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誤食小甜餅後,宋教授對我真香了
誤食小甜餅後,宋教授對我真香了 連載中

誤食小甜餅後,宋教授對我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連連不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慕白 現代言情 祝子聞

想談戀愛了這是母胎單身了20年的祝子聞見到隔壁新鄰居後的第一個想法面對這麼一朵高嶺之花,秉承着勇敢聞聞不怕困難的原則,她直接踏上了追愛之路可誰能告訴她,為什麼新鄰居在開學後,變成了她大學的教授?-【一見鍾情+雙潔+女追男+1V1】展開

《誤食小甜餅後,宋教授對我真香了》章節試讀:

對方也是瞬狙,而且她還沒有發現對方的點位,勝算不大。

她趕緊把狀態打滿,然後站到了窗戶邊。

側頭,誒,擺正。

就是玩。

對面被撩撥的忍無可忍了,直接開了一槍。

毫無疑問的沒打中。

也是這一槍,成功的讓祝子聞發現了他的位置。

高架!

她嘴裏念念有詞:「爆我頭是吧,姐這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瞬狙!」

剛好她的M24配的是八倍鏡。

鎖定目標後,祝子聞直接一個側頭。

「砰!」

敵人應聲成盒。

祝子聞傲嬌的不行,甚至連他的包都不屑去舔。

【流光蛋:老婆的瞬狙好帥啊!】

【小鬼子進村:不愧是你呀,鋼槍王。】

【來臨多:666。】

【孤勇王:老婆的身法也好棒!】

看着誇她的彈幕,祝子聞喜咩了。

剛好後台傳來了禮物信息,她立馬道謝:「感謝我是你老婆的小車,感謝我是你老婆老闆!」

聲音甜膩,讓人聽着就想rua。

道完謝祝子聞立馬就換了個聲音:「別搞別搞家人們,不要佔我便宜啊。」

但彈幕不聽,反而變本加厲。

祝子聞:我趣李的。

又打了兩波人,機場也是成功的被我們祝子聞選手拿下。

行雲流水的操作以及詼諧的直播間氛圍,成功的讓她又漲了一波粉。

決賽圈了。

祝子聞精神高度緊繃,畢竟她單槍匹馬的,抵不過對方一整隊。

給自己扎了個腎上腺,把狀態打滿。

誰知對面直接打開了全部麥,問她:「小姐姐,你是主播嗎?」

祝子聞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了他:「你咋知道的。」

「我看見你的擊敗ID了,優雅的水晶女孩,我在某某APP上關注你了,老婆我可喜歡你了!」

「就剩我們一隊了,就別打了吧,我們是你的粉絲。」

接着他旁邊就傳來了附和聲:「是啊是啊,我們可喜歡你了!」

得,這波啊,是男大學生。

最後這局遊戲,是在她和那四個男大學生的合影中結束的。

他們讓了雞。

祝子聞感動的批爆:「你們都好好哦,謝謝你們!」

對面立刻發出了痴漢笑:「嘿嘿嘿嘿嘿,老婆不客氣。」

祝子聞:天天被喊老婆!我趣李的!

一局高度緊張的遊戲結束後,祝子聞又開了幾把遊戲,但都不怎麼在狀態。

反倒是直播間里傳來了她不停的哈欠聲,引的好多觀眾也在屏幕前打哈欠。

眾所周知,打哈欠是會傳染的。

夏天的午後,適合睡午覺。

尤其是吃了葯的祝子聞,不適合也得適合。

於是,遊戲人物被她操作到一個廁所里苟着後。

她本人,睡著了。

觀眾求問,主播怎麼不動了?老婆又在苟分嗎?

沒有得到回應。

直到直播間里傳來了陣陣嬌鼾聲,他們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我愛吃香菜:????】

【我不愛吃香菜:啊???】

【全世界最帥:怎麼肥四?!】

【無敵克拉斯:我去,睡着啦??】

【流星雨愛上你:這是在……直播睡覺嗎?】

【小笨蛋:老婆打鼾的聲音好可愛~】

【流風吹吹:噓,別把老婆吵醒了。】

電腦前,祝子聞把小腦袋枕在胳膊上,睡得歲月靜好。

電腦里,遊戲人物無助的蹲在廁所里,苟的瑟瑟發抖。

雖然沒了祝子聞的操縱,但這把遊戲的運氣也是好的一批,毒圈縮到最後,裏面的掩體剛好就剩下了這個廁所。

此時的右上角顯示:2生存。

周圍腳步不斷,剩下的那一個人不停的在尋找祝子聞的位置,即便最後發現了她在廁所,也謹慎的不敢直衝,而是選擇了掐瞬爆雷。

然後,他扔歪了,自己把自己炸死了。

當大吉大利,今晚吃雞一行字顯示在電腦屏幕上後,彈幕炸了。

【四尺柜子:這人二臂吧。】

【流星錘來臨:這人看着像有點技術,但不多。】

【去你的:這也能吃雞,主播開了吧?】

【要點碧蓮:別人睡著了怎麼開?你腦幹讓人挖了吧。】

【武帝大陸周舟:老婆,不愧是你呀。】

【與愛你共度:我趣李的,主播明明是我老婆。】

與祝子聞這邊的歲月靜好相比,隔壁的宋慕白就有點略顯慌亂了。

「喵——」

船長從寵物店洗完澡回來後就有些應激,它瞳孔放大,像個小狗一樣張大了嘴巴哈氣,唾液都順着舌頭滴了下來,偏偏它還躲在床底下不出來。

宋慕白單膝跪地,弓着身子語氣輕柔的喊它:「船長,快出來。」

小貓咪不為所動,因為現在只有這個角落才能讓它有一點點安全感。

看着船長因為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肚子,宋慕白就有些無措。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是宋山打來的。

「慕白啊,忙嗎?」

「爸,怎麼了?」

「後天在X市有個物理論壇召開,我這邊實驗室走不開,你替我去一下吧。我已經跟主辦方那邊打過招呼了。」

見宋慕白沉默,宋山詢問:「你有事情嗎?」

「沒,地址發我吧。」

「好。」

掛了電話後,宋慕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用貓條將船長從床底引誘出來。

小貓咪吃了貓條後,現在正乖乖的窩在宋慕白懷裡,聞着主人熟悉的氣味,享受着輕柔的撫摸,眯着眼睛打起了呼嚕。

儘管還是對環境有些陌生,但相比較剛回來的時候,已經好了很多。

船長已經將近十六斤了,單單抱了一會宋慕白就覺得有些吃力,他將船長放到一早準備好的貓窩裡。

小貓咪驟然離開了主人的懷抱,抗議的發出了叫聲。

「喵!」

宋慕白掏出手機,看宋山發來的信息。

論壇後天一早在X市舉行,也就是說他要買明天的機票提前過去。

看了一眼正在撅着屁股伸懶腰的船長,宋慕白低聲寵溺一笑,然後點開了通訊錄。

電話響了幾聲,直接被掛斷。

宋慕白意外的看着屏幕,又打了過去。

這次倒是接的很快。

奶聲奶氣的責問聲就從聽筒里傳了出來:「舅舅,我正在玩遊戲呢,你的電話把我的遊戲人物打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