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巫醫歸來
巫醫歸來 連載中

巫醫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王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順 現代言情 趙曉雯

王順下山歸來時,看見從小相依為命的奶奶不僅衣衫襤褸,嚴重受傷,還在吃着發了霉的飯菜,而曾經和自己海誓山盟的女友卻轉身投入了富二代的懷抱,並且當眾羞辱他,嘲笑他展開

《巫醫歸來》章節試讀:

王順見狀,並沒有感到恐慌,反而對趙曉雯問道:「近半年來,你是不是經常半夜驚醒,夜多盜汗,還常常被鬼壓床?最近這幾天更是愈發嚴重,甚至呼吸不暢,如果不吃藥,連日常生活都做不到?」
聽了王順的話,女秘書呆立當場。
而趙曉雯也震驚無比,隨後滿臉憤怒,死死瞪着王順:「你竟然跟蹤我?變態!」
王順也愣住了,沒好氣的說:「自作多情!你以為你是啥香餑餑?值得讓我跟蹤調查你?」
趙曉雯也覺得王順說的在理,單說她住的別墅,安保人員就遍布四周,別說人了,就連流浪貓狗都休想進去。
可是,王順說的話卻分毫不差。
王順沒有在意趙曉雯,接著說:「而且,你已經三個月沒有來天葵了!」
趙曉雯臉色變得通紅,其他事情王順可以亂猜,可天葵這個事羞於啟齒,她沒有跟任何人提到過。
「住嘴!你竟然還敢在這裡胡言亂語,占趙總的便宜!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快把他趕出去!」女秘書憤怒的喊叫着。
可就在這時,趙曉雯突然上前,一巴掌扇在了秘書的臉上。
女秘書驚愕的捂着臉頰,不可思議的看着趙曉雯。
「滾出去!沒有我的命令不準進來!」
女秘書不甘心的看着王順,張了張嘴還要再說什麼,可在看到趙曉雯寒冷的目光時,趕忙閉嘴,帶着眾人出門,順手把門關上。
王順坐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趙曉雯。
趙曉雯臉色略微有些尷尬,笑道:「既然你能準確說出我的癥狀,麻煩你告訴我,我這到底是什麼病?」
王順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你中蠱了!」
「蠱?」
「對,並且已經過了數月。如果不及時解蠱的話,蠱毒一旦發作,連神仙也救不了你!」
趙曉雯臉色頓時僵住,她原本以為王順能看出她的病情,應該是一位醫術高明的醫生,沒想到他卻是在這裡胡說八道。
趙曉雯去醫院檢查過幾回,身體並無任何異常,如果體內真有寄生蟲,難道醫院會查不出來?
況且,這都什麼年代了,她怎麼可能還信這些神神叨叨的說法。
趙曉雯臉色慢慢變得冰冷,不過她還是耐着性子問道:「依你看,我這個病該怎麼治?」
「這個簡單,只需要在太陽初升的那刻,採集一葫蘆草上凝結的霜露就可以了。我穩住你體內的蠱蟲,讓它暫時休眠。」
隨後,王順對着杯子中的茶水口誦法咒,右手引導靈氣,凌空畫了幾張無形的詭異圖案。只聽「嘭」的一聲,杯子中褐色的茶水竟慢慢變成無色。
王順抬起杯子,遞到趙曉雯跟前,帶着命令的口吻說道:「喝了它!」
趙曉雯不自覺的抽動幾下面頰,終於忍無可忍,猛地伸手一揮,將王順手裡的液體推翻在地,怒吼道:「夠了!別再搞你那些小把戲了!」
王順一怔,心想趙曉雯應該是誤會了,於是趕緊解釋道:「你放心,這是壓制你身上蠱毒的葯,對你有益無害!」
趙曉雯此時已經快壓制不住自己的怒氣了,伸手一指門外,對王順罵道:「趕緊滾!」
王順苦笑了一聲,見趙曉雯對自己下逐客令,便最後一次提醒她:「你的蠱毒剛剛才發作一次,按你的身體,不到一天的功夫便會再次發作,屆時你的藥丸都起不了作用。」
見趙曉雯還是一副強硬的態度,王順嘆了一口氣,勸解道:「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最後幫你一次。」
隨後王順看見辦公室內棵盆栽,他走過去掐了一片葉子,念誦咒語注入靈氣。
一陣淡淡的金光沒入葉子中,王順將它遞給趙曉雯。
「你將它帶在身上,千萬不要離身!否則,連我也救不了你!」
趙曉雯沒有正眼看王順,言語冰冷道:「說完趕緊滾!」
王順沒有在意趙曉雯的態度,隨即走了出去。
就在王順出門的剎那,趙曉雯不屑的將葉子扔進了垃圾桶。
豪庭大酒店,是江城最豪華的一個酒店,這裡價格昂貴,最便宜的一桌也要幾萬塊,平時能進豪庭大酒店吃飯的人非富即貴,一般人連進去的機會都沒有。
可就算這樣,依然常常客滿,一桌難求。
酒店的一樓專門接待散客,樓層越往上,級別越高,到最上面的七八九層,直接屬於私人地盤,只認人,無論對方出多少錢都無濟於事。
此時,酒店的三樓熱鬧非凡,周燁和劉佳訂婚,周家將整個三層包下做宴客廳。
此時,周燁和劉佳一臉喜氣洋洋的站在人群**,劉佳的母親張美娟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張美娟此時被一群人圍着,一群劉家的親戚七嘴八舌的恭維着。
「你們家佳佳真是好眼光,找了這麼優秀的老公!還是個富二代,我這輩子也有進了豪庭大酒店吃飯的機會,夠我吹一輩子了!」一個身材肥碩的女人說道。
她拿着手機不停的對着酒店裏面拍照,時不時還發兩張朋友圈去炫耀。
「可不是嘛?周家真的太有錢了,竟然包了整整一層樓,我聽說,這裡哪怕最便宜的一桌也要十多萬呢!」
張美娟聽着眾人的話得意洋洋,高傲的道:「你們能到這裡來吃飯全靠我的好女兒,等下都給我小心一點!要是不小心弄壞了什麼東西,把你們賣了都賠不起!」
正說話間,突然從門口湧進來一群保安,足足有幾十人。
走在最前面的保安隊長拿着一個擴音器,對着眾人喊道:「各位不好意思,請大家往樓下移一層!」
正在台上的周燁一怔,怒氣沖沖的走到隊長面前,質問道:「這一層我們一個月前就預定好了的,憑什麼叫我們走?!」
「叫你移你就移,別那麼多廢話!」由於時間緊迫,保安隊長語氣也不耐煩起來,「唐大師要臨時在這裡宴請客人,你們最好配合一點,不然得罪了唐大師,後果你們都擔戴不起!」
一聽到唐大師的名號,眾人臉色齊刷刷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