後快步追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