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鄉野小村醫/鄉野小村醫
鄉野小村醫/鄉野小村醫 連載中

鄉野小村醫/鄉野小村醫

來源:google 作者:鳳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殊 葉春杏 現代言情

小小村醫大能耐,疑難雜症藥到病除,妙手回春易如反掌,我雲殊就是牛!打村霸,斗惡棍,不亦樂乎治重疾,護鄉親,神乎其技誰說小村醫沒作為,還看我雲殊獨領風騷!養豬種地水產業,通通在行裝逼耍帥賺大錢,樣樣精通展開

《鄉野小村醫/鄉野小村醫》章節試讀:

「哎呦!」

王建仁瞬間被打倒在地,那電筒也隨之晃悠了一下,黃色燈光正好照在雲殊那張憤怒的要殺人的臉上!

「雲殊!?」

看到雲殊的時候,葉春杏可謂是振奮得眼淚直流!

只不過,那王建仁則是嚇得膽子都破了!

「他怎麼在這裡啊!」

王建仁哪會想到自己的妙計正要成功之時,雲殊這小子忽然從天而降!?

「跑!」

王建仁雖然被雲殊的一拳打到滿臉是血,可是在這時間就想着要逃命!

「想逃!」

雲殊怒火攻心,哪能讓王建仁給跑了?

「我還弄不死你了!」

雲殊一把揪住王建仁後領,大拳頭使勁就往他胸口砸去,沒幾下就把他揍得吐血,眼看就不行了!

「別打了,再打他就死了!」

葉春杏害怕雲殊坐牢,急忙從後面摟住雲殊:「你要是進去了,你讓小豆子和你爹媽咋辦啊!」

「嗬!」

聽到這句話,雲殊瞬間從暴怒中回過神來!

「為了這混蛋而坐牢,這也太不值得了!」

雲殊一把扔開奄奄一息的王建仁,隨即緊緊捧住葉春杏的一雙玉手:「春杏姐,你沒事兒吧?」

「我沒事,我沒事!」

葉春杏急忙搖頭,可是因為劫後餘生的原因,眼淚都出來了:「幸好你來得早,不然我就被王建仁這混賬給玷污了!」

說完,葉春杏不顧自己渾身被雨水打濕,一把就摟住雲殊,把身體完美地貼在他身上!

哭了好一會之後,葉春杏的情緒終於穩定下來,可是雲殊的情緒卻有些不穩定了。

「呼!」

感受着葉春杏那緊緻的肌膚,雲殊整個人打了一個激靈!

而他那把男人都會有的火焰,也因此瞬間點燃,從他的心臟一路燃燒!

「啊?」

感受着貼着自己身體傳來的炙熱,葉春杏暗吃一驚:「雲殊,你身體怎麼、那麼熱啊?」

說話之際,葉春杏有意無意地低頭看向雲殊,那絕色的臉頰一下就紅了起來。

「我……」

雲殊深吸一口香氣,咽着乾澀的唾沫苦笑道:「春杏姐,我這麼熱還不是因為你?」

「我……」

葉春杏當然知道雲殊這話的意思,更是羞得她紅了玉頸,讓她輕輕地把雲殊腰下推開:「我說你小子也夠壞的。」

「嘿嘿!」

雲殊心情舒暢,一把將葉春杏摟住,剛想說些情話的時候,副村長雲大海和其他鄉親們的聲音就傳來:「是雲殊和春杏嗎!」

「鄉親們找來了!」

葉春杏急忙把雲殊推開,一邊整理好衣服一邊紅着臉應道:「是啊!我們在這兒!」

被壞了好事,雲殊心中暗叫:「雲大海怎麼這時候來了,這次可真是好心辦壞事嘍?」

「我們可找到你們嘍!」

雲大海喘了一口老氣,感慨道:「我剛從外面回來,聽見小豆子說你們來這找雲殊,所以就來碰碰運氣了!」

當他看到滿臉是血的王建仁躺在地上的時候不禁嚇了一跳:「哎呦,這不是王建仁嗎?」

「就是王建仁!」

雲殊咬牙低罵:「這混賬東西居然想趁機佔有春杏姐,剛好被我給碰上,就把他揍了一頓!」

「有這事兒!?」

雲大海冷聲罵道:「這混賬仗着他爹是村委副主任,天天在村裡幹壞事!雲殊,你打得好咧!」

「那就再打一巴掌!」雲殊目光一寒,又在王建仁臉上扇了一巴掌!

