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鄉捕相公鄉道妻
鄉捕相公鄉道妻 連載中

鄉捕相公鄉道妻

來源:google 作者:滿江紅葉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舉岩 寧松蘿 穿越重生

作為一個野花般恣意生長的鄉下妞,寧松蘿最大的願望就是嫁給村裏面容貌最好的兒郎,於是這麼多年,她都在她認為最好的那一個身後不停追趕誰知一朝某男來,定定立在她身旁:娘子,我容貌不好嗎?寧松蘿:好,簡直比得上天上之謫仙,但我早已心有所屬,所以……某男:所以,咱回家……展開

《鄉捕相公鄉道妻》章節試讀:

後來寧松蘿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再後來寧松蘿覺得有些冷,再再後來越來越冷越來越冷,冷的寧松蘿渾身哆嗦,凍得她好似又回到了冬天的風中。 快醒來!快醒來! 寧松蘿好似知道自己在做夢,但不知為什麼,她就是睜不開眼睛,兩隻眼皮就好似許久不見的戀人,如論如何都不想分。 與此同時寒冷更甚,就好似處於冰山之中,骨頭縫兒里都冷風直竄。 「孩子醒醒,快醒醒!」 就在此時,寧松蘿好似聽到有人說話,但那聲音忽遠忽近空靈悠遠,似乎在虛無縹緲的天邊,又似乎在耳邊。 「啪!」 就在此時,寧松蘿聽到勃頸處一聲脆響,與此同時她也睜開了眼。 熟悉的傢具,熟悉的榻,熟悉的帷帳,熟悉的一切,除了,不熟悉的那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 「你醒了?」說話的乃是一個女聲。 當然,不是她家的任何一個人,畢竟她們家除了她,沒一個雌性,但奇怪的是,這聲音她隱隱還有些熟,就好似在哪裡聽過一般。 「你是?」寧松蘿用力揉揉眼睛,並將身上的被子裹緊,為何在屋裡還這麼冷?真是見鬼! 「啊!」待她看清楚來人,便再不能淡定,無奈叫聲還沒出口,就被一雙冰涼燦白的手堵進了喉嚨中。 「孩子,你別叫,我找你有事。」 來者柳葉眉,鵝蛋臉,眼角細紋堆積,稍微上了些年紀,但顯然依舊俏麗。 當然,這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這人她很熟悉——方氏,但讓她崩潰的是,早在幾天前已經死了。 也就是說,她現在是…… 寧松蘿下意識看向勃頸處,空蕩蕩只留紅繩。 那裡原本有她自小佩戴的一塊兒石頭,她自記事就從未摘下過,如今不在,想必和剛才那一聲脆響有關係。 「對,那是塊兒靈石,正因為沒了它,我才能見到你。」方氏嘴角含笑,耐心解釋,但她顯然不知道,她的出現才最可怕。 「好啦,我不過是心愿未了,只想拜託你……」 「吱嘎!」 門打開的聲音將方氏的話打斷,與此同時寧松蘿口上的手消失。 而不知道是不是寧松蘿的錯覺,覺得屋內的寒氣一掃而光,與此同時陽光照進來,莫名的讓寧松蘿渾身舒爽。 當然,如果不看到周舉岩的那張臉的話,她會更舒爽。 「吃飯!」見寧松蘿神色不爽,周舉岩才不會自找憤懣,而是迅速將重點說出,迅速出了門。 「我這……」寧松蘿準備的三萬八千句問候周舉岩祖宗的話都沒說出口,看着這廝離開,寧松蘿恨的七竅生煙。 周舉岩! 寧松蘿一遍遍畫圈圈詛咒。 不過該起還要起,多大的事,也不能和飯結仇,再說她還有個大事沒做,再不去的話,會出人命。 