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蕭遲章謝拂意
蕭遲章謝拂意 連載中

蕭遲章謝拂意

來源:外網 作者:蕭遲章謝拂意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蕭遲章謝拂意 都市言情

明月孤懸。得意樓前結燈挂彩,牌匾下走出來一群搖搖晃晃的膏粱子弟。蕭遲章步履踉蹌,卻在鄭?房抗?詞輩蛔藕奐5贗絲???凡灰暈?猓?笞派嗤返潰骸靶⊥躋??孿閎磧穸幾??負昧耍?趺醇弊拋?」...展開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試讀:

《蕭遲章謝拂意》男女主角是蕭遲章謝拂意,是小說寫手蕭遲章所寫。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文筆極佳,實力推薦,精彩內容:北鎮撫司是個陰盛陽衰的地方,夜裡陰冷得很。沈遐提了人進詔獄,牢里當值的人都撤到了堂外,見到沈遐立即沉聲見禮:「鎮撫。」沈遐徑直進去,獄裏頭昏光籠着兩個人,其中一人趴在桌上睡得正香,聽見動靜警覺的抬頭。... 北鎮撫司是個陰盛陽衰的地方,夜裡陰冷得很。 沈遐提了人進詔獄,牢里當值的人都撤到了堂外,見到沈遐立即沉聲見禮:「鎮撫。」 沈遐徑直進去,獄裏頭昏光籠着兩個人,其中一人趴在桌上睡得正香,聽見動靜警覺的抬頭。 「三小姐,人到了。」 謝拂意一動不動,微微頜首:「多謝。」 沈遐把人綁在刑架上,潑了瓢冷水讓他清醒,完事後說:「三小姐自便,今夜無人會來打擾。」 「三小姐?」刑架上的人迷迷濛蒙地問。 謝拂意仍是點頭:「有勞,明日還得麻煩你善後。」 沈遐冰着一張臉,看不出情緒,始終恭敬有加,人送到就出去了。 這人是那夜跟在鄭嵎身邊的下人,現下本該關在大理寺,謝拂意拖沈遐將人從大理寺「借」了出來。 阿春輕車熟路地點過刑房裡的各式器具,挨個拿起在那人面前晃晃,笑嘻嘻道:「你可真走運,能來這詔獄滾一遭。以前跟着你家公子沒見識過這些吧?我來給你說說,這個呢是……」 「詔、詔獄?」那人哆嗦着問,「三小姐,該說的我都說了,我真的不知道我家公子得罪了什麼人,我不知道誰要殺他啊。」 「別怕,」謝拂意輕柔的說,燭火照在她臉上。她容色盛極,襯得這方暗室都亮堂起來,「只是問你幾個問題。」 謝拂意說:「大理寺都問了你什麼?」 鄭青一愣,絞盡腦汁地回想:「他們……就是問我我家公子出事前去過哪裡、見過什麼人,為什麼一個人去了池邊……」 「你怎麼回的?」 他雙臂都被吊起,腳尖只能墊着,說得尤其吃力:「我家公子那日是約了幾個好友吃酒,吃到半夜才散的席,公子沒讓我跟着……」 鄭嵎待下人寬厚,得意樓那種地方也不缺服侍的人。鄭青在小間里打了個盹兒,是被一陣喧鬧聲驚醒的,看見鄭嵎的屍體冷汗立時就下來了。 鄭嵎死了,他也活不成。 謝拂意看了從大理寺拿來的供詞,裡頭當然不只有鄭青一個人的。當晚鄭嵎在得意樓請了好些人,他是送戚藍藍出去後出的事,樓里的虞娘子等在房裡一直沒瞧見他回來。 旁的人也說沒瞧見過他。 好似鄭嵎直接從門口憑空消失了。 謝拂意往後翻,鄭青的供詞卻斷了。 她把這一疊供詞都翻了個遍,頓時發現了裏面的蹊蹺之處。 有些東西沒記在上頭。 