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小道無敵
小道無敵 連載中

小道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牧某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鈴鐺 懸疑驚悚 陳無命

人間奇事從來都是源源不斷的在發生陳無命從小被正派道統的師父收養學了一身本領只是21歲那年,師父得到登天沒了長輩教導,迷茫的他開始踏上屬於自己的人生旅途展開

《小道無敵》章節試讀:

雨如青絲密,屋檐滴水長。

六月天的,是說翻臉就翻臉。

哪怕早晨是太陽叫的你,午時也會有雨姑娘帶着清風撫慰你燥熱的心。

而這綿綿小雨下的龍關村村長家,此時一家老小正吃着豐盛的午餐,一家八口人,人人臉上都是笑意遮面。

只見他們除了臉上笑意不斷,眼神中還透露着一絲恐懼。

這恐懼,正是此時和他們家一起吃飯的陳無命帶來的。

陳無命此次前來,就是為了和村長商量陰婚一事。

天地間,最難成的婚禮,就是陰婚。

規矩繁瑣,實物極多,還需要天地人同時證婚。

給千年僵王和五百年修為的大僵主持婚姻。

十里冥妝,祖師見證,天地認可,冥府敕封,一件都不能少。

而且還得有人族有大福之人和天地一起證婚,儀式才能順利進行。

村裏面有大福之人,只有已經年歲八十的村長和他妻子。

兩人一生兒孫滿堂,無**折,身泰體康,人生一路順水,後又得地方百姓認可,成為一村之長,福氣也算是入了大福的檻。

在陳無命給村長一家說完此中利害關係後,村長一家也並無怨言,只是聽聞自家要給陰間之人證婚,心中難免有恐懼圍繞。

十里冥妝,是半點不能敷衍。

長白燈每隔四米一掛,需得掛滿十里,一燈不能落。

白綾四米一掛,也得十里,一綾不能少。

此等實物所需花費可不是一筆小數,而布置這些東西,也需要眾多人幫忙。

所以此事陳無命還得讓村長去挨家挨戶告知。

而自己,還得去龍關村外的南川河下游,尋一百年蘭木,雕祖師之像,儀式之日,做法需得祖師臨見,非百年蘭木不得臨身。

午時過後,當陳無命在村長家用完午膳,屋外小雨也暫歇片刻。

看着屋外小雨暫歇,陳無命和村長家再次交代一遍其中所需之物之後,便提着一把山刀出了房門。

其實村長家能如此順利答應,主要還是聽陳無命說,陰婚之後,那倆大僵不僅要護方圓十里的村落不受邪祟侵害,而且還要護村長這位證婚人世世代代平安安寧。

有了這層利益在其中,又可以為村裡造福,加上陳無命親自保證,所以哪怕需要很多金銀花費,村長一家也是應承了下來。

而且陳無命也把自己的所有積蓄拿了出來,雖然不多,但是心意至此,村長一家也再無他話。

龍關村外,出了村後,陳無命把山刀綁在背上,以虎步趕路,向著南川河下游的蘭木林進發。

要說這蘭木林,也非安寧之地。

十里八鄉都知下游有一蘭木林,可沒有任何人敢踏入其中。

當年陳無命師父給每個村的主事之人都吩咐過。

蘭木林里有大妖護林,那片林子是大妖的山地,如果誰被蘭木的價值利益熏心,進了其中去伐木材,大妖必臨。

這種人死後,道觀絕不過問。

這蘭木林陳無命也只來過一次。

記得當年自己才八歲,天降大旱,師父說要做法請祖師除旱妖,而請祖師需得百年蘭木相。

當時師父帶着自己進的蘭木林,陳無命現在想到當日在蘭木林見到的那位,心中都還有餘悸散開。

不過好在哪位和自己一脈有過妖人之約,需取蘭木可和其交易,而哪位除了蘭木林,也不得出來為禍人間。

虎步趕路,山間田野如履平地,陳無命趕路兩時辰後,蘭木林就出現在了身前遠處。

蘭木林背靠大山,面積極廣,方圓五十里都是哪位大妖的棲息地,陳無命在離林子還有千米之距時,便停了下來。

體內氣機變換,收起虎步之氣,陳無命開始以龍形加身。

只見他渾身金光乍起,所有金光在頭頂匯聚成一條龍身,盤旋頭頂。

做好進林前的準備,陳無命緩緩靠近林中。

雖然陳無命能感覺到自己修體圓滿,從小也以金光咒修氣,實力應該不弱。

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目前肯定是鬥不過林中大妖的,真要起了衝突,能否自保全身而退他心中都沒有定數。