實際上寧松蘿昨天就已經和心上人約好了一起走,無奈到此時,也沒走成。 當然一宿沒去,應該儘早去,無奈曲徑山乃是一秀才,所以光天化日瓜田李下,不能不在乎聲名。 而辦法嘛,她也已經想好了,依舊按老辦法,去老地方留信。 就這麼辦,寧松蘿連忙換下昨天的袍服,穿上原有的衣服,洗漱完畢,又簡單化了個精緻淡雅的妝容,才走去廚房。 「丫頭啊,我和舉岩出去一趟。」誰知剛進屋,還沒坐穩,老爹和周舉岩就將碗一推,顯然已經吃好了。 「我們去縣城一趟,你呢?吃好收拾完,去通知各家,酉時去村頭兒稻場聚集一下,我有重要事情宣布。」 「什麼事啊?怎麼還弄那麼大陣仗?」 寧松蘿一臉懵,老爹既不是里長又不是官員,就是個世襲的鄉道,弄這麼大,要幹什麼?再說這麼多年,也沒見老爹這麼正式過啊? 「回來你自然知曉。」寧惠明邊說邊和周舉岩牽馬出門,絕塵而去。 「奇怪!」寧松蘿喃喃,不過有件事讓她十分喜歡,她不用再去老地方留信了,而是可以光明正大見曲徑山。 想通知全村,必先知會裡長,而里長曲貢眉就是曲徑山的父親,到時見曲徑山,再正常不過。 只不過事情就是這麼讓人意想不到——曲徑山不在。 一問方知,他昨晚去了學館。 如今寧松蘿方想起,是她讓曲徑山將回學館的時間提前,而曲徑山本就是個言而有信的人,等不到也不會回家。 不知曲徑山等到幾時,不知其的身子骨在寒風中會不會受了風寒,早晨還要出發去學館,不知道此時走到了那一路段。 想到這裡寧松蘿無比心疼,恨不得直接趕去,和曲徑山一起走。 無奈不能! 她今日負責召集眾鄉親,怎能不在? 再說曲貢眉就在身邊,畢竟要不是里長和她一起跑,單憑老爹那點資歷,村民定不會來這麼全。 寧松蘿和曲徑山的事情,曲貢眉並不知道,不是對寧松蘿有意見,而是他對自家兒子的給予的希望太大,在拿到功名之前,是不允動情的。 誤會加痛苦,寧松蘿此時不知道要這麼辦。 想到曲徑山,寧松蘿就心疼,不禁埋怨起老爹來:好好的,召集人做甚?平常人家,能有多大的事? 好在寧惠明回來的不晚,等人們到來,他們已在稻場等着了。 「大家安靜一下,讓惠明宣布事情。」曲貢眉和寧惠明乃至交,所以知道寧惠明的事情必然重要。 「第一件,關於我姑爺周舉岩,明日起,他就是我們的「鄉捕」了,這是他的身份文牒。」 方遠村位置偏遠,雖不是不通山外,但道路比較難走。 雖今日寧惠明他們一天縣裡去來,但天知道他們的經歷是多麼艱險,他們的騎術,不能說「萬里挑一」,但「百里挑一」顯然還是綽綽有餘的。 方遠村通山外只有一路,而這條路多數只一尺來寬,更有幾處更是旁邊就是懸崖,這對騎馬來說,簡直是莫大考驗。 要是遇到雨雪天,道路就更走了,人都不敢往上站,而這就使包括方遠村在內的百里,就與世隔絕了。 所以很顯然,設個「鄉捕」很重要。 「第二件事,關於我閨女寧松蘿,明日,她將世襲鄉道,我則即時遠遊。」 什麼? 寧松蘿半天沒回過神兒來。 對,寧家是世襲的鄉道——鄉村道士,但就這麼傳給她,也太倉促了吧?而更為關鍵的是,寧松蘿什麼都不會啊,就這麼趕鴨子上架,真的好? 「爹……」 「第三件事!」不待寧松蘿說話,就被寧惠明給堵了回去:「第三件事最重要,作為寧家家主,我在此宣布,寧家子孫永遠不休不棄不和離!望大家都做個見證,寧惠明拜謝!」 ……

《鄉捕相公鄉道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