大理寺不敢這樣做,只能是有人授意。 她把那疊供詞放在桌上,問:「我聽說你家公子這兩月得了筆橫財?」 「不,」鄭青咽了口唾沫,眼神閃爍,搖頭,「我不清楚,不知道……」 「你不知道?」謝拂意反問,慢條斯理地說,「這個月只得意樓一家你家公子就燒了兩百兩銀子,還不提他送給朝雲坊新來那位蝴蝶娘子的纏頭,淮州的秋香散花錦,雨過明泉絲,好大的手筆。」 她說到此心裏微微一動,隱約覺得觸到了什麼。 只是那念頭一轉即逝,再去細想便摸不到蹤跡了。 鄭青吃力地說:「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謝拂意問,「不知道還是不敢說?」 阿春立即挑了一根細針,不知用了什麼東西把鄭青的眼皮粘住,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固定,一手要用細針去扎他的的眼睛,嘴上道:「你別動啊,你一動我就容易手抖,反正給你留條舌頭就行了,眼睛瞎了無所謂。」 眼見得那毫芒似的針尖越來越來近,鄭青不住扭動,卻始終掙脫不了。 「是大理寺的大人不許我說的!」鄭青冷汗涔涔,高聲叫道,「我說!我說。」 針尖還懸在他眼珠前面。 「我知道得不多,只是隱約聽公子提過有樁天大的喜事。」鄭青不敢動彈,「能幫他賺錢,還能幫到宮裡的太子妃,再多的我就不知道了。」 事涉東宮,阿春回頭瞧謝拂意的神色,卻見她臉上蒙了一層陰影,瞧不真切。 「什麼樣的喜事能幫到太子妃?」 「我真的不知道了,公子很小心,這些事連老爺都不知道。」 謝拂意問:「鄭嵎的錢從哪裡來的?有多少?」 鄭青還是搖頭:「我不知道那些錢是從哪裡來的,但都是白銀,估計至少有上千兩。」 上千兩的白銀。謝拂意慢慢思索。京中多權貴,光從這個入手太難。 鄭嵎之死好似一個線團,把所有人都裹進去。他背後的事牽涉東宮,皇后卻不趁此機會打壓 太子一脈,反而一力將此事壓下去,這說不通。 除非後黨也摻和進去了,讓皇后不得不保住兇手。 她嘆了口氣,知道從鄭青的口中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了。 —— 戚藍藍得了蕭遲章榮升錦衣衛的消息,當即高興的在拾芳樓擺了一桌席請一眾好友來吃酒。 蕭遲章入宮一趟累得緊,回來便倒頭睡到日暮,被叫醒後又在轎子上眯了眯眼,到拾芳樓時還睡意惺忪。 拾芳樓挨着春明池,下接京淮運河,兩岸香酥紅軟,酒樓花船不絕。春明池有個別稱,又稱明燈湖,一入夜各色明燈燭火漸次亮起,燒出一條夢枕星河。 坐在樓上能將燈景湖景盡收眼底,戚藍藍不懂附庸風雅,但他知道蕭遲章偏愛這家的小寒山。 蕭遲章上到樓上雅間,打眼望去席上已坐了滿滿當當的人,屬他來得最遲。 戚藍藍笑罵:「今兒是我做東,你請客,當主人的居然還來得這樣遲,得罰酒!」 蕭遲章撩袍坐下便倒了三盞酒:「昨兒的酒還沒醒透呢,對不住,起晚了。」 席間坐着個生面孔,玉面紅袍,臉色白得像霜雪。蕭遲章多瞧了兩眼,認出那是錦衣衛北鎮撫沈遐,從前只見過他拿人,不熟。 他心知這多半是戚藍藍為著自己要去錦衣衛的事特地請他來的。當下他只不冷不熱地落座,並不急着與沈遐寒暄。 沈遐道:「蕭大人未卜先知,慶功酒昨兒便喝了。只是不知道你喝的是慶功酒還是你兄弟的斷頭酒?」 這話一出席間的氣氛便冷了下來。