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
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 連載中

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

來源:google 作者:葉初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柳兒 白阮阮

【全文免費】【團寵小祖宗vs假正經神君】白阮阮是神君養在碧落宮的寵物,小小一隻,卻肩負着巨大的責任和使命:每天換着花樣賣萌求撫摸,轉移神君的注意力,避免神君一言不合就大殺四方後來神君下凡歷劫,白阮阮盡職盡責地跟過去,繼續做神君的專屬玩寵不曾想神君一改往日清冷,直往崩壞的方向發展!!皇帝陛下:阮阮過來,站在朕身邊傲嬌少爺:白阮阮,本少爺讓你走快點,你沒聽到?瘋批病嬌:脖子真細啊,阮阮,不知道一隻手能不能掐斷?白阮阮瑟瑟發抖,背上的毛都要炸起來了,只能祈禱下一世的神君正常一點,沒事不要掐她的後頸皮———...展開

《下凡後,小祖宗她嬌寵了渡劫神君》章節試讀:

    「鏡啊,萬一,我是說萬一啊,生孩子的過程中出了差錯,會怎樣?」

    輪轉鏡堂堂一個神器,從混沌之處就誕生於天地之間,說句託大的話,連仙帝都得管它叫一句「祖宗」。

    如今被這膽大的貓精拖到了凡間不說,還問它、問它這種問題!天理何存?!

    神器可殺不可辱,輪轉鏡視死如歸,堅決不回答白阮阮這個愚蠢的問題!

    白阮阮倒也沒想着輪轉鏡能回答她一下,而是自顧自地說:「一般情況下我肯定不出手干涉神君的命數,但要是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就得另當別論了吧?」

    「不然神君沒辦法降生,這命數還怎麼應驗?」

    「我也是替你們星君府的工作擔憂啊,放心,我該出手時肯定出手,不會讓你們難做哈。」

    輪轉鏡:「……」

    乍一聽很有道理,但它總覺得哪裡不對的樣子……

    若是了解白阮阮的人,肯定能看出來她眼下有多緊張。

    以前在碧落宮,她還在裝小動物的時候,神君就已經能把她的心思猜出個七七八八。

    比如她不喜歡吃後山的婆羅果,雖然那東西無比珍貴,據說萬年只結一顆果子,吃一個就能增長一千年靈力,是三界夢寐以求的無上至寶。

    但白阮阮就吃不慣那個味道,嫌棄得不行,神君還偏要給她吃,一口氣拿了一堆放在她面前,纖細修長的手指點在她的額頭上,屏蔽了她的味覺。

    白阮阮至今還記得那人含着笑的聲音,他說:「嘗不到味道就不嫌棄了,乖乖吃完,我帶你出去玩。」

    到了最後白阮阮也沒吃完。

    雖然沒了味覺,但她心裏還記得那個味道啊,一想到在自己感受不到的情況下,嘴巴里全都是那種難以接受的氣味,白阮阮心裏就一陣不舒服。

    後來神君還是帶她出去玩了。

    即便她撒氣一般踩碎了好幾顆婆羅果,自顧自生了一場悶氣,在她自己都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的時候,神君那雙鎮守了整個天界的手,還是很輕柔地托起了她。

    白阮阮黑溜溜的眼睛裏泛起了一層霧氣,神君那麼好那麼好的人,竟然還需要下凡歷劫,辣雞天道,辣雞司命!

    還在天界收拾爛攤子的司命星君一口氣打了好幾個噴嚏,愁得頭髮都快白了。

    到了傍晚,負責接生的穩婆終於頂着一頭熱汗出了產房,懷裡還抱着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小嬰兒。

    「恭喜老爺!小少爺很健康,足足有七斤呢!」

    「好好好!你們幾個趕緊叫馬車過來,把三十九少爺送到仙師府!」

    百里牧整個人鬆了一口氣,對自己剛出生這個孩子看都沒看一眼,想的全都是趕緊把他送去測仙骨。

    哪怕白阮阮早就知道神君這一世的父母沒一個好東西,還是忍不住氣得渾身發抖。

    她走上前一步,從穩婆手裡把小神君接了過來。

    「老爺,奴婢帶着少爺過去吧,剛出生的孩子會哭個不停,侍衛大哥們恐怕應付不了,到時候萬一惹得白髮仙人厭煩了……」

    「你說得對!那你就跟過去照顧好少爺,務必讓他安靜乖巧點!」

    百里牧現在是病急亂投醫,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到了這個孩子身上,也顧不上白阮阮以下犯上的舉動了,大手一揮,讓侍衛駕了馬車過來。

    白阮阮抱着幼崽神君坐進了馬車,手中軟軟的小嬰兒讓她一陣手足無措,但一想到這是她家小神君,白阮阮就激動得不行。

    把裹着小嬰兒的薄褥掀開了一道縫隙,白阮阮滿眼好奇地往裡看,下一秒就愣住了。

    這、這就是人類幼崽嗎?!

    說好的皺皺巴巴看起來很醜呢?

    眼前的小嬰兒皮膚雪白,像剝了殼的雞蛋一樣水嫩光滑,最重要的是他竟然睜着眼睛!

    不哭也不鬧,甚至在白阮阮看過來的時候,朝着她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白阮阮:「……」

    她感覺自己的一顆心都要不好了,快被幼崽版神君萌化了!!!

    輪轉鏡不知道什麼時候跟着跑了出來,飄在半空中,儼然是一副看熱鬧的好奇模樣。

    這可是碧落宮的神君欸!

    平日里見他一面比登天還難,更別提看到他這麼可愛的樣子了,別的神仙恐怕一輩子都沒有這個機會!

    輪轉鏡吃瓜屬性突然爆發,膽子翻了倍地往上漲,一時間也忘了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直到白阮阮警告的視線落在它身上,且佔有慾十足地把神君抱遠了一些,輪轉鏡這才反應過來,十分自覺地跑到角落蹲着長蘑菇。

    白阮阮滿意了,繼續和幼崽版的神君玩耍。

    她像以前神君拿手指戳她的額頭那樣,在神君白嫩的臉上戳一下又一下,樂此不疲。

    小嬰兒竟然也不惱,以為白阮阮是在和他玩,十分配合的跟着笑起來。

    過了許久,馬車停了下來,白阮阮收起臉上的表情,重新把小嬰兒包裹嚴實,從馬車上走下來。

    一旁的侍衛上前和仙師府的守衛交談了幾句,沒過多久便有人出來引着白阮阮往裏面走。

    仙師府很大,比百里家還大一倍,奇怪的是裏面卻格外空蕩,一路上連一個下人都沒見到。

    領路人也不說一句話,自顧自地帶路。

    穿過幾個迴廊,到了一間屋子前的時候,領路人停下腳步,示意白阮阮自己進去,隨後自己退到了一邊,等白阮阮回頭往後看的一瞬間,剛才還站在那兒的人早已沒了蹤影。

    「……」

    白阮阮微微皺眉,這個仙師府也太奇怪了,什麼地方都透露着詭異。

    房間里很空蕩,中間擺了一張長桌,兩個打坐用的蒲團,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

    「把孩子放到桌子上,去門外等。」

    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白阮阮警惕的看了看周圍,甚至還動用了自己所剩不多的靈力探查了一下,的確一個人都沒有。

    那是誰在說話?

    白阮阮斂了斂眸子,走過去動作輕柔地把神君放在上面,在小嬰兒的身上拍了拍,像是在告訴他不要怕。

    實際上卻暗自把自己的靈力渡了一點在神君的體內。

    隨後,白阮阮走出房間,到外面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