不過好在那大妖和自家一脈有約,而且自己也是西牛一脈唯一傳人,應該不至於無故翻臉。

蘭木林中…

當陳無命頂着金光龍身靠近林子十米之內時。

只見林中突然傳來嘩嘩的聲音。

像是有什麼巨物翻動了整片山林的蘭樹一樣,聲音驚得陳無命站在原地不敢再向前一步。

下一刻,天地妖風四起,在陳無命眼中,蘭木林里一個巨大的蛇頭從林中抬起。

百米巨蟒,遮天蔽日。

「修士止步,前方蘭木林,請繞道而行。」

天地間響起一個巨大的聲音,震的陳無命心神晃動。

「小道乃西牛一脈唯一傳人,今需百年蘭木雕祖師之象做法,望蘭林妖仙行個方便。」

「哦?西牛傳人嗎?你十三年前可是和你師父來過我林。」

陳無命恭敬答道:

「回妖仙,是有此事,當年大旱,師父為做法,曾來林中取過蘭木。」

「既是西牛一脈,那便進來吧。」

聲音消失,陳無命抬頭一望,只見天上的百米巨蟒已消失不見,而前方蘭木林的樹木也向兩側分開,露出一條寬敞大路。

既然蘭木林之主發話,陳無命心裏也就放鬆了許多。

收起身上龍形之氣,快步進入蘭木林中。

在林中大約走了十分鐘後,陳無命來到一處拐角時,眼前天地豁然一變。

只見眼前一個小小的湖泊,湖泊**修着一處全是蘭木建成的小屋。

小屋前方一座木橋直通岸上。

「進來吧..」

屋主像是察覺到了陳無命已經到了門前,屋裡傳出一個淡淡的聲音。

走過木橋,陳無命恭敬的踏入木屋門檻,向著裏面看去。

屋裡裝飾極為簡陋。

兩側掛着一些自己不認識的花。

一張桌子兩根凳子,左側有一小屋,依稀可見裏面還有一落塌之物擺放在內。

而此時桌子旁,正坐着一位看着三十好幾的丰韻女子,女子雖着一身樸素青衣,可以遮不住她渾身散發的魅感。

看到眼前的人,陳無命可不敢眼睛亂瞅,恭敬的作了一禮。

「小道陳無命,見過蘭林之主。」

「坐吧…」

陳無命坐下後,旁邊一道柔聲再次響起。

「既是故人之後,以後叫我一聲蘭姨即可。」

可以和眼前大妖拉近距離,那當然好事了,畢竟自己等下還有求於人,陳無命趕緊嘴甜的喊道:

「蘭姨…」

看到陳無命憨實的樣子,蘭姨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神色有帶着些傷感問到:

「你師父,走了?」

「是的,家師去年入冬就登天了。」

陳無命恭敬的回答道。

蘭姨臉上掛着一絲冷笑。

「呵..登天嗎,天可是那麼好登的,還是以魂登天!」

聽着旁邊蘭姨的語氣,她好似知道些什麼,陳無命連忙問到:

「蘭姨可是知道些什麼?」

「沒事兒,有些事你現在知道了也沒用,好好修行,等你走到哪一步,自然就知道了。」

見蘭姨無心解答,陳無命便不好再問。

屋內一時間沉寂了下來。

自己雖然是來換取百年蘭木的,可是陳無命知道,自己暫時還沒拿得出手的東西交換,所以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開口,此時臨近了才思索解決之法。