荀詡昨兒同蕭遲章一路走的,今日睡到日落西山,還沒聽說鄭嵎的事,此時聽沈遐一句話,當即擰了眉。 荀詡用酒杯掩了臉咬牙切齒地說:「沈疏遠,能不能好好說話?我是請你來吃酒,不是請你吃炮仗的。」 一面又替他賠罪:「對不住,這人在錦衣衛待久了,嘴巴不靈光,莫與他計較。」 蕭遲章這才知沈遐是荀詡叫來的,只是他原來竟不知荀詡同沈遐關係竟這般好,沈遐他也見過幾回,素來桀驁冷酷,被荀詡這樣擠兌竟也沒動怒。 「沈大人說錯了一點,」蕭遲章雖以後要在他一同做事,此時卻不怕他,只冷笑一聲,「斷頭酒這詞用得可不準確,昨兒吃酒的時候人還沒死呢,不然我和鬼喝的酒不成?」 昨日荀詡沒在,這一桌人獨獨他不知道鄭嵎的死訊,他左右望了望,總算明白了點什麼:「誰死了?」 蕭遲章同戚藍藍換了一個眼神,擱了酒杯:「鄭二昨晚死了。」 他們同鄭二也就是吃過兩回酒的關係,稱不上感情深厚,但荀詡還是吃了一驚:「怎麼死的?」 蕭遲章斟酌着說:「酒後失足,溺死的。」 「酒後失足?」沈遐笑了一聲,「聽說昨晚曲公子也在,不如說一說鄭嵎是怎麼死的?」 荀詡推了推他:「你同那個鄭二很熟嗎?陰陽怪氣的。」 曲昇夾了一筷子雪兒柳,並不搭話,細嚼慢咽了才說:「昨晚上鄭二送你們出去時我都歇了,半夜裡聽着驚叫,迷迷糊糊地被人叫起來,一聽說鄭二死了,我連魂都嚇沒了一半,哪還瞧得清楚什麼。今兒晚上我娘說什麼也不肯讓我出門,我還是翻牆出來的呢。」 「不過……」曲昇的話又叫人提起了心,「他額上似有傷口,天太黑,也不知是不是我看錯了。」 他這話一落地席上便靜了一靜。 蕭遲章隨即接話:「我今日入宮拜見皇后,娘娘也說他是酒後失足。」 戚藍藍打着哈哈:「娘娘都說他是酒後失足,那還有假,曲大,肯定是你看錯了。」 蕭遲章橫了他一眼。 曲昇便說:「看來以後是不能喝那麼多酒了,不僅容易眼花,一個不小心連命都能作沒。你們今夜可別灌我酒啊,我回去要吃家法的。」 荀詡嘆口氣,又撐起一個笑臉:「那可不行,今兒小王爺請客,我得喝個不醉不歸。」 他替沈遐斟滿酒,底下擰着沈遐大腿,面上笑意盈盈道:「喝過酒,大家便是朋友了。」絕口不提蕭、沈二人先前的齷齪。 沈遐同他對望片刻,碰了碰蕭遲章的杯:「行啊。」 戚藍藍喜笑顏開,撫掌道:「這才對嘛。」轉了頭他摟着蕭遲章小聲說,「阿章,我今兒沒帶錢,你幫我墊上。」 「又沒錢了?」 戚藍藍苦着臉:「是啊,趕明兒我就進宮哭窮去。」 蕭遲章和戚藍藍在洛都都是一窮二白,沒產業沒田地,唯一算得上值錢的東西都是御賜的,不得變賣,每月就單靠那點俸祿過活。戚藍藍要好些,初一十五便進宮哭一哭窮,得些賞賜。 蕭遲章搖搖頭,慶幸自己今日出門況春泉硬塞了錢袋給他。 「您還是帶上吧,」況春泉當時苦口婆心的說,「同小王爺吃酒,十次有九次都沒錢,屬下可不想大晚上的去贖您倆了。」 洛都的酒樓樂坊倒爭先恐後的願意給戚藍藍記賬,但戚藍藍剛來洛都時吃過虧,年底平賬的時候他跳春明湖的心都有了,從此再不敢記賬。 幾人重又熱熱鬧鬧地碰起杯來,說起洛都里的新鮮事。酒喝一半,荀詡擱了筷子,神神秘秘道:「我這兒還真有樁新鮮事兒,就是不知真假。」 戚藍藍心急:「你別賣關子,快說。」 荀詡清了清嗓子,道「我聽說謝家和崔家要結親了。」

《蕭遲章謝拂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