「哎呦!」

王建仁雖然是半死不活的,可是還有求饒的一口氣:「我錯了,放了我吧,我求你了!」

「放你?做夢吧!」

雲殊用麻繩把王建仁給綁在大楊樹之上:「今兒雷電交加,走運的話你就能活到明天,不走運的話就讓雷公劈死你!」

「別、別呀!這閃電那麼猛,我真會死的啊!」

看着天上不斷閃爍的雷電,王建仁心虛得要死,頓時嚇得屁滾尿流的,扯着嗓子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你還有臉喊了?」

雲殊拿着王建仁掉落在地的鞋子一把塞住他嘴巴:「你再喊我現在就弄死你這天殺的!」

說完,雲殊狠狠地啐了一口,就帶着葉春杏她們下山。

……

「哥!」

知道雲殊安全回來,小豆子一下子就抱着他哭個不停,他爹媽也是老淚縱橫:「兒子啊,下回可別這樣嚇唬咱們嘍!」

「沒事了。」

雲殊輕輕撫順小豆子的頭髮,柔聲道:「春杏姐這不把我帶回來了嗎?」

「誒!」

葉春杏和雲殊深情對視,眼淚也忍不住溢出,可是臉上卻是紅暈連連,特別的愉悅。

之後,雲殊就帶着小豆子和葉春杏一起,冒着雨,連夜來到師父胡老頭的小院子里,請他幫忙給小豆子治眼睛。

……

胡老頭,也就是雲殊的師父。

沒有人知道他來自哪兒,只知道他來胡家村的時候是二十三年前,來的第二年就在藥王山採藥的時候撿到雲殊。

那時候的雲殊就一個襁褓娃娃,瘦得跟只猴似的,眼看就活不成,是胡老頭用了一天一夜,用盡一身本事才幫他保住了小命。

後來胡老頭把他送到雲漢三家裡收養,還給他取名為雲殊。

胡老頭給雲殊這這名字的寓意為特殊的雲彩,要麼他是黑雲壓頂的雷雲,要麼就是九彩七色的祥雲,總之這一生他不會平凡。

有人說胡老頭七十二歲,也有人說他七十三,可是只有雲殊知道胡老頭今年其實已經九十九了。

除此之外,雲殊還知道這個老頭醫術厲害得匪夷所思,而且天文地理無一不通,就好像這天底下沒什麼他不懂似的。

胡老頭的房間有好多神秘醫書和武術典藏,從雲殊四歲開始就強迫他看書練功運氣。

到了今天,雲殊已經背熟領悟兩千多本,腦中囊括中西醫學,身手集合各家武術之所長。

雖然如此,可這房間內還有很多其他各類古籍等着雲殊去看,這也讓雲殊身兼各種本事。

有這樣的師父,加上雲殊的天賦和努力,別說做村醫了,就算是讓他做獸醫、砌牆、養豬、掏糞、通水渠啥的本事他也全部精通。

可是讓雲殊很困惑的是,胡老頭嚴格要求過雲殊在治好小豆子的眼睛之前,絕對不能讓雲殊顯山露水,更不能讓別人知道胡老頭真正的厲害。

當初小豆子傷了眼睛,胡老頭碰巧外出一個多月,回來的時候全身是傷,這也直接錯過了小豆子的治療時間。

對於這一個遺憾,胡老頭顯得有些自責,不過他也說過這是冥冥中的天意,上天要這樣安排那必然是有理由的。

幸好他見多識廣,告訴雲殊那個尋找三紋金蟾子的偏方,這也讓雲殊堅持了三年的苦苦追尋之後,今天得償所願。

……

「胡老頭!」

人還沒進屋,雲殊背着小豆子興奮地喊了一聲,那滿屋子的葯香隨即飄入鼻子裏面。

「這麼晚還在煎藥?」

雲殊剛想用力推門的時候卻發現大門沒有關閉,只是一直只是虛掩,似乎在等着誰人一樣。

胡老頭冷罵一聲:「臭小子,我在村尾已經聽到你的聲音了!怎麼,是找到那金蛤蟆了?」

只見胡老頭穿着一件米白色褂子,身材不算高大,可是滿臉的紅光,看起來頂多只有七十歲。

雲殊急忙點頭,把東西放到胡老頭面前:「我找到了!不過你不好奇么,這是雙頭金蟾啊!」

「哼。」

胡老頭嘴角一瞥:「老子活了快一百歲了,什麼寶貝沒見過?不過你沒死,也算是沒給我丟臉。」

「嘿嘿!」

雲殊雙眼發亮,輕輕放下小豆子:「師父,今兒我求你幫小豆子治好眼睛咧,我等不及嘍!」

小豆子雖然看不見,可是也笑眯眯地朝胡老頭的方向喊去:「師父,你還沒睡覺哇?」

「哎呦呦!」

胡老頭一把抱起小豆子,笑得滿臉褶子:「看這小可愛多乖!比她那沒禮貌的親哥好一百多倍嘍!」

雲殊一臉賠笑地走過去:「我的好師父啊,咱先別嘮嗑了,你先給小豆子治眼睛嘛!」

誰知胡老頭冷聲一笑:「不是教過你手法和方法嗎?你給小豆子施針開刀就可以了。」

「啥?我!?」

雲殊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