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連載中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

來源:google 作者:派大星好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屠 許綰月

【先婚後愛+甜寵+互相救贖】她,有一段不堪的過往,如惡魔般將她拉入黑暗,心卻依舊嚮往光明他,在被忽略中長大,欺騙、背叛充斥着他的生活,即使後來身處高位,卻仍沒有能一個真心相待之人命運讓他們相遇,在一次次的試探中揭露真心,互相救贖他給了她溫暖與依靠,她回贈他真心與愛意陽光最終驅散了黑暗,他們最終也相攜白頭展開

《先婚後愛,秦總追妻路漫漫》章節試讀:

事情發酵得很快,許多人為了蹭流量便拿:「某名牌大學學生竟然做出如此令人不齒之事。」作為噱頭,發佈一些不實的視頻,引起了社會上的廣泛關注,一時間大家都在討論這個漂亮的大學生背後的不堪。似乎詆毀別人成了樂趣。

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向了許綰月,許綰月只要出了宿舍門,一路上都可以聽到後面的人在指指點點。

她無能為力,該解釋的都已經說了,人們只願意相信心裏惡意的猜測。

秦屠翻看着手機里那些媒體所爆料出來的新聞,下面甚至還有許綰月的照片,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有人在偷拍她,秦屠不知道她這段時間是怎麼過來的,心裏生出濃濃的愧疚。

這一切都是他帶給許綰月的,隨即,他聯繫了助理召開新聞發佈會,這一切因他而生,也應該由他解決。

發佈會上,男人西裝革履,矜貴優雅,薄唇微抿着,等所有記者都到完後,他看向鏡頭,沉穩地說道。

「今天開新聞發佈會的目的是為了澄清一件事,S大的許綰月不是被包養的情人,而是我的妻子。」

話音剛落,秦屠便起身離開,台下頓時哄鬧起來,記者全都瘋狂的向秦屠涌去,嘰嘰喳喳的提問。

「秦總,請問你們是什麼時候結婚的呢?」

「許綰月只是一個學生,請問您為什麼選擇她作為伴侶呢?」

秦屠皺了皺眉,那些記者還不死心的想衝破保鏢的防線追上去,保鏢連忙上來拉開他們,記者們只能不甘心的看秦屠走遠。

發佈會一公布出來,便引起了軒然**,向來多情風流的的秦氏總裁居然已經結婚了,對象還是一個在校大學生。

大家對許綰月由之前的唾棄,轉變為了羨慕,畢竟,誰不想嫁入豪門呢。況且秦屠有顏有身材,雖然花心了點,但是他多金啊。

「不會吧許綰月,你什麼時候嫁給了秦屠啊!」張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許綰月。

許綰月看着手機上的新聞,也是十分震驚,她沒想到,秦屠居然會為了她專門澄清這件事,居然就這樣把她公布出去了,這也太突然了吧,許綰月心裏說不感動是假的,欠他的人情又多了一點。

許綰月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張曉的話,好一會兒才回答道。

「額,其實就在前不久。」

「怎麼認識的啊,我太羨慕你了,大學就領證了也太酷了吧。」

張曉一臉崇拜的看着她。

許綰月頓時語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這個問題,總不能說他們兩個是契約婚姻吧,於是只得打着哈哈應付了過去。

明天早上她還要去給江峴補課,於是草草的洗漱好就去睡覺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江峴家了,江若然正好坐在沙發上玩着手機,她抬頭看了一眼許綰月似乎有什麼話想說,糾結了一會兒還是開口了。

「既然你已經是秦屠妻子了,那你和陸舟應該沒關係吧。」

江若然剛把話說出口就後悔了,這也太咄咄逼人了,不過也不能怪她,都怪那張陸舟抱着許綰月的照片,讓她這兩天心裏都煩悶無比,迫切想要知道一個答案。

「我和陸學長只是同學關係的。」

許綰月聽見她突然這樣問很是疑惑,突然想到前兩天陸舟護住她的那件事,應該是有人拍下來發論壇去了,都是一場誤會,她想了一想還是解釋道。

「那天是梯子快要砸下來了,陸學長拉住了我。」

江若然聽了她的話後,這兩天的陰霾一掃而空,笑意止不住的說道。

「那就好。」

江若然輕撩了一下頭髮,一雙狐狸眼中滿是笑意,熱絡的說道。

「許小姐吃過飯了沒,若是不嫌棄,一起去吃吧?」

許綰月對她態度突然的轉變感到有些好笑,在對方對自己利益構不成威脅的時候,人人都是善良的,許綰月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那就麻煩了。」許綰月還是答應了下來。

飯桌上,江若然喋喋不休的跟許綰月嘮嗑,小到家庭瑣事,大到她在娛樂圈的經歷。

讓許綰月有一種自己和她關係很好的感覺,但不過是做表面功夫罷了。

「連我弟都幫你說話,說明你應該還不錯。」

許綰月突然聽到江若然這樣說,一時不知道作何回答,靜靜等待她的下文。

「今天問你的語氣有些不好,很抱歉,但是,不過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歡陸舟,已經有十年了,所以我絕不會允許任何人把他搶走。」

許綰月有些驚訝,不知道她為何要對自己說這些話。

江若然說完後直直的看着她,又兀自笑出了聲。

「我知道你喜歡他,從你看他的眼神中我看出來了,那張照片上。」

緊接着她又繼續道。

「但你沒有要追求他的意思,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許綰月聽完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因為我知道,我和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江若然似乎是有些疑惑她這種說法,皺着眉歪了歪頭。

「你大可以放心,我和他止於朋友。」

江若然隱隱感覺到她似乎有什麼心結不能解開。

「你不能這樣想,你很優秀,應該自信起來才對啊。」

江若然握住許綰月的手,不知道說什麼話來改變她這種思想。

「我知道。」

許綰月笑了一笑,便看見江峴從樓上下來了。

江峴看着兩人握着的手,一副我早就知道會這樣的模樣,對江若然揶揄道。

「我就說你一定會喜歡許姐姐吧。」

「喲,這麼快就叫許姐姐啦,你之前不還叫許小姐嗎?」

江若然也不甘示弱的懟回去,許綰月看着這一大一小兩個活寶,無奈的搖了搖頭。

輔導結束後,江若然和許綰月一起去了學校。

學校里的人看着江若然親密的挽着許綰月的手,再加上學生會會長陸舟也為她說話,更加相信了許綰月的人品,不愧是秦總裁的妻子。

風評完全扭轉了過來,許綰月也成為校內風雲人物,周圍的人對她突然熱絡起來,都想着攀上秦氏這個高枝。

許綰月想了想,拿出手機給秦屠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很快被接起。

「喂?」

「你明天有空嗎,我請你吃飯吧。」

「不用了,明天你要跟我去一個地方。」

低沉悅耳的聲音從聽筒里傳來,震得耳朵****的,許綰月揉了揉耳朵,答應了下來。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一輛很是不起眼的車停到路邊,若是沒露出車裡人的臉,任誰也想不到這居然是秦屠的車。

秦屠換了一個不知道什麼牌子的車,低調的跟個來接孩子放學的普通家長一樣,如果忽略那張好看到過分的臉的話。

許綰月一出來就看到了他,有些驚訝,對他的體貼甚至有些感動,果然是一個具有魅力的男人。

上車後,許綰月看向他,認真的說道。

「謝謝你。」

「不必,這件事本就是我的錯。」秦屠看向她,有些歉意的說道。

許綰月點點頭,準備越過這個話題。

「我們是要去哪兒?」

「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