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簡
仙簡 連載中

仙簡

來源:google 作者:徇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徇齊 齊簡

四方上下宇,古往今來宙是誰,一劍劈開了這人世間?又是誰,引來了詭異不詳?大幕拉開,長生不老,是所有人追尋的一場夢么?一個少年,從一個陌生的環境中醒來,卻不知自己身處何方,在浩瀚無垠的宇宙中,迷失了回家的路……展開

《仙簡》章節試讀:

夜,齊簡一個人盤坐在一間破爛的建築里,呼吸均勻規律,整個人都散發著紫金色的光芒。

這裡別的不多,破爛建築多,應該是戰爭留下來的產物,別說一人住一間,就是一個人住兩三間也是綽綽有餘。

齊簡的身上,稀稀疏疏的出現了一些紫金色的紋絡,伴隨着他每一次均勻的呼吸,身上就有一處亮起紫金色的紋絡。

紋絡就像一道道線條,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個複雜的符號。

紅鳥落在齊簡的肩膀上,看到這一幕,也不覺點了點頭,這個小傢伙,對朱雀吐納法的掌握,已經到了一定的地步了。

這是道境第一重,鑄道身。那些符號,則是道紋。

不過幾個時辰而已,齊簡便形成了約莫一成的道紋。

齊簡睜開眼睛,身上的道紋驟然消散,肚子在咕咕叫。

這裡的食物是一種綠色稠狀物體,黏糊糊的,賣相不怎麼樣,味道更不怎麼樣,吃了兩口,就將它送給旁邊的人形生物。

齊簡皺着眉頭,用力扯了扯這個項圈。

「這個項圈,不僅能放電,還阻止了我丹田的修行。」

項圈再度冒起白光,齊簡頓時停了下來。

半天時間,他已經摸清楚了項圈的規律,掙脫,被電,逃跑,被電,反抗,被電。

這些都是齊簡一點點實驗出來的。

不僅這樣,自己用朱雀吐納法吐納的靈氣,一旦進入體內,項圈放出的電芒會瞬間將靈氣分解消融,遊動在他經脈內的靈氣,不足百之一二。

道境修行雖然也是依靠朱雀吐納法,但是並不需要吐納靈氣,項圈的抑制在道境面前就完全不管用。

紅鳥神色驕傲,道:「道境修行的是天地大道,一個破項圈而已,束縛束縛人體還行,想要束縛天地大道,簡直是痴心妄想。」

齊簡嘆了一口氣:「可是,它還是束縛住我了啊。」

紅鳥站在齊簡的肩膀上,道:「你難道不覺得這樣更加能夠磨礪你的修行么?」

齊簡撇了撇嘴,道:「你閉嘴吧,帶你身上修行試試?」

紅鳥的小眼睛很得意:「嘿嘿,我沒實體,帶不了。」

齊簡走出了這破建築,目光灼灼盯着深坑下藏着石玉的建築。

紅鳥落在齊簡的肩膀上,道:「怎麼?盯上了那石玉?」

齊簡愁眉苦臉,道:「道境雖然強大,但是要掙脫這項圈,我估計要將道身鑄成。然而道境修為並不能夠維持我日常體力,如果不修出丹田,我真的敢餓死給他們看。」

接下來的幾天,齊簡併沒有餓死,而對方看守嚴密,也沒有去偷石玉,只能被迫吃那種黏糊糊的食物。

齊簡也漸漸摸索出了這裡的語言,大致能夠和這裡的人進行一些簡單的交流。

這裡是一個叫彥的王朝統治的星系,和老麻雀猜得差不多,他們都是屬於彥王朝的奴隸,其中,就包括了齊簡自己。

那些穿着機甲的,是彥王朝的士兵。

在這裡,只要幹活,這裡的士兵還是不會將他們怎麼樣的,不過偷懶什麼的是想都別想。

反抗就不用說了,被項圈電得痙攣的,不止齊簡一個人,就算是跑出一定的範圍也會電,而且跑得越遠電得越狠,這點齊簡已經實驗過了。

所以,在這裡電成焦炭的奴隸比比皆是。那些士兵也不管,任由他們跑。

這裡的人似乎是絕望了,閑暇下來後,目光就獃滯了起來,好像沒有追求。

面對這樣的情況,有什麼事情齊簡都不敢和他們合謀,他們不同意、沒幫助都事小,就怕他們奴性太重,轉個背將自己賣了。

這些天,那樣的石玉卻再也沒有被發現,不過,卻發現了一些寶石,同樣被那些士兵收進了那個建築。

據那些奴隸說,也有人想要偷裏面的東西的,結果,靠近就被電死了。

齊簡是生出了冷汗,幸好沒有輕舉妄動,否則的話,指不定哪天就埋這裡了。

這天,齊簡正錘着一塊巨石,天空中「轟」的一聲,發生了一場猛烈的爆炸,一個冒着黑煙的龐然大物從天而降,那傢伙足足有四五十米,比地球上一幢樓還要大,在遠處掀起一片塵土。

