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相門小師叔
相門小師叔 連載中

相門小師叔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條鹹魚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扶搖 白羽 都市小說

李扶搖潛心修鍊了上千年才得以羽化成仙,誰料卻飛升到了金星,成為金星之主看着荒蕪人煙的金星,他迷茫了,千年苦修的意義何在遠遠地,他看着遠處蔚藍星球陷入了沉思「我要回去!」這個想法在他腦中久久揮之不去可惜宇宙法則並不允許仙人動用仙力橫渡,無論他怎麼嘗試都飛不出金星直到多年後,一艘宇宙飛船悄然而至……展開

《相門小師叔》章節試讀:

山間多清脆,林香沁心脾。

杭臨以北坐落着一大片別墅群,彰顯着張家身為世家豪門的氣魄。

此時,其中一棟別墅中隱隱傳來了一名中年男子的斥責聲。

「什麼?人跑了?」

「窩囊廢,真是一群窩囊廢,就憑這也敢自稱為後天期高手?」

「呵忒!你們也配?」

客廳中。

張庭躍坐在沙發上喘着粗氣,神情怒不可遏。

「白家都把那什麼喂到你們嘴裏了,你們還能含不住往外吐?你說你們幾個廢物是不是誠心的?故意讓張家淪為各大世家的笑柄?」

在他的對面站着四位黑衣人,一個個耷拉着腦袋任由張庭躍痛罵。

良久過後。

一位黑衣人才站了出來解釋道。

「張總,不是我們打不過他,是那小子壓根兒不和我們打,而且據我觀察,他一定是練過什麼身法,一溜煙功夫就跑了個無影無蹤……」

張庭躍越聽越來氣,指着鼻子大罵道。

「你們是不是SB?我怎麼養了你們這群白痴,追不上不會開槍嗎?即便那小子是後天期高手難道還能扛得住子彈?直接打斷他的腿給我拖回來不行嗎?」

另一位黑衣人只好無奈地解釋道。

「張總,我們真的開槍了,可是那小子的走位實在……太風騷了,就像後腦勺長了眼睛一般,我們根本打不中他……」

其他黑衣人一聽,似乎是怕對方懷疑,急忙點頭。

張庭躍卻慍怒地擺了擺手,「我只要結果,不想聽過程!」

一名黑衣人立即走上前來,從懷中取出了一張畫像。

「張總勿擾,我已經畫下了那小子的相貌,我們馬上去搜尋,只要那小子還沒出杭臨市就一定跑不了!」

聽此,張庭躍將畫像接過,細細端詳了片刻,然後下達最後通牒。

「我限你們三天時間,即便是把杭臨掘地三尺,也得把人給我找出來!如果找不到,那就只好讓梁伯來幫幫你們了!」

提到「梁伯」二字時,他還特地將語氣加重了幾分。

但確實很奏效。

只見四名黑衣人一聽到梁伯二字,瞬間汗毛倒豎,飛一般地退出了別墅。

見黑衣人退走後,張庭躍才拍了拍手。

他手剛放下,一位老者便悄無聲息地來到了面前。

張庭躍順手將李扶搖的畫像遞了過去,並吩咐道。

「梁伯,立即派人把守住各大機場、高鐵站、火車站以及高速路口,一旦發現這小子的蹤跡立即彙報。」

他頓了頓,又接着吩咐道。

「還有,你悄悄地去白家一趟,替我確認一下這小子和白家到底有無干係!」

「是!」

梁伯回應了一聲後,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客廳。

一切吩咐完畢後,張庭躍才揉了揉發燙的腦袋陷入沉思。

今天發生的所有事看似不小心,卻一環扣一環,讓他不得不懷疑其中有貓膩。

恰在此時。

叮鈴鈴……

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張庭躍拿起手機一看,竟是白業明打來的。

於是他決定先發制人。

「喂,白業明,你可真是好手段啊!」

得知囚車被劫走後,白業明急得團團轉,思索再三後才撥通了張庭躍的電話。

可對方這語氣卻讓他有些微微發懵。

於是疑惑地問道。

「張兄,你說什麼呢?」

張庭躍一聽,立即火冒三丈地說道。

「白業明,你少TM給我裝糊塗,嘿!你們白家可真是好算計,你別以為那人跑了我就抓不到,等我抓到了一定要讓他把真話給我全吐出來!」

白業明越聽越糊塗。

「張兄,我真的沒聽懂你在說什麼,什麼人跑了?越說越把我說糊塗了。」

等等!

人跑了?

莫非張家沒有捉住李扶搖?