見眼前的年輕人低着腦袋不說話,蘭姨從椅子上起身走向小屋的窗檯,慵懶的撐在窗台上。

一時間那丰韻的身段,更是彰顯出來。

察覺到身旁動靜的陳無命,抬頭就看到了窗檯處那道充滿魅惑的背影,呼吸不由都急促了些許。

手掐清靜經,陳無命心裏面瘋狂默念。

「人妖殊途人妖殊途,她是長輩她是長輩,打不過她,打不過她,小命要緊!」

當年老頭告訴他,他是生來就心境圓滿之人,這種圓滿,是對修鍊的圓滿,不是對人間世態的心境圓滿。

這種與生俱來的天大福澤,帶來的好處就是,他修鍊體,修氣法,都順風順水,不會有任何波折,同時速度極快。

可壞處就是,他的心境,無法再進半步,修心不進就無法登天,除非祖師爺親自真身下凡帶他上天。

可陳無命知道,這壓根就不可能,他從書籍中看到過,天上仙人想入凡間,除了借用珍貴之物寄一絲神念下來,真身是沒有任何可能降臨凡間的。

所以天上仙人如何,與世間毫無關聯。

窗戶旁的大妖蘭姨也察覺到了身後之人的異樣,疑惑的轉過頭。

當她看到陳無命手中掐的是清靜經後,立馬明白了其中緣由,畢竟她和西牛一脈打了幾千年交道,什麼手決對應什麼經,有何用處,她都能明白個大概。

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她語氣中帶着一絲嫵媚。

「倒是我這個當長輩的唐突了,這林子平時來人也少,我蛇妖一族修成人形後也自帶魅惑,為難你這小傢伙了!」

東窗事發,陳無命這下恨不得腦袋都轉到地板縫裡去,面紅耳赤。

看到小傢伙不經逗,蘭姨笑着柔聲安撫到:

「咯咯咯…」

「不逗你這小傢伙了,修心不夠,以後好好修鍊,要是出去遇到了青丘一族,你還不得被她們耍的團團轉?」

「你來我蘭林說要尋百年蘭木,可來了又半天不應聲,可是沒有交換之物?」

霎時間,陳無命只覺得眼前的大妖蘭姨比自己師父還可怕,一瞬間就看穿了自己的所有心思。

不過蘭姨收起身上魅惑之力後,陳無命也敢抬頭直視她了。

只是他眼神中帶着一絲尷尬的點了點頭,認了自己沒有交換之物這事兒。

「蘭姨真是修為通天,洞察人心,一下就看穿了我心中所想。」

尷尬的他連忙拍了一個香屁。

蘭姨抿嘴一笑。

「我那是什麼洞察人心,三千年前你祖師西牛上人當著天地發誓,說要拯救世間蒼生,我就在一旁觀禮。」

「之後你們西牛一脈又有何時富有過,就說你那師父,十三年前來換蘭木,也不過是用的你那師…」

「算了,往事如煙,不與你這小傢伙多言。」

似是想起往事,蘭姨也收起臉上笑容,聲音淡然的繼續說道:

「小傢伙,嘴甜可沒什麼用,我雖算是你長輩,你也喚我一聲蘭姨,可規矩就是規矩,你作為西牛一脈的嫡傳,應該明白規矩二字之重。」

見蘭姨如此說道,陳無命心中也是苦笑一聲,然後起身抱拳行了一禮。

「蘭姨,今日是我冒昧了,思慮不周叨擾了蘭姨你的清凈,我確實身無神物,無法和蘭姨交換,只能給蘭姨賠個不是,尋得神物下次再做交換了。」

說罷陳無命起身行禮之後,就往屋外走去。

正當陳無命要走過木橋時,聽到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行了小傢伙,你啊,不僅修心不夠,臉皮也不夠厚,要是今日是你師父來,他就是撒潑打滾估計也要從我這兒帶走一截蘭木。」

聽到此話,陳無命轉身疑惑的看向蘭姨。

「行了,回來吧,你沒交換之物,蘭姨幫你想,傻孩子。」

看到蘭姨寵溺的眼神,陳無命心裏不由一暖,雖然自己以前只和這位大妖打過一次招呼,可是今兒能看出來,她是真的把自己西牛一脈的後人當成晚輩在看。

重新回到屋內後,陳無命再次尷尬的作了一禮。

蘭姨也沒做何神色,只是問到:

「你叫陳無命,我作為你半個長輩,就叫你無命吧。」

陳無命頻頻點頭。

「你先給我說說,你為何要用百年蘭木請你祖師,你應該知道,蘭木壽命天地親封90年,能過百年的蘭木,都是逆天而成的珍惜之物,就算是我,也沒存有多少。」

雖然她後山洞內有滿滿一洞……

為了蘭木,陳無命只能老實回答蘭姨的話。

只是他出口的四個字,就讓蘭姨忍不住起身站了起來!

「主持陰婚?」

「什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