一艘直徑五六十米的巨大碟狀飛行器落地,剛才擊落的龐然大物,應該就是這些東西的手筆。從那巨大的碟狀飛行器中飛出了不少圓形碟狀飛行器,懸浮在空中,似乎是搜尋着什麼。

一眾奴隸抬頭看着天,有些不知所措。

那些機甲似乎是收到了什麼訊息,紛紛噴出藍色的火焰升空,右臂的黑管噴出一道道紫色的光芒,攻擊着那些碟狀飛行器。

「星際劫掠者!」

「他們將公主的飛船擊毀了。」

「快去救公主。」

「還擊。」

這是齊簡僅有幾句能夠聽懂的話。

那些碟狀飛行器底部延伸出雙排黑色的管子,從裏面飛出一道道紅色的光芒,朝着這些機甲還擊。

天空頓時火光衝天。

齊簡看着天空,手因為激動在顫抖着。

這才叫真正的機械飛升啊。

左臂是電鞭,近戰武器,右臂是遠程武器,不知道噴射出來的是激光還是什麼。

還有幾具機甲並沒有升空,打開了駕駛艙。

「公主遇襲,我會擴大你們抑制項圈的活動範圍,你們趕緊去找公主,要是公主出了事,你們所有人都要死。如果救了公主,說不定能夠免除你們的奴隸身份。」

最後一句話,給了這些奴隸極大的激勵。

「沖啊。」

不知道是誰吼了一句,所有的奴隸都持着手裡的工具,往飛船墜毀的地方奔了過去。

齊簡夾雜在人群中,跑得最為歡實。

紅鳥穩穩立在齊簡的肩膀上,看着撒歡的齊簡,不由得搖了搖頭:「小子你跑這麼快乾什麼?別忘了你還帶着這個狗項圈,又跑不了。」

齊簡難掩興奮的神色:「你懂什麼,這樣的戰爭,地球上也就我能夠見識到,不得靠近了好好看。」

紅鳥白了齊簡一眼,這小子總是這樣,找不到重點,容易跑偏。

「轟」的一聲,一艘碟狀飛行器被機甲擊落,緊接着,那具機甲被其餘的碟狀飛行器包圍,也擊落了。

巨大的火光落在了這些奴隸身邊,爆炸掀起塵土飛揚,炸死炸傷炸飛了不少人,然而,所有的奴隸都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無視生命的威脅,朝着那艘已經墜毀的飛船跑過去。

遠處,一艘巨大的飛船火光衝天,飛船不遠處,還停着一艘同樣體型的碟狀飛行器。

一群穿着黑色盔甲的士兵護着一個穿着華麗的女子朝着這邊跑來,身後一群穿着紅色制服的人形生物在追擊着。

那群穿着黑色盔甲的士兵拿着手臂長短、類似於槍的武器,一邊朝着這邊跑,一邊還擊。

槍口沒有火光,發射出的紅色光束,在地面炸出了一個個大洞,打到那些人形生物上,那些人立馬炸開。

相較於那些制式的士兵,那些穿着紅色制服的人形生物看上去就沒有那麼統一了,除了穿着相同,那相貌卻不盡相同,很難找到一個一模一樣的種族。

那群穿着紅色的人形生物拿着和手槍造型差不多的武器,槍口並排菱狀,一道道光束通過那些菱狀物體蓄能,發射出來。

這些武器的威力並沒有那些手臂長短的武器威力大,但是那些士兵士氣低落,數量也沒有那些人形生物多,因此被這些人形生物追得到處跑。

吸引齊簡目光的是那些士兵中間一個穿着華麗服飾的女子。

衣着的華麗也難掩其秀麗的容貌,肌膚似雪般白皙,金黃的頭髮如瀑布般垂落,兩隻耳朵又尖又長。

女子英姿颯爽,一邊跑,一邊舉槍還擊,每一次還擊,都能夠帶走一個人形生物,冷漠的表情,更顯巾幗風範。

她是齊簡見到的第一個和人族模樣差不多的生物,那些士兵應該和這個女子是同一種族的,只不過戴着頭盔,齊簡始終難以窺見真容。

然而,以少敵多,又是被追擊,這些士兵明顯士氣低落,被那些紅色制服的人形生物擊殺,一兩百米的路程,就折損了一半多。

這一幕,讓這些奴隸也愣住了,原本士氣高漲的他們,停了下來,就他們這手無寸鐵的樣子,上去跟送死沒兩樣。

跟着過來的一具機甲立馬開口:「快上。」

一個奴隸站了出來:「大人,他們有離子武器。」

那具機甲語氣十分冷漠:「即便是用你們的性命填,也要救出公主。」

似乎是為了示威,那個站出來的奴隸脖子上的項圈閃過白色的光芒,奴隸應聲倒地,電流灌涌全身,抽搐着冒起白煙,片刻之後,一動不動。

不少打退堂鼓的奴隸也不敢再生出異樣的心思了,就連齊簡也愣住了,一言不合就**掉,好殘忍的樣子。

「殺。」隨着機甲的一聲怒吼,那些奴隸率先沖了出去。

沒有辦法,那些項圈就是催命符,他們不得不聽從命令。

「淦。」

看到這一幕,齊簡的臉色也很難看,卻也不得不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