白業明突然反應了過來,急忙追問道。

「你的意思是說囚車上押送的犯人跑了?」

張庭躍則是一口咬死到底,怒問道。

「你還給我裝?我之前還納了悶了,怎麼堂堂一個後天期高手會被你們和平總局給俘獲,還恰好把即將升任副局長的張濤給打成了重傷,然後又由你親自出面假意將兇手交給我們,實則早已為他規劃好了逃生路線,白業明,你可真是下得一盤好棋啊,耍的我們張家團團轉!」

「我TM還告訴你了,限你們三天之內把人給我交出來,否則你們白家就等着全面開戰吧!」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他也不管自己的推論正不正確,反正這個屎盆子必須扣在白家的頭上。

自從得知張濤被打成重傷後,他就已經做好了全盤打算。

無論那小子是不是白家派來的,他都必須藉此從白家身上咬下一塊肥肉。

另一邊。

掛了電話後,白業明憂喜參半。

喜的是李扶搖並沒有被張家劫走。

憂的卻是張家欲要與白家全面開戰。

就因為一個張濤?

他想不通。

雖說在世家中白家要比張家強一些,但是今時不同往日。

就在上個月,白家幾乎把大半身家押在了市中心商業城上。

如今商業城才剛剛動工,若是張家選擇此時全面開戰,白家絕對抽不出資金應對。

李扶搖不能得罪,張家也不能得罪,這可如何是好?

另一邊。

官南大道蓮花市場門口。

逃脫後的李扶搖正在優哉游哉地閑逛,時不時地感嘆道。

「劍未佩妥,出門已是江湖啊!」

回想起和平局內白業明的那通電話,他又吐槽道。

「真是一群二傻子,真當小爺是泥捏的不成?我可是下山來體驗人生的,哪能天天被你們關小黑屋?」

此時正值下午。

熱氣騰得人們都快睜不開眼了。

過往美女的穿着也越發清涼了不少。

李扶搖不由得多看了幾眼,稱讚道。

「久不出世,現在的小年輕穿着都這麼……有品位了嗎?早知道的話我就應該跟李世民那小子好好嘮嘮,咱也這麼穿!」

不過細細想來又覺得不對,於是補充道。

「不行,那個時代的人太胖了,穿出來贅肉太多,應該跟趙匡胤那老小子說,他肯定同意,誰讓皇帝都是LSP呢?」

咕嚕嚕……

李扶搖說著說著,腹中突然傳來一聲咆哮。

「真是糟糕!午飯沒吃也就罷了,晚飯也沒有了着落。」

他不由得有些發愁。

下山前他為了更好的體驗人生,特意打開了自己的五感,如今反倒成了個累贅。

想想自己那便宜師父,下山前除了火車票是啥也沒給,幸虧火車上還有個熱心的老大娘接濟了一下自己,可如今又該去哪飽餐一頓呢?

正當他發愁時,一個瘦小男子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兄弟,看相嗎?據說裏面有一位太昊居士學究天人,乃是人相門中德高望重的老前輩,無論是測算學業事業,姻緣吉日,驅邪避禍都十分靈驗,找他看相的人都排成長龍了!」

太昊居士?

李扶搖微微一愣。

就還學究天人?

好傢夥,作為相門中人誰不知道太昊乃是人皇伏羲的封號?

敢以太昊為名,也不知道他扛不扛得住劫難喲。

瘦小男子見對方微微愣神,以為被自己說動了,於是乘機說道。

「我這裡有張VIP劵,只要100元就能讓你不用排隊,走VIP通道直接見到太昊居士他老人家!」

原來是個騙子。

李扶搖這才緩過神來。

當然,對付這種騙人錢財的騙子,李扶搖也有很好的解決方法。

只見他一句話也不說,微笑着轉了個身,然後又把自己空空如也的褲兜給翻出來晾了晾。

見此情形,瘦小男子頓時眼含熱淚。

心想都這條件了還敢出門走路?不怕消耗熱量嗎?

然後他輕輕拍了拍李扶搖的肩膀,勸解道。

「兄弟,其實不用太昊居士,我就能幫你看相,你記住,待會你就面朝西北方別動,如果起風了,你就張大嘴巴,趁現在天氣熱,你還能吃口熱乎兒的。」

說完他就頭也不回地走了,招徠別的生意去了。

李扶搖愣了半晌才反應過來,頓時破口大罵。

「你看不起誰呢!你才喝西北風,你全家都喝西北風!」

恰在此時。

西北方十分應景地刮來了一陣涼風,吹得李扶搖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氣得他當場指天罵道。

「我就不張嘴,你能把我怎麼著?」

罵完他又覺得有點奇怪。

這麼炎熱的天氣,怎麼風卻如此刺骨。

而後他又動動鼻子嗅了嗅,立即覺察到了不對勁兒。

「嗯?好重的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