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林三腳貓
武林三腳貓 連載中

武林三腳貓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二 愛吃萵筍炒雞蛋的藍玄

楚二學了點三腳貓的功夫,卻莽穿了這個江湖最不能接受的事就是受到威脅,一旦受到威脅,多少有些被迫害妄想的楚二就一定要把威脅的根源除掉才行展開

《武林三腳貓》章節試讀:

楚二站起身來,見到的是兩個身着白衣的男子。

「現在的賊都這麼大膽了嗎?居然敢在別人家的屋頂上聊天?」

這大晚上的,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可不就是小偷之流嘛。

當然,楚二沒把自己算進去。

兩個白衣男子顯然是嚇了一跳,齊齊看了楚二一眼。

這時楚二憑藉月色見到這倆人長相俊秀,想來是可以迷倒無數無知少女。

不過…兩人的臉居然是一模一樣的?

楚二以為是因為晚上只是藉著月色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的確是長的一模一樣。

雙胞胎?

「哈哈哈,不管你怎麼把我往沒人的地方逼,始終還是有不知死活的傢伙來湊熱鬧。」

「我警告你,不要再傷及無辜了!」

楚二嘴角抽搐,這兩個賊是在無視他嗎?

只不過她他們的對話不像雙胞胎,倒像是有仇。

「做賊還怎麼囂張!」楚二白天有些心煩,晚上看月亮還能看出賊來,着實讓他肝火旺盛。

「你要試試能不能阻止我嗎?」

其中一個白衣人面露微笑,只是表情有些奇怪,不太自然。

「哼,那就試試吧。」

另一個白衣人雖然嘴上輕描淡寫,但身體已經擺出了隨時動起來的姿態。

「我靠!你們做賊爬到屋頂打擾我,我忍了,居然還不把我當回事?」

楚二惱火的擼起了袖子,好歹和老頭子學了那麼久,對付倆蟊賊還不是問題。

但不等楚二先動手,其中一個白衣蟊賊就向著楚二襲來,而另一個白衣蟊賊也向著楚二而來,只是他的目標不是楚二。

以楚二為目標的白衣賊伸出兩根手指,對着楚二的脖頸處狠狠的戳了過來。

另一個白衣賊因為距離關係,沒能先一步阻擋,但他手腕一翻,接着手指一彈,似乎有什麼飛射而出。

見向自己而來的蟊賊居然以手指戳人,楚二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兩根手指,但是因為是夜晚,就算藉著月色,楚二還是比自己預料的慢了一點,抓到的是蟊賊的手腕。

但是楚二驟然間覺得手背一麻,趕緊鬆手並將蟊賊推開。

「什麼鬼?」

楚二揉了揉手背,不一會麻痹感也就消退了。

兩個白衣人都傻了眼。

襲擊楚二的白衣人心裏迅速盤算,原來這人也是身懷武藝,現在的情況又演變成被夾擊的局面,失算了。

另一個白衣人是想阻止傷人甚至殺人事件,剛剛射出的是一顆鐵丸,本想打中的是戳向楚二的白衣人的手指,但沒想到楚二可以接住,結果打在了楚二的手背上。

可是剛剛那一下,是可以洞穿他的手才對,他只是揉了一下手?

襲擊楚二的白衣男子覺得現在不是留手的時候,必須用自己的武學,儘快拿下才是,不能讓自己陷入被動。

白衣賊被楚二推開後,再次發難,但這回改為雙掌推出。

楚二抬起腿來,用出趙度那學來的腿法,一個撩腿破開雙掌,余勢還掠過了白衣賊的臉部,颳起了一張薄薄奇怪的東西。

楚二定睛一看,剛剛還俊秀異常的白衣賊此時變成了極為醜陋的模樣。

剛剛刮下來的就是所謂的人皮面具嗎?原來還真不是雙胞胎。

白衣丑賊哪裡不知道現在真面目被看到,頓時怒不可遏,看起來那人皮面具對他很重要的樣子。

「找死!」白衣丑賊低聲怒吼着,雙掌再次襲向楚二,甚至在這夜晚里那雙肉掌居然微微發出紅光。

「兄台小心,那是焚心掌,以內力催動火毒,要是中掌的話,會被火毒侵蝕。」

白衣男子提醒着楚二,他現在有些不好動手,剛剛就已經失手了一次,因為不清楚楚二的能力,難以判斷他的動作。

而且楚二的表現應該不至於一下子就被打敗,他覺得先觀察一下會更好。

白衣丑賊此時也不管自己的招數被透露,只是一心要擊殺楚二。

什麼焚心掌?聽起來好像挺厲害的樣子。

楚二以腿法小心的應對着,但是夜晚視線不佳,即使有月光,楚二也要集中精力來判斷對手的動作。

反觀對手,似乎他一點也不受夜色的影響,做賊的,八成習慣了夜裡活動了。

「你使的是鴛鴦腿?不對,徒有其形,招式間的變化不足。」

這白衣丑賊居然還有空進行分析?楚二不甘示弱:「我說你們做這的怎麼會喜歡穿白衣服?不知道這和你們的職業很不搭嗎?」

說話間,兩人已經對了十幾招。

本來楚二還想着要是兩個賊人一起上的話,手裡沒把刀還真有點不好應付。

一邊還在觀戰的白衣男子有些尷尬:「那個,我不是賊…好吧,和賊的確有點關係。」

白衣丑賊此時進退兩難,本來是想儘快拿下楚二的,但沒想到楚二這麼難纏。

一邊還有一路追着自己來的白衣男子,要是糾纏太久怕是要交代在這裡。

但是既然白衣男子選擇了觀戰,那麼就還有機會脫身。

自認為已經摸透了楚二的腿法,白衣丑賊立即變招,在楚二一腿踢空之後,一手拍在楚二小腿上,一手則是推向楚二的胸口。

楚二腿法始終是趙度那學的幾招,被抓了空檔,但也不慌,不是還有雙手嗎。

在白衣丑賊驚訝的目光中,楚二以掌對掌,擋下了這次攻擊。

「你?!」白衣丑賊哪裡讓認不出,這就是自己的掌法。

接着楚二又是幾掌擊出,和白衣丑賊戰在了一起。

但是幾招過後,白衣丑賊臉上的驚訝褪去,變成了不屑,邊打邊說道:「呵,你偷師倒是挺快,但我這掌法和你側重以招數的腿法不同,沒有心法相輔,是發揮不出威力的。」

被這麼一說,楚二也覺得這掌法打起來怪怪的,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

「哼,看你還能堅持多久!」白衣丑賊一邊說著,一邊卻看向了一旁的白衣男子,心道:現在不是繼續糾纏的時候,是該找機會脫身了。

但是隨即對上楚二的一掌後,白衣丑賊頓時覺得一股巨力撞了上來,身體不受控制的倒飛出去,在碎裂了數片屋頂的瓦片後,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楚二看着自己的手掌,他剛剛只是想起以前烘乾衣服時,手裡用勁的感覺,沒想到效果這麼好。

白衣丑賊吐了一口鮮血,不可置信的說道:「玄武真功?!怎麼可能!」

「什麼玄武真功,能打倒你的就是好功夫!」

楚二躍下屋頂,對着地上那賊人又是一掌。

屋頂上的白衣男子對於這突然的變化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只能急忙喊道:「兄台手